穿越小说吧

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

番外14、心结

看着一袭白衣风流倜傥的佟子贡进来,元雪琪还是礼貌的朝他点了点头,“安定候,别来无恙?”

佟子贡呵呵笑道,“托皇上的福,本候还过得去。”顿了一下,他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指着晏子斌道,“你不是离开了吗?怎么还同他在一起?唉,走了就走了,做何还回来受他欺负呢?”

元雪琪尴尬不已。她本来就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人,就算现在有些改变,那也是对晏子斌才会有的,对其他人,她还是温柔大度。

见佟子贡奚落一个女人,紫弦拉长了脸,对他瞪了一眼,“一边去,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佟子贡脸黑,回瞪她,“你这女人,帮谁呢?”

紫弦不甘示弱,“哼!就不帮你!”

佟子贡黑着脸将她抓住就打横抱了起来,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怒道,“胆儿肥了啊,在外敢不给你男人面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元雪琪傻眼的看着一个女孩同安定候争吵,然后又傻眼的看着他把女孩抱走,心里有些惊讶。这女孩是何人?居然敢同安定候呛声?还有,安定候不是自诩风流吗,怎会在这里?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似乎不适合他居住才对。

就连小南都忍不住流下几条黑线。自打这两人到医谷里以后,这医谷随处可见他们的争吵声。他也没想明白,安定候怎会把怀孕的紫弦带到这里,他不嫌闷么?

就晏子斌一直没开口,捂着胸口还闷咳了好几声。

他脸色忽青忽黑,小南也没再耽搁,立即让元雪琪将他搀扶到木板床上,然后替晏子斌检查起身子来。

……

溪河边,晏骅坐在鹅卵石上,双手抱着膝盖,眼里嚼着泪花,不言不语。

而追来的三个孩子站在他身侧,小脸上都带着一丝焦急。楚胤恒在他身旁蹲下,不解的问道,“晏骅,你不是想你娘亲吗?为何你要跑出来?”

晏骅没应声,还是保持着抱膝的动作,一动不动的盯着溪水。

晏振傲背着手叹了一口气,一副老成的样子开口,“晏骅,你心里委屈我们能理解,可是你娘亲也过得不易。你可知,要是她当初不离开,她早就被人害死了。你还能见到她,也多亏了她远走他乡。比起活着的她,难道你更希望见到她死吗?”

来的路上,他暗中试探过婶娘,每一次提起往事,婶娘都是一脸泪水,她言语不多,甚至刻意隐瞒过往的事,可他还是觉察到了一些。不管如何,他相信婶娘不会平白无故丢下自己的孩子不管。就算他们娘亲再凶悍,她对他们兄妹也是护爱有加。身为娘亲,哪有丢着孩子不管死活的?

而且这一路,他发现婶娘性子很好,说实话,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温柔的女人,比起他们娘亲来,婶娘那样的才叫女人,他们家娘亲……唉,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说。

那么温柔的人,不可能坏到把自己的孩子随便丢下的。

大家都听得出来晏振傲是在开导晏骅。晏骅也理解,总算抬起了头,那眼泪像是再也包不住了,啪啪的往下直掉,“我没有恨她,我只是……只是……”

晏振傲手搭在他肩上,严肃道,“你心里委屈我们都知道,可是现在也不是你抱怨的时候。你爹快不行了,你娘亲陪他来这里是想让我小师叔救他的。这一路你娘也苦,都累得不行,你这个时候就别撒气了。”

晏骅呼啦一下站起身,紧张又惊讶的问道,“我爹他怎么了?”

不怪他不知情,晏子斌跳崖的事楚雨凉他们可是一句话都没向他泄露的。而他也只知道自己的爹从宫里失踪了,至于去了何地他更是一无所知。总之一句话,他先被娘亲丢下,然后又被爹给丢下了。

如今他们同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一时只顾着生气,还真是什么都没考虑。

楚胤恒也搭着他肩膀附和道,“晏骅,你先回去看看你爹的病吧,真的很严重。他这一路都吐了好多血,快吓死人了。有何委屈的就先放放,等把你爹身子治好了再同他们计较也不迟。你娘好不容易回来,如今你们一家人总算团聚了,这不正是你盼着的吗?难道你想找到你娘又失去你爹?”

最后一句话给了晏骅重重一击,小脸都变惨白了。

他们说话快,蛇娃插不上嘴,正准备也劝劝他时,只见他突然挣脱晏振傲和楚胤恒的手,然后往回跑去——

三个孩子见状,又赶紧追了回去。

…。

小南打开门,就见几个孩子整齐划一的站在竹屋外。他一边抬手试着额头上的薄汗,一边沉着脸问道,“不去做事,都杵在这里做何?”

晏骅咬着唇眼泪汪汪的看着她。

还是楚胤恒先开口,“小南哥哥,我们想进去看看。”

小南瞪了他一眼,“没什么可看的,都散了吧。”

晏振傲皱着小眉头,“小师叔,是不是我皇叔的病很严重?”

小南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我刚用内力替他打通了筋脉,现在人还未醒,你们见也没用。”

闻言,晏骅总算鼓起了勇气开口,“师父……我、我能见见我娘吗?”

小南冷声道,“见她做何?如果你是为了气她,那还是别见了。”

语毕,他将房门关上,然后面无表情的朝隔壁竹屋走去。

走了几步,他又突然停下,然后背对着几个孩子冷声道,“别想着偷偷进去,要是惊扰到人亦或者妨碍到我救人,后果你们担。”

几个孩子绷着脸不说话。本来都有此打算的,结果听他这么一说,全都老实了。

小南接着吩咐起来,“你们四个跟我来,我有事让你们去做。”

语毕,他已经抬脚走向了自己住的竹屋。

四个孩子面面相视,虽说都想去看看屋里的情况,特别是晏骅,后悔死了自己之前的行为,可现在却不得不听小南的命令。

几个孩子跟着小南去了,晏骅还不停的往那间竹屋张望,只希望能看到有女人从屋里出来……

她就是自己的娘亲,没想到娘亲长得这么美……

……

对晏子斌的病情,小南心里也有了数。陆春君在信中也提点过一些格外要注意的细节,虽然他出师最晚,不过他还是有这份自信能医治好晏子斌。

他也不埋怨师兄师姐为他找事做,如今的他算是最闲的一个,反正晏子斌的病情最少也需要两三年才能痊愈,他也不急,慢慢替他医治吧。

见几个孩子都乖乖的跟来,他提笔在纸上写了一些草药的名字,然后将其交给晏振傲,吩咐他带着楚胤恒和蛇娃去药园里采药。

而晏骅则是被他留了下来。

看着严肃的师父,晏骅咬着唇规规矩矩的站在他面前,不敢出声,怕自己一出声就会挨骂。

不过小南这次没训他,只是说了一些事给他听……

当初元雪琪为何离开京城,他也最为清楚,而且还参与了其中。因为将元雪琪从大牢里救走的人就是他!

听他说完当年的事,晏骅双眼一直睁得老大,年纪小小的他一下子肯定消化不了那么多事,除了震惊外,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说什么。

从懂事以来他就活在怨恨中,恨自己的娘亲弃他不顾,恨自己的皇祖母太蛮横无理、总爱说他娘亲的坏话,恨自己的父皇太无情、从来不关心他这个儿子。

他对娘亲的为人并不了解,外祖父说娘亲是个好女人,可皇祖母却说娘亲是个坏女人。听着这些话长大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娘亲到底是好女人还是坏女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娘亲抛下他不管。

他是真没想到,当年居然发生了那么多事,不止娘亲被逼着离开京城,连王叔和王嫂他们都被逼离开京城……

就如宝儿说的那番话,如果娘亲不走,或许他辈子都没机会再见到她,难道他愿意看着娘亲去死?

对他的所有反应小南都看在眼中,虽然这些事都已成往事,可他还是说给了他听。倒不是他这个做师父的狠心要去说谁坏话,他只是如实诉说而已。至于是非善恶,他希望晏骅自己去辨别。

如果连这些善恶是非都分辨不清,那他也没必要留在医谷中。

拿他自己来说吧,他的身世不比晏骅好。他爹娘为了不让他被仇家杀害从而选择将他弃于山林、只希望他命大能被好心人捡回去。

难道这样就说明他爹娘心狠毒辣吗?

……

药园地里,见晏骅来了以后一直默默无言,楚胤恒一边采药一边说道,“晏骅,你别难过了,等采完药我们就陪你去见你娘亲。”

谁知晏骅摇头,“不用了。”

楚胤恒立马看向他,“怎么了?难道你真恨你娘亲?”

晏振傲和蛇娃也同时看向他。

晏骅还是摇头,“没有……我不恨她……我、我只是没脸见她。”

娘被人欺负得那么惨,他没帮上一点忙不说,还在心里怨恨娘,他这种又没用又不孝的儿子,哪有脸再见娘?

其他三个孩子听他这么一说,都忍不住笑了。

楚胤恒走上去又勾肩搭背的说道,“你放心好了,你娘不会嫌弃你的。”

晏骅低着头又开始沉默起来。

……

四个孩子从药园里采完药,天都快黑了。

本以为回去后就能见到元雪琪,可竹屋里没听到动静,四个正犹豫着要不要偷偷进屋去看呢,正好看到元雪琪从远处走来,手里还提着竹篮。

见到几个孩子,元雪琪远远的就愣了。特别是看到儿子那张冷酷的小脸,她吸了吸鼻子,然后低下头沉默的走了过去。

看着她在竹屋前晒衣裳,几个孩子都有些惊讶。特别是晏振傲,酸溜溜的朝身侧的晏骅说道,“你看你娘亲,一来就为你洗衣裳,你还有何不知足的?哪像我们娘亲,都是让我们自己洗。”

他说的可是大实话,他家老娘动不动就开罚,不是罚这样就是罚那样,反正就是想着办法虐待他们身心。贝儿是女孩子倒说得过去,可他们是一群小爷们,居然也让他们洗衣洗碗的!

晏骅眼里闪动着泪花,刚准备上前,可元雪琪晒好衣裳后突然转身回了竹屋,然后关上房门。

站在坝子里,晏骅心里难受得不行,可又没勇气去叫门。之前他任性的跑走,想来是伤了娘的心了……

竹屋里,元雪琪坐在床边抹着眼角。

她知道儿子心里肯定恨她,她也不怨儿子,只要能看着他就足够了,她没有资格要求儿子对她好。

……

晚上吃饭的时候,本以为元雪琪会出现,可是几个孩子还是失望了。元雪琪要照顾晏子斌,连晚饭都是在竹屋里用的,根本没现身。

院子里,几张小桌拼在一起,四个孩子排排坐,对面是佟子贡和紫弦,小南坐在边上,一桌子人看着挺热闹,不过气氛却很压抑。

看着自家爹娘,蛇娃心情算是最好的了,一连吃了两大碗米饭。填饱了肚子后才开始说话,“爹、娘,没想到你们会在这里……”

佟子贡脸色突然一沉,赶紧喝住他,“闭嘴!”

蛇娃吓了一跳。

其余几个孩子也吓得抖了抖,都不知道他怎么了。

佟子贡筷子一拍,赶紧起身过去将他拧着走远了。

紫弦愣了片刻,看着走远的父子俩,突然拉长了脸站起身。好哇,姓佟的又骗她!

他不是说告诉了爹娘他们的去向吗?为何儿子都不知情?

这混蛋,骗人骗上瘾了不成?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离桌,剩下的三个孩子又不解又无语。这边一家人的事还没整清楚呢,他们一家又开始闹腾了……

全桌人就属小南最镇定从容,放下空碗后不冷不热的吩咐道,“记得收拾干净。”

三个孩子同时‘哦’了一声,然后目送他离开。

……

这里竹屋和木屋不算少,一个屋里住两个人也不显挤。本来说好的蛇娃和晏骅住一屋,晏振傲和楚胤恒住一屋。但今晚发生了些事,紫弦把蛇娃叫到她屋里去了,晏骅就只能一个人住。

安静的夜晚,某侯爷一边吹着冷风,一边在门外叫骂,整个医谷里,就属他精力最充沛了,“死女人,你给我开门!敢不让本候进屋,信不信本候掐死你?小兔崽子,敢跟我抢女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屋里,蛇娃躺在紫弦身旁,有点担心这简陋的房子不保,“娘,要不让爹进屋睡吧?我不嫌挤的。”

紫弦拍了拍他小肩膀,磨牙安慰道,“没事,别理他。娘好久没同你睡一起了,今晚你就陪陪娘吧。”

那个混蛋,就让他滚边去!说好不骗他的,居然又撒谎骗她!

……

而在另一处安静的竹屋里,晏骅睡得正熟,突闻房里有异声,他赶紧睁开眼。

只是这一看,顿时傻眼了。

他屋里燃着油灯,灯火边坐着一位美丽的女人,正低着头专注而认真的缝补着衣物,而她手中的衣物不是别人的,正是他白天穿的那一身。

“娘……”他也不知道怎么开的口,反正就这么哭着喊了出来。

------题外话------

通知:明天就是晏子斌的番外就完结了。后天开始将是小师叔的番外。

咳咳咳……没写过这种禁忌类型的,赶脚压力好大。听起来有点虐是不?不过凉子坚信,能把虐文扭成宠文、乐文。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