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满袖卿风

255.第二百五十五章 连韩升都叛变了

c_t;慕容清婷和慕容清萍姊妹两开始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慕容清萍小声问道,“二姐,我们还帮爹吗?”

慕容清婷阻拦她,“先看看……更新好快。”不杀伯父,何来她们一家子的富贵。但爹的事已败‘露’,爹若能压下去,她们自然帮,否则,她们还是自保为上。

“老夫人,薇儿保护您。”慕容清薇护在马老夫人面前,马家随行的几个丫鬟、家丁,也都是有武功底子的,他们也跟着戒备起来。

马老夫人第一次打正眼看慕容清薇,“你是个好孩子。可惜了。”可惜有个这样的爹。

慕容清薇愧疚道,“贱妾不该请老夫人您来涉这趟险。若您有个损伤,贱妾如何向伯爷和夫人‘交’代。”

“老身活了这把年纪,什么没经历过。不怪你。”慕容鹤就算没请她来,她也会来的,天宝死在慕容侯府的人手上,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马老夫人心里却是幸灾乐祸的,慕容家‘乱’的好,‘乱’了,马家才能压过慕容家,成为这齐州第一家。

“妹妹,你不会武功,站远点。”慕容昊关切地对慕容清染道。

慕容清染丝毫没有惧意,反而笑得狡猾,“失道者寡助。慕容鹤可用之人,没有多少。”

“韩升,你怎么还不动手?”所有的侯府护卫将在场的人都围了起来,却没有动手,韩升更是持剑,像个傻子似的,站在一旁。

慕容鹤怒了,“本侯让你现在就杀了韦烟儿这个贱人,快动手!”

韦烟儿本就站得远,这会儿如兔子般,逃得更快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韩护卫,你保护我。我怕。”她一把抱住韩升的胳膊,言语间有几分撒娇的意味,但还是透着几分恐惧,“侯爷他疯了,你要保护我。”

“贱人,贱人reads;!”这情景,是傻子都看出来了,他这个最宠爱的姬妾竟然和他的贴身护卫勾搭在了一起,慕容鹤两眼泛凶光,气疯了,“本侯要杀了你们!”

“你退后。”韩升将韦烟儿拉到身后,他持剑向慕容鹤行礼道,“属下多谢侯爷多年的栽培,不过属下不愿再为您‘乱’杀无辜,侯爷,别再执着了,及早悬崖勒马吧。”

“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没有本侯,你们焉有今日的富贵!”慕容鹤怎么也没想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还能被带了绿帽子,而且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旁人他不是很清楚,但韩升这个人,‘性’子耿直,对他忠心的没话说,当年若非韩升拼死救他,他还险些死了,这么个护卫的忠心,怎么也会背叛他。

连韩护卫都叛变了,三妹,我们等会儿找个机会溜吧,慕容清婷对慕容清萍努嘴,她现在是密州刺史夫人,还有个儿子做靠山,夫婿陈士祥看在儿子的份上也不会休了她,最多就是冷落她一段日子,等风头过了,也就好了。

慕容清萍却一脸沮丧,爹杀兄夺位的事情败‘露’,日后她在淮阳郡王府更难立足了,老郡王再怎么宠她,也会顾忌她是犯人之‘女’,怎么办。

沈夫人抱着小财神,还算安分,她和一众慕容家的子弟在一起,刺眼的剑光避过了,她‘蒙’住了小财神的小眼睛,心里却骂慕容清染,这等事都没有跟她详细的商量,不过也难怪,这黄‘毛’丫头一向孤僻,还狠得很,当日她可还记得这丫头说,万一报仇不成,她就一封密函送到朝廷,说齐州慕容侯府蓄意谋反,要让整个慕容家的人为她一人陪葬,试问,哪家王侯之‘女’能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不是一般的狠毒啊。

“元礼,别出声。”沈夫人噤声,抱着小财神又躲进了些,虽然她也很想抢夺济阳候这个爵位,但看到慕容昊出现,还有慕容鹤的一众护卫列阵,杀气腾腾,她没准备好,还有可能受到刀剑威胁,沈夫人更气了,骂完慕容清染,她就骂儿子沈昀卿,这个不孝子,亏她养了他那么多年,就算养条狗,也知道报恩,明知道她要上齐州慕容侯府,他也不跟过来保护她和元礼,哼,她算知道了,这个孽子怕是巴不得她和元礼死,那沈家所有的家产就是他一个人独吞了。

二叔公等几位叔公,叔伯们,还有慕容家的一干子弟,害怕的,都躲在了自己父辈的后面,还有些勇猛的,就握紧了拳头,打算上前,与慕容鹤拼个你死我活。

慕容鹤手拿长剑,剑上还留着怜霜的血,他一步步走过来,“听着,关上府‘门’,都给本侯拿下,若有谁反抗,格杀勿论!”

“是,侯爷。”这些都是慕容鹤一手栽培的护卫,即便韩升已经叛变了,但剩下的人,却还是听慕容鹤的。

慕容鹤满意,“此事过后,你们个个都有赏!黄金,美人,你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多谢侯爷。”众护卫眼里兴奋。

“五小姐有危险。你等会儿要救她。”韦烟儿催促韩升快出手。

韩升有所顾虑,“五小姐身边有大公子,倒是你,我不放心。”早让她不要过来了,她还要横‘插’一脚,存心让他担心。

“你一个大男人,磨蹭什么。”韦烟儿心里有苦难言,她大哥韦虎的命还在五小姐手上,而且她不听五小姐的,她会更惨。当然,最主要的是,五小姐对她不薄,今日的事,她若不帮五小姐,她还算人吗。

韩升依然不动,除了保护韦烟儿,其实他心里还是不愿同慕容鹤作对,能保持中立,已经是他能做的最大退让了。

“动手!”慕容鹤长剑指天。

砰砰砰……

正堂内,一下子打了起来,‘乱’成一团。

慕容家几个看不惯慕容鹤行事的,便拿起茶盏,或搬起木椅,砸向这些忠于慕容鹤的护卫,因是自小练武,这些人的武功还不差,但比起慕容鹤身边的这一群训练有素,杀人不眨眼的护卫,他们就远远不是对手,再加之寡不敌众,很快就抵挡不住。

“慕容鹤,你敢让人伤我儿!”慕容三爷看到儿子受伤,什么也不顾了,忙施展拳脚功夫,将儿子救了回来。

“山儿,你怎么样?”慕容五爷的儿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同护卫打斗中,被一个护卫刺中要害,昏死了过去。

慕容五爷也不沉默了,直接抢过护卫的剑,刺向慕容鹤,“我要杀了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