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

【三十五】初吻没了

对于大门口的事,楚雨凉肯定是不知情的,见男人很快就回来,她甚至有些惊诧,“这么快就把楚家的人打发了?”在她看来,楚家的人既然决定上门讨人,肯定就不会轻易离开,再加上她住在贤王府里本就不适合,楚家要人理由也很正当。

“嗯。”晏鸿煊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即蹬掉长靴又躺到了她身侧。

楚雨凉睁大眼望着他,一双又长有卷的眼睫毛像两把刷子一样扑扇扑扇的,可惜男人的神色很正常,如平日一般波澜不惊,压根就看不出来什么。

“你怎么打发他们的?”她很好奇。

“杀人。”晏鸿煊薄唇动了动,语气很轻。

“……?!”楚雨凉惊得连眼都忘记要眨了,“你杀谁了?”

“周水。”

“啊?!”这下子,楚雨凉更是震惊得险些掉眼珠子,“他可是楚家的老管家,你把他杀了不是自己找麻烦吗?”

这男人说她冲动,他自己不也一样嘛!那周水在楚家做事多年,很受韩娇信任,如今他竟然把韩娇身边的第一大亲信给杀了,这、这不是故意惹事么?那韩娇还不得跳脚啊!

“无妨,不过就一走狗罢了。”晏鸿煊低头垂视她,明明杀了人,可他的言语和神色就仿佛杀的真的是一条狗。

“……?!”楚雨凉有种凌乱的感觉。原谅她还没杀过人,也不知道杀人是什么心情,但如果换做她杀人,她一定做不到这般镇定。

深深了的吸了一大口气,她这才严肃认真的问道,“为什么要杀人?你这样不是自找麻烦吗?万一楚家的人找你算账,那怎么办?你虽贵为王爷,可这样冲动行事万一皇上知道怪罪下来,到时你怎么办?”

“你在担心本王?”晏鸿煊突然低下头,四目相对,挨得极近,彼此都能闻到对方的呼吸。

看着他墨眼中深邃的光泽,楚雨凉赶紧翻白眼,把暧昧的气氛给破坏掉,正色道,“王爷,我跟你说正经的,请你不要转移话题。我承认我是担心你,因为你出了事,就没人再护我了,那我岂不是连唯一的靠山都没有了?你要活得好,我才更加有安全感。”

他要活得好,她才更加有安全感?晏鸿煊怔愣,眼眸眯了眯,落在她脸上的眸光深邃、复杂、带着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光泽。

楚雨凉说得也现实,一点都没隐瞒自己的小心思,说她利用他也好,事实也是如此,若没有他在,估计她早都死了好几回了。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番话会在无意之中牵动身旁男人的心,甚至让他不经意间将那句话刻在了心底深处,成为他今后走向权势巅峰的座右铭。

见他发愣,楚雨凉以为他生气了,“喂,发什么呆呢?我知道我很自私,不该这么依赖你,可是没法,你看这样子的我不指望你还能指望谁?当然,欠了你这么多我也不是不打算还,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只要以后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我楚雨凉一定帮你!”

其实她自己都觉得现在说这些承诺有点假,毕竟她这个样子不拖累他就算了,还指望她帮忙,她能帮啥忙?但是不说这些话她心里又过意不去,他真的帮了她不少,现在为了她还把楚家得罪了,反正她所欠他的就算是以身相许恐怕都还不了,所以这以身相许还是不要了,等以后有机会再报答他吧。

晏鸿煊勾了勾唇,淡淡的笑意更加耐人寻味。她当然有帮得上忙的地方,比如生孩子……

“王爷?”楚雨凉突然唤道,神色有些不自然。

“嗯。”晏鸿煊淡淡的应声,炽热的呼吸全都撒在她面上。

他低着头,虽然不是眼对眼、鼻子对鼻子,可是两人却挨得很近,以至于楚雨凉微微掀眼皮就能看到他近在咫尺的薄唇,绯红而性感,就跟精心描画出来的一样。

她不自然的咽了咽口水,嫌弃的瞪着他,“你能不能离我远点,我怕我有口臭熏着你。”

“……?!”晏鸿煊本来心情还挺好的,结果因为她这话整张脸瞬间就黑了。

他脸一黑,围绕着两人的美好气氛也瞬间没了。

冷眼瞪着她微开的红唇,他喉结动了动,突然扣住她后脑勺将她脑袋微微抬起,薄唇突然覆上她红唇。

楚雨凉就跟被雷劈一样,睁大双眼傻傻的瞪着他放大的俊脸。她想动肯定是不行的,唯一能动的就是眼睛和嘴巴,只不过当她嘴巴一动,有什么东西突然挤入她口中,带着迅猛而粗野的气势,一瞬间,她心跳都乱了节奏。

她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

难得贤王府里的两人还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暧昧纠缠,在楚府,因为周水之死,太夫人王氏正勃然大怒,指着被抬回府的周水冲自己的儿媳韩娇一顿狠训。

“你看看,这都是你做的好事!好好的你为何要让周水去贤王府接人?那孽畜自己不要脸婚前非要跟贤王住在一起,你成全她不就得了,谁让你多事的?”

韩娇跪在众多家奴面前,面对王氏的痛骂,哭得格外委屈,“娘,您消消气……儿媳真不是故意要去招惹贤王的,只因儿媳太在乎楚家的名声,所以才让周水带人去接雨凉回来。儿媳这般做也是为了楚家好,娘,儿媳真不是有意的。”

王氏正在气头上,似乎周水的死对她来说打击很大。至少众家奴是这么认为的,尽管他们也对周管事的死抱冤,可看在太夫人训骂夫人的份上,大家心里也多了一丝安慰,这说明太夫人对下人有情有义。

面对韩娇的哭诉,王氏的怒气非但没消,反而更加厉声责备,“周水在我们楚家做事多年,一直对我们楚家忠心耿耿,如今却遭此劫难,你作为夫人,难道就不觉得愧疚吗?”

韩娇埋着头哭泣,似是懊悔不已。只不过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她眼中恨意如潮。

没错,是她让周水带人去贤王府找麻烦的,如果能接回楚雨凉最好,接不回来也要让楚雨凉名声扫地,最起码让别人都知道楚雨凉是个不知廉耻、婚前就同人住在一起的不要脸的女人。

她所做的事婆婆也默许了的,只不过这老东西太会做人了,什么事都让她去处理,出了事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她身上,实在是太可恨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