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356. 【卷五】四七:运气差了喝水都能噎死!

强者为尊,在上界同样受用,夜倾墨是令上界所有年轻一代天才仰慕倾佩的存在,所以,对于夜倾墨,蓝袍男子还是从心底认同佩服的。

所以,对夜倾墨说话,蓝袍男子还算客气。

“叛逆?呵呵,真是讽刺,居然贼喊做贼,究竟谁是叛逆你们自己心理最清楚,见过无耻就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

对于八大守护家族深恶痛绝的洛斯听到他们居然说东方凤菲是叛逆,再也忍不住的跳了出来,冷脸看着八人讽刺道。

“咦?你是…洛山蝠族的少族长,你居然还活着,可惜啊,现在这世界上大概是再没有蝠族了,你这少族长怕是再做不成了。”

看到洛斯,黄衣男子先是微微一愣,之后立刻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洛斯说道。

“今日,我必杀你!”

听到那个黄衣男子的话,被戳中爆点,洛斯大神暴怒了,一双红色的眼眸之中杀气弥漫,冰冷的脸上满是滔天的恨意。

他曾经最引以为豪的一切,最爱的一切,被这些人给破坏殆尽!八大守护家族,他心中最痛恨的存在!

“杀我?哈哈,小蝙蝠,你是不是在下界待久了,都待傻了?以前巅峰时期的你,我或许还会忌惮一二,但就凭现在的你,呵呵,只怕连我的一只手指都抵不住。”

黄衣男子看着洛斯一脸轻蔑。

“夜倾墨,你动不动手?”

洛斯不理会黄衣男子的挑衅,双眼散发着红光看向夜倾墨问道。

“夜倾墨,你若能保证不插手此时,就此离开,我们必不会为难你,我们只是想要捉拿这个黎族的叛逆而已,并不想与你为敌。”

蓝袍男子看着夜倾墨再次开口。

对于夜倾墨,除了夜倾墨本身就妖孽的天赋,还有他身后的夜族,这些都让蓝袍男子很是忌惮,也不想和夜倾墨产生冲突。

“噗嗤…哈哈…”

听到蓝袍男子的话,洛斯忍不住就嘲讽的大笑起来。

若是在以前不了解夜倾墨和东方凤菲之间感情的时候,他或许会担心向来冷情的夜倾墨会袖手旁观。

至于现在嘛,听到蓝袍男子的话洛斯就觉得想笑,以夜倾墨对东方凤菲的宠爱程度,这蓝袍男子算是触到夜倾墨的逆鳞了,这些人,下场怕是不会好了。

“洛斯说得没错,今日,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不用回去了。”

一直默然沉默的夜倾墨此时也开口了,银色的眸中沉淀着若隐若现的冷芒。

居然敢说他的小丫头是叛逆,就凭这句话,今天这些人就不要想活着回去了。

“夜倾墨,我希望你考虑清楚。”

听到夜倾墨的话,蓝袍男子脸色突然就冷了下来,语气之中带着阴沉。

若不是忌惮他夜族少主的身份,他怎么可能会如此好说话!

“赢崖大哥,他如此不知好歹,你还和他说那么多做什么,就算他在上界的时候再天才,现在的他能有他原本十分一的修为么!我们何必和他这么废话!”

看到蓝袍男子对夜倾墨这么客气,灰衣男子嫉妒得眼红,脸上一脸恨意的看着夜倾墨。

“商程!”

看到商程这么激动的样子,一旁的红衣女子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声。

“到现在了你们还要忍么?你们要忍,我可忍不住,夜倾墨,当年那断骨之仇,欺辱之恨,今日,我一定要讨回来!”

灰衣男子满脸恨意的看着夜倾墨说道。

“你是谁?我见过你?”

看到灰衣男子这么痛恨自己,夜倾墨显得有些莫名,这个人,他貌似不认识。

“噗…”听到夜倾墨的话,灰衣男子一下子急火攻心,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你!你居然不记得我了,你居然不记得了!”

灰衣难以一脸怒气的看着夜倾墨,抓狂的吼道。

就是为了报那断骨之仇他才自动请命到下界来的,说是帮助捉拿神女,其实他的主要目的是来找夜倾墨报仇的,在上界他不是对手,但是下届的夜倾墨,他自信还是可以完虐对方的!

他来找夜倾墨,就是为了让夜倾墨为当初那么过分对他的行为感到后悔,可是,这个被自己心心念念惦记着的敌人居然忘了自己了,或许,应该说从一开始自己就没在他的眼中待过!

好气啊,真的好气!

“我确实从未见过你。”

看着灰衣男子抓狂的样子,夜倾墨俊眉微锁,努力的想了想,可是,还是摇了摇头,自己真的见过这个人。

“十年前,神麓山狩猎,在前往神麓山的途中,你敢说你没有耍诈一手把我掀飞,还让我直接全身骨折的卡在…卡在雷神崖的裂缝里整整一个月!”

说到这里,灰衣男子眼眶都红了,那次的经历真是他一辈子的痛!

当年,他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只是因为自己是路痴,看到前面有人,不过是想要过去问一下路而已,谁知,自己刚飞过去,离对方还有百米远,都还没靠近呢,就被对方突然一个挥手给扇飞了出去!

雷神山啊!现在想想都还是想哭,雷神山的雷电之力何其可怕,一般人在雷神山历练的时候能支撑个几个时辰就很不错了,他被卡在雷神山上一个月,整整一个月!

要不是因为他身上带着多件顶级的防御宝器,只怕早就被电成木炭了!

并且,最让他难以忘怀的是,因为雷神山的雷电之力太过可怕,他的手下都救不了他,后来,是回到家族总部求救才把他从雷神山上救了下来。

但是,他被卡在雷神山上下不来的事情却传遍了整个飘渺神陆,让他成为了天大的笑料,真是让他羞愤得恨不得死了算了!

以致于十年过去了,当初那种被雷电亲密‘呵护’的嗜骨销、魂之感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如今他都有惧雷症了,到了下雨天都不敢出门!

而罪魁祸首,在经过他的努力追查之下终于被找到了,就是夜倾墨!

夜倾墨!夜倾墨!夜倾墨!可是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说不记得他!把他害得如此凄惨的人居然说不记得他!!!

“咳咳!”

听到灰衣男子的话,一旁和灰衣男子一起的七人都忍不住想要笑出来,可是看到灰衣男子那么认真的样子,他们最后还是清咳几声,生生的把笑意给憋了回去。

“噗嗤…哈哈…被卡在石缝里?哈哈…做的好,夜倾墨,你做的真是太好了!”

至于洛斯,和灰衣男子可不是同盟,完全没必要体贴对方,正所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一旦有了可以打压敌人的机会,那绝对是要不留余力的打击加报复的!

于是,洛斯在一旁夸张的大笑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夜倾墨此时一脸怪异的表情。

在听灰衣男子说完之后,一向淡定如斯的夜倾墨脸上难得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神麓山狩猎,要说那个,他倒是真的有些印象,只是,当时的情况和眼前这个人说的,貌似有些不一样啊。

“当年,你是不是穿黑色的衣服?朝我过来的时候,使用的是鹰翔武技?”

沉默犹豫了一会儿,夜倾墨这才缓缓的开口。

“没错!果然是你!夜倾墨,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那样对我!”

终于真相大白,灰衣男子一脸控诉的看着夜倾墨,那表情好似一个被移情别恋的怨妇在控诉自己丈夫的不忠行为。

“那时候,我以为飞过来的是一只鸟。”

对于灰衣男子的质问,墨大神在瞬间的尴尬之后立刻恢复如初,一脸淡定的给道出了真相。

记得那时候的自己似乎心情不好,所以看到有东西靠近自己都会直接拍飞,当然只限动物。他还记得,在拍飞一只类似老鹰的生物之后他貌似听到了隐隐的惨叫声,还是特别凄厉的那种,但是他当时也没多想,没想到……

众人:“………………!”

一只鸟?

所以?所以嫌弃前面的鸟碍事,还没靠近就先给清理了,于是,好死不死穿黑衣服又装逼学老鹰飞的这个家伙就这样被墨大神给当作一只鸟给拍飞了?!然后人说运气差喝水都能噎死,这个可怜的孩子就那样在阴差阳错之下被直接拍进了墙缝里?!还是令人闻之胆寒的雷神山上的石缝?

了解了原委,众人都无比怜悯的朝着灰衣男子看了一眼,这就叫做所谓的无妄之灾了吧!

再想想这可怜娃子的运气,他们已经不想吐槽了,还是默默望天装深沉吧!

“你…你…我…我!”

听到夜倾墨的回答居然是这样的,当年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的,灰衣男子直接就傻了,张着口,可硬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现在唯一的心情就是想哭他会说么?

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黑衣服是他们商家参加那次狩猎时的队服,他穿黑衣服有错么?鹰翔武技是他们商家的传承武技,他用鹰翔这么高大尚的武技有错么?!主要是因为当时夜倾墨速度太快,为了追上夜倾墨他才使用武技的呀!

这是他的错么?!这是他的错么?!

可是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的?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为什么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