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264】,回转B市,一月之期

看着一脸平静的秦暖,苏凌的眼底却是闪动着几分心疼,对于这个将自己生下来的女人,她是真的可怜她,心疼她,这个女人受得苦太多了。

秦暖肚子里的人胎鬼仔,可以说并不是完整的人胎鬼仔,一个完整的人胎鬼仔,那可是需要一个男性的鬼与孕妇交合才可以将孕妇肚子里的胎儿变成真正的人胎鬼仔,而秦暖肚子里的孩子却是一个不完整的人胎鬼仔。

或者说秦暖肚子里的那个家伙叫做鬼仔更合适,因为他根本就算不上是人胎!

毕竟这个孩子并没有任何的人的身体,他只是一个鬼在秦暖的体内播下的种子。

要知道一枚种子的成长,那也是需要大量的养份的,同样的人胎鬼仔也是一样,他的成长也是需要养份,而他的养份,那便是母体的生命力。

一般一个人胎鬼仔出生之后,那么其母体就会因为生机尽失而死亡,当然了,这些只有风水师们知道,对于医生来讲,这便属于难产的一种。

看着秦暖,苏凌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身体内生机的流失,就连她的容颜现在也正在渐渐的衰老着。

不可以再等下去了!

苏凌暗暗地咬了咬牙,可以说从刚才开始,她便一直都在纠结中,以现在秦暖的身体程度而言,只怕在苏凌还没有将那个鬼仔取出去的时候,她的身体便已经受不了了,可是如果不取出来的话,那么只怕秦暖的生机就会完全被她体内的鬼仔给吸干。

而这两点都不是苏凌所愿意看到的。

思忖了片刻,苏凌的心底里便已经有了决定。

于是她的心念一动,再次将秦暖的身子送入到了九重浮屠内。

宾馆里的几个男人,现在一个个都已经坐立不安了,没办法整整一夜过去了,而且现在天光都已经大亮了,可是苏凌居然还没有回来,打她的手机,居然一直处在关机的状态下。

小凌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这话没有人会说出来,因为大家都知道,一旦说出来的话,那么只怕会更加加重大家的担心。

当门外响起敲门声的时候,苏哲立马就跳了起来,然后小跑到门口,拉开房门。

当看到苏凌的时候,他的脸上立马就露出了欢喜的表情,可是当苏哲看到门外只有苏凌一个人的时候,而且她的怀里又没有抱着别人,当下苏哲的表情又有着说不出来的失落,看样子,自己的姐姐并没有救回自己的母亲。

怎么会这样,刚才几个哥哥,还有爸爸不是都对自己的这个姐姐很有信心的吗?

苏哲到现在都不知道其实自己是苏凌的哥哥,毕竟他可是要比苏凌早出生三分钟呢。

可是貌似这个事情,苏凌也不打算和苏哲去说。

“小凌回来了!”苏辰这个时候也走到了门口。

“小凌!”苏宇扬还有苏楠同时开口了。

秦墨枫并没有开口,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打量着这个漂亮的红裙女子。

苏凌的目光只是在房间里扫了一眼:“爸爸,大哥,三哥,小哲,这位应该就是表哥了,我回来了,不过现在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做,我先回房间了!”

苏凌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后便走到隔壁自己的房间打开房门,临进门的时候,她又扭头交待了一句:“如果我不出来的话,也不要进去打扰我!”

“好!”苏宇扬答应了一声。

于是苏凌便已经走进了房间,同时关上房门。

“姐,我妈呢?”这个时候苏哲才终于问出来自己想要问的问题,可是苏凌已经听不到了。

“姐!”苏哲一边说着,一边便抬脚向着苏凌的房门处走去。

“小哲!”苏辰还有苏楠两个人反应奇快,立马一个人扯着苏哲一只手臂便将他给拖了回来。

“小哲,你没听你姐说嘛,任何人都不可以去打扰她的!”苏辰低声在苏哲的耳边道。

苏哲没有说话,只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任由着自己的两个还比较陌生的哥哥,将自己给拖了回来。

“小哲,你放心吧,只要小凌出马,那么婶婶就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苏楠对于苏凌可是极为有信心。

“嗯,嗯,就是的!”苏辰也连连地点头。

苏哲看向苏凌房门的目光有些复杂,话说他虽然现在他已经接受自己是苏家人的身份了,但是他现在最想要知道的就是自己的母亲秦暖,还有……孔连顺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盼来盼去,好不容易把苏凌盼回来了,可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问了,她居然就这么丢下一句话离开了。

这里的苏家人,一个个都很不错,对自己也挺好的,可是,可是……

不得不说,现在这里的众人,对于苏哲来说不过就是陌生的亲人罢了。

而且现在他的心底里很复杂,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孔连顺居然真的不是自己的父亲,反而还是害得自己父母生生分离的罪魁祸首。

这一认知让苏哲的心底里真是滋味百种,现在就连他都已经说不清楚自己对于孔连顺是什么样的感情了。

再说苏凌将房门反锁之后,便直接就将秦暖的身子再次从九重浮屠中取了出来,平放在床上。

深深地看了秦暖一眼,然后苏凌再次单手一翻,于是一滴粘稠状的,充满了灵气的液体便出现在她的玉手上,这正是之前苏凌获得的七彩灵液,本来这七彩灵液其内所蕴含的灵力便十足,再加上九重浮屠的蕴化,现在其内的生机之力也极为充郁,最适合现在的秦暖了。

苏凌的神色一动之间,便将那滴液体送到了秦暖的嘴巴,那液体仿佛具有生命一般,居然直接滑入到了秦暖的嘴里,然后顺着秦暖的嗓子便流了进去。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那滴液体,就是苏凌用来在自己动手将那鬼仔自秦暖身体里取出来的时候,用来保住秦暖性命的关键之物。

洗干净自己的手之后,苏凌可以看得到,那滴液体给秦暖的身体带来改变,此时秦暖的身体中生机极为充足,而且就连她的样子也开始渐渐地向着年轻转化着。

苏凌坐在秦暖的身边,然后缓缓地将她身上的衣服卷了起来,露出秦暖的小腹。

绝对不会有人想像得到,在那平坦的小腹下,居然有着一个鬼仔正在生长着。

右手的手掌轻轻摆动了几下,于是苏凌的手掌便迅速地变成了透明状态,然后苏凌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她的右手便直接探入到了秦暖的小腹内。

小腹处传来的不适感,令秦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而且她的身子也在这一刻绷紧了。

苏凌的目光没有任何改变,她的手已经进入到了秦暖的小腹内,而此时此刻,那个小小的鬼仔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于是那小小的鬼仔居然将自己的身子紧紧地缩在秦暖小腹的一角,期盼着苏凌的手不要找到自己。

可是他的这个想法又岂能成功。

苏凌的右手在秦暖的小腹内不断地摸来摸去,终于她的手摸到了一个活着的软软的物体。

“叽,叽,叽……”就在苏凌一把抓住那个物体的时候,一阵古怪的叫声却是自秦暖的小腹处传了出来。

那叫声却是充满了惊恐与尖锐!

抓到了!

苏凌的心头一喜,还好这个鬼仔不过才在秦暖的小腹中存在短短的两天的时间,否则的话想要抓他出来,倒还真的不容易。

紧紧地握住这个鬼仔,苏凌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手中那个小小的鬼仔身子不过就是一根火柴般大小,但是力气却是极大的,居然拼命地不断扭动身子,妄想要从自己的手掌中挣脱出来。

而鬼仔这个时候因为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于是他对于秦暖体内生机的吸收力却是也变得更强了起来。

此时秦暖身体内的生机流失速度,苏凌居然肉眼可见,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给秦暖服下了一滴七彩灵液,只怕现在秦暖体内的生机便会被这个鬼仔给吸得干干净净的。

这个混蛋的鬼仔,随着鬼仔对生机吸收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他对于苏凌手掌的反抗力气也同样越来越大了起来。

但是这一切,苏凌都不在意,而且她居然还感觉到,这个鬼仔居然一口重重地咬在自己的手指上。

虽然鬼仔的牙齿已经长全了,可是当苏凌的手掌完全变成透明的时候,她手掌的坚韧程度绝对可以与金钢石相比美,所以这一下子,鬼仔不但没有将苏凌的手咬破,居然还硼掉自己的两枚大门牙。

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掌自秦暖的小腹中取出来,随着那透明的手掌离开秦暖的小腹,便也恢复成了原样儿。

“叽,叽,叽……”鬼仔的叫声越发地响了起来,而且因为现在房间里太阳的光亮已经洒了进来,当鬼仔终于离开秦暖的身体,接触到阳光之后,当下他的叫声却是更响亮了起来。

鬼都怕光,就算是鬼仔也是一样的!所以现在鬼仔很痛苦,他气愤愤地看着苏凌,张着那已经没有门牙的嘴巴,继续尖叫着,这个人类居然敢坏了自己的好事儿!快点放开他,快点放开他啊!

苏凌低头看着自己手中这个迷你的小鬼仔的。

虽然才不会短短两天的时间,但是那小鬼仔的四肢却是已经完完整整地长了出来,而且就连他的五官也是清晰可见的,虽然与人类无异,但是那五官的布局看起来却是说不出来的诡异还有阴森。

“叽,叽,叽……”此时此刻的小鬼仔居然不断挥舞着拳头,怒视着苏凌,虽然声音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提高了,可是苏凌却听得出来,这个家伙这是在向自己抗议呢。

他是想要再回到秦暖的肚子里去。

如果这是人类的孩子,那么短短两天的时间,还不过只是一枚受精卵呢,可是这鬼的孩子居然已经成形了,而且就算从母体中取出来也不会死亡,只要再及时将他们送回到母体里,那么他们还可以继续生长。

苏凌的嘴角淡淡地勾了起来,她很想一把就将这个小鬼仔捏碎了,但是仔细地想了一下,苏凌却是拿出一个小巧的玻璃瓶子,直接将小鬼仔丢了进去,然后又将盖子拧死。

有这个小鬼仔在,那么她才可以找到那个混蛋鬼,那个鬼,她绝对不会放过的!

“叽,叽,叽……”似乎已经意识到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于是小鬼仔叫得更欢了,但是苏凌却直接就将这个小瓶塞到了自己随身的小坤包内。

做完这一切,苏凌便又再次很仔细地为秦暖做了一下检查,还好,因为之前自己喂了秦暖一滴液体的关系,所以秦暖体内的生机倒是并没有减少。

但是因为秦暖变成植物人已经足足有二十几年了,所以她体内的脏腑功能已经退化不少了,这倒是需要好好地调养。

心里想着,苏凌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只见随着她双手不断地动作着,那些银针就好像是一道接着一道银色的流光一般,直接就射入到了秦暖的身体里。

整整一套的银针被苏凌一根不剩地完全都刺入到了秦暖的身体里,然后苏凌这才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这才发现自己回到房间里居然已经整整过去了四个小时。

不看时间还好,这一看时间苏凌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居然有些饿了。

伸了一个懒腰,苏凌去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洗脸,然后这才推开房门,想下去吃些东西。

“咦,你们怎么都在我的房间外?”苏凌眨巴着眼睛看着门外的一群人。

苏游却是站在最前面,但是他的手中却是提着两个大袋子,而且看得出来那袋子里装的都是饭盒:“哈哈,小凌你二哥我聪明吧,估计你差不多会饿了,我就又下去给你买了些吃的,嘿嘿,我才刚上你就开门了!”

看着苏游脸上的笑容,苏凌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早上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苏游,只怕那个时候自己的这位二哥便已经下去给大家买早点去了。

“小凌,你,你……”苏宇扬看着自己的女儿,嘴唇嗫嚅着想要问点什么。

“大家都进来吧!”苏凌自然明白苏宇扬想要问什么,于是她身子一动,便让开了门口。

一群男子走进了苏凌的房间,于是大家一眼就看到了床上已经被扎满银针的秦暖。

“暖!”苏宇扬看到秦暖的时候,他的身子停顿了片刻,然后便迈开步子,一脸激动地向着秦暖走了过去。

“妈妈!”苏哲也是急急地呼唤一声,便也向着秦暖扑了过去。

这父子两个人提心吊胆了整整一夜的功夫,就是因为秦暖,现在看到秦暖居然好好地躺在苏凌这里,他们的眼中房间里其他人都已经不存在了,只有秦暖一个人在。

当然了,在他们看来,此时此刻就连秦暖身上的银针也不存在了。

“站住!”可是这个时候,苏宇扬与苏哲父子两个人只觉得眼前红影一闪,苏凌却是挡在他们两个的面前:“拜托你们现在好好看看我妈的样子,任何人都不可以碰她!”

苏宇扬,苏哲父子两个人一怔,他们两个人的目光先在苏凌的脸上扫过,然后再次投到秦暖的身上时,这才看到秦暖身上那些银针的存在。

“呃,我知道了!”苏宇扬点了点头,然后再次急切地道:“小凌,你妈妈,你妈妈她会没事儿的吧?”

“当然!”苏凌点了点头。

“苏……”苏哲看着苏凌嘴巴动了动,但虽然之前在苏凌关门的时候,他倒是喊出姐姐来了,可是现在当着苏凌的面儿,那声姐姐他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来了。

“叫姐姐!”苏凌很善良地道。

“姐!”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苏哲还是抓了抓头皮,然后叫了一声。

“嗯,乖了!”苏凌笑眯眯地抬手本来想要揉揉苏哲的脑袋,可是抬手之后才发现话说苏哲似乎比自己高出来大半头呢,于是她的手只是微微一僵,便落到了苏哲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苏哲无奈了,话说他现在已经二十多岁了,居然还被人再次夸成乖,苏凌姐姐你要不要这样啊。

秦墨枫的目光从进来之后便一直都停留在秦暖的身上,没错,凭着床上女子那沉静的脸孔,他便已经可以断定了,这个女子正是自己的小姑。

良久秦墨枫这才将自己的目光抬起来,而转移到苏凌的脸上:“小凌,我姑姑什么时候会醒?”

“呃!”苏凌看了一眼秦墨枫,想了想:“本来她可是现在就醒,但是我决定让她先睡上一个月!”

“为什么?”这三字,是房间里除了苏辰,苏游,苏楠三个男人外,另外三个人异口同声问出来了。

“姐,为什么啊?”苏哲急急地道,要知道他可是心心念念盼着自己的母亲可以醒过来,足足盼了二十多年了,可是现在自己的这位姐姐居然说,母亲本来现在就可以醒过来,但是她居然非得再延后一个月。

“小哲别急,小凌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苏游却是按慰着苏哲。

“因为现在她的身体情况很糟糕,而你们想想,如果现在我就让她醒过来,二十多年的煎熬,她醒来了,看到自己的丈夫已经变老了,自己的孩子居然在没有自己的陪伴下已经长到这么大了,她的心情又会怎么样,?”

苏凌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她一定会很激动,但是她的身体却不允许她那么激动,所以在这个一个月里,我会把她的身体调理好!大哥,现在就去订机票,我们今天就飞回b市,我要将母亲安置在青凌会所里,那里很适合她!”

“不用,坐我的私人飞机就可以了!”秦墨枫开口。

苏凌看了一眼秦墨枫,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和他客气,直接点了点头:“那好,那一个小时后我们就回去!”

给秦暖施针的时间需要持续四十五分钟。

“小凌,那个孔连顺呢?”犹豫了好一会儿,苏宇扬还是开口问道。

听到孔连顺这三个字,苏哲也立马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盯着苏凌,对于这个问题,他也很想知道答案。

“他去了他该去的地方,而且他也会付出他应该付的代价的!”苏凌只是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虽然这个答案并不确切,可是房间中的几个大男人,却不再开口,他们已经可以猜得出来孔连顺的最终结局是什么样儿的了。

“咳,死了,真是便宜他了!”秦墨枫恨恨地道。

虽然对于所有的事情,他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单凭着那个孔连顺居然敢劫走他的小姑,他秦家的小公主,那么那个混蛋就该死。

苏凌看了一眼秦墨枫,并没有说话,但是她的心底却是在道,怎么可能让他只是死亡那么轻松呢?

房间里苏宇扬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秦暖,几个小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个个便都溜出了苏凌的房间,他们都知道,分离了二十几年,想必苏宇扬有好多话要对秦暖讲吧。

“姐,我想要和你单独谈谈!”才刚刚走出房间,苏凌的手臂便被苏哲一把扯住。

“好!”苏凌点了点头。

虽然她早就料到苏哲会找自己,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么快。

兄妹两个人走到了没有人的地方。

“姐,孔连顺死了?”

“嗯,死了,我亲手杀的~”苏凌平静地看着苏哲。

苏哲的胸膛剧烈地起伏了几下,他的拳头握起来,又放开,放开了又握起来,好一会儿这才平复下来。

虽然当他才刚刚知道事情经过的时候,他也明白孔连顺这样的做法太自私了,太卑鄙了,可是他却并不认为孔连顺就真的该死,而且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孔连顺一手养大的。

如果说没有感情那绝对是假的。

再说秦墨枫,苏辰,苏游,苏楠四个人自然也看到苏凌,苏哲两个人一前一后向着没人的地方走去,本来秦墨枫还有些担心,想要跟过去,但是却被苏辰拦住了。

“没事儿,小凌会解决的!”看着秦墨枫那不善的眼神苏辰却是不以为意的解释了一句。

再说苏哲的情绪终于平复了下来,他的眼圈这个时候却已经红了,他的心底里再一次翻江倒海地翻腾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就算孔连顺有错,那他也罪不至死吧?你,你,你为什么杀他啊?”

苏凌定定地看着苏哲,她并不怪他会这么问:“因为他该死!”

“苏凌!”苏哲的大手扣住了苏凌的肩膀:“我说了,他罪不至死!”

苏凌笑了,只是那笑容看在苏哲的眼底里却是有些惊心:“小哲你知道我是在哪里追到的母亲与孔连顺,你又知道不知道孔连顺想要对母亲做什么,你又知道不知道在这二十几年叶,孔连顺都对母亲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听着苏凌这一声接着一声的质问,苏哲不由愕然地放开了苏凌的肩膀,他的脚步不知不觉连退了几步,看着苏凌那双愤怒的眸子,他居然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不知不觉地嘴唇动了几下:“他,他都做了什么?”

“他想要将他自己与母亲两个人一起活埋,而且他居然早就请人布置了一处生生世世交颈鸳鸯阵,居然想要与咱们的母亲一起生生世世转世轮回,做夫妻!”

苏哲看着苏凌,虽然他对于苏凌的了解不多,但是他却知道苏凌绝不会只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儿就大动肝火,她现在这样子的反应,想必还有其他的事儿。

“还有,你知道他给我看了什么吗?”苏凌的声音里满是悲愤。

“什么?”苏哲咬着下唇问道。

当下苏凌便将之前孔连顺给自己看他手机那些照片的事情,还有关于秦暖的肚子怀上人胎鬼仔的事情都对苏哲讲了一遍。

苏哲越听越听,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孔连顺居然会没有人性到这种地步。

他的头低低地垂了下去,让苏凌看不到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小哲!”苏凌看着他:“我理解你,不管怎么说你也叫了孔连顺二十几年的爸爸,不管怎么说也是他把你一手拉扯长大的……”

苏凌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苏哲却是已经踏前一步,一把就将苏凌抱在了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下巴搭在苏凌的肩头,随着眼睛的眨动,那泪水却是已经止不住地吧嗒,吧嗒不断地滚落下来:“姐,我,我,我心里难受!”

苏凌没有说话,只是抬手在苏哲的背上轻轻地拍了几下。

兄妹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依偎在一起,谁都没有说话,但是苏哲却是不断地感受着从苏凌的身体里传过来的温暖与馨香,他的心渐渐地安定了下来。

好一会儿苏哲才放开苏凌。

苏哲的脸皮有些发红,他是真的不好意思了:“姐,对不起,我,我……”

“行了,走吧,我也该给母亲起针了!”苏凌却是一笑,然后向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

苏哲看着苏凌的笑脸,然后也笑了:“姐,我和你一起去!”

于是兄妹两个人便就一前一后地回到了苏凌的房间。

好吧,这个本来应该是当人家哥哥的人,现在居然一口一个姐姐叫着,不知道当一个月后,秦暖醒来,说明真实情况之后,苏哲又会是什么反应呢?

房间里,苏宇扬倒是真的很尊从苏凌的叮嘱,果然一直都老老实实地坐在秦暖对面的床上,看着秦暖,就算是偶尔之间抬手想要抚摸一下秦暖的手背,想要抚摸一下秦暖的脸蛋,却也只是抬手之后,停顿片刻便会再将收回来。

“爸!”苏凌进来看到苏宇扬那小心的样子,便轻声在苏宇扬的耳边唤了一声。

“哦,你们回来了!”苏宇扬看着自己的一双子女走了进来,当下忙抬袖在自己的眼睛上抹了两下,然后道:“小凌是不是该起针了!”

“嗯,是啊!”苏凌点了点头。

接着苏宇扬就要起身,但是却被苏凌按住了:“爸,你不用动,我的动作很快的!”

说着苏凌便走到了秦暖的床前,其他的话她也不说,只是手掌微微一抬,然后在秦暖的胸口处一拍,也没有看到苏凌是如何用力的,但是那些刺在秦暖身上的银针却在这个时候,同时爆跳而起,绘出一片银光闪闪的迷你银河。

而苏凌却是手臂一伸,单手一挥,便将那些银针完全抓在手中。

苏宇扬吃惊地看着这一幕,一直以来他只是听自己的几个侄子不停地说,自己的女儿医术有多厉害,多厉害,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凌的医术居然真的厉害到了这种地步。

才刚刚收好银针,苏辰,苏游,苏楠还有秦墨枫四个人便走了进来:“我们搞定了,你们呢?”

“可以走了!”苏凌说着便想要抱起秦暖。

“我来!”不过苏宇扬的声音却及时在苏凌的身后响了起来,接着苏凌退后了几步,于是苏宇扬来到床前,小心地将秦暖抱在怀里,看着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秦墨枫微微点了点头,他可以看得出来,自己的这个小姑夫是真的很爱自己的小姑,看他现在的样子,似乎手中抱起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绝世珍宝。

只怕就连苏宇扬都没有想到,就是因为他的这么一个小动作,便已经得到了秦墨枫的认可。

而苏宇扬这么一抱,便没有放开过,就处是在秦墨枫的飞机上,苏宇扬也依就是不肯放手。

苏哲不断地扭头看向苏宇扬与秦暖,突然间他的眉头一动,然后低声对身边的苏凌道:“姐,你看妈妈的嘴角似乎笑了!”

听到苏哲这么说,苏凌也忙扭头看去,果然秦暖的嘴角正如苏哲所说的那样,居然向上弯了起来,这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觉。

接着苏凌与苏哲两个人相视一眼,同时都笑了。

这一刻苏哲心底里的心结已经完全解开。

秦墨枫的目光却是不断地在苏哲,苏凌,苏宇扬,还有秦暖四个人的脸上扫过。

“表哥,你有事儿吗?”而就在秦墨枫再将用目光扫向苏哲与苏凌的时候,却冷不防苏凌一抬手,当下苏凌的目光便与秦墨枫的目光撞到了一起,于是苏凌的脸上立马就挂上盈盈的笑容。

秦墨枫的心理素质一向很好,虽然没有什么准备,但是却也没有任何慌乱,他浅浅一笑:“小凌,爷爷的身体也不怎么好,回于b市,能不能请你去秦家帮爷爷调理一下身体?”

“当然没问题!”苏凌一笑,虽然她与秦墨枫没有太多的交流,但是她却从秦墨枫的身上感觉一种叫做亲近的东西存在着,这也是她的亲人,就如同苏辰,苏游,苏楠一样的,都是她的哥哥。

而秦家的老爷子,那可是自己亲亲的外公,外公有事儿,自己做为外孙女儿的,怎么可能不用心呢。

得到了苏凌的肯定答复,秦墨枫一笑:“到时候爷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说着秦墨枫又看了一眼苏宇扬还有苏哲:“等于一个月后小姑苏醒过来,小姑夫到时候你可以带着小姑还有小哲也一起过去啊,爷爷可是很想小姑的!”

“一定会去的!”苏宇扬点头。

苏哲也点了点头。

“哦,对了,这几张卡给你!”这个时候苏凌却是从包内取出几张卡,然后递给了秦墨枫。

“这是什么?”秦墨枫有些奇怪接了过来,然后仔细地翻看一下,一共是五张卡,而在那卡上却是写着几个大字,正是青凌会所的钻石卡。

“这,这是青凌会所的钻石卡!”秦墨枫吃惊了,老实说对于b市的青凌会所,他也听说过,而且更知道青凌会所推出的会员卡虽然价格高得离谱,但是没有关系你还买不到呢,而且能买到的只有金卡以下,至于钻石卡,就算是你有钱,有关系也绝对买不到的。

可是现在自己的这个小表妹居然一抬手就送了自己五张钻石卡。

“每个月让家里的人都去青凌会所住两天,对身体可是很有好处的!”苏凌一笑。

“好啊,那我可不客气了!”秦墨枫一边说着一边就将那五张钻石卡塞到了自己的西服口袋里,话说自己当表哥的,还没有给自己表弟和表妹见面礼儿呢,倒是成表妹给自己见面礼儿了。

不过这还没有结束,苏凌想了想,居然又取出几个翡翠吊坠再次递给秦墨枫。

“这是……”虽然这些吊坠并没有用精美的盒子装上,但是以秦墨枫的眼力,他一眼就确定这些翡翠的价值:“这是福禄寿喜,这是七彩霓虹……天呐,天呐……”看着自己手中十枚吊坠,秦墨枫只觉得自己的头都有些大了。

话说自己的这个表妹出手也太大方了。

“这,这,我不能收!”秦墨枫觉得那些本来微凉的吊坠现在捧在自己的手上却是有些发烫。

“表哥,你就拿着吧,这里面只有你一枚啊,其他的都是给家里人的,而且这不是普通的吊坠!”

秦墨枫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吊坠,用福禄寿喜还有七彩霓虹雕刻出来的吊坠怎么可能是普通的东西。

“墨枫,你就拿着吧,我们人人都有!”苏楠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衣服里扯出自己的吊坠给秦墨枫显摆一下。

“墨枫,这个可不是护身符啊,可以趋吉避凶的!”苏辰也苏游也跟着搭腔。

“好,那我就收下,改天表妹,表弟,我这个当表哥的再送你们两个一份大礼!”秦墨枫也是一个爽快人,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吊坠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至于其他九个,却是小心地收好了。

“哦,至于外公的,你给我点儿时间,我会单独给外公雕刻一个的!”

“好的,没有问题,相信爷爷会很高兴的!”秦墨枫点了点头,但是却很快反应过来了:“你,你,你说你亲自雕刻?!”

“是啊,哈哈,这所的吊坠都是小凌自己亲手雕刻出来的,哈哈,怎么没有想到吧!”苏楠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如此说来,这份礼物倒是更珍贵了!”秦墨枫喃喃道。

而苏哲却是扭头看着苏凌:“姐,我的呢?”

“不急,你的还有妈妈的,我需要再刻!”苏凌笑眯眯地道,现在她的手上可没有现成的吊坠了!

“好,姐,我要一个漂亮的!”苏哲立马提出要求。

“好!”苏凌点了点头,然后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苏哲:“要不,姐给你刻个功夫熊猫!”

“姐……”苏哲无奈了,话说他又不是小孩子要什么功夫熊猫呢。

“哈哈,哈哈,功夫熊猫好啊,很适合小哲嘛!”秦墨枫的笑声响了起来。

接着苏楠也接口道:“是啊,小哲就是功夫熊猫的真人版嘛!”

苏辰与苏游两个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着他们两个那含笑的眼,还有那微微颔首的动作,根本就是同意秦墨枫与苏楠的意见嘛。

苏宇扬看着秦暖,听着身边几个小辈的欢笑声,他的嘴角处也绽起了笑容:“暖,你快点醒来吧,你醒来了,我们一家四口就团聚了,我好想你啊!”

“你们都欺负我!”苏哲哭笑不得挤出了一句话,于是飞机里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不过苏哲却是将嘴巴凑到苏凌的耳朵边,然后小心地道:“姐,你可千万别给我刻个功夫熊猫,那,那太丢人了!”

“放心,放心!”苏凌含笑点头。

于是苏哲放下心了。

“咦,秦墨枫,你不是冰山脸嘛,怎么你的这张冰山脸也会融化吗?”这个时候苏楠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来,却是看到这个家伙现在正眨也不眨一下眼睛的紧盯着秦墨枫瞧个不停。

秦墨枫白了一眼苏楠,谁说冰山脸就不能笑了,难道没有听说过阳春三月嘛!遇到开心的事儿,自然会笑了!

------题外话------

【粉丝活动】

为感谢粉丝们2014年对游游的支持,游游正版v群特别推出定制版《鬼医》明信片~游游将会在12月20日前将亲笔签名的明信片统一发出~快来加入游游正版v群吧~

加入方法:

1、进入游游读者验证群179614500;

2、将全订阅截图发给管理员;

3、管理员将私戳告知v群号和进门密码~

4、恭喜加入v群大家庭

所有的粉丝活动都将在v群发起~

欢迎大家投入游游的怀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