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250】,为妻儿复仇,久违的称谓:爸爸

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了庄老大的话之后,闻大师的心头却是为之一紧。

很快闻大师便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于是他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锁,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只是因为这么一个阵法便全害怕这个庄老大不成?

于是闻大师点了点头,压下自己心头的不安:“好说,既然如此,庄老大,我们一起进去吧!”

庄老大一笑,然后先一步踏入到了房间内。

闻大师紧随其后,只是当迈入房间里,看清楚房间里的一切之后,闻大师先是一怔,但是接着他的眼里却是浮起了几分怒火。

只见,他一直心心念念惦记得与庄老大交易的那司马笑溪还有那个叫做蓝伊的男人,现在都正被紧紧地绑在两张板床上,而且他们两个人的嘴巴也被胶布紧紧地贴住了。

一个汉子手中正拿着剔刀,一下一下地为蓝伊将头上剔干净。

司马笑溪这个时候正瞪着愤怒的眼睛看着周围的那些汉子,她想要破口大骂,可是她的嘴巴却被胶布封死了,她想要揍人,可是她的手脚却被紧紧地绑在板床,根本就动弹不了分毫。

这个时候当她听到门响,还有庄老大与闻大师的声音时,她的表情先是一滞,然后迅速地转头向着门的方向看过去。

当她看清楚闻大师的时候,眼睛却是瞪得更大了,这个老家伙她认得。

就是因为这个老家伙说只有有那枚无名大师的舍粒子才可以让蓝伊的身体复原,那么她与蓝伊两个人也不会甘愿冒险去博物馆里偷东西了。

如果没有博物馆的事情,那么他们两个自然是不会被警察抓到,又被带到这个鬼地方来。

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司马笑溪的目光一闪,她又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她们司马家还没有出事的时候,自己的姐姐曾经很兴奋地对自己说,说是她认识了一个大师,那么大师很厉害,帮了她姐姐出了很多主意。

当时姐姐还曾经和自己大概地描述了一下那位大师的长相,之前她一直都没有留意,可是现在想起来,自己姐姐描述的那位大量的长相,根本就是与这个老家伙,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说不定这一切的事情,根本就是这老家伙故意而为之的,那也就是说,自己司马家之所以会家破人亡,都是因为这个老家伙不成?

这个老王八蛋!

“庄老大,你这是想要做什么?”闻大师这个时候看到那个为蓝伊剔好头发的汉子,却是又走到了司马笑溪的身前,然后一剪子便剪断了少女的长发,接着就将手中的剔刀紧紧地贴着少女的头皮,一刀一刀的剔了下去,于是他忙开口问道。

闻大师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了,事情已然脱离了自己的掌握,他掐了一下指诀,想要把这里的消息传给自己的主人知道,可是因为这里的阵法,他无论怎么掐指诀都没有用!

“呵呵!”庄老大一笑,然后却是直接坐到了靠墙摆放的一组沙发上,随手拿起桌上摆放的红酒,为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晃了晃酒瓶:“闻大师,怎么样,要不要来一杯?这可是上等的拉斐!”

闻大师的目光与少女司马笑溪的目光相撞,当下闻大师只是一阵苦笑,从那目光里,他看到的却是无与伦比的怨恨与愤怒。

“不用!”闻大师收回目光,不再理会司马笑溪,而是来到了庄老大的身边坐下,然后再次接着问:“庄老大,你现在得给我一个解释,你这是想要做什么,这两个贱种可是的我们需要的!”

“按着我们之前的约定,你没有权利处理这两个贱种!”

“呵呵,既然闻大师都说他们两个是贱种了,那就坐下好好地看看吧!”庄老大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那盛着红酒的高脚杯,轻轻地晃了几下,然后缓缓地贴在唇,接着一仰头,直接就将那些红酒一饮而尽。

“别为了贱种而伤害到我们双方的友谊!”

庄老大的动作并没有任何的停顿,当下他又抓起酒瓶,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然后眯着眼睛看向闻大师:“闻大师,你看现在我手中的这杯红酒看起来像什么?”

一边说着,庄老大一边又摇晃了一下酒杯。

闻大师的目光闪了闪,却并没有说话。

但是庄老大也不介意,而是将手中的高脚杯高高地举了起来,在房间里红色的灯光的映照下,那杯中的液体,却是泛着诡异而妖艳的血光。

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让人的心里有些发毛!

“看到没,闻大师,现在我手中的红酒就好像是血一般,你看看,这是多少鲜亮,多么鲜艳的血液啊,只是它的温度是冷的,但是人血却是热的,除了冷热不同之外,其他的都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庄老大却是再次将杯内的红酒倒入到了自己的嘴巴里,然后他又笑了:“在红色的灯光下,喝着这美味的红酒,真的好像是品着鲜美的人血一般!”

“对了,闻大师你喝过人血吗,那味道可是相当的不错!”一边说着,庄老大师傅闭上了一眼,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闻大师的眉头这个时候皱得更紧了,他有些不太明白这个庄老大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当然了,如果可以再欣赏到一副画,那么可就更为美好了!”庄老大说着,居然第三次拿起红酒瓶,往自己面,往自己面前的高脚杯里倒满了红酒。

“庄老大,你到底是想要说什么?”闻大师只觉得自己的心底里不安却是已经越发地扩大了起来。

再看现在那司马笑溪头上的头发已经被剔掉了一半了。

“呵呵,呵呵,我只是想要请闻大师,好好地品一品这两个人的血,相信一定会比这个红酒的滋味更鲜美,相信闻大师会很喜欢的!”庄老大说低低地笑着,红色的灯光下,男子的嘴角上还残余着一抹红色的酒液,此时此刻一眼看去,倒是与人血没有什么两样。

看着那个依就在低笑的男子,闻大师的心却是渐渐地冷了下来,看来事情似乎变得与自己还有自己背后的主人所料完全不同。

而变数就是这个庄老大,这个混蛋,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居然会布下这么一个阵法,而且看他的意思,似乎是想要司马笑溪,还有蓝伊两个人的性命吧,这是为什么,难道说他已经知道这两个人脑子里的秘密不成?

闻大师的心思一时之间百转千回。

“闻大师,我对于他们两个脑子里的东西,只是好奇,却并不想要,所以这一点,你倒是完全不用担心,我只是很想亲自看着他们两个死在我的面前!”

庄老大说,他的眼底里却是涌动着一抹浓浓的怨毒,那怨毒的火焰只是片刻便自庄老大的眸子里完全被点燃而出。

就算是此时此刻司马笑溪眼底里的怒火也无法也庄老大眼里的怨毒相比。

手紧紧地按在那红酒杯上,庄老大的声音里满是阴寒,他的声音冰冷,就像是来自于九幽地狱一般:“只是可惜得很,司马笑嫣不在这里,如果她也在这里的话,那我才会更开心!”

“我真的很想要亲眼看到司马笑嫣的人头落地,直接滚到我的面前,哈哈,哈哈,当然了,品尝一下她的血液也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儿!”

“唔,唔,唔……”司马笑溪听到这里,却是已经再也忍不住了,她拼命地摇晃着脑袋,死死盯着庄老大,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阿树,让她开口,我倒是想要听听,马上就要死掉的司马笑溪会说些什么!”庄老大却是缓缓地开口。

那个叫做阿树的男子正是为蓝伊与司马笑溪剔头的男子。

蓝伊现在可是不断地向着司马笑溪使眼色,让她不要太冲动,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一直都在浮现着介沉,苏凌等人的样子,他的心里总是觉得,介沉,苏凌他们还会再救自己第三次的。

至于原因,他不知道,但是蓝伊却还是颇为相信自己的感觉的。

可是当司马笑溪听到那个所谓的庄老大居然提到自己的姐姐,而且还是用着如此恶毒的语言说出来的时候,她愤怒了,没有人可以当着她的面前,那样说自己温柔善良的姐姐。

只是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正在被无影镜完全进行着现场直播,而重极与那阴灵司马笑嫣也同样坐对面的沙发着看着。

“笑溪!”司马笑嫣看到自己的妹妹与蓝伊两个人的脑袋都已经被剔得光光的,于是她便急了,要知道她们姐妹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可是相当好的。

对于苏凌,她是陌生的,可是对于重极这个司马家族的老祖,她却是已经极为熟悉了,于是她便看向重极:“老祖,求求你,救救我妹妹吧,我会怎么样,我不在乎,但是我妹妹……”

重极没有说话,他只是给了司马笑嫣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便向着苏凌看了过去:“主人,你看……”

“重极,你已经死了几千年了,可以说现在司马家族的一切,应该都与你无关了!”介沉的声音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介沉对于司马笑嫣的印象却是真心不怎么好。

原因无它,就是因为司马笑嫣玩的就是炼制阴尸这件事情。

“这我知道!”重极点了点头,可以说经过这漫长的岁月,就算是司马笑嫣的身体还有着一些与他重极相同的血脉,但是却也是微乎其微的了,可是……

“主人,那两枚极阴黄泉珠,可是我留给家族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事情,还是因为极阴黄泉珠引起来的,所以这事儿我也有责任,请主人帮忙救下笑溪,拿回极阴黄泉珠,此后司马家的一切事情都与我再没有任何关系了!”重极一脸郑重地道。

伊藤依就是静静地坐在苏凌的身边,他知道对于这事儿,自家老大一定早就有所决断了,所以他不会插嘴。

风绝尘的注意力,现在可是都已经完全被那无影镜里所展现出来的场景给吸引住了,对于他来说,看这个,绝对比看电影电视来得更刺激。

介沉的目光却是转到了苏凌身上,他在等着苏凌的决定。

“急什么!”苏凌淡淡地道:“好好往下看吧,现在xx市的司马家会落到如此后果,真正的原因是什么,重极你可别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苏凌的声音很淡,但是却让重极立马就淡定了下来,于是他的目光便迅速地转向了无影镜,虽然跟在苏凌的身边并不长,但是他却也摸到了几分自己这个主人的脾气,那就是她做出了决定,别人是不可以质疑。

而且主人做事,一向都是有着她自己的打算。

司马笑嫣看了看苏凌,又看了看重极,终于还是咬了咬嘴唇,不再说话了。

她就不知道那个红裙女子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之前自己请求她帮自己救出松竹,她不予以理会,现在自己的老祖出面,请她帮忙救出自己的妹妹,她也是这样一点不在意的态度。

司马笑嫣的心底里对于苏凌虽然颇为不满,但是却也不能说出来,只能是将不满压在心底里。

无影镜里的景像继续着。

现在司马笑溪嘴上的胶布已经被撕掉了。

嘴巴才刚刚恢复自由的司马笑溪却是立马就大吼出声:“姓庄的,你丫的就是一个混蛋,你居然敢诅咒我的姐姐,妈的,老娘诅咒你以后生的儿子没有屁眼儿……”

不得不说,这个司马笑溪绝对不是一个淑女,这货骂起人来,还真是什么难听骂什么。

就连已经成为阴灵的司马笑嫣听着都有些脸红了,话说她的小妹不是一向很乖巧吗,怎么会这么强悍的骂人呢?

那位闻大师,这一刻也完全没有想到,司马笑溪居然可以骂得这样的强大,一时之间老头子的嘴巴张开了,半天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才对劲。

“姓庄的,你他奶奶滴想要害老娘也就算了,老娘自认倒霉,可是现在你居然还骂老娘的姐姐,姓庄,你丫的不是人,你是一个王八蛋,对,你就是一个王八蛋,而且还是一个绿壳王八蛋……”

不得不说,现在的司马笑溪绝对是已经到了口不择言的地步了。

本来庄老大对于她的怒骂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可是当听到绿壳王八这话,庄老大的脸色却是一下子铁青了起来,他腾地站了起来,手掌下的红酒杯也应声而碎,一时之间那红色的液体便自庄老大的手上不断地流下来,也不知道那是血还是酒。“老大!”虎哥还有阿树等人都不由得担心叫出声来,阿树更是立马就想要找创可贴来。

但是他们的动作却被庄老大一挥手给阻止住了。

庄老大抬脚向着司马笑溪的方向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他一边将自己压碎了红酒杯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嘴边,伸出舌头舔了几下。

在如此气氛之下,庄老大的动作却是更添了几分诡异,看着脸上布满笑容的庄老大,不知道为什么司马笑溪的心头却是突突地乱跳了起来。

她居然在不知不觉中,闭上了嘴巴,不再骂人,只是一脸恐惧地看着那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庄老大。

蓝伊这个时候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挣开嘴巴上的胶布,可是现在这样的动作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徒劳无功。

“呵呵,你刚才在骂我什么?”庄老大紧紧地捏住了司马笑溪的下巴,此时他虽然在笑,但是那笑容无论怎么看却都像是在哭,而且司马笑溪居然更清楚地看到,在庄老大的眼底深处,居然藏着一抹最最深沉的伤楚。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样一个拿着人命儿当儿戏的男人,居然也会有伤痛不成?

“我……”司马笑溪的嘴巴才刚刚张开,才说出一个字的时候。

“啪”的一声清脆声音却是响了起来,居然是庄老大用自己的那只伤手,重重地甩到了司马笑溪的脸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血还是红酒,布满了司马笑溪的脸。

一股咸腥的味道自司马笑溪的嘴里淡淡扩散开来。

“哼,疼吗?”庄老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

司马笑溪瞪着庄老大:“你,你个疯子!”

“不错,我是疯子,五年前的时候你就已经疯了,这一次都是你那个姐姐害的!”庄老大说着,再次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五年前,五年前,五年前改变了我的一切!”

“我姐姐才不会害你呢!”司马笑溪叫了起来。

“哈哈,哈哈,五年前的五月十五号,你还记得吗?”庄老大再次说了起来。

司马笑溪一怔,五年前的五月十五号,她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呢。

“五年前的五月,有人向你姐姐付了订金,要买一具女性的无敌金尸!”庄老大缓缓地开口了。

司马笑溪的脸色这个时候却是变了,五年前的五月十五号,她现在似乎已经想了起来。

这个庄老大所说的不会就是那个女人吧,不可能,不可能的……

司马笑溪在心底里大叫着,可是结果注定让她失望了。

庄老大继续说下去:“那天医院里正好有一个难产的女人,那个女人因为失血过多,人已经休克,因为她是来xx市看望自己因为出差来此,而发生车祸的丈夫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因为一急又累,居然早产了,而且还是难产。”

庄老大的声音冷冷的,但是司马笑溪却可以清楚地损坏到这个男人磨牙的声音,她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那滔天的恨意,这个男人恨她,准确地说这个男人应该是恨自己的姐姐司马笑嫣。

恨得不食司马笑嫣的肉,喝司马笑嫣的血。

无影镜前的司马笑嫣,这个时候也想起来了五年前的五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她也紧张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庄老大的声音继续道:“那个女人休克了过去,正好这个时候你姐姐却是来医院买尸体!”

“那些医生护士们,一个个早就与你姐姐相熟了,或者说他们对于你姐姐的到来,本来就是极为兴奋,因为在他们看来你姐姐根本就是一个财神爷!”

“每每医院里没有人认领的尸体都会被你姐姐买去!”

“可是那天医院的太平间里,只有男人的尸体,却没有女人的尸体,而你姐姐那天的价格居然还出到了三十万的高价!”

“于是那些黑心的大夫,护士,便将那个休克的女人当做是尸体卖给了你姐姐!”

“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不过就一个外地的产妇,而且身边又没有亲人在,所以无所谓的,可是他们却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死,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死!”

庄老大的声音这个时候已经变得极为凄厉了起来。

“轰隆隆!”就在这个时候,在这地下室里,居然可以听到外面那接连不断地雷声滚滚传来。

司马笑溪的身子不由得一哆嗦!

与此同时在酒店里的司马笑嫣那身为灵体的身子也是一哆嗦。

重极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炼制阴尸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极损阴德的,一来挖坟掘墓,就是不为天地所容的,二来伤害尸体这也是属于自损血脉阴德的事情。

所以他们这一支的司马血统传承到现在,已经人丁单薄到只有两个女娃了。

如果,如果再害人性命,那么……

这个时候重极已经明白为什么自家的主人之前会说出那番话来。

“怎么了,害怕了?”看到司马笑溪脸上表情,庄老大的声音却是更加阴冷了起来:“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不,不,不,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司马笑溪这个时候大吃了起来,她一边叫着一边拼命地摇着头,如果不是现在她的双手不能动弹分毫,她早就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让自己再听下去。

庄老大才不理会司马笑溪呢,他依就冷笑着继续说下去,这件事情已经在他的心底里藏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他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才终于捱到了可以为自己妻儿报仇血恨一刻,他怎么能不将这些话都说出来。

“你姐姐把那个女人拉到家里,因为怕她自己一个人处理不来,居然还带了两个护士一起回到你家。”

“到家之后,她们三个人,便直接将那个女人放在了你姐姐,平素制做无敌金尸的房间里。其实她们知道那个女人还没有完全死亡,但是因为订货人的时间太赶了,所以她已经等不到那个女人血液流干死去了!”

“可是就在你姐姐准备动手的时候,女人却醒了过来,她紧紧地拉着你姐姐的衣袖,肯求着让你姐姐放过她,放过她肚子的孩子!”

“可是为了钱,你姐姐却拒绝了!那个女人绝望了,可是就算是这样,那个女人却还是肯求你姐姐放过她肚子里的孩子,放过那个孩子,可是……”

说到这里,庄老大的脸已经完痛楚完完全全地扭曲了,此时他的声音冰冷而且沙哑:“可是你姐姐却还是拒绝了,她不但将那个女人炼制成了无敌金尸,而且还将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也一样炼制成了无敌金尸,一起交给那个买家,而且当时你姐姐还说这属于买一送一!”

司马笑溪的脸色一片惨白,这件事情,她还是知道的,因为那天夜里,她记得清楚,那是一个雨夜。

夜里本来睡得好好的她,突然间被雷声惊醒,于是她便跑出房间寻找姐姐。

正好在姐姐工作室的门外,听到那个女人恳求之声,而且她还听到了那个被姐姐从母体里取出来的孩子的哭声。

接下来的一切,她从门缝里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那个时候她完完全全全呆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做,她想去阻止自己的姐姐,可是她的脚步却是怎么也抬不动。

这件事情之后,一连一年多的时间,每天夜里她都会做恶梦,梦到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孩子掐住她与姐姐的脖子,大叫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只是没有想到梦中的情形有一天居然会变成事实。

“而最为讽刺的却是那个时候我正住在同一家医院里,一连几天没有联系到我的妻子,我正急得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个极为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两个护士在笑着谈起那天夜里的事情!”

“于是我就起了疑心,当天晚上我便用刀逼住一个护士,详细了问了一下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于是那个护士便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哈哈,哈哈,哈哈!”说到这里,庄老大仿佛是已经完全失控地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在这个房间里不断地回荡着。

笑着,笑着庄老大的脸上却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居然被泪水布满了。

“从知道真情的时候,我便已经死了,我便已经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了,我发誓,我要报仇!那天,我杀了那个护士,那是我第一次杀人,滚烫的鲜血喷在我的身上,我的脸上,可是我却觉得十分舒服,因为那是我仇人的血!于是我第一次品尝的人血的滋味!”

“那种感觉很痛快,只是一个还不够,我要把我所有仇人的血都当酒一般喝下去!”

“于是我离开的医院,我没有再离开xx市,因为我要杀死一切害我妻儿的仇人!”

“但是我很快就发现,想要杀死你姐姐还有你并不容易,于是我便开始混迹黑道,我用了四年的时间坐到现在的位置,于是我便开始着手我的复仇计划!”

那边的闻大师这个时候也听明白了,这一刻他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当自己才刚刚找上这位庄老大,说明事情,这位庄老大便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了。

而这个时候司马笑溪也明白了,这位庄老大所豢养的扭玻利顿似乎也专门是为了她们姐妹而准备的!

重极看向身边的司马笑嫣,他的目光平静,却一句话也没有说话。

“老祖!”被重极这样的注视着,司马笑嫣只觉得是一种难言的压力,是一种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抵御的压力。

“从现在开始,你与你妹妹的事情,与我没有任何关系!”重极淡淡地开口了,说完了这话,重极便再也不看司马笑嫣一眼,然后对着苏凌开口道:“主人,这事儿是她们姐妹两个的报应!”

说完了这话,重极却是直接站起来,几步便走入到了无影镜里。

司马笑嫣慌了,她看向无影镜,重极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其内,于是她又将目光转到了苏凌的身上。

她已然看出来,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以这个红裙女子为首。

“主人!”司马笑嫣低低地叫出声音。

“哎呀,你可别胡乱地攀亲戚!”风绝尘立马叫了起来:“你这种狠心的女人,怎么死都是应该的,我家老大不会再帮助你了,还有我家老大也不是你的主人!”

伊藤没有说话,虽然对身为雇佣兵的他来说,人命根本就不算什么,毕竟准确地说来,他的这双手上便沾染着太多的血。

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杀过女人,小孩儿,特别是孕妇,更没有动过分毫。

所以对于司马笑嫣这样的女人,他也是极为不耻的。

至于介沉却更是看着司马笑嫣的目光都已经有些冷下来了。

看到众人对自己的目光,于是司马笑嫣便又苦涩地将目光转到了苏凌的身上,她知道现在能够救出自己妹妹的只有这个红裙女子了。

“苏凌小姐,求求你,我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可是,可是我妹妹却是无辜的!”司马笑嫣苦苦地哀求着。

苏凌却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轻声道:“继续看下去吧!”

司马笑嫣一怔,她不明白苏凌这到底算是有没有答应自己。

可是再看苏凌却是早就从自己身上收回了目光。

就在这个时候苏凌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居然是苏辰打来的。

“大哥!”接通电话,苏凌的脸上露出笑容。

“小凌,你什么时候回b市?”苏辰在那边问道。

“哦,这个不好说!”苏凌皱了一下眉毛:“得等到xx市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才行!”

“哦,对了,爷爷的身体怎么样了?”

“呵呵,爷爷的身体好了,而且比以前更精神了,现在老爷子无论见到谁都止不住地夸你,我算是看明白了,在爷爷的心里,现在可是有孙女儿,就忘记了孙子了!”

苏辰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苏凌这边就听到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辰,你在说谁呢!”

“哎呀,爷爷!”苏辰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爷爷居然偷听自己打电话。

接着手机就被苏老爷子一把抢了过去:“小凌!”

苏老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与之前他同苏辰说话的时候,语气完全一不样,现在的苏老爷子那声音绝对是温柔的,是充满着溺爱的!

“爷爷,您现在已经回到b市了?”苏凌的嘴角勾了起来。

“是啊,已经回来两天了,小凌我听你大哥说你还得处理些事情才能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需不需要帮忙,如果需要的话,我把这几个小皮猴子统统打发过去帮你!”

“呵呵,爷爷不用了,真的不用,我自己就可以处理好的!”苏凌已经听出来了,自家爷爷的声音绝对是中气十足。

只是苏凌却不知道,苏辰现在却是正在苦笑呢,自家妹妹为什么就不答应呢,正好他还可以当成放几天假呢。

“对了,小凌,你什么时候回来?”终于那边的苏老爷子问出了最关键的话。

“呃,应该还需要几天!”苏凌道。

“小凌,等你回来,我们苏家就会正式对外宣布,你与小楠两个孩子都是我们苏家的孩子,而你正是我们苏家寻找了多年的苏家小公主!”

老爷子的话的掷地有声,铿锵有力,不容人拒绝:“是我的苏家对不起你们这两个孩子!”

“爷爷,我知道了!”苏凌答应了。

“对了,你大伯之前你见到了,你二伯现在已回来了,就是想要见见你,还有你爸爸也回来了!”苏老爷子的话才刚刚说到这里,苏凌就听到电话那边苏辰的声音响了起来:“三叔,你过来了!”

“嗯!”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老爷子明显也是一顿,然后再次开口了:“小凌,你爸过来了,你和他说两句吧!”

于是就在苏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老爷子就已经把手机递出去了。

接着苏凌便听到一个男子急促的呼吸声。

于是苏凌的心在这一刻,也扼制不住疯狂地跳了起来。

“小,小凌……”良久电话那边的苏宇扬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虽然低沉,但是却充满了颤抖的激动与浓浓的自责。

苏凌握着手机的手掌也在颤抖着。

介沉,伊藤还有风绝尘三个人此时已经没有人再去看那无影镜里的情景了,三个男人的目光此时都集中在自家老大的身上。

话说他们三个人自从跟随在老大的身边,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老大失去了冷静还的自制呢。

苏凌的手指上已经泛起了苍白的颜色,她的嘴唇地颤抖着,却久久发不出声音。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情绪还有如此失控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心情居然也可以如同潮水一般的大起大落着。

“小凌,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我,我,我不配当你的父亲……”苏宇扬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爸……”终于从苏凌的红唇中吐出这么一个字,接着那晶莹的泪水却是自苏凌的脸孔上滚滚而落。

而与此同时,电话那边也响起了苏宇扬低低的抽泣声,那个铁一般的冷硬的男子,这一生只流过两次眼泪,第一次就是得到自己妻子的死讯,与初生的女儿失踪的消息,第二次便是现在了。

“嗯!”一颗心,因为女儿的声音再次迸射出热血,女儿回来了,女儿终于在二十几年后,再次回到了他的身边,这一次,他发誓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让自己的女儿受到半点的伤害,如果谁敢,那么他就算是拼掉这条命,也要阻止!

虽然到现在苏宇扬不过也就是看到了苏辰,苏游,苏楠还有苏阳几个小辈手机里拍下的女儿的照片,但是看到那照片里苏凌的样子,他可以直接确定,这个少女就是他的女儿,没有错,更不会错!

因为苏凌的样子居然与他的妻子一模一样。

而且当听到苏凌那声爸的时候,他的情绪已经不能自已了。

“小凌,我,我想你!”

“爸,你等着我,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就会回去了!”苏凌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笑了:“放心吧,很快的!”

“好!”那边苏宇扬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无影镜里,那庄老大却是高高地举起了一把尖刀向着司马笑溪的头上刺去。

“啊!”于是司马笑嫣的尖叫声却是嘹亮的响了起来。

“小凌,你那边发生什么事儿了?”苏宇扬立马急急地问道。

“爸,没什么,就是被老鼠吓到了,爸,咱们等回去再见!”一边说着,苏凌一把压断了手机,然后踏前两步便已经跃入到了无影镜内。

“虽然没有尝到你姐姐的血,但是你的血应该和你姐姐的血是一个味道!”庄老大狞笑着,手中的尖刀便已然落下。

司马笑溪已经忘记惨叫了,她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刀尖,死亡在这一刻与她的距离居然是如此的近。

蓝伊的眼睛也瞪大了。

尖刀落下,但是却停在了司马笑溪的鼻尖处,因为那钢刀刺入到了两根手指之间,那两根手指纤细而白晳,就仿佛是用最最完美的和田玉精雕而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