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93】,九层皮鼓,五龙令

至于苏凌想要骗谁,苏楠并没有问,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除了那位叫做拓森的降头师外,还能有谁呢。

而刚才苏凌之所以会那么做,不外乎就是示敌以弱。

让拓森低估她的能力,然后再来一个出其不易,攻其不备。

“三哥,你在这里好好地呆着,我出去一下!”苏凌说着,却是已经将那些银针收好了,同时又将那只死蜈蚣的尸体用纸包好,放在自己随身的小包里。

“小凌,我和你一起去!”苏楠这个时候也站起来了,要知道本来他带着苏凌来到md国,苏辰,苏游还有苏阳三个人那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保护好苏凌,可是现在倒好了,自己不但没有保护好苏凌,反倒是苏凌保护了自己。

而且这一次苏凌很明显是要去对阵那位降头师,虽然之前苏楠并没有接触过降头师,但是他却也知道,对阵降头师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如果他不跟着的话,他是不会放心的。

苏楠对于自己的身手还是颇为自信的,他相信以自己的身手来说应该可以帮得上苏凌的忙。

而且话说自从到了md国之后,似乎,好像一直都是苏凌在帮自己的忙,自己倒是一直都没有机会为自己的妹妹做些事儿呢。

“三哥,你现在的身体状态……”

苏凌的话并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因为已经不用她再继续说下去了,苏楠自己也发现了,现在的他,根本就是浑身无力,而且脚下也如同踩在棉花上一般。这种状态,如果真的跟苏凌一起去了,那么到了关键时候,他绝对会沦为拖油瓶的行列里。

“这,这是去除降头的后遗症!只要三哥安心的休息几天就没事儿了!”苏凌好心地又解释了一句。

好吧,事已至此,于是苏楠不得不又重新坐回到沙发里,他不去了,帮不上忙,总比拖油瓶要好吧。

不过虽然如此,苏楠还是又不放心地再三叮嘱苏凌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才行!

没办法,虽然不能去,可是苏楠的心却是更提了起来。

“放心吧三哥,我不会有事儿的!”苏凌也不得不再三对苏楠保证道。

再说此时黑暗的地下室内,正在翻滚着一室的春意盎然。

枯瘦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所谓的拓森大人,当他心满意足地从女人的身体上爬起来的时候,青珠已经昏过去了,不得不说,拓森的精力还真是不错,只怕天底下没有几个女人可以受得了他的。

“哼,不错,不错啊,青珠的这副皮囊还真是不错,唉,如果不是师傅让我们每个人每年都必须给他制一个人皮鼓的话,那么我还真舍不得这么好的女人!”拓森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在青珠的脸上抚摸了几下,他的脸上此时却是一脸的惋惜之色。

不过很快他脸上的笑容便已经完全地褪去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副森然的冷意,女人与师傅之间,当然是师傅最重要了,跟着师傅,他永远都会吃香的,喝辣的,而且如果没有师傅的话,他拓森的这条小命怕是早就交待了。

这个时候拓森拉开一边的抽屉,那里面赫赫然放着一把牛耳尖刀,而牛耳尖刀下垫着一块白色的毛巾,只是那上面,却是凝固着一些已经干得发黑的血迹。

尖刀在手,又随手抓起那块毛巾,放在鼻子底下深深地嗅了一下,于是那浓重刺自鼻的味道,便进入到了拓森的鼻子里。

不过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抬手试试了刀锋,然后拓森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青珠那不着寸缕的身体里,接着他又幽幽地一笑:“青珠,你可不要怪我啊,要怪的话,那你也应该去怪你的那个师傅,呵呵,如果不是他的话,你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说着,拓森分开了青珠的长发,然后手中的牛耳尖刀便落下了,老实说,这种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做起来倒是十分的轻车熟路。只是现在他根本就忘记了,这个女人才刚刚和他一起温存完,此时此刻,女人的身体上还留有他的体味呢。可以现在这一切拓森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或者对于他来说,无论这个女人有多漂亮,但是这才是他看上的女人的最终使命。

感觉到了那种难言的痛楚,于是青珠的双目猛然间就睁开了,她不敢相信地看着在自己眼前放大的拓森的那有些森然的脸孔。

青珠的嘴巴张大了,可是她却吃惊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求饶,惨叫都是不可能的,于是青珠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便眨也不眨地看着拓森,眼底里满满地都是哀求之色,她还年轻,她不想死,就算是死,那么她也想要一个痛快,她不想这么死。

只是当拓森看到青珠那渴求的目光时,却是残忍地一笑:“青珠,你知道吗,这种目光就对了,这种目光看起来最让人觉得心里痒痒啊,真好,嗯,我算算啊,我现在已经是第九次看到这样的目光了,不过小宝贝儿,你是最幸运的,因为现在我的刀功已经很纯熟了,所以你的痛苦也少了一眼不是吗?”

拓森的动作很快,他的手腕灵活地转动着,于是在那锋利的牛耳尖刀便在青珠的身上不断地游走着。

不过就是三十分钟的样子,于是皮与肉便已经彻底地分离了。

而这个时候青珠还活着,她的眼睛依就是瞪得大就是瞪得大大的,只是现在她眼底里的目光闪动的却是已经是一种叫做绝望的光彩。

“呵呵青珠啊,怎么样,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啊!”拓森这个时候扭头看向青珠,看到女子的胸口处,依就是有些起伏,于是他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对了,青珠,你再看看,我的手艺是不是很不错啊!”一边说着,拓森居然还像献宝一样的将手中的东西展示出来给青珠看:“你看看,是不是很均匀,各种的薄厚都是一致的,而且我下刀的力度也是很一致的,没有或深或浅的刀口吧!”

青珠的嘴巴微微地动了动,但是却还是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她的眼角里,两行清泪却是流了出来。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早就死掉,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死掉。

何其残忍,何其悲哀啊!

但是对于这一切,拓森根本就没有看到,话说就算是拓森看到了,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心软,身为降头师,他的心早就已经变得比石头还硬,比石头还冷。

“不过光是这样还是不够的!青珠你应该很感谢我,因为我让你的生命充满了价值,让你的身体也都一样充满了价值。”拓森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地再次举起了手中的牛耳尖刀,向着已经不成样子的青珠再次划了下去。

于是很快骨与肉便又再次被分离了出来。

因为青珠之间已经中了降头术了,所以就算是死,她的灵魂也没有办法离开,当血肉尽去,骨头被拓森一块一块地取出来后,青珠的灵魂便呈半透明状显露了出来。

“青珠啊,虽然现在你的肉身已经不在了,但是你的灵魂居然还是这么漂亮,真是我见犹怜啊,放心吧,我一向最喜欢的就是美丽的事物,所以你这么漂亮的灵魂,我也会好好地保留下来的!”拓森说着,便挥刀向着青珠的灵魂斩了下去。

青珠的灵魂一如她的肉身一样,连动弹一下都没有办法,于是青珠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锋利的牛耳尖刀,将她的灵魂残忍地劈成了两半。

魂不入皮,则皮不成皮。

魂不入骨,则骨不成骨。

鼓若要灵,则需灵魂入皮骨!

这三句话便是降头师们,在制作人皮鼓的时候,常念叨的话。

而此时拓森也是念起了这三句话,当最后一个字节从他的嘴里吐出来之后,于是拓森便已经用双手分别抓住了青珠的那两半灵魂用力一推,于是将一半的灵魂融入到了她自己的那张鲜血人皮之内,而另一半的灵魂却是被融入到了她自己的骨头当中。

随意地用水将地上的那些肉泥冲洗掉,然后拓森便打开了一个墙角处的摆放的一个大黑木箱子,箱子一开,于是整个儿地下室里的血腥味儿居然更浓了,此时此刻,如果有人来这里的话,那么他的第一感觉,一定是认为自己来到了屠宰场。

而再看那黑木箱子里面装的居然是满满一箱子人的骨骼,而下面却是八张叠得整整齐齐的人皮。

“嘎,嘎,嘎,终于凑齐了,九张阴女人皮与阴女人骨!”拓森得意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就如同秋风中的乌鸦叫一般难听。

“嘎,嘎,嘎,九层人皮鼓,相信师傅收到之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哈哈,哈哈,我现在都已经迫不急待地想要看到师傅高兴的脸孔了,哈哈,哈哈,师傅一高兴,那么想必对我的奖励就会更多了!”

嘴里自言自语着,可是他的手上却是一点儿都不慢,将那里面保存完好的九副人骨一一取了出来,然后拓森又小心翼翼地将那八张人皮取了出来。

每一张都小心地摊平。

不得不说,这八张人皮,从身体上取下来,时间已经不短了,可是当展开之后,那人皮之上,却依就是如果活生生的美女皮肤一般,闪动着莹莹的珠光,而且用手抚摸上去,依就是滑腻,质润而且弹性十足。

拓森的大手一一抚过九张人皮,他的脸上带出几分痴迷的笑容,就好像现在他抚摸的根本就不是人皮,而是活生生的九个美人儿一般。

“啊,终于可以开始制住了!”好一会儿,拓森才睁开眼睛,然后他的目光便转到了那九副人骨之上。

拓森的十根手指头此时显得非常灵活,他动作迅速地用那些人骨做好了一个鼓架,然后再将一张人皮扯平覆在上面,然后接着又是第二张人皮,如此反复,一直把最后第九张,也就是青珠的人皮覆在上面,这才算是完事儿了。

看着面前的九层人皮鼓,拓森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呵呵,呵呵,终于完工了!九张美女人皮,果然完美,完美啊!”

说着拓森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我现在都能闻到那九个女人的体香味儿,相信师傅也能闻到!”

说着,拓森用两根枯干的手指在那鼓面上,狠狠地一掐,于是一声女子的呼痛声便在地下室内响了起来,而那声音怎么听都是青珠的声音。

“哈哈,哈哈,果然因为有灵魂的融入,所以这鼓也是灵性十足吧,真是不错!”

可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接着他的脸色就起了变化:“真是没有想到啊,我这里居然还有客人来!而且居然也是一个美女,那我这鼓上,要不要再加上一层呢?”

说着,拓森的手掌却是轻轻地抚在了那九层人皮鼓之上:“正好,我可以试试看这九层人皮鼓的威力!”

此时的苏凌正缓步行走着,在她的身前,一只黑色的蜈蚣正静静地向着前面飘动着。

这只蜈蚣正是之前从苏楠的身体里逼出来的那只,虽然已经死了,可是却还是被苏凌进行了一次废物利用,让它带着自己来到了拓森的藏身位置。

“哈哈,哈哈,苏凌小姐,我记得你们z国有句老话叫做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啊!”随着一阵干涩的声音,拓森便缓缓地从地下室的门里走了出来。

拓森眯着自己的一双眼睛看着那只蜈蚣,然后啧啧地赞叹了几句:“真是没有想到,苏凌小姐,居然还可以驱使这只死蜈蚣!”

“这可是你送我的大礼啊,我当然要让它来为我带路,不管怎么说,还是需要好好地谢谢你!”苏凌的脸色冰冷。

“哈哈,哈哈,小事儿一桩,既然苏小姐觉得那糕点好吃,那么自然就是最好了,我这个人啊,没有其他的特点,就是大方,哈哈,哈哈,如果苏凌小姐喜欢吃的话,明天我再让人给你送些如何?”拓森一笑,那双小眼睛便只剩下一条细缝了。

“那么美味的糕点,你自己吃就好了,我可消受不起!”苏凌的声音冰冷。

“哈哈,哈哈,那也好!”拓森想了想道:“苏凌,你本不是md国的人,便不应该插手md国的事情,我不过就是给你一个教训罢了。”

“拓森,对于你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动我身边的人!”苏凌说着,左手的手掌中,黑芒涌动,于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便出现了。

拓森的眼瞳猛地一缩,在这把匕首出现的霎那,他清楚地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煞气自那把匕首上传来。

那煞气庞大的,居然连他都觉得自己的灵魂有些颤抖,这到底是什么匕首,怎么会有这么强的煞气呢?

不过一想到自己刚刚做好的九层人皮鼓,拓森的心里便又是一缓,他可不相信自己的九层人皮鼓还挡不住苏凌的这把匕首。

不过苏凌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与这个拓森说太多的废话,她的身形一动,于是拓森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于是他的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接着他的身形一动,于是堪堪地贴着苏凌手中的匕首的刀锋处闪了开去,但是就算是如此,那锋利的匕首,还是将他的手臂自肩至手腕划出道深可见骨的血淋淋的伤口。

鲜血顺着拓森的手背流了下来,他咬了咬牙,看向苏凌:“苏凌,你居然敢伤我,你居然敢伤我!”

说着,拓森一回身,便将自己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九层人皮鼓拿了出来:“苏凌,我现在就让你好好地知道一下,我拓森可不是好惹的!”

说着,他的脸上掠过一抹残忍之色,然后他高高地举起了手掌,重重地拍在九层人皮鼓上。

“咚!”的一声,响了起来。

苏凌那正向前行的步子生生地止住了,这一声,居然让她的心神都有些被震动到了。

“咚!”接着九层人皮鼓的第二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于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一股黑气自那九层人皮鼓上涌了出来,然后那黑气居然渐渐地分成了九团,接着赫赫然化为了九个身形模糊的女子。

其中有一个女子的脸孔,苏凌还是熟悉的,正是之前出现在吴巴昂顶身边的那个叫做青珠的女子。

“九层人皮鼓!”苏凌的目光一闪。

“哈哈,哈哈,哈哈,苏凌真是没有想到,你还挺有眼光的吗,居然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九层人皮鼓,哈哈,哈哈,那么现在你就来好好地尝尝这九层人皮鼓的厉害吧!”拓森阴笑道,那咧开的大嘴里,露出一口森然的白牙。

“如果你这九个阴女都具备阴元的话,那么这个九层人皮鼓还是有些威力的,可是你这个家伙却是一个好色之人,既然这九个阴女体内的阴元已失,那么倒是没有什么可怕的!”苏凌淡淡地说着,接着她的右手手掌中,无影镜赫赫然地出现了。

随着无影镜的出现,大量的黑气便自那镜内涌了出来,只是呼吸之间,那些黑气便将苏凌的身体团团地包裹住了。

拓森的嘴巴张大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凌拿出来的这个宝贝,其内的阴气居然要比自己的九层人皮鼓更重。

丫的,这个苏凌到底是什么人啊,据他所知,z国内,应该没有这样的人物。

而且先不要说这个镜子里的阴气了,就连刚才那把匕首里所蕴含的冲天的煞气,就不是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可以说,就算是奇门之人,就算是他们掌握着一些在普通人眼里神鬼莫测的能力。

而这些能力当中自然会有些可以操纵煞气与阴气的,但是却也不是说可以无限操纵的,毕竟煞气与阴气根本就是双刃剑,在伤人的同时,可以说也是一种自伤。

而且一旦当煞气可是阴气,达到一定量之后,那么便会噬主的。

可以说,苏凌身上,无论是煞气,还是阴气,都已经不是其他人可以操纵的,而眼前的这个少女居然同时操纵着这两种。

拓森的脸色现在变得很难看。

随着这些阴气的迅速漫延,于是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又这阴气当中响了起来。

无数的鬼魂自那阴气中涌了出来,然后二话不说,便向着九层人皮鼓内阴气所形成的九个人形扑了过去。

苏凌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不得不说那九个女子十分的可怜,可是因为她们的灵魂已经被切断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再进入到轮回当中,也就是说,她们的命运唯有灭亡了。

“苏凌你不能杀我!”拓森的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褪去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满面的苍白:“苏凌你不能杀我,如果你杀了我,那么我师傅一定会追杀你的,无论天涯海角,我师傅都不会放过你的!”

拓森可不想死,那种种活色生香的美好生活他可没有享受够呢。

“我师傅可是t国第一的降头师,哦不,我师傅那可是世界第一的降头师,苏凌虽然你很强,但是你绝对不会是我师傅的对手!”

此时那些鬼魂已经一拥而上,将那九个阴女的灵魂吞得干干净净,现在他们已经将拓森围在了中间,一个个正用着一种绿油油的眼光看向拓森呢,那样子就好像是一群已经被饿得快要疯掉的饿狼一般。

“拓森,你错就错在不应该对我在乎的人出手,敢动我在乎的人,那么你就死吧!”随着苏凌口中最后一个字眼儿落了下来,于是那些鬼魂们便直接就将拓森扑倒了。

苏凌看着款款站在一边的无影,心里越发地觉得,自己之前将这些大大小小的鬼魂们都送入到无影镜里,这个决定真的是太对了,现在这些鬼魂们,使起来更顺手了。

“主人,那个九层人皮鼓要怎么处理?”无影这个时候却是开口问道。

屠龙的身形也出现在了苏凌的身边:“主人,那个东西也可以算是一个宝贝!”

“不要!”苏凌很果断地说着,然后抬手一指,于是一点绿芒,便射到了九层人皮鼓上,接着绿色的火焰便将那九层人皮鼓吞没了。

德钦家族里,所有的房间灯光都是大亮着。

德钦丹仁坐在大厅里,他的身边正是桑巴与图伦,而在他的对面,坐着人赫赫然正是德钦老爷子。

此时老爷子正一脸的怒气:“德钦丹仁,我告诉你,就算是你现在是我唯一的孙子,可是只要我还在一天,那么德钦家族我就是家主!”

“爷爷,现在兵权可是在我的手里!”德钦丹仁对老爷子提醒着。

“哼,兵权算得了什么!”德钦老爷子的脸色不变:“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已经被下了降头了!”

德钦丹仁的脸色不变:“爷爷,这个玩笑不好笑!”

“哈哈,哈哈,怎么,小子你在怀疑我吗,哼,我早就知道我的三个孙子里,就属你最滑头了,最不好控制,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你们身体里早就已经有降头了,只是一直都没有唤醒罢了,不过昨天降头已经被唤醒了!”德钦老爷子得意地道,哼,这就叫做姜还是老的辣:“还有那个叫做什么苏凌的女人,她不是一直都帮着你吗,桑巴已经给她送去了一份糕点,当然了,那里都是降头!”

桑巴的脸色变了,话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干过这种事情。

“丹仁少爷,我没有,我没有做过!”桑巴忙解释着。

“哼,那个时候你的意识完全是由降头催动的,你当然不知道了!”德钦老爷子又道。

“你想要怎么样?”德钦丹仁冷冷地问道:“这个降头应该是你让那个拓森下的吧,爷爷,不管我们家族里的人怎么争都好,这都是德钦家族内部的事情,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将让拓森进来!”

“哼,我还没有达到需要你来教训的地步!”德钦老爷子冷声道。

“爷爷,德钦家族的祖训,就是不可以引入外人!”德钦丹仁的脸色依就是十分的平静,虽然他的心底里现在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中了降头,那么会有什么样的可怕后果,他还是很清楚的,但是他却知道,现在容不得他的心底里有半点的怯意:“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拓森既然给我们大家都下了降头,那么他应该也不会放过你的,如此他便可以控制整个儿德钦家族了!”

“不会的,拓森不会给我下降头的!”德钦老爷子摇头道:“他绝对不会的,而且我可是给了找到了三个阴女,才算付够了报酬!”

“很遗憾,德钦老爷子你的身体里一样有降头!”一个淡漠的声音这个时候从德钦老爷子的身后响了起来。

“苏凌小姐!”德钦丹仁的眼睛的一亮。

“你是苏凌,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你……”德钦老爷子的脸色大变。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因为在你的认知里,我现在应该已经中了降头了!”苏凌冷冷地笑着,左手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匕首。

“很遗憾,让你失望了!”苏凌的声音寒冷如冰:“德钦老头儿,我苏凌最恨的事情就是有人动我身边的亲人,很不巧,你正好犯了,那么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吧!”

话音还没有落下呢,苏凌的身子只是一闪,众人一个个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呢,苏凌手中的匕首便已经刺入到了德钦老爷子的胸口中,正中心脏。

德钦老爷子此时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明明算计得好好的,怎么这个苏凌居然没有中降头呢,而且不但没有中降头,竟然还跑到了德钦家族来了。

老爷子的身子摇晃了一下,终于缓缓地倒下去了,他一直都认为他才是那个机关算尽,算无遗漏的人,但是却没有想到,一步错,便步步错,而且居然将自己的这条老命也生生地算计掉了。

苏凌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德钦老头的尸体,她转过脸看向德钦丹仁。

“苏小姐,这件事情,我代表德钦家族对您说声报歉,但是这件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说到这里德钦丹仁的脸上已经完全都是苦笑了,如果知道的话,他也不会中了降头术了。

苏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苏凌小姐只要你可以解掉我们身体里的降头,那么我可以保证你的翡翠矿脉的安全!”

可是苏凌却没有说话。

德钦丹仁想了想又继续道:“这样,苏凌小姐,我再给你五座优质的翡翠矿脉!”德钦丹仁嘴里是这么说着,但是心底里却是在滴血啊,翡翠矿脉,每一条都是无价之宝啊,就这样现在自己居然又生生地给出去五处,这不亚于从他的身上又割下去五块肉。

“成交!”苏凌点了点头。

于是当签完了五条翡翠矿脉的转让合同之后,苏凌这才用银针帮他们把体内的降头拔出来,当然了,德钦丹仁,桑巴,图伦三个人都是体验了一下,之前苏楠的那种痛苦的感觉。

现在苏凌计算了一下,不得不说,这一次的md之行,她的收获真心不错,居然一下子将三十座翡翠矿脉收入囊中。

接下来的日子,虽然赌石大会已经结束了,可是苏凌的忙碌却并没有结束,苏楠为她在国内找到了一个经营翡翠的行家叫做王柏的,而且苏楠也对苏凌说了,这个人绝对信得过。

而苏凌也拿到了之前德钦问马所说的那件东西,居然是一块五龙令,正中间是一条金龙,而周围却是四条体型颇小的黑龙。

当叱龙,叱虎,咸宁,还有巴林四个人看到苏凌手中的五龙令时,四个人同时沉默了下来。

好一会儿之后,咸宁率先开口了:“我们知道德钦问马死的消息了,却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将我们都交给了你,呵呵,不过倒是挺符合他的性子的!”

巴林这个时候也点了点头:“不过虽然说他把我们交给你了,但是你会不会再继续用我们,给个明话就行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事情,我们很清楚!”

一边的叱虎却是将自己手中早就整理好的,二十座翡翠矿脉的资料放在了苏凌的面前:“这就是那二十座翡翠矿所有资料了,现在都是你的了!”

叱龙一直都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双臂抱在胸前,一双眼睛带着十足的审视看着苏凌。

“我听德钦问马说过,叱虎管理是二十座翡翠矿,叱龙管理着他的情报系统,而咸宁与巴林两个人都是商业奇才,我相信他的判断!”

“喂,苏凌,你可别忘记了,你们可是仇人啊!说不定他还真的骗了你呢?”叱虎这个时候插嘴道。

苏凌的目光刚刚转到叱虎的身上,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咸宁与巴林两个人同时动了起来,他们两个分别从左右同时向着苏凌攻击过来。

拳未致,拳风先到,苏凌的长发已经被拳风吹了起来。

“得手了!”咸宁与巴林两个人的拳头此时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苏凌的发丝触感了,于是他们两个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笑意,但是就在下一秒的时候,苏凌居然从他们的面前消失了。

“人呢?”两个人同时惊呼了一声,但是他们两个人现在却已经收势不住了,于是咸宁的拳头重重地轰到了巴林的脸上,而巴林的拳头却是直接填倒了咸宁的眼窝里。

“哎呀,哎呀!”两声惨呼声同时响了起来。

接着叱虎也动了,他清楚地看到,就在刚才千钧一发的时候,苏凌只做了一个动作,就是矮下了身子。

叱虎此时只是从正面向着苏凌扑了过来,一双大手向着她的面门就抓了过来,这一下子可是被抓住了,那么只怕苏凌日后就得去整容了。

而与此同时一直不言不语的叱龙也动了,他的身子闪到了苏凌的身后,然后一把小巧的手枪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掌心,那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指向了苏凌的后脑:“苏小姐,一切都结束了!”

“呵呵,谁说的?”苏凌的声音响了起来。

接着叱龙便吃惊地发现,就在刚才电光火石之间苏凌居然已经擒住了叱虎,而现在她整个都被叱虎那壮硕的身子挡得严严实实的,也就是说现在他拿枪指着的人不是苏凌,而是自己的兄弟。

“叱龙,你现在可以开枪了!”苏凌笑眯眯地道。

叱龙摇了摇头,然后一笑:“苏小姐,刚才只是我们四个人开的一个小玩笑罢了,这枪里,没有子弹!”一边说着,叱龙一边主动将弹夹退了出来,果然里面一颗子弹都没有。

苏凌一笑,随手放开了叱虎的手臂。

“苏凌小姐,我服了,明明就是我攻击你的,可是你是怎么就把我制住的,我没有看清楚!”叱虎的脸上洋溢着兴奋之意:“苏凌小姐,咱们再来一次怎么样?”

咸宁与巴林两个人一个捂着脸,一个捂着眼睛,在那里对视着,疼啊。

“完了,完了,这下子好了,已经没脸见人了!”巴林现在很明白自己只怕变成独眼熊猫妆了:“我说咸宁,你小子下手也太狠了,我的眼睛啊,一定充血了,嗯,现在很疼,说不定会失明的,咸宁我告诉你,你必须要赔我一个眼睛才行。”

咸宁也不甘示弱地叫着:“我的后槽牙都已经被你打断了,你知道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又没有吐出来给我看!”巴林立马叫了起来。

“擦,你知道不知道,男人就应该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

“咽到肚子的不算!”

“好了,都少说两句吧!”叱龙的声音响了起来,于是其他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巴。

叱龙淡淡地扫了一眼自己的这三个兄弟,看到他们三个人都对着轻轻点了点头后,于是叱龙那一直保持着面瘫的脸上,很难得地露出了几抹笑容,而这个时候叱虎,咸宁,巴林三个人也来到了他的身边,四个人并肩而立,面对着苏凌态度恭恭敬敬地道:“苏凌小姐,好身手,我们服了!”

“那你们可愿意继续留下来帮我打理三十处翡翠矿?”苏凌拍了拍手,又坐回到沙发里。

“三十座?”巴林叫了一声:“不是二十座嘛!”

“这里还有十座!”苏凌说着又拿出几份合同。

“我看看,我看看!”咸宁与巴林两个人立马从苏凌的手中拿过合同,翻看了一遍。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一个脸也不疼了,那个眼睛也不疼了。

“苏小姐,这十座也是富矿啊!”咸宁眨巴着眼睛:“你真的放心将这三处翡翠矿都交给我们管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德钦问马可以相信你们,我苏凌也一样相信你们!当然了,前提就是你们愿意跟着我!”苏凌的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我可以保证一点,只要你们够忠心,那么我苏凌也绝对不会亏待你们。”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了!”四个人齐齐地回答道。

于是德钦问马的手下的四员大将便彻底地归苏凌所有了。

当然了,至于信任方面,还需要再看以后他们四个人会如何做。

不过苏凌却不担心,以她的手段,如果有人敢背叛她的话,那么一定可以让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至于王柏,却是也被苏凌留在了md国,所有md方向的事情,便由他们五个人共同协商解决。

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毕之后,苏凌,苏楠,西米,西露四个人就上了回程的飞机。

这一次的md之行,苏楠也是颇为满意,在离开的时候,苏凌又让他去那三十座翡翠矿里,选了足够多的翡翠原石。

当然了,苏凌自己也装回来许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