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87】,赤蝎组织,七彩灵液

这一次苏凌倒是没有开车,而是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德钦丹仁。

对于巴鲁吉巴医院,德钦丹仁那可是再熟悉不过了,所以他倒是驱车很快来到了巴鲁吉巴医院。

西米,西露两个小家伙才一来到放射科,那里的医生,护士们一个个都有些惊讶:“小西米,今天不是你妹妹做治疗的时间啊?怎么今天就来了?”

“请问西露得的是什么病啊?”这个时候德钦丹仁长腿一迈便走了过。

那个护士看着德钦丹仁,眼底里却是浮起了一抹诧异之色,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她敢肯定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很眼熟,你说说这能不眼熟吗,天天电视里,报纸里都能看到的人物。

“哦,西露得的是白血病!”护士忙开口道。

“那现在再帮她做一个检查吧!”德钦丹仁沉声道:“还有把西露的所有病例都拿给我!”

护士:“这位先生,我们医院的病例是不能随随便便地拿给别人看的!”

“丹仁少爷,不好意思,这个护士是新来的,所以不认得你!”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医生看到这一幕,于是便忙一脸堆笑地走了过来。

小护士听到丹仁少爷这四个字,当下那双眼睛便猛地一亮,怪不得她就说看着这个男人各种眼熟呢,原来他就是德钦家族的丹仁少爷啊。

不过这个时候医生看了看站在德钦丹仁身边的西米与西露,眼底里的诧异之色却是更重了,要知道他们还是很了解西米与西露这对兄妹两个的孩子的,他们两个是居住在贫民区,无父无母的两个孤儿罢了,而且因为他们两个身世可怜,所以对于西露的治疗费用,医院还做了一定程度上的减免呢。

可是却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的两个孩子,居然会得到德钦家族的丹仁少爷的亲自查问,难道说这两个孩子与丹仁少爷扯上关系了不成?

不得不说,一时之间,这位医生的脑子里,倒是浮想连篇了起来。

“丹仁少爷,要不我现在就带您去西露的主治医生那里!”这位医生立马回过神来。

“好,另外快点再为西露做一次全面的体检看一下她的病是不是已经完全好了!”德钦丹仁立马道。

“……”医生微怔,要知道白血病,不换骨髓的话,那么怎么可能会活下来呢,但是现在这话既然是德钦丹仁少爷吩咐下来的,那么他便没有任何权利说拒绝,当下他连连点头:“是,我现在就为西露做检查!”

于是这位医生倒是立马安排刚才的那个小护士带着德钦丹仁去西露的主治医生那边,而他自己却是为西露做全面的检查。

苏凌与苏楠并没有一起跟上来,苏凌对于自己的医术那可是有着十足的信息,而苏楠呢,则是对自己的妹妹有着十足的信心,所以这对兄妹倒是在这个时候去为西米与西露买几套换洗的衣服,毕竟那两个孩子身上的衣服都不能再穿了。

因为有德钦丹仁亲自出马,所以西露那边的全面身体检查也是极快的。

此时坐在西露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德钦丹仁开口问道:“那么按照你刚才所说的,如果不给西露换骨髓的话,那么她根本就没有好的可能,是吗?”

“是的,丹仁少爷!”那位西露的主治医生,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却是看到,之前那个为西露重新做检查的医生,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还有西米与西露两个人走了进来:“西露很健康,她的病已经好了!”

“……”中年男大夫不由得怔住了,他噌地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着对方:“不可能的!”

自己刚刚才对德钦丹仁少爷说完,西露的病如果不进行骨髓移植是根本好不了的,可是这个家伙居然一进来就是西露的病好了,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你看看这些化验单!”这位医生将手中那厚厚的一叠化验单塞到了对方的手里。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那个中年男医生,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脸色却是明明灭灭,变化莫测,没错按着这些化验单上的数据显示,西露的病是真的好了,而且好得很彻底。

“那,那,也就是说,我们的治疗方案还是很成功的!”中年男医生立马就意识到了,自己治好了一个白血病患者,自己居然无意中攻克了这个医学界的难题,心念一转动之间,于是这位中年男医生的脸上便露出了兴奋之色,当他再扭头看向西露的时候,却只觉得西露根本就是一个足以让自己功成名就的金山!

但是这个时候德钦丹仁却站了起来,同时他的声音也打破了这位中年男医生的美梦:“这与你无关,这是另一个人的功劳!”

说着德钦丹仁便看向西米与西露,不得不说现在这两个孩子在听到西露没事儿的时候,也是一脸的开心。

“好了,我们走吧,你们的姐姐想必也买好东西了!”

“嗯!”西米与西露乖巧地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自这一刻开始,无论是西米还是西露这两个孩子都可以去苏凌做任何事情,哪怕是让他们去死,这两个孩子也不会有任何犹豫的。

果然当他们出来的时候,苏凌与苏楠两个人正提着大包小包,站在车前等着呢。

“姐姐,我好了,我好了,我已经完全好了!”西露张开自己的小手扑向苏凌,但是就在她即将要扑到苏凌怀里的那一刻,她却生生地停住了:“姐姐,我,我身上脏!”

“你啊!”苏凌倒是不以为意,张开怀抱,便将小西露拥入到了怀里。

西米在一边吸了吸鼻子,止住自己那已经开始在眼圈里打晃的泪水,然后对着苏凌深深地鞠了一躬:“姐姐,虽然以后我与妹妹都会叫你姐姐,但是在我们的心里,你就是我们的主人!以后没有外人的情况我和妹妹就会称呼您为主人!”

而这个时候西露也从苏凌的怀里退了出来,然后又继续退了几步,退到西米的身边,然后也学着自己哥哥的样子,对着苏凌施礼:“姐姐主人!”

“好了,难道你们两个不饿吗,我可是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苏凌笑眯眯地说道,只要这对兄妹归心,那么叫不叫自己主人,她倒是都没有关系,可是这对兄妹却还真的是很聪明。

“今天我来做东,我请你们去我名下的酒楼好好吃一顿!”德钦丹仁立马道,现在对于苏凌的医术他已经了一些见识了,所以他已经决定了,不但要与苏凌交好,而且还要与苏凌合作,至于那三个翡翠矿的事情,他要回去和爷爷商量一下,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在心底里已经是答应了。

可以与这么一位神医交好,那么其价值绝对要比三座翡翠矿更大。

而且德钦丹仁也暗暗决定了,这三座翡翠矿还绝对不能用贫矿糊弄苏凌。

毕竟谁能保证自己这辈子不生病的,但是如果与这么一位神医交好,那么便等于为自己的生命做了一个保障,这个价值绝对要比三个翡翠矿更高。

若干年后,当德钦丹仁回忆起这一天的时候,他说这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德钦丹仁名下的酒楼叫做:拉德满都大酒楼,其内装修极为豪华,而且是集餐饮,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大酒楼,并且这一次德钦丹仁还热情地发出了邀请,请苏凌,苏楠带着西米,西露换住在这里来,而且说着,居然就直接吩咐将顶级套房留给苏凌,要知道那顶级套房,可是德钦丹仁专门为他们德钦家族的贵宾打造的,想要入住则必须要德钦丹仁的首肯,而其内光卧室就有四间,所以不得不说,倒是正适合苏凌四个人住。

“好!”苏凌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

于是德钦丹仁的脸上立马就绽开了笑容,当下他又吩咐人去帮苏凌与苏楠取回之前香格里拉酒店里的东西,还有办理退房手续。

席间,德钦丹仁再次提出请苏凌为自己爷爷德钦马拿治病的事情。

“丹仁少爷,这事儿我之前就已经说了,现在我再说一遍,只要德钦家族可以支付给我满意的诊金,那么巴拿老爷子的病,就交给我了!”

“三个翡翠矿的事情,就交给我,就算是爷爷不同意,我也会把我名下的三个翡翠矿过户给苏凌小姐的!”

“呵呵,那好!”苏凌一笑,点了点头,对于德钦丹仁答应得这么痛快,苏凌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

“苏凌小姐,我希望可以与苏凌小姐合作!”这个时候德钦丹仁又压低了几分声音。

“哦?”苏凌挑了挑眉毛:“说来听听!”

“既然苏凌小姐想要翡翠矿,那么就需要管理与开采,但是说实话我们md国,对于外国人开采我们的翡翠矿,民众们可是不太友好的,而这就需要苏凌小姐在md国境内有支持的势力,而德钦家族就是最好的选择!”

“丹仁少爷说得倒是不错,但是如果真的要谈合作的话,我觉得我应该去与你的爷爷得钦巴拿来谈,而不是与你!”苏凌早就已经看出来德钦丹仁的心思了,可是她是绝对不会开口说出来的,这个时候谁先开口,那么谁就落到了下风。

“现在我爷爷已经有了退位的打算,而现在外人只知道,我们德钦家族有两个继承人,一个是我,一个就是我弟弟德钦奥多,但是经过昨天的事情,德钦奥多已经注定了不会成为继承人的!”

“如此说来,那你对于这个位置不是已经十拿九稳了吗?”苏楠这个时候开口了。

“当然不是了!”德钦丹仁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爷爷还有一个私生子,自从我爸爸去逝之后,那么私生子对于爷爷的位置就已经是虎视眈眈了,可是他的身体一直不好,而且一直也没有回归德钦家族,所以这儿对于他来说始终都是一个愿望罢了,但是他却也有着一个儿子,叫做德钦问马,而且这个问马也很得我爷爷的欢心。”

“所以虽然表面上,似乎我才是爷爷中意的继承人,但是我知道爷爷真正是想要让德钦问马回归德钦家族,然后将家主的位置交给他,而那样一来,我与奥多两个人只怕除了一死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命运了!”

“这件事情,德钦奥多应该不知道吧?”苏凌问道。

“是,他不知道!”德钦丹仁苦笑着说:“他一直都想要除掉我而后快,他觉得只要我死了,那么他就会是注定的德钦家族的家主!”

“这件事情,我需要想一想,三天后给你答复!”苏凌想了想道。

“好的!”德钦丹仁也没有强求,因为他明白只要苏凌答应考虑一下,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最起码他已经成功一半了。

而至于另一半就要交给老天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德钦丹仁的手机响了,电话正是之前派到去香格里拉帮苏凌与苏楠取东西和退房的人打来的。

“怎么了?”德钦丹仁问道。

“丹仁少爷,我们按您的吩咐来取东西,可是那两个房间里却埋伏着人,兄弟进去一时不查,伤亡了七八个!”

“……”德钦丹仁的脸色阴沉:“抓到了吗?”

“没有抓到活的,他们都已经死了,只是在他们的脖子有着一个红色蝎子的纹身!”

“好,我知道了!”德钦丹仁挂断了手机,然后看着苏凌与苏楠道:“两位是不是招惹到了赤蝎组织!”

“赤蝎?”对于这个名字苏凌却是第一次听说,很陌生。

苏楠倒是一挑蛋:“世界上最大的杀手组织,看来这次md之行,我们兄妹两个人还当真是招惹了大人物了!”

一句话让德钦丹仁悚然一惊,当下他抬头看向苏楠,于是两个男人的视线便在空中交错了起来。

“苏先生你的意思是说……”

“很简单,这事儿我想还不需要我来挑得太明白了,我们兄弟到了md国招惹的人无非就是两个人,而这两个人,你应该很清楚!”苏楠说着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德钦丹仁你可以回去查一下,今天这事儿,一定与那两个人有关!”

于是因为这件事情的打扰,所以这顿饭的后半段,德钦丹仁吃得倒是颇为有些心不在焉的,但是苏楠,苏凌,还有西米,西露四个人吃得却是十分尽兴。

将四个人送回到套房里,然后德钦丹仁便匆匆告辞了。

西米,西露各自选了一个房间,然后就直接冲到各自房间里的浴室中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接着两兄妹换上苏凌为他们准备好的衣服这才走了出来。

不得不说,脏兮兮的两个人洗干净之后,倒是让人眼前一亮,虽然两兄妹的皮肤都微微有些黑,但是长得却都是大眼睛,长睫毛,很是可爱。

“西米,我问你,之前你给我的那些原石是从哪里得到的?”几个人谈笑了几句,然后苏凌问道。

“主人!”西米立马道。

“……”苏凌按了按额头,刚想要说什么,西露也开口了:“主人,您放心如果有外人在,那么我与哥哥称呼你为姐姐,但是如果没有外人在,那么我们就会叫你主人,请您不要拒绝!”

好吧,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来了,苏凌也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拒绝了。

“主人我可以带你去那里,既然那些坏人也想要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我想那里一定还会有些很好的原石!”西米紧紧地握着小拳头道。

“嗯,嗯,好东西必须是主人的!”西露立马点头道。

“好,等到天黑之后,哥,你与西露两个人留在房间里,我带着西米去就可以了!”苏凌一向是一个很果断的人。

“好,你们一切小心!”苏楠当然也知道自家妹妹的本事儿。

于是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苏凌对着西米一招手:“过来吧,我们走!”

西米看着站在窗户附近的苏凌倒是有些想不明白了,不是应该从门走的吗,为毛要站在窗户外啊,难不成要跳下去嘛,可是他们现在住的可是二十八楼啊。

但是心里虽然很奇怪,不过西米还是足到了苏凌的身边。

当下苏凌一把就握住了西米的手腕,然后一抬脚便向着那窗户走去。

“啊!”西米只觉得自己的脚下一空,不由得叫出了声音,但是很快他的嘴巴就闭上了,因为此时此刻他居然发现,自己竟然站在虚空中,脚下可以看到的就是那明亮的街景,只是那穿流不息的车辆,此时看起来就好是一只一只的小甲虫一般。

“主人……”西米惊骇地看着自己的主人,于是脑海里再次浮现出来,自己与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相识之后的一幕幕。

这个根本就没有比自己大多少的女子,先是轻轻巧巧在极为不利的条件下居然赢了md国的翡翠王吴巴昂顶。

而当自己与妹妹情况危机的时候,这个女子居然就那么踩着一席雨雾出现在了他们的小破屋里,然后轻描淡写之间便杀了一个大汉。

而现在这个女子竟然又带着自己在半空中飞行,这不是只有神仙才可以做到的事情吗,难道说主人是神仙不成?

再说房间里的苏楠看到自己的妹妹居然以这么一种方式离开了,虽然也有些愕然,但是很快就释然了,毕竟拥有着苏家血脉人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人呢?

而西露却是觉得自己的脑子当真有些不够用了。

按着西米指引的方向,很快苏凌便来到了一座荒山之上,不得不说,这里距离之前西米居住的地方不算近,单是靠步行的话没有四个小时绝对走不到这里,唉,这个孩子,居然能早早是拣完原石,然后再巴巴地背到赌石会场上去,只怕一天里他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主人,你看就是那个大坑,我就是在那里拣到的原石!”居高临下西米指着一个黑乎乎的地方道。

“嗯,我们下去!”苏凌说着,脚步轻轻向下一踏,于是在下一秒的时候,西米便发现自己的脚掌已经踏在了坚实的地面上。

“西米,你在上面等我,我一个人下去看看~”苏凌交待了一句,然后身形一飘,整个儿人便已经跳了下去。

本来西米想说他和主人一起下去,但是看着苏凌的背影,西米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又重新吞了回去,不得不承诺如果他也下去,那么说不定会拖慢主人的脚步。

跳下之后,苏凌这才发现,这个大坑虽然很深,但是其内居然还向着侧面纵深了不少。

虽然坑内很黑,但是这却一点也不会影响到苏凌的视野,苏凌裙摆一动,便向着那纵深之处走去,当然了,路上只要感觉到原石,当下苏凌不论品质如何统统收入到了九重浮屠之内。

本来一块两块的话,九重浮屠也就认了,可是随着苏凌越往里面走,发现的原石也就越多,所以九重浮屠最后都不得不抗议了。

不得不说,九重浮屠传达给苏凌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主人你用我装极品的翡翠我还可以接受,但是你总不能什么破烂都给送进来吧。

不过苏凌只是一句话,便让九重浮屠没脾气了,那就是:“余下的八宝你想不想要了!”

好吧,九重浮屠默然了,他承认他不能不要,于是就只能苦叉地闭嘴了,话说自己可是尝尝的神器啊,历来的主人一个个都是捧着他,爱护着他,说起来这个苏凌还是他第一次遇到一个不但什么东西都塞给他,而且还危胁他的主人。

感觉到体内的九重浮屠不再抗议了,于是苏凌便又动作十分轻快地继续向里面走去。

一直走到尽头,苏凌看着那坚硬的石壁,心底里却是生出了一个感觉,那就是击碎它。

而这个时候九重浮屠却也在苏凌的身体里跳腾了起来,而且他的意思也很明显,那就是过去,过去……

“唉,好吧!”苏凌一边叹气,一边卷起了衣袖,然后后退了几步,接着她的目光一凝,右拳紧握,同时将全身的劲气全都输入到了自己的右拳当中,而这个时候苏凌居然也感觉到那一直混吃混喝装死的九重浮屠居然也难得积极了一次,竟然将九重浮屠内的灵力也向着自己的右拳输入着。

感觉着自己的右拳已经达到极限之后,苏凌清喝出声,然后脚步向前猛地一踏,接着右拳也跟着向前击出。

还好现在苏凌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在,如果有别人在的话,那么就会看到,此时苏凌的右拳上居然已经出现了一层厚厚的空气浪,接着随着那拳头击穿空气而响起来的破风之声,重重地轰在了石壁之上。

于是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接着随着大地的一阵晃动,那石壁便已经轰然崩塌。

“天呐,好美!”不过苏凌现在却是已经被那石壁后的景象给深深地震惊了。

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却是一个足足有一百来平米的七彩湖。

没错就是一个七彩湖,那湖水正不断地闪动着七彩的光芒,而且在那湖面上,还有着不少的七彩莲花。

“这是什么?!”苏凌蹲下身子,就想要掬起一把七彩湖水看看,因为她可以从那湖水中感觉到一股纯粹而磅礴的灵力波动。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苏凌体内的九重浮屠居然不经苏凌召唤便主动飞了出来,可以感觉到这货现在很兴奋,他居然先围着七彩湖飞了一圈,然后居然“叭嗒”一声,九重浮屠之上的第一层塔门居然打开了,然后一股吸力便自其内爆发而出。

于是这七彩湖水还有那些七彩莲花便向着九重浮屠第一层涌去。

苏凌没有理会九重浮屠的举动,而是将手伸到了七彩湖内,当下她的脸上不由得就是一喜,因为那湖水居然立马就化为灵力钻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这居然是七彩灵液!

苏凌的心底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种天材地宝可是天生地养之物,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是这一次居然让自己遇到了,那么就让九重浮屠吸个够吧,反正到了九重浮屠里,也都是她的。

九重浮屠还真是给力,居然生生地将这里所有的七彩灵液都吸得干干净净。

而在这七彩灵液的下面苏凌看到的居然是一块又一块,个头很大,但是还没有石皮的极品翡翠。

福禄寿喜,七彩霓虹,紫色星辰,水玉冰魄,暗夜焰火,黑精灵,幽瞳……

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苏凌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眼睛已经有些不够用了。

“九重,把这些都吸进去!”苏凌这个时候对那还在半空中的九重浮屠道。

“嗡!”九重浮屠震动了一下,似乎在抒发一下他对于苏凌这个主人的不满,但是却还是不情不愿地将那些极品翡翠一一吸入其中。

而这个时候苏凌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西米拣来的原石中出现极品翡翠的机率会很大,就是因为这七彩灵湖的存在,这里的灵液已经不知道存在有多少年了,总会有一渗到外面,然后经过一段时间便形成了一块极品原石。

终于确定自己再无所遗漏了,于是苏凌这才心满意足地将九重浮屠召回体内,然后便转身向着那坑外走去。

返回的一路上,苏凌倒是又随手拣了几块原石,大块的她都又丢到了九重浮屠之内,而她的手上现在只拿着四块拳头大小的小原石。

“主人,主人,你终于回来了!”苏凌才上到一半,便看到西米正一脸担心地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当看到自己时,西米的眼底那可是掩不住的开心。

“让你担心了!”苏凌一笑,然后一把就抓住了西米的手腕:“走,我们回去,想必我哥与西露也着急了!”

于是两个人再次踏空而行。

回到酒店里,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五点了,只是外面还在不这地下着雨,所以天色看起来依就是黑蒙蒙的一片。

“你们两个快点休息一下吧!”苏楠看到两个人回来了,只是淡淡地说一一句。

但是苏凌却是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三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西露也是开心地冲过去抱住自己的哥哥。

当西米与西露两个人回到他们各自的房间后,苏凌却是一抬手就将自己手中的三块原石抛给了苏楠:“三哥,这是给你的!”

“原石!”苏楠的目光在那三个物体上一停,当下立马手忙脚乱地接住三块原石,他可是很清楚,自己妹妹出手,那么这三块原石必是极品翡翠。

可是这个丫头,居然敢这么用抛的,这要是万一掉在地上,那不就损失大了。

“这是什么翡翠啊?”苏楠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在三块原石敲了敲。

“哦,福禄寿,福禄寿喜,还有一块是血翡!”苏凌淡淡地道。

“……”于是苏凌立马就不淡定了:“小凌,你,你说得都是真的?”

“当然了,难道你不相信我的眼光?”苏凌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苏楠对于自家妹妹的眼光可是有着长足的信心,但是看着自己手中的那三块原石,他还是吞了吞口水,又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小凌,你是说这三块都给我?”

“当然了,如果三哥不想要的话,那就还我吧!”苏凌说着伸手就要拿。

“不,不,不,给我了就是我的,哪有妹妹给完哥哥东西的还往回要的!”

苏楠立马就紧紧地将那块原石抱在怀里,生怕苏凌会抢。

“呵呵!”苏凌一笑,收回手,继续吃着那个大苹果。

“嗯,我想想啊,福禄寿喜给爷爷刻一个腰饰,然后这个血翡的话,应该足够给咱们五个人雕一个挂饰的,至于福禄寿还有余下的福禄寿喜就给爸和叔叔雕个东西!”

“三哥,你不用那么麻烦,给家里的人东西我来准备就行了,这三块翡翠你只管卖就好了!”苏凌说着又咬了一口苹果!

“真的?!”苏楠的眼睛亮了:“也有我的?!”

“嗯!”苏凌看了一眼苏楠,话说这个三哥还真是活脱脱一个商人。

“嗯,我要那块暗夜焰火雕的挂饰!”苏楠眨巴了一下眼睛,立马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行,除了暗夜焰火,其他的都行!”苏凌想都没有想一下就一口拒绝了,因为暗夜焰火她觉得最适合那个人了,而她却不会让那个人与别人戴一样的翡翠。

“呃,那就紫色星空吧!”还别说苏楠倒是很好说话,立马就换了。

“嗯,这个行,你,大哥,二哥,你们三个就都脸紫色星空吧,我看小阳倒是很适合油蛋黄!”苏凌的心底里已经有所决定了。

“嗯,嗯!”苏楠笑眯眯地抚摸着自己手中的三块极品原石,心里却是在算计着,到时候每一块要卖多少钱。

待到八点的时候,德钦丹仁便来了,而这一次他的身边居然还带着一个男子。

男子的面貌普通,如果走在街上倒是绝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那双眼睛却是精亮而有神。

“这位是我的助手,叫做桑巴,昨天的事情他已经查清楚了!”德钦丹仁说着便看向桑巴。

于是桑巴便直接就开口了:“关于昨天赤蝎组织的人进入到了两位在香格里拉酒店的房间里进行暗杀,我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正是翡翠王吴巴昂顶大师的人与他们进入联系的,而且这一次吴巴昂顶大师出手极为阔绰,他为两位的脑袋开出了三千万的高价!当然了,他的要求就是要找到苏凌小姐之前开出来的那几块极品翡翠!”

“吴巴昂顶?!”苏凌淡淡地笑着,她优雅地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吴巴昂顶?!”苏楠的眼睛眯了起来。

至于西米与西露这兄妹两个人却是安静地站在苏凌身后。

“只有吴巴昂顶吗,其他人就没有参与吗?”苏凌淡淡地问道。

桑巴微怔,继而苦笑了一下,看向德钦丹仁。

德钦丹仁也是一样苦笑,但是他还是不得不开口说到:“其中的一千万是奥多拿出来的!”

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德钦丹仁又道:“这件事情,我爷爷已经知道了,所以爷爷同意用三个翡翠矿来支付这一次的诊金,但是他却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请苏凌小姐饶奥多这一次,爷爷说奥多从小被他宠坏了!”

“德钦丹仁,那三个翡翠矿的价格可是你爷爷的腿,还有你的命,其中并不包括德钦奥多的命,要不这样吧,你回去你和爷爷商量一下,你的命,奥多的命,还有你爷爷的腿三样舍掉一样吧!”苏凌说着,目光又闪了闪,落到德钦丹仁手上的那些文件夹上:“那应该就是那三个翡翠矿的转让协议吧。”

“是的!”德钦丹仁点了点头,然后将文件夹推到了苏凌的面前,本来依着德钦巴拿的意思,那就是必须要等苏凌答应不再追究奥多的行为之后,再交给苏凌的。

苏凌一边翻看着那份合同一边问道:“德钦丹仁,为什么你爷爷一定要留下奥多的命呢?他应该知道,只要有奥多在,那么德钦家族就不会风平浪静的!”

德钦丹仁听到了这话,眼底里浮起了一抹厉色,他当然明白自己爷爷的意思,得钦巴拿无疑就是要用德钦奥多来牵制住自己,然后让他们两兄弟之间拼上一个两败俱伤,到时候德钦问马便可以在一个适当的时间里雄起了。

说白了,就是德钦巴拿在为德钦问马铺路罢了。

“如果苏小姐是我的话,那么现在会怎么做呢?”德钦丹仁看向苏凌问道。

“你与你的助手早就已经有了主意了,又何必来问我呢!”一边说着,苏凌一边拿起笔,在那三份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于是从现在开始,那三处翡翠矿,便已经成为苏凌个人所有之物了。

德钦丹仁的心头不由得微微一疼,要知道这三个矿区,那可都是富矿啊,就算是他也是很肉疼,而且这还是自己在爷爷的面前磨了半天嘴皮子,为苏凌说了半天好话,爷爷才勉强答应的。

不过一想到自家爷爷之所以留下这么多的翡翠富矿,其实不过是都是为了留给德钦问马的,于是德钦丹仁便又释然。

于是德钦奥多在闲来无事在德钦家族的后花园里坐着喝茶的时候,却是无意中听到两个仆人一边走一边低声道:“你知道吗,其实家主大人还有一个孙子呢?”

“怎么会呢,家主大人的孙子不是只有丹仁少爷还有奥多少爷吗?”

听到了这话,德钦奥多的的耳朵立马就竖了起来。

“不是,还有一个问马少爷,那天丹仁少爷还有奥多少爷两个人都不在,于是家主就把问马少爷叫来了,我听得很清楚,问马少爷叫家主为爷爷,而且我还听到家主说,只要问马少爷才是德钦家族的继承人!所以啊,咱们以后得……”于是声音就小了,德钦奥多已经听不清楚了。

于是坐在椅子上的德钦奥多现在脸色很不好看,他握着拳头坐在那里想着,问马,问马,这个名字为什么他听起来很耳熟。

终于德钦奥多的眼睛一亮,他想起来了。

原来就是那个男人啊,无怪乎他从来不说出他的姓氏,无怪乎,自己怎么看都觉得他与自己长得有几分相似,原来那个问马居然是德钦家族的人。

该死!

就在德钦奥多正在思考着要如何除掉德钦问马的时候,苏凌却是已经在德钦丹仁的陪同下,第二次走进了德钦家族的大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