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85】,水玉冰魄,德钦家族的请求

苏凌淡笑着看着这个大名鼎鼎的翡翠王吴巴昂顶大师,嘴角处却是绽放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因为当这个家伙来到苏凌近前的时候,苏凌可以清清楚楚地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不得不说,在这种大热天里,站在他的身边还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不过,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对于苏凌来讲,真的是太熟悉了,因为这种阴寒之气,正是养小鬼之人所特有的。对于这一点,苏凌百分之百不会认错。

也就是说,这位所谓的翡翠王,根本就是一位伪大师,他之所以可以选出品质高的原石,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养了小鬼,也就说只怕这么多年来,他所选的原石,根本就是小鬼们帮他选的。

“那么现在就开始了!”德钦奥多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高声道:“现在是十点整,那么当十一点整的时候,这位小姐,你与吴巴昂顶大师两个人就要选好你们看中的原石,然后去解石台那里,进行解石!”德钦奥多的那双眸子里得意非常,虽然赌斗现在不过才刚刚开始,但是他却已经十分笃定,自己这一方赢定了。他自问已经做到万无一失了。

只是事情会像他所想的那么顺利吗?

苏凌的大眼睛转了转,然后她便一抬脚就向着一个摊位走了过去。

看到苏凌行进的方向,德钦奥多的脸色不由得就是大变,这个女人,真真是该死啊。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吴巴昂顶的那几个弟子的脸色也是微微有些变化,就连吴巴昂顶的脸色也不再那么淡定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苏凌正准备走进的摊位正是那个他们早就已经安排好的。

“呃,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我这里的原石还没有摆好呢!”那个摊主现在只能一脸苦笑地对苏凌如此道:“要不,您先去别的摊位看看,然后再来我这里!我再有一会儿就摆好了,那个,那个,我就先不耽误小姐你的时间了,再说了,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货的!”

其实苏凌倒是不知道这个摊主也是与吴巴昂顶还有德钦奥多都是一伙的人,因为刚才她的目光扫来,却是发现,这个摊位处的灵气比较浓郁,所以便率先走了过来。

听到这个摊主的话,苏凌笑了:“摆没摆好有什么关系呢?摆得再好,不过就是一堆石头罢了。”

“那个,那个……”这位摊主这个时候说起来话来都有些结巴了,他的心里这个焦急啊,他的任务就是把那六块原石让吴巴昂顶大师选中,但是如果他现在放这个红裙女子进来,那么他可就要大祸临头了,事后德钦奥多少爷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那些原石虽然还没有被解开,但是却已经可以确定,其内一定是极品翡翠的,而且那可是吴巴昂顶大师,还有德钦老爷子的私有品啊。

不得不说这个人现在可是已经满头冒汗。

那边桑巴看到这场闹剧,身子一动,就要过来。

不过德钦丹仁却拦住了他:“桑巴,不急,如果这位苏小姐连这种小事儿都摆不平,那么我要如何与她合作?选择合作伙伴必须要谨慎才行!”

听到德钦丹仁的话,桑巴却是点了点头,于是两个男人继续看戏。

就在这个时候吴巴昂顶也走了过来,他先是冷冷地瞪了那个摊主一眼,心里暗暗埋怨德钦奥多怎么会选一个这么蠢的家伙来办这事儿呢,知道不知道这货表现得这么明显,只怕这里的一些有心的人早就已经猜到原因了。

“我看,这位小姐我们还是先去其他的摊位转转吧!”吴巴昂顶倒是很难得地与苏凌说了句话,他这根本就是帮着那个摊主解围。

“呵呵,可是我看这里面的原石早就已经摆放好了,而且这个摊主倒也很有趣,花了那么多的钱租下这么一个摊位,但是不过只有十几块的原石,真是新鲜啊!这么几块原石,根本就不够看的。”苏凌却是笑眯眯地看着这位摊主:“而且你的那几块原石不是早就已经摆好了吗?”

听到苏凌的话,于是周围的众人一个个也都向着这个摊位看来,果然一切正和苏凌说得一样,这里的大家都不是傻子,现在都已经知道了,这一次的赌斗,根本就是昨天德钦奥多主动下的,一夜的时间,足够做太多手脚的了。

于是一时之间,众人再看向吴巴昂顶与德钦奥多两个人的时候却是已经有了嘲讽之意。

堂堂的翡翠王居然还需要靠着作弊来赢得赌赛,如此说来,这么多年来的赌赛,这位翡翠王是不是都是靠着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才赢的?

还有那位德钦家的奥多少爷,做这种事情,真真是太自降身份了。

这个时候德钦奥多看到苏凌居然无论怎么说都不愿意从那个摊位前走过,于是心里也是焦急万分,要知道那当中有三块原石可是吴巴昂顶大师保存了许久的东西,如果被这个红裙女人选走的话,那么吴巴昂顶会立刻就会不再支持他了,失去一支支持自己的力量,这可不是德钦奥多可以接受的,所以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进入那个摊位。

更何况还有两块是他家老爷子的,这如果被老爷子知道了,那么只怕老爷子也会因怒,而立马开始公开支持自己的哥哥德钦丹仁了,那可不行,以这么多年自己做的那些事儿,德钦丹仁绝对不会再让自己活下去的。这后果可是太严重了。

不得不说,德钦奥多这货,一直都没有想过苏凌也许会先于吴巴昂顶进入到那个摊位,可是这事情却还就僵在这里了。一时之间德钦奥多却是有些慌乱了起来。

就在这时,苏凌突然间转过头,目光正好与德钦奥多对上,于是德钦奥多的面上不由的就是一怔。

但是这种怔愣只是片刻的事情而矣,很快这货就回过神来了,于是德钦奥多立马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绝对不能让苏凌在吴巴昂顶大师选好七块原石之前进入到这个摊位中。

于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许多了:“喂,女人,你别这么讨厌好不好啊,人家不让你进,你就去别的摊位呗,你怎么一直赖在那里不走呢!”

苏凌看了一眼德钦奥多眼底却是划过一抹满意之色,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对于这个男人,她是真的很讨厌,所以不介意让别人也一起分享下自己的讨厌之感,如此一来现在只怕这个男人的布置,众人都知道了,当下苏凌却是笑了笑,然后抬腿离开。

其实德钦奥多在喊完那句话之后,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立马就意识到了,这话里的意思似乎有些太明显了,在心底里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同时也下定决心,再想要说什么,一定要好好地三思后再说。

可是却没有想到,就在他才刚刚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嘴巴居然又不受控制地张开了:“吴巴昂顶大师,你快点进去啊,那里咱们早就安排好了,只要你进去把那几块原石拿出来,咱们一定会赢的!这些咱们昨天晚上可就说好的,所以吴巴昂顶大师你就放心吧,有我在这里,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进去的!”

不得不说,现在吴巴昂顶真是恨不得冲到德钦奥多的身边,然后狠狠地抽这货两个大嘴巴,娘的,真是不怕狡猾如狐的对手,就怕蠢笨如猪的队友,而现在这个德钦奥多摆明了就是一个蠢笨如猪的队友。

他自己笨就算了,可是现在居然还连累到了自己,他堂堂翡翠王的英名啊,只怕这一刻已经被毁掉七八分了。

果然当吴巴昂顶再向周围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周围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已经完全变了,之前的时候那些嘲讽不过还是很隐诲的,可是现在却直接变成了红果果的那种。

苏凌唇边的冷笑却是更浓了:“吴巴昂顶大师,怎么样,这个摊位,你要不要进啊,如果你不进的话,那么我可就要进去了!到时候怕是你会后悔了!”

看着苏凌那张盈盈的笑脸,不知道为什么吴巴昂顶的心头却是生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来得很突然,让他的心脏都不由得为之狠狠地收缩了一下子,这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吴巴昂顶毕竟是吴巴昂顶,大风大浪他见识得多了,虽然现在情况有些尴尬,但是此时他却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被苏凌的话给拿住了,而不进去的话,那么只怕那六块极品翡翠,都会被苏凌拿走的,如此一来,自己不但会输了这场赌斗,而且同样的名声还会一举扫地。

既然历史都是获胜的一方来书写的,那么这一次就由自己来书写吧,只要自己赢了,那么也没有人敢多嘴了。

于是吴巴昂顶当下冷冷地看了苏凌一眼,然后衣袖一甩,便走到了那个摊位里。

苏凌看了一眼吴巴昂顶的背影,然后便又神色如常地向着其他摊位走去。

苏楠的脸色此时已经寒冷如冰了,德钦奥多与吴巴昂顶这两个家伙居然敢算计他的小妹,哼,哼,德钦家族是吧,你们等着吧,看看我苏楠的手段。

苏凌的面色此时十分平静,周围的众人只觉得她貌似很随意地从那些摊位上选出她看好的原石,甚至每选一块,不过也就是看上那么一眼罢了。唉,这个少女该不是已经想要放弃了不成,要知道挑选原石那可是一个仔细的活儿啊,不得不说,一个小时能选出一块原石那才是正常的,而刚才德钦奥多给的只有一个小时,不得不说,这一次的赌赛对于苏凌来说,根本就是不公平的,所以现在大家一个个倒是都很同情苏凌。

当苏凌不过才选好三块原石的时候,那边的吴巴昂顶大师,却是已经黑着一张脸孔,从那边的摊位上推着六块原石走了出来。

此时吴巴昂顶目光阴冷地看着苏凌,心里却是已经暗暗地下定了决心,那就是就算到时候苏凌输了,翡翠都到他手了,那么他也绝对不会让这个红裙女子离开md国,谁让这个女人居然敢让自己当众出丑呢。

敢招惹到他堂堂翡翠王的代价那可是极大的。

不过现在他还差一块原石,还需要他再寻找一下。

可是就在吴巴昂顶想要唤出自己身体里豢养的小鬼出来,来为自己掌眼挑选原石的时候,却是吃惊地发现,那几个小鬼,居然都是瑟瑟地浑身发抖,对于自己的召唤根本就是置惹罔闻。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要知道吴巴昂顶可是一共养了四个小鬼,而且这些年,这四个小鬼帮他选出来的原石,绝对没有任何的错误,可是像现在这种情况,却还是第一次,看起来就好像是这四个小鬼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不成,还是在这里有什么东西是真克制小鬼的?

吴巴昂顶想不通,也搞不明白,但是很快他却紧紧地皱着眉头,一双老眼,却是如同一条最最恶毒的毒蛇一般,盯在苏凌的身上,难道是因为这个少女不成?不过很快他的目光便又落到了苏楠的身上,还是说是这个男人搞的鬼不成?

接着吴巴昂顶的目光又移到了别人的身上,不得不说现在他看谁都像是有问题害了自己小鬼的人。

可是现在无论是怎么样也好,吴巴昂顶都必须要在没有小鬼的帮助下,而选出自己中意的原石。

唉!在心底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虽然当了这么久的翡翠王,都是因为得到四个小鬼相助,但是不得不说,现在他的眼力也还是挺不错的。

于是吴巴昂顶很快就从苏凌的身上收回了目光,然后向着一个摊位走去。

这个时候苏凌已经又选中了第三块原石,她扭头看了一眼吴巴昂顶,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她是最讨厌人养小鬼的,这种阴损的事情,这个吴巴昂顶居然在做。

“还有半个小时!”这个时候德钦奥多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凌与吴巴昂顶两个人都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就是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原石。

苏楠虽然现在已经明知道,这一次只怕苏凌会输的,可是当听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苏凌,小凌,小凌,争取赢啊。

似乎感觉到了他目光中的含义,苏凌扭头对苏楠一笑,然后又将第四块原石放到自己面前的小车里。

从摊位的这一头,走到了摊位的那一头,苏凌身前的车子里已经摆放着整整六块原石了,而现在时间不过还剩下十分钟而矣,至于吴巴昂顶早就已经选完了七块原石,正站在一边等着看苏凌的笑话。

“哼,女人,如果你想要少选一块的话,那种给我造成损失的事情我可不会答应的!”德钦奥多这个时候却是已经狂妄地出声了:“呵呵,到时候可以用你的一双眼睛来抵!”

苏楠的双眸里寒光涌动,这个德钦奥多真是太过份了。

“就这块吧!”不过这个时候,苏凌却是随手拿起了一块不过就是拳头般大小的原石,然后推着小车走了过去。

“德钦少爷,刚才你的那个提议很吸引我,不如这样吧,我们在那个赌注里再加上一条,谁输了,就再附加一双眼睛如何?”

德钦奥多不由得怔住了,他之所以会那么说,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方赢定了,可是这个女人这不是发疯吗,这种行为在他看来,根本就是想要把她自己的眼睛送到自己的手里。

不过德钦奥多正想要点头答应的时候,那边的吴巴昂顶却是已经开口了:“不行,我不答应,赌石就赌石,我不喜欢那种血腥的赌注!”

德钦奥多是一个蠢货,现在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了,可是吴巴昂顶却绝对不是一个蠢货。

自从那四个小鬼失灵之后,吴巴昂顶便已经有了判写,要么就是这个苏凌本身就不是一般人人,要么就是在她身边有高手,所以才会克制住自己的小鬼。

再说了,如果自己万一真输了,那么赔眼睛的人是谁啊?

他老人家才不会以自己的眼睛做赌注呢。

听到吴巴昂顶的话,于是德钦奥多没有说出来的话,当下就胎死腹中了。

而苏凌却也只是一笑。

接着众人一起前往解石处,现在只要把吴巴昂顶与苏凌两个人的十四块原石,一一解开,然后再确定双方到底是哪一方的极品翡翠价值更高了。

先被解石的是吴巴昂顶选出来的原石。

倒是真的没有让他失望,那六块原石里,解出来的都是好东西。

他自己的那三块原石解出来的分别是:福禄寿,祖母绿,蛇纹黑翡。

而德钦奥多从他家老爷子那里偷来的那两块原石解出来的却是:金丝蓝翡,紫罗兰。

至于从那个瘦小少年抢得的却是一块:老坑玻璃种黄白双色翡。

至于他自己挑选的那块与这些相比较起来,便有些平常了,但是也不错,却是一块水头十足的冰种。

不得不说,在吴巴昂顶解出来的这几块翡翠当中,除了那个冰种外,其他的价格都属不菲。

接着解石师傅便又开始为苏凌解石。

其实当看到吴巴昂顶解出来的那七块翡翠,在众人的心底里均已认为,这个红裙少女只怕是输定了。

但是苏凌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的淡定,观其眼内却是隐隐有些兴奋的光芒在跳动着。

太好了,那七块,不,应该是八块才对,那块暗夜焰火,她可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八块极品翡翠,都是她的了。

随着解石师傅手上的动作,第一块原石便已经被解开了,这是一块黑色的翡翠,虽说是黑色的,但是其内的黑色却是呈现出渐变的样子,就好像是将一滴墨汁滴在清水中一般。

众人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而解石师傅也是吃惊地叫出了声音:“墨浓!”

德钦奥多的脸上微微一僵,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红裙女子的运气居然会这么好,竟然可以选到这么好的墨浓,不过没关系,她这才是第一块,而且现在德钦奥多已经将这块墨浓视为自己之物了。

第二块,解出来的却也是一块黑色的翡翠,但是却是一种极致中带出来些许紫意的黑色。

“这是黑精灵!”人群当中倒是有人已经一眼就认了出来。

众人不由得暗暗感叹,这个少女的眼力倒是一点都不输翡翠王,不过倒是可惜了这些极品翡翠了,唉!

众人也没有几个人认为苏凌会赢的,毕竟想要从七块原石中都解出这种极品,这种可能性,就跟可不可以一脚将足球踢到月球上的结果是一样的。

第三块解出来的是一块紫色的翡翠,是一种纯净而神秘的紫色。极品紫翡!

第四块解出来的却是一块极品的蓝翡,要知道蓝色的翡翠,还是极为少见的,至少要比白色,绿色,黄色,紫色都要更为的少见,而且这一块居然还是纯净的天空蓝。

第五块解出来的居然也是一块祖母绿,而且那个头居然要比之前吴巴昂顶解出来的那块要大出来不少。

第六号居然又是福禄寿。

同时出现两块福禄寿,倒是让众人不由得一阵乍舌,难道说今年是福禄寿极品翡翠开会不成,大家可是都已经听说了,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解出一块福禄寿喜了。

不过苏楠的心却并没有放下,因为就目前来看,苏凌手上解出来的这六块价值比起吴巴昂顶的还差得太多了,除非这最后一块是如同紫色星空,暗夜焰火那般的传说级别的存在才行。

再看苏凌这边剩下的最后一块原石便是那个不过拳头般大小的存在罢了。

“打磨出来就行了!”苏凌淡淡地对着解石师傅说了一句。

那解石师傅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就开始磨起了石皮。

不过这个时候苏凌却是看到吴巴昂顶竟然向着解石师傅使了一个眼色,当下苏凌身形一动,一把就握住了解石师傅的手腕:“我自己来吧!”

解石师傅本来想要狠狠地将自己手中的这小块原石撞到那飞快旋转的磨石上,如果这东西定毁无疑,就算是还余下些,那么也不足以与吴巴昂顶的极品翡翠相提并论了。

其实在解石师傅看来,吴巴昂顶大师,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毕竟现在在所有的心目中,吴巴昂顶都注定了是赢家,但是没有办法吴巴昂顶太过于谨慎了。

但是苏凌会冲过来,却是解石师傅没有想到,当下他有些尴尬地笑着:“我来就可以了!”

“不用!”苏凌冷冷地说着,然后一把就夺过那小小的原石,当下再也不看解石师傅一眼,便直接打磨了起来。

苏凌的动作很快,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便已经将那一层薄薄的石皮打磨下去了。

洒上些水,冲下那些石屑,于是众人便看到在苏凌的手掌上,居然是一块小孩儿拳头大小的,晶莹剔透的,可以折射出太阳七彩光芒的无色透明翡翠。

吴巴昂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单就是这种透明的玻璃种还不比上自己,看来之前真的是自己太小心了。

而德钦奥多这个时候也含笑开口了:“哈哈,哈哈,看来这位小姐,你的这七块翡翠都是我的了,当然了,还有那块紫色星空!”

可是这边德钦奥多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呢,就听到主办方这边的一个老专家却是惊呼出声了:“这居然是水玉冰魄,你们感觉一下!”

经过这位老专家的提醒,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果然站得距离稍微近一点,大家便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苏凌手中那个小小的透明翡翠上,正不断地传出一股冰寒之气。

“天呐,果然是水玉冰魄,真是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可以看到水玉冰魄!”

“这才是极品中的极品呢!”

“是啊,单凭着这一块,吴巴昂顶之前的那七块根本都没有办法与之相比啊!”

……

听着这些人的话,吴巴昂顶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们根本就是胡说,对,你们都是在胡说呢!”德钦奥多虽然也感觉到了那寒意,但是他却还是大声地叫着:“你们知道我是谁不,我是德钦奥多,我是德钦家族的人,我看你们谁再敢说那个是水玉冰魄,我一定会让谁没有办法走出md国!”

“真是没有想到,我的弟弟还真牛,我们德钦家族可是一向都是言而有信,原赌服输的!”随着声音,两个男子却是已经缓缓地走了过来。

苏凌目光一动,这两个男子她早就看到了,而且也断定这两个男人的身份绝对不一般,现在听到这话,才确定,这两个家伙居然也是德钦家族的人。

“德钦丹仁,桑巴,你们两个怎么来了?!”德钦奥多的脸色立马就是大变。

吴巴昂顶这个时候也是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如果这两个人没来的话,那么凭着德钦奥多耍耍赖,毕竟这里是md国,这些外国人多多少少还是必须要顾忌些的,可是现在却是已经不同了。

“哼!”当下吴巴昂顶,一甩袖子,带着自己的弟子便气哼哼地离开了。

而苏凌却是直接走到会场主办方那里,把十块极品翡翠统统地收入到了囊中,是她的东西,她绝对不会让的。

此时此刻,苏楠看向自家妹妹的眼神已经就像是看着一座移动的金库一般,丫丫的,自家妹妹这种捞金的速度还真是让自己吃惊,想想这十六块极品翡翠,得值多少钱,算算,怎么着也得值五亿吧,五亿啊,那可不是五块钱,看看自己右手上的五根指头,苏楠扯了扯嘴角,五亿自己得撅着屁股赚多久啊。

不过德钦奥多这个时候看到苏凌已经将暗夜焰火,还有紫色星空神马的都装起来了,当下那双眼睛都已经红了,如此一来,不但是自家的爷爷不会放过自己,就算是吴巴昂顶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当下他气得怒视着自己的哥哥,大声地咆哮着:“德钦丹仁,你知道不知道暗夜焰火那可是吴巴昂顶大师最喜欢的极品翡翠啊,还有之前解出来的那金丝蓝翡与紫罗兰,那两块可是爷爷收集了许久的原石啊,如果这事儿被爷爷知的话,那后果会有多严重,德钦丹仁你知道吗?”

德钦丹仁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了,你会很倒霉,而我也很喜欢看到你倒霉!”

听到了这话德钦奥多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德钦丹仁,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给我滚!”

但是这个时候,一边却是响起了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放肆!”

听到了这个时候,德钦丹仁眼底里的笑意却是更浓了几分,而德钦奥多的脸色却已经完全变成了灰白色,他转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正冰冷地看向自己的老者。

“爷爷,您怎么来了!”德钦凡仁施了一礼,然后恭声问道。

“听说有赌赛便来看看,倒是没有想到居然还真的看了一出好戏!”老者说着又瞪了一眼德钦奥多:“丢人现眼的东西!”

不过接着老者就将目光移到了苏凌的身上:“这位应该就是苏小姐了!”

对于老者知道自己的身份,苏凌一点儿也不吃惊,凭着德钦家族的手段,想知道自己是谁,太轻松了。

于是苏凌点了点头:“不错!”

老爷子德钦巴拿看到苏凌居然反应冷淡,丝毫也没有因为自己是德钦家族的掌权者,而露出任何的惊喜之情。

“一起去我德钦家族做客如何?”德钦巴拿道。

“不敢去!”苏凌大大方方地道:“在这种公众的地方,你孙子都口口声声地要对我不利呢,如果我再送上门去,那岂不是更不妙了!”

一句话倒是让德钦巴拿下巴上的胡子抖了三抖:“你放心,今天我德钦巴拿可以保证,会让你们兄妹平安回国的!”

“好吧,那我就信老爷子一次!”苏凌点了点头,然后想了想又道:“那不如把吴巴昂顶大师一起请来,咱们好好地聊聊吧!”

德钦巴拿的目光一闪,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好!就依苏小姐!”

于是这一场的赌赛便就以苏凌大获全胜而告终了。

至于德钦奥多却是被他的哥哥德钦丹仁还有桑巴两个人直接如同拖死狗一般的拖走了,他的结局已经注定了,那就是成为一枚弃子。

不得不说,德钦家族果然不愧是md国的第一大家族,其内大气豪华奢侈到了极点了。

不过苏凌的脸上倒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羡慕之意,只是带出些许的欣赏罢了。

话说这里就算是再如何的华丽,可能比得过地府内阎王殿的华丽吗?

那可是经过无数年的累积啊,其内财宝无数。

倒是没有想到,对于德钦巴拿的邀请,吴巴昂顶却是一口就回绝了。

而这种事情,早就已经在苏凌的意料当中了,只怕现在吴巴昂顶最想要搞清楚的就是那四个小鬼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不过这个问题只怕他这辈子都搞不明白了。

几个落座之后,经过三言两语的寒喧之气,德钦巴拿便直奔主题而去:“苏小姐,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爱好,独爱这些翡翠,所以不知道苏小姐是不是可以将你手上的紫色星空,福禄寿喜,美人种玉,金丝蓝翡,紫罗兰,还有那块水玉冰魄转卖给我,放心价格方面,可以任由苏小姐要!”

听到这话,一边的苏楠却是在心底里暗暗地咧嘴啊,这个老头子,也太看得起他德钦老爷子的身份了,要知道苏凌手中那些极品翡翠就连自己这个当哥的都要不出来呢,更何况他呢。

果然不出苏楠所料,苏凌很直接地摇了摇头:“不行!”

当然不行了,那些翡翠已经都被她给丢到九重浮屠之内了,她是绝对不会再还给德钦老爷子的。

德钦巴拿也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了,可是这个少女居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一时之间他的老脸倒是沉下来了。

一边的德钦丹仁目光闪烁,心里却是暗暗地想着,这个苏凌,为人处事方面太不够圆滑了,这样的人,自己怎么可能与她合作呢?

但是这个时候苏凌又开口了:“德钦老爷子,赌石大会倒是还有几天才结束呢,我倒是可以答应你,如果在这几天当中,我再解出来极品翡翠,那么我一定会送给德钦老爷子!”

只是这样的话,还并不能让德钦巴拿心头的不满消失。

苏凌也不着急,她幽幽地喝了一口茶:“哦,德钦老爷子,你的这双腿,一到阴天下雨天,就会疼到圤不了路吧!”

德钦丹仁的眼睛瞪大了,要知道关于自己爷爷身体情况的消息他们德钦从来就没有对外人透露过,但是这个苏凌却是直接一语道破了,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人。

不得不说,对于此事,德钦巴拿也是大吃一惊,但是心底里虽然惊讶着,不过嘴上还是道:“没,我的身体好得很,我的腿也没有任何问题!”

“哦,那样就好了,不过今天晚上开始,似乎就是连雨天了!”苏凌说着放下手中的杯子站了起来:“哥,咱们还是别再继续打扰了!”

德钦巴拿并没有挽留苏凌。

于是兄妹两个人却是就这么直接离开了德钦家族。

“爷爷!”这个时候德钦丹仁却是担心地看向德钦巴拿,他可是很清楚,每每一到阴天下雨天,爷爷的那种痛苦。

“小丫头说得不错,今天晚上就会下雨的,我的腿已经开始疼了!”德钦巴拿点了点头。

“那爷爷,既然她看出来了,说不定会有办法治好爷爷的,我现在去追她!”德钦丹仁立马就站了起来。

“不用!”德钦巴拿却是摇了摇头。

“爷爷,翡翠再怎么重要那也不过就是物罢了,还是爷爷的身体最重要!”德钦丹仁当然明白自家爷爷的心底里现在还在掂记那几块翡翠呢。

可是德钦巴拿却并没有再说话。

当天夜里,果然便开始下起了雨,而德钦巴拿的那双腿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疼得极为厉害,最后就连德钦家族的家庭医生为德钦巴拿注射止疼药都不起作用了。

虽然下着雨,但是苏凌与苏楠两兄妹却还是去了赌石大会,悠悠然地挑选着自己中意的原石。

“苏小姐!”就在这个时候随着声音德钦丹仁却是一脸焦急地走了过来。

“你是……”苏凌眯着眼睛看着这个男人,那表情根本就是已经把这个男人是谁给忘记了。

“小凌,这位是德钦丹仁!”苏楠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家妹妹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哦,是丹仁少爷啊,不知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苏凌明知故问道。

“苏小姐,我爷爷的腿疼得已经受不了了,不知道苏小姐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我爷爷?”

“办法倒是有的!”苏凌想了想,然后道。

“那么就麻烦苏小姐了!”德钦丹仁面色一喜。

“但是却要收诊金,而且我的诊金可是很贵的!”苏凌幽幽地道。

“没问题,只要苏凌小姐可以治好我爷爷,那么无论要钱要物,都随苏小姐提!”德钦丹仁立马就答应了。

不过这个时候苏凌的脸色却是变了:“不好!”

“小凌怎么了?”苏楠知道很少有事情,可以让自家妹妹脸色有变的,于是忙问道。

“哥,那个小男孩出事儿了!”苏凌急急地道。

“小男孩儿?”苏楠的眼前立马就浮现出了一个背着背筐,瘦弱的身影,他就说嘛,今天怎么没有看到那个小小少年。

“德钦丹仁,你有车吧,快点先跟我去一个地方!”苏凌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一把就抓住德钦丹仁的手臂,然后二话不说向外面走去。

------题外话------

继续吼叫,新文《至尊女纨绔》求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