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42】,,死不瞑目,养小鬼(求票)

生活中,有太多的命中注定了,而且这种也同时注定了太多的无奈。

杜鹃的身子就那么重重地被砸到地面上,她的身子弹了一下,于是一大口夹杂着内脏的鲜血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接着她的身体不断地抽搐了几下,终于不动了。

她死了,死在她的生日这天,连同她肚子里尚没有成形的孩子,都死掉了。

那个男生,呆住了,他狂奔的脚步已经停了下来,此时他拿在手中那个包装精美的生日礼物也无力的滑落到了地面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一切是不是他看错了,这一切是不是他没有看清楚。

泪,止不住地从眼睛里掉了出来,就好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完全不受控制。

心脏也是那样抽动的疼,疼得让他难以呼吸,疼得让他痛彻骨髓。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会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男生的和紧紧地捂在了心脏的位置上,然后狠狠地抓着自己胸口处的衣服。

可是此时此刻,就算是再如何的痛,他也一定要走到自己最爱的人面前,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他答应过她,今天要好好地与她过一个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而且刚才在电话里,她还说,有事情要对自己说呢,到底是什么事情,她还没有说呢。

可是这个时候那辆黑色的轿车却停在杜鹃的尸体旁。

男生的眼瞳收缩了,那双本为清亮的眸子里,此时却迸发出来无与伦比的恨意,就是这辆车,就是这车里的人,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不错是杀,只凭着他们一连两次的撞在杜鹃身上,就足以说明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于是男生的身体刚才已经因为强大的悲伤而失去的力量这个时候却又回来了,于是男生大吼了一声,便冲向了那辆黑色的轿车。

杜鹃已经死了,那么他就绝对不能放过那车里撞她的人,那是他的仇人,他恨那些人,他恨不得生生地咬下他们的肉。

这辈子他从来都没有跑得像现在这么快过。

黑色轿车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跳下来两个穿着休闲服,但是脸上却都套着丝袜的男人。

听到男生的怒吼,两个男人,不过就是轻蔑地看了男生一眼,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男生根本就是一个青涩的少年,还不值得令他们放在眼里。

两个男人,很快就抬起了杜鹃的尸体,然后打开后背箱,把杜鹃的尸体丢了进去,是的就是丢进去的,那动作就好像他们丢进去的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个麻袋而矣。

“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男生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发狂了,他看得很清楚,这两个男人,撞了自己心爱的女孩儿,居然还想要把她的尸体带走,不行,不行,他绝对不允许,他绝对不允许的。

男生这个时候终于冲到了两个男人的身边。

“小子,滚开,要不然连你一起撞死!”一个男人恶狠狠地伸手向着男生推去。

可是这个时候男生却双臂一环,就抱住了男人的手臂,然后张开嘴,狠狠地咬了下去。

男生这一口,咬得很狠,只是一口,居然就生生地从男人的手臂上,咬下一块肉来。

“啊,娘的,小兔崽子,你他妈的想死啊!”男人疼得痛呼了一声,接着抬脚就向着男生的身上踢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另一个男人,也冲过来帮忙,身上的t恤,却是因为他的动作有些过猛,居然露出了他那精壮的腰身,男生被打得低头之间,眼角的余光居然看到那个男人的腰间,竟然纹着一个奇怪的黑虎花纹。

但是下一秒的时候,男生的头上,便已经受到了重重地一击,于是他眼前一黑,身体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就是因为男生的关系,已经耽误了这两个男人离去的时间,远远地,急促的警笛声,响了起来。

于是两个男人,一边低低地咒骂着,一边却是忙跳到黑色的轿车,然后迅速地开走了。

等到警车到这里的时候,却只能看到,一滩血迹,与一个昏过去的男子。

不过事发的时候,却有学生阴错阳差地用手机拍下了当时的场景,那上面两个男人的身形,还有那车牌号,都拍得清清楚楚的,可是一查之下,那辆车居然只是一辆失车。

于是事情倒越发地让人不解了,对方为什么在撞死之后,居然会连同尸体一起带走呢。

要知道这知做可是很耽误时间的。

只是这一切不过就是疑问罢了,并没有任何人可以给得出来任何的答案。

而这个时候身在宿舍里的苏凌,却是闭上了眼睛,虽然她的人并没有出去,可是却并不代表着,外面发生的事情,她不知情。

起司明白只怕现在鬼医大人的心情并不是很好,于是他只是难得乖巧地伏在苏凌的脚边,轻轻地在苏凌那光滑的小腿上蹭了蹭自己那毛茸茸地猫脸儿。

“让地府的那些家伙,好好地对杜鹃!”好一会儿,苏凌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是,鬼医大人!”起司点了点猫头,对于鬼医大人的做法,这一次他并没有任何的意见。

天道,天道昭昭,有光的地方,自然就会有暗的存在。

越是光明的地方,那所形成的阴影也就会越黑,这就是事实,是不可争的事实。

苏凌的心情已经平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一双白生生的小手,此时却紧紧地握了起来,王市长,这一切只是因为你的一个贪念。

也许在这儿之前,王市长的确是算得上是一个好官,可是,可是现在却因为他的缘故,而令得一个无辜的女孩儿,为之身死,准确地说应该还是一尸两命。

此时在b市的城郊。

一个中年男人,与一个大半张脸都已经被一副深黑色的墨镜给遮住的老者,正负手而立。

而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侧,却是站着一个黑衣男人,男人的脸上,自眉心处,蜿蜒而下,一道深深的疤痕,直接沿着鼻梁,经过嘴唇,一直到下巴上才结束,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很恶心的虫子,趴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生生地将这个男人好好的一张脸,分面两半。

于是这张看起来似乎还不错的脸孔,现在看起来却是异常的狰狞与恐怖。

“那个许先生啊!”中年男人这个时候神色之间,明显有些着急,他不时地抬起手腕看看手表上的时间,终于有些等得不奈烦了,于是中年男人开口了。

脸上带着一道伤疤的男人,正是姓许,听到中年男人的话,一双眼睛里却是闪动着凌厉的寒芒,那目光就好像是两把刀子一般,生生地让中年男子打了一个寒颤。

“有事儿?”许姓刀疤脸男人,冷冷地开口了,他的声音与他的目光一般,就好像是刚刚从九幽地狱之下爬上来的一般,那么的幽暗而且阴冷。

“那个,那个……”嘴角艰难地动了动,不得不说,现在中年男人在心里也是暗暗地后悔啊,自己没事儿闲的啊,问什么问啊。

可是不管心里此时此刻再怎么后悔,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哼,我的人,不会失败的!”许姓刀疤脸男人的声音依就是冰冷得让人如坠冰湖。

说着,这个许姓刀疤脸男人抬眼儿看向那个老者:“车大师,这一次我们家老大当年欠你的那份情,便已经了了!”

许姓刀疤脸男人的话,令得车大师脸上的肌肉跳了跳,他自然知道这些人不是普通人,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中年男人做起事来太过的废物,那么他也不会想到找这个许姓刀疤脸男人。

本来他一直都想要将这些人当成是自己的一个底牌,当年的那份人情,于他来说,本就是举手之劳,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随意之间救的那个伤者,居然是那种地方的人,而且那个人的伤好离开的时候,还给了自己一个联系方式,再三言明,无论过去多少年,只要他按着那上面所写的方式联系,便可以联系到他的人,到时候他的人会为自己做三件事情。

而这一次正好就是第三次,不得说前两次的事情,可是都很大,如果不是找到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摆平的。

但是这一次,不得不说,车大师动用他们,心里还是很心疼的。

用这些人,去让一个孕妇死于非命,根本就是小题大做嘛,可是没有办法,他也是第一次来内地,在内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熟人。

一切的方式方法,都施展不开。

唉!

想到这里,车大师不由得又看了一眼那个中年人,为了他,动用了这份力量,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值啊,还是不值。

“许先生,如果以后我再有事儿,需要请你们帮忙,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车大师,想了想,还是问道。

不管怎么说,他只觉得在这些人的眼里,天底下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不过许姓刀疤脸男人听到了这话,却是冷眸扫向了车大师,并没有说话,只是那眸光之中,却是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这个老不死的,根本就是把他们当成是最最廉价的小混混了,居然连这种不入流的事情,都让自己的人去做,哼!

如果不是看在自家老大的份上,他才不会答应的,可是现在这个老货,居然还腆着一张好厚的脸皮,说什么以后还想让他们帮忙。

车大师,似乎也感觉到了,许姓刀疤脸男人心里的想法,于是他的脸上勉强地堆上了一些笑意,随即为自己做一句解释:“我可以付钱!价格你们定!”

要知道能让车大师自己说出他付钱这话来,可是极为不容易人,要知道车大师在x港那绝对是首屈一指的风水大师啊,别说他很少求人帮忙,就算是真的开口让谁帮忙,那么对方也是乐得屁颠屁颠的。

毕竟能让风水大师欠自己一个人情,这可是会让很多人都开心高兴的事情。

不要说收钱了,就算是倒给钱都成啊。

所以能让车大师这么说,真是太不容易了,也真是太给这个许姓刀疤脸男人面子了。

中年男人听到这话,一双眼睛立马就瞪大了,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事儿,如果放在他身上,那么他会立马点头答应的。

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许姓刀疤脸男人却是冷冷地扯动着嘴角:“我们不是民工!”

一句话,就回绝了。

“你,你……”中年男人这个时候立马跳了起来,车大师,可是他请到内地的,现在居然会被这么一个丑八怪驳了面子,你说这让他如何能受得了。

只是中年男人一对上许姓刀疤脸男人的目光,于是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便瞬间就胎死腹中了。

因为他只觉得这个许姓刀疤脸男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根本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而不是喘气的活人。

许姓刀疤脸男人的目光在中年男人身上定了好一会儿,这才收回来了,对于这种蝼蚁一样的普通人,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兴趣。

而这个时候他的耳朵却微微动了动,于是那冰冷的唇线这个时候终于微微地挑了一下。

时间不大,一辆黑色的轿车,便停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老大,事情已经做好了!”两个男人从车上跳了下来,看也没有看车大师与中年男人一眼,便直接来到了许姓刀疤脸男人的面前。

“嗯,那车大师,这车子就归你们了!”说着,许姓刀疤脸男人一挥手:“我们走!”

说着,三个男人,便再也不看车大师与那个中年男人一眼,抬脚就向着远处走去了。

“那……那……”中年男人向着车里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有刚刚从腹中取出的婴儿,于是便又开口想要喝停那三个汉子,可是这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三位的事情,并没有做完整啊,我们要的不是孕妇,而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车大师,这个时候打开了黑色轿车的后备箱。

许姓刀疤脸男人停下了脚步,他缓缓地转过身,脸上除了冷漠之外,便再无其他。

他对着身边一个汉子使了一个眼色,于是那个汉子点了点头,便大步地向着黑色轿车走了过来。

同时汉子的手掌一动,于是一把锋利的小刀便握在手掌之中。

出刀的动作极快,快得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他到底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匕首。

汉子来到后备箱前,二话不说,直接单手就已经把杜鹃的尸体从里面拎了出来,接着直接扯下杜鹃身上的衣物,露出那看起来还算是平坦的小腹。

中年男人看着,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往后连退了几步。

这种场面,他从来就没有看过,而且现在他也很清楚,这个男人接下来要做什么,所以他害怕了。

汉子手起刀落,锋利的刀子很快就在杜鹃的肚子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接着汉子把那带血的匕首,叼在嘴里,一只大手便探到了杜鹃的肚子里,很快当那只染血的大手再拿出来的时候,上面却是已经托着一个小小的,血色肉块。

“好了,这东西就是你们想要的,我的任务完成了!”很不容易,这一次许姓刀疤脸男人居然一次性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说完了之后,他看着车大师道:“三次已过,那个联系方式,已经再没有用了!”

这话说完了,三个壮硕的男人,便再也不多做停留了,留下那个还没有成形的胚胎便走远了。

“车大师,那,那我们……”看着自己手中那红色的东西,中年男人只觉得自己一阵的反胃,此时他正在心底里不断地骂着那个从死去的杜鹃身体里取出那个未成形的胎儿的男人,那个家伙居然将这么恶心的东西放在自己的手里了。

“车,车大师,这,这个东西怎么办啊?”中年男人这个时候都快哭了,粘粘的,腥腥的,就好像一块碎肉一样的东西捧在自己的手里,这种感觉真心不怎么样啊。

“唉,放到这里吧!”车大师,叹了一口气,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个玻璃瓶,将那个还没有成形的胎儿装到玻璃瓶子里。

于是中年男人,立马跑到一边,大吐特吐了起来。

“车大师,我们快点走吧!”中年男人终于吐完了,虽然胃里还是有些翻腾,但是看看自己手心中的血迹,虽然他已经用纸巾擦过了,可是却怎么也擦不干净,他忙皱了皱眉头,强压下心头的不适,现在他只要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所以现在他迫切地想要去洗洗手,哦不,应该是想要好好地泡个澡。

“等等!”车大师说着,转头向着地上杜鹃的尸体看过去了。

还记得,杜鹃的尸体刚刚从车里取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紧闭的,可是现在,那尸体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已经完全地张开了。

此时她的眼睛完全地向外凸出着,黑色的瞳孔大大的,按说死人的眼睛应该是空的才对,可是她的眼睛却满满的都是恨意。

而且那白色的眼仁,也已经变成了满目的腥红。

“啊!”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切,却是跳着叫了起来,说话的时候,上牙与下牙之间也是不断地在打架着:“车,车大师……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车大师在心底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他并没有理会这个中年男人,而是直接又往前走了两步,来到杜鹃的尸体前,蹲下:“唉,这事儿你也别怪我,归根究底只能说是你太倒霉,而且生与死这种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就好像,一个人好好地在路上走着,但是却被楼上丢下来的一个烟灰缸砸成了植物人一样,这都是命啊,所以你别怪我,当然了,你也别来找我!”

说着,车大师,居然伸手摸出一支朱砂笔,然后迅速地在杜鹃的眉心重重地点了下去。

当那支朱砂笔与杜鹃的眉心想碰的时候,杜鹃的尸体居然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击一般,居然弹了起来,而且那双腥红色的眸子居然还转动了一下,死死地盯着车大师。

死不瞑目,一般说的都是人在刚死的时候,睁着眼睛。

可是现在的杜鹃明明已经死了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了,而且就在刚才她的眼睛还闭着呢,可是现在她的眼睛不但睁开了,而且居然还会动。

“妈呀,妈妈呀!”中年男人的叫声再次响了起来。

他就想不通了,他的内地之行,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本来从x港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兴气丰发的呢,他以为到了内地,凭着他来自x港这么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身份来看,那么他就一定会把事情办得圆圆满满的,可是现在连圆满的边儿还没有看到呢,倒是已经把他自己吓了够呛了。

“叫什么叫!”车大师怒斥着。

于是中年男人的嘴巴立马就如同被胶水粘过一般,再也不敢发出一声了。

车大师的那杆朱砂笔足足在杜鹃的眉心处停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杜鹃的眼睛这才缓缓地闭上。

“呼!”车大师这个时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女人的怨气太重了。

以至于他都浪费了自己不少的元气。

抬起头来的时候,中年男人吃惊地发现,车大师的脸上居然一片的苍白。

“烧了这里!”车大师的声音有些虚弱。

“哦!”中年男人急急地应了一声,然后手便伸到西装兜里摸了摸,接着拿出一个打火机,打出火来,但是接着他又无措地扭头看向车大师。

“唉!”庄大师,对于这个笨蛋是真的无语了,难道连这么点点小事儿,不就是毁尸灭迹吗,这小子居然都做不了,就算是以前没有做过,但是电视剧,你总是还看过的吧。

现在车大师,对于一句话可是深有体会啊,那就是不怕像狼一样的对手,就怕像猪一样的队友啊。

这个中年男人,如果用猪来形容他,那都是抬举他了,要知道猪还可以烤着吃呢,可是他,你总不能烤着吃吧。

先把杜鹃的尸体塞到车里,然后打开油箱,车大师直接就把手里的打火机,打着然后丢到油箱里。

“走!”车大师说着,自己便已经迈开腿,飞快地向着远处跑去了。

而那个比猪还不如的中年男人,也忙跟在车大师的身后,大步跑着。

虽然蠢了些,但是打火机丢到油箱里之后,会发生什么,他还是知道的。

果然两个人跑了还没有多远,便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接着一股热浪,直接向着两个人的身后掀来。

还好车大师早有准备,反手扯住中年男人,然后就地一滚,生生躲了过去。

再看那辆黑色轿车的时候,那里只余下一个车架子,还有那熊熊火焰了。

……

回到宾馆之后,车大师便直接交待中年男人,在接下来的四十九天,不可让任何人打扰自己,当然了,每天到吃饭的时间,直接由中年男人把饭送到自己的房间里就好了。

对些中年男人当然不会拒绝了。

他知道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时候。

下面就是炼制了。

王市长到底要什么?

车大师为什么要让杜鹃死,取这个不成形的胚胎到底又想要做什么?

很快车大师便拿出来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用上好的柏木雕成的小棺材,打开放在桌子。

接着又取出那个装盛着孩子胚胎的玻璃瓶,小心地将里面的胚子倒出来,接着,他双目微闭,双手掐了一个指诀,嘴里念念有词。

而随着他的声音响起来,那个孩子的胚胎,居然缓缓地从桌子上升了起来,然后居然悬浮在距离桌面,二十公分之上。

再次取出一根白色的蜡烛,车大师,将蜡烛放在那胚胎下,然后小心地点燃蜡烛,让那蜡火,正好可以烤到那个小小的胚胎上。

再将那个小棺材,也放到胚胎下。

如此,一切才算做完。

而接下来车大师要做的就是要看着这烛火,在七七四十九天里不能其熄灭,替换的蜡烛,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同时也要看着不能让那个胚胎还不到四十九天,就被蜡烛烤焦了,那也不行。

才刚刚做好这一切,车大师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王市长啊!”

“事情已经搞定了,你放心好了,只要再等四十九天,你要的东西就可以给你了,放心吧,这个小家伙可是很强的,绝对好用得很!”

车大师的声音里充满了得意。

这个老家伙,现在做的正是一件极为损阴德的事情,那就是在炼制小鬼。

说起养小鬼,一直流传的就有两种方式。

其一是,要用那些屈死的男童的尸体来拘魂炼制小鬼。

其二就是用还没有离开母体,没有见光的孩子来炼制小鬼。但是却要求,其母亲一定不能是正常死亡,而且死得越凄惨就越好。

因为这样一来,那个孩子的怨气就会越重,这种小鬼一旦炼成,要比那些童男炼制的小鬼更好用。

而且在选这些还没有见光的孩子时,车大师也很注重月份的,就好像杜鹃一样,她肚子里的孩子,还不足三个月,未成形,这个时候的胚胎,好炼,因为其凶性还不算太大,以车大师的修为,绝对可以完全压制下来。

忙活了一天,夜晚很快就来临了,只是车大师的房间里,却还是一片黑暗,但是在这片黑暗里,却有着一点点如豆般的烛光在不断地摇动着。

随着那一滴,一滴的尸油不断地从那个小小的胚胎上滴落到棺材里,那烛火也越发地跳动得更快了。

一阵风吹过。

车大师的心里没来由得一颤,似乎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样,他抬头向着那烛火看去。

却是看到那一豆烛火,此时居然变得如血一般的艳红,而且红的还是那么诡异。

因为墨镜已经完全挡住了车大师的眼睛,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此时他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

夜晚的天空永远都是宁静的。

苏凌立在屋子里,手指在抚在自己手腕的玉镯上,房间里没有开灯,黑乎乎的,此时小黑猫起司,也没有再吃猫粮。

一人一猫只是静静地坐在房间里,时不时地看一眼那打开的窗户,他们好像在等着什么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一直到手表的指针跳到午夜的时候,一阵风吹过,一个满身是血,透明的人形却是飘进了苏凌的房间里。

“你终于来了!”苏凌看着进来的人形,淡淡地轻启朱唇。

起司眨巴着绿油油的眼睛,看着那飘进来的人形,却并没有说话。

“苏凌,你早就知道我要来?”人形开口了,她的声音赫赫然正是杜鹃的声音。

“是的,我早就知道,因为你的灵魂并没有去地府,既然你没去地府,我想,你应该会来找我的!”苏凌倒是一脸的淡然。

“苏凌,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救我的孩子?”杜鹃的鬼魂,很明显是来质问苏凌的。

“喵呜!”起司这个时候跳到了杜鹃鬼魂的面前,然后目光不善地看着对方:“哼,鬼医大人,已经尽力救你了,她再三挽留你,如果当时你留下来的时候,那么你就可以不用死了,可是既然已经是命中注定的事情,鬼医大人都没有留住你!而你现在居然没有去找害死你的人,居然还有脸跑到这里来,口口声声地瞒怨鬼医大人没有救下你,你是不是搞错了!”本来起司,对于杜鹃还有着几分的同情,可是现在他的心里连那么最后几分的同情也没有了。

其实苏凌今天晚上一直在等杜鹃的鬼魂来,其实还是想要帮她,因为一旦童魂被炼成小鬼,那么就不能再入轮回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杜鹃居然怪她这个想要救人的,没有把人救下来,言辞凿凿间,却根本就没有怪过那些害她的人,于是苏凌脸上的神色也越发地冷了起来,这样的人,不值得自己帮,也不值得自己救。

听完了起司的话,杜鹃的脸上也现出来一抹犹豫,其实她自己也明白,起司说得不错,可是,可是她心里现在想得更多的就是如果当时苏凌强行留下自己,或者她对自己明说,那么自己说不定就真的会留下来的。

只是杜鹃根本就没有想到,如果苏凌真的强留,那么她就会留下来吗?在大学里,一对对情深意切的情侣们相约见面的时候,又岂会让一个刚刚认识的外人破坏了。

还有,如果苏凌直接对她说一旦她离开学校,就会死的话,那么她会信吗?

只怕会说苏凌在危言耸听吧。

杜鹃的鬼魂现在也感觉到了,苏凌与起司看向自己的目光中,越发的冷淡了起来,她的身子轻轻地抖了一下,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妥,可以一起到自己白天的时候居然死得那么惨,她的心里又不由得升起一股浓浓的怨气:“苏凌,就是你,就是你,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那么我也不会死,只要你说了,那么我一定会听的,我一定不会去的!嗯,是的,我一定不会去的。”现在杜鹃的鬼魂就已经认准了,她就是要这么一口咬定,不然的话,她这一口怨气,根本就没有地儿去撒啊。

苏凌的嘴角终于掠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人心啊,人心啊。虽然她很相理解一下杜鹃,可是,可是理解却不是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既然杜鹃不用理解,那么自己也就真的拿出来地府鬼医的气势,哼,怨鬼,冤魂在这万年里,她见过多少了,说起来,以杜鹃这种程度,还真的不算什么。

看来自己还是同情心过于泛滥了,有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嗯,就算是死得再惨也不值得同情。

起司的一双猫瞳里,那绿色的眸光这个时候却如同绿色的火焰一般在跳动着,妖异特别。

“杜鹃,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不知道,你说出这些话之后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吗?”苏凌一直冷笑着听杜鹃指着自己的鼻子骂完,然后这才缓缓地站起了身体,一步一步地向着杜鹃走了过来。

“你,你想要做什么?”杜鹃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我是地府的鬼医,在地府中,小阎王下过命令,不允许任何鬼魂,或是鬼差,鬼王对我不敬,违者……”

苏凌的声音拉长了。

杜鹃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的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起司在一边接口道:“违者,就需要尝尝鬼火烧身之苦了。”

说着,起司的嘴巴又一撇:“不过你是新鬼,你应该没有体验过,也没有看过,鬼火烧身到底是一个什么滋味,恭喜啊,现在就可以体验一下。哦,对于,现在鬼医大人也是地府未来的王妃,所以敢辱骂她的人,还要再加上一条,那就是魂飞魄散!”

“啊!”杜鹃的神色有些复杂了起来,她哪能想得到,苏凌明明生活在阳间,居然在地府里还有着这么大的来头,事情怎么会这样,而且现在她在阳间已经死亡了,现在她正好就归地府管啊,完了,事情有些大条了。

不是应该她把苏凌骂一顿之后,然后借着她对自己的愧疚之心,指引她找到自己的尸体,然后入土为安,接着再让她想办法救回自己的儿子。

她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她真的就是这么想的而已啊,可是,可是苏凌怎么会那么有来头呢。

做人,会后悔。

做鬼,也会后悔。

不该说的话,不要说!

不该做的事情,也不要去做。

不该骂的人不要去骂。

杜鹃张了张嘴,想说点求饶的话,可是起司却不再给她机会了,起司的那双绿瞳,这个时候居然真的射出来两道妖异的绿色鬼火,将杜鹃的鬼魂团团包围住了。

对于这个女人,现在起司真的是没有半点的同情心。

被鬼火灼身的滋味并不好受,杜鹃想要张嘴惨叫出来,只是她眉心处的一点朱红却是微微一闪,寺是她的那惨叫之音,也是生生地又吞了回去。

“哦,居然是朱印之封!”苏凌一眼就认出来杜鹃眉心的那点红芒:“看来他的元气应该已经大损了!”

“只是现在那个小家伙凶得很!”起司一边说着,一边冷眼看了一下杜鹃。

此时从那绿色的鬼火之中,射出两道粗粗的,不断地泛着黑气儿的锁链,就宛如毒蛇一般,直接就缠住了杜鹃的整个儿身体的,接着杜鹃,鬼火,锁链便同时消失了。

室内再次恢复了宁静,而且青得就好像之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苏凌靠在床上,手指在轻轻地把玩着自己手腕上的玉镯。

起司却是又闷头与那猫粮奋战了起来,虽然鬼医大人没说,但是他却还是很明白的,只怕鬼医大人一定要出手救那个没成形的小鬼吧。

唉,只是那个小家伙,不过才三个月罢了,就算是救了也不能入轮回。

可是现在起司也明白,自己不能再劝鬼医大人了。

一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苏凌却是终于下定决心了:“起司,等于小鬼炼成交给王市长之后,咱们再去取来!”

“……”起司一连眨巴了好几下眼睛都没有反应过来,话说鬼医大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只要小鬼炼成了,那么将他放在庙里,天天受着庙里的香火,还有那些诵经之声,那么他还可以再入轮回的!”苏凌道。

起司明白了,鬼医大人还是不忍心那个孩子入不得轮回,她终究是要救那个孩子的。

“可是……”起司有些犹豫,但是却也不过就是片刻,起司扬头便又笑起来了:“好的,起司听鬼医大人的!”

炼成的小鬼,特别是这种的,会变得很凶,除了对他的主人,对于其他人,小鬼都不会信服,而且还会暴起伤人的。

不过,起司与苏凌倒是不怕。

------题外话------

万更求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