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095】,柳蔓与高竞华的争吵

唉,没有办法啊,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人不怎么长眼睛的,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但是却还是在不明就里的情况来招惹。舒悫鹉琻

很明显蔡碧波就属于这种人。

只是蔡碧波这个女人说得倒是很爽,而且越说越像那么回事儿,而且越说蔡碧波便又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了起来,要知道本来她还正奇怪呢,那块大石头怎么会滚落下来呢,而且居然还正好砸到自己的车上,嗯,嗯,一定是这个女人推下来的,她一定是想要害死自己与自己的女儿。

想到这里,蔡碧波的眼底不由得掠过一抹厉光:“哦,我知道了,你一定就是那个叫做蒋妍的女人,我告诉你,你妈就算是再怎么想要给我男人做小三儿,但是小三儿就是小三儿,永远也没有办法与我相比!”

蔡碧波所说的这个蒋妍啊,也是一个女孩子,她的母亲是蔡碧波老公,叶风的老同学,说起来,还是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呢,除了大学外,他们两个居然还都是同桌,当真是可以用青梅竹马来形容。

而且两个人的关系也一向很好,只是叶风上大学之后,两个人曾一度失去联系,可是在去年两个人再次偶遇之后,于是便又开始常来常往起来了,而这一点,便让蔡碧波十分的不高兴,准确地说这是出于一个女人吃醋心理,而且在这种事情,相信就算是再怎么大度的女子心里也会不舒服的。

蔡碧波虽然没有见过蒋妍,但是她却见过蒋妍的母亲,那叫做蒋小月的女人,那个女人绝对是把女人是水做的这几个字,演绎得淋淳尽致,而且这个女人一直都没有结婚,至于这个女儿,也是她做为未婚妈妈生下来的。

这个蒋小月愣是一个人把女儿拉扯大,而从来都没有提过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你说说,蒋小月与叶风以前的关系很好,很亲密,现在她再次出现,居然带着一个女儿,所以蔡碧波自然而然便在自己的心里给这个蒋妍的父亲安到了自家老公的头上。

而现在看到这个红衣女子,她的脑子居然灵光一现,想到这码子事儿上了。

于是这个红衣女子想要害自己的动机便有了。

可是蔡碧波倒是说爽了,也过足了嘴瘾,可是她身体里的那个鬼却受不了,没有办法啊,那个鬼可是知道苏凌的厉害,这可是鬼医大人啊,不但可以收拾得了人,更收拾得了鬼,更何况这个鬼还不想要自己的鬼生才刚刚开始就灰飞烟灭呢。

于是只听到“咔嚓”一声响,一枝树杈居然莫名奇妙地折断了,而且掉落下来。

说实话,这枝树杈与蔡碧波还有着那么一段距离,也就是说按照常理来看,这个根树杈根本就不可能会打到蔡碧波的头上,可是在这个无风的天气中,那个树杈居然自于平移了近五米,然后“咚”的一声,砸到蔡碧波的头上。

“哎呀!”蔡碧波一捂脑袋,虽然她心里也很奇怪,这个树杈为什么会砸到自己头上,但是她的眼睛却一刻也没有从苏凌的身上移开:“你是不是蒋妍?”

“我倒是觉得你与其现在关心那个叫做蒋妍的女人,倒不如好好地关心一下你的女儿吧!”

一句话,提醒了蔡碧波,话说她的当妈的似乎有些太心大了,居然因为一个假想敌,居然把自家的宝贝女儿给忘记了。

于是蔡碧波狠狠地剜了一眼苏凌,然后这才低头去看自己的女儿。

“起司,我们走!”

“呃!”起司不明所以地看着鬼医大人:“走,就这么走了,这对母女,我们不玩了?”

“有那个鬼在,她们两个会玩得很开心的,而且想来苏辰与苏游那边应该也动手了,既然如此,那么这对母女应该再好好地在阳间呆一段时间才行呢!”

苏凌说着,一伸手,让起司跳到自己的手臂上,然后脚步轻移,身形一动,便已经离开了盘山道,接着她的手指在虚空中似乎很随意地画了几下,于是一道金光闪过。

今天那些开车欲走盘山道的司机们,一个个可是郁闷得不行,因为今天的盘山道口,居然有着一团雾气,这本来没有什么,山路嘛,有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只要小心一点儿就好了。

可是今天的雾气却十分古怪,车开进去之后,也看不到其他的车辆,也看不到路况,而且想停也停不下去,就算是你用脚死死地踩在刹车上,但是那车依就是继续向前行驶着。

不过倒是没有遇到危险,可是手表与手机上的时间都在不断地跳动着,按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应该早就已经通过盘山道了,可是今天可好,这都已经是平常的两三倍的时间了,但是车子依就是走得不紧不慢的。

而正当这些司机们一个个腹诽的时候,却是看到似乎有一道金光自他们眼前飞过,于是那些迷雾居然直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呃!”视野清楚了,一众司机,这才吃惊地发现,他们居然还在盘山路的入口处,而且这里居然已经密密麻麻地全是车了。

还好,大家的脚都一直踩在刹车上,所以现在这些车都是静止的,不然的话,非得发生连环撞车事故呢。

“鬼医大人,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起司却是兴致勃勃地问道。

“几件事情,一看看医学院里到底有什么。二解决掉那对狗男女,还有那个老道,居然敢阻碍我!”

苏凌嘴里的那对儿狗男女,起司是很清楚的,除了柳蔓与高竞华那两个人渣之外,还能是谁呢?

而那对人渣现在已经拖了这么久,是时候彻底解决了,而且只有把他们两个在阳间先解决掉了,那么才阴家的那些家伙们才有的玩啊。

一想到这里,起司居然阴阴地一笑,阴间的那些家伙们,可是对柳蔓与高竞华盼望很久了,而且现在阴间那些家伙为了好好地“照顾”一下他们两个,已经又新发明出来好多种刑具了,嘿嘿,嘿嘿,真的是很期待啊。

看着起司那不怀好意的样子,苏凌却是伸手在他的脑袋上胡乱地拍了几下:“还有那个老道居然敢伤你与你苏阳,那么他必须要死。”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凌的声音有些冰冷的杀意,那个老道,那天如果不是小阎王及时出现的话,只怕自己都会出事儿,所以那个人留不得,而小阎王既然不方便在阳间动手,那么一切就得靠自己。

而现在自己的身边有着十几万的小鬼,相信也够那个老道喝一壶的了。

此时柳蔓正在与高竞华吵架。

至于原因就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老道损失了一件极为重要与珍贵的法器,所以这个损失自然就由高竞与柳蔓两个人来赔偿了。

法器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任由着这个老道漫天要价,而这个老道这一次也还真的是狮子大张口,居然直接就要价八个亿。

八个亿,听到这个数字之后,柳蔓与高竞华两个人同时一呆,就算是柳蔓的家里还是很富有的,但是却也绝对拿不出来八个亿,她父亲只是医学院的院长,但是就算是再贪污,也贪不来八个亿啊。

至于高竞华,这个男人手上就更没有那么钱了。

于是高竞华为此与老道单独长谈了一次,就是想要让老道降价。

毕竟八个亿太贵了。

而老道也很好说话,他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让柳蔓陪他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柳蔓要无条件地服从他,而且高竞华还要再给这个老道找来五十个年轻漂亮的女学生,来供老道玩乐。

如果高竞华与柳蔓两个人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八个亿的事情就做罢了,如果他们两个做不到的话,那么他就会施展他的手段了。

当然了至于什么手段,这位道爷没有说,可是高竞华却是生生打了一个寒颤,这些高人们的手段,可绝对不是自己这种普通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所以高竞华便去找柳蔓,想要说服她,去陪那位道爷三个月,当然了,在这三个月里,柳蔓要对道爷无条件地服从。

一听到这话,柳蔓又岂能不怒,这个高竞华到底把自己当成是什么了,是那种夜晚的时候站在大街上,等客上门的站街女,还是那种人尽可夫的荡妇?

虽然柳蔓到目前为止不只与高竞华这么一个男人发生关系,但是她也不是什么男人都可以的。

“高竞华,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小蔓,你就答应了吧,不过就是三个月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都已经答应了!”

“特么的,高竞华既然你答应了,那么你就自己去陪,不要拉上我!”

&nbs

p;“柳蔓,你说什么呢,哼,如果不是因为你出主意让我**解剖了苏凌了,那么现在也不会搞出这么多事儿来!”高竞华的眼睛瞪大了,现在他越来越觉得柳蔓除了出身比苏凌好些罢了,其他各方面都比不上苏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