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御宠医妃

第032章  诡异又尴尬的献礼!!

锦衣卫这个概念,夏初七从梅子嘴里知道了不少。总结出来也无非就几个词儿:牛逼,变态。特牛逼,特变态。

但那又如何?

那日在小树林里,虽说她是仓惶逃命,可她向来“腰上缠一只死老鼠,就敢冒冲打猎的人”。更何况在驿站里,她上头还有高个儿的赵樽顶着,天儿塌不下来。

入得驿站,里头人声鼎沸。

一辆辆马车随后又驶了进来。

看情形,不止东方青玄一个人来了。

不过,她是仆役,没人差使,也见不着那些人。

等她被唤去伺候的时候,已是申时的晚宴了。

她僵硬着身子,随了一众仆役端了厨房精心烹饪的各类珍馐,鱼贯地步入设宴的食香轩。

轩内美酒佳肴,热气氤氲间,哪里还有半分寒冬腊月的凉气儿?

东方青玄依旧一袭红衣倾天下。华贵、明媚、花明月黯笼轻雾一般的妖美神韵,出色的把他边儿上陪坐的几名官吏比得丑不堪言。

然而。

在如此美艳高华的东方大妖孽面前,坐在东向尊位的赵樽,漫不经心的孤冷贵气之态,严肃刻板的岑寂酷烈之姿,如鹰之利,如狼之狠,如虎之威,那帝王之气宛若天生,其势更为逼人。

“小奴儿。”

夏初七捧了托盘正待退下,突听赵樽一声轻唤。

她狐疑一望,对上了他没有情绪的眼。

“过来,替爷斟酒。”

“是。”

学着那些个还不太习惯的礼仪,她缓缓往赵樽身侧走去,没有看向任何人,却觉得有无数道目光朝她扫了过来。而其中最为刺眼的,便是那一束盈盈如秋水的波光,来自于东方青玄那个大妖孽。

她站定,一眯眼,反扫了他一眼。

东方青玄笑着收回视线,慢悠悠的开口,“青玄本不想来清岗讨扰殿下休养的,可先头却接到皇长孙从京师传来的信函,托我在沿途替他找寻前任妻室,于是,便四处转转。”

夏初七微垂着头。

很诡异的,听到这句话,她突然觉着心脏的某处,被蜇了一下。

不像来自她的感受,而像是这身子自有的痛觉,蜇得她呼吸一紧,不由得捂了下胸口。可待她仔细去辨别时,那痛处却又没了,一点儿痕迹都无。

难道经常挨饿?胃不舒服了?

她这头想不明白,那头两个美男却已经换了别的话题,客套又虚伪地打起了官腔,听得她有些想发笑。换了个天空,换了个场景,可这官腔文化还真是千百年不变。

有酒的地方,就会有菜。

有男人的地方,就会有女人。

大概为了以示宴请东方大都督的友好,赵樽难得的差了歌伎过来助兴。随着一众盛妆美人儿进入食色轩,那盛世繁华下的纷香靡丽,便进入了视野。姑娘都是精挑细选调教出来的,姿容靓丽自是不必多说,吹拉弹唱也是无一不精,一时间,舞袖翻飞、清音嘹亮、艳美娇媚,好一副夺男儿精血的美人儿画面。

陪坐的官吏品级都不低,算是川陕的一方大员了,可席间却没人说那官场之事,吃着酒,叙着事儿,气氛也算活络。

不知不觉,酒过三巡。

东方青玄凤眼轻弯一下,突然红袍微拂,起身向赵樽敬酒。

“殿下,青玄此行来得匆忙,没有备礼,如今却扰得殿下拖着病体盛情款待,实在过意不去。我想把离京前太子妃赠予的一副绣图转赠给殿下,还望殿下不要嫌弃才是。”

太子妃?不就是他的亲妹妹?那个传说中本该指给赵樽做王妃的女人?

夏初七下意识瞄过去。

那妖孽一双凤眸如同含了春水儿似的潋滟多姿,望向赵樽那一眼,说不出来的妖气,瞧得她心里麻酥一下。据说东方两兄妹长得极为相似,若他家那妹子在此处,不得把赵樽的魂儿给勾走?

怦怦……

她的心在跳,不由得替那赵贱人尴尬起来。

可他万年不化的冰川俊脸上,却没有半点儿异样。

“东方大人说笑了,既是太子妃赠予你的,本王又如何能夺人所爱?”

东方青玄缓缓一勾唇,大红蟒衣的宽袖如红云一般划过,一掩袖,杯中酒已一饮而尽。

“赠与我了,便由我来处置。来人,为殿下献礼。”

两个人一说一答,场面上风平浪静,可有心的官吏和随从听在耳朵里,都心知肚明,只觉一阵尴尬,又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掩饰着,假装什么都不知情。

很快,两名锦衣卫捧了一个桃木精雕的剔彩长盒上来。

盒盖刚一打开,便生出一层幽幽的芝兰香味儿来。

“哗啦”一声,一副长约一丈宽约五尺的大绣图,就在众人面前展了开来。

绣图以素色蜀锦为底料,线条、色彩、神韵均不同于一般的绣品,笔法偏向墨韵,花饰栩栩如生,绣图之上山川河流,春花秋月,人物景致,无一处不生动。或耕田,或织布,或蹴鞠,或读书,或浣衣,有飞鸟,有走兽,有鱼虾,有花草,一副副小图分布于大绣图之上,又总体构成了一副大图。在图的顶端正中,用绢秀的字体绣着八个大字。

“河清海晏,时和岁丰。”

宴席之上,一干人等呆愣了许久。

好一会儿,才喘出气来,啧啧称奇和赞不绝口。

“太子妃好绣功!”

“如此大的绣图,需花费好长时日吧?”

“哎,黄大人,您没瞧明白啊?绣图虽美,却不及喻意之万一。河清海晏,时和岁丰代表什么?不就代表了我大晏江山永固,百姓安居乐业,万民永享太平吗?太子妃不仅绣功了得,还有心怀天下的仁厚心肠啊。”

实说,夏初七也叹为观止。

看来这个东方妹妹,确实是才情心思都细密如发的女人。

只可惜,这么一个美人儿,却配给了年过四十的太子赵柘,真是暴殄天物。

不过,就她所知,如今朝堂上派系虽多,可一旦太子故去,最有可能得储位的人无非三个。

一为皇长孙赵绵泽;

二是那三殿下宁王赵析;

再一个,自然是手握重兵的晋王赵樽。

大晏局势风起云涌,赵绵泽的太子党与赵析一党正斗得你死我活,只有赵樽始终不动声色。

那么,属于赵绵泽一党的东方两兄妹,在这敏感时期把绣图赠予了赵樽,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赞声不绝,满屋只有赵樽一个人面不改色,若无其事的将视线从绣图上移开,冷眸依旧平淡无波,只随意唤了一声儿情绪不明的郑二宝。

“收下吧,多谢东方大人美意。”

东方青玄满是笑意的眼睛,分外妖娆,“来来来,为了河清海晏,时和岁丰,青玄再敬殿下一杯。”

“下官末位随一杯!”

一众官吏只有迎合。

夏初七琢磨着东方两兄妹和那绣图,偶尔悄悄瞥一眼赵樽。却见他仍是端坐于主位之上,虽不与人谈笑风生,却也不显得疏离无礼,似乎那“太子妃和绣图”的事儿,没有让他受到半点儿影响……

一顿酒宴,吃到酉时方罢。

“东方大人一路舟车劳顿,想来也乏了。郑二宝,领大人去好好安置。”

“是,爷。”

赵樽发了话,官吏们纷纷起身告辞。

东方青玄也随众而起,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瞄了一眼赵樽后侧的夏初七,妖气十足的脸上忽地绽开一抹轻佻复杂的笑容来。

“殿下,青玄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东方大人请说。”赵樽声音微冷。

东方青玄目光一闪,嘴角噙了一抹妖艳到极点的笑意。

“那日在城中巧遇你府上一位小厮,人长得虽不算绝色,却甚对青玄的口味。我想向殿下讨了过来,以解长夜寂寞。”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lixinzhizhu】姑凉,升为解元!么么哒。

【同时鸣谢】:各位爱我的妹子,以及恨我的妹子。说了后头一句,立马感觉自己的形象高大上了,萌萌哒有没有?

——

采访东方妖孽:你把你家妹子的裹脚布送给人家赵十九,还想把初七讨了去做基友,不觉得脸热吗?

青玄妖娆一笑:你懂的?我懂的,我们大家都懂的。其实只有读者是不懂的。

二锦(晕倒吐血):这种话怎么能说出来?丫的,这不是让我挨板儿砖吗?

嘿嘿,大家可以猜一猜。那什么,《步步惊婚》实体书上市啦,我再来吆喝一嗓子,有需要的童鞋当当网下当哦,货当付款,非常方便。飞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