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御宠医妃

第022章  什么是规矩

日头往西走,水要往东流,就像这命运一样,它推着你往前,管你是推着,挡着,扒拉着,你还得迈步子。夏初七这个人懒,最不爱干的事儿就是“自欺,欺人,被人欺”,所以事到如今,她便顺应命运,不求留名史书,但求留得小命。

“楚七,我想求你个事儿——”

梅子的声儿低得像蚊子,却打断了她的穿越哲理性思考。

“咋?”

“我……”瞄她一眼,梅子支吾着。也不晓得为啥,楚七和爷跟前的其他仆役其实没有什么差别,一样的青布衣衫,一样的布鞋布带,可她就觉得楚七不一样。不仅爷对她不一样,就连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味儿,都好像能令她生出几分低小来。

夏初七眯起眼,“很难出口?”

停顿,她哼了声,一拂袖,加快了步子,“那便别说了。”

“哎,楚七……”梅子拉住她的袖子,咬住下唇,“我说,我说。”

夏初七哭笑不得,真是个小丫头。

当然,她忘了自个儿在别人眼里,其实也只是一个小丫头。

“楚七,你看我的脸,这几日也不知怎的,长出好些个酒刺来……我怕月毓姐姐嫌我难看,不许我在爷跟前伺候了,我,我想请你帮帮我……”

夏初七打量过去。这梅子梳着个丫髻,套了件青绿色的袄儿,圆脸白白粉粉的,十分可爱,可偏偏脸上长了好些大大小小的红颗粒,确实影响了美观。

狡黠眨下眼,她笑问,“我哪能帮你?”

梅子嘟起嘴来,“我找过孙大夫了,汤药也喝了不少,就是不见起色,还越长越多了。孙大夫说他本不擅此术,还说楚七你的医术极好。你,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办法当然有。

可,办法不是随便用的……

想了想,她似乎特别为难的搔了搔脑袋,苦巴巴地说,“这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皮肤病,除了我呀,怕是没有人能治了。可这熬心熬力的事儿,对我有什么好处?”

梅子一听,急了,拽着她袖子就不放。

“好姐姐,帮帮我吧,以后我都听你。”

“这样啊?”望驿馆院那边儿瞅了一眼,夏初七勉为其难的叹了一口气,“可是我信不过你。因为你家主子就是一个大骗子,你也一定是小骗子。”

这一句话刚出口,梅子吓得脸都白了,竖起指头做“嘘”状,“楚七,这话说不得,要杀头的。”想了想,她又觉得楚七经常冒犯爷,又咬又骂又打的也没有杀头,不由委屈地嘟了下嘴,“爷不会要你头,却会要梅子的头……好姐姐,你说如何才信得过我?”

夏初七抱着手臂,笑嘻嘻逗她,“行,你骂一句,赵樽混蛋。我就信。”

“啊!?”梅子跺着脚,快要急哭了,“不,不行啊。我是爷的奴婢,就是爷的人,不忠心侍主的人,是会遭天打雷劈的。好姐姐,换一个行不?换成梅子是混蛋,好不好?”

看着她又撒娇又可怜的样子,夏初七心软了。

封建礼教,实在害人。

可再鄙视,她也无法重塑梅子的三观。

坏坏的勾了下唇,她搂着梅子的胳膊,一边走一边道,“看你实在可怜,姐就帮你这一回。不过你欠我这么大一个人情,往后就是我的人了,有什么小道消息,必须第一个告诉我。懂没?”

这下梅子没有反对,重重点下头,“好,我都听姐姐的。”

“乖!”笑嘻嘻捏下她的圆脸,夏初七得意地露出八颗白生生的牙齿来,“回头我去回春堂取东西,就顺便给你配药。”

为了方便伺候赵樽,驿丞署为他的亲随仆役准备有一个生活小院,就在玉皇阁的东面儿。夏初七与梅子两个人一道,经过厨房、柴房、仓库,再绕过一口水井,西配房便在前面了。

人还没入院子,她就见到院门口坐了一个高高大大的家伙。耷拉着脑袋,他时不时往路口望一眼,一脸的委屈和失落,却愣是没有发现从侧面走过来的她们。

“傻子!”

夏初七轻唤一声儿,傻子猛地回过头来,瞪着一双红得像兔子似的眼睛看了看她,风一般冲了过来,撞得她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才将她紧紧抱住。

“草儿,找到你了,我找到你了……”

他的兴奋做不得假,他的雀跃更是真真儿的。这个与她相识不久的男人,或者说这个智力未开的孩子,每一次见到她便用这种姿态。或保护,或依靠,或愚钝的,却又真心实意为着她好。

鼻子酸了一下,她轻轻拍着他的背,笑嬉嬉的安慰。

“没事了,没事了啊,乖。”

傻子吸了下鼻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飞快地放开手,一只手急巴巴地探入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来,讨好地递给她。

“草儿,给你的……”

“嗯?什么东西?”夏初七拎了拎油纸。

“包子,白面包子,有肉馅的,好吃。”

夏初七愣在那里没有说话,梅子却抿着嘴笑起来,“楚七,你家的傻子哥哥得了肉包,愣是没有舍得吃,天天捂在怀里,说你喜欢吃肉。”

吃肉啊……

他还记得。

喉咙哽了一下,夏初七掀开油纸包,看着已经被挤得不成形状,看上去已经变了质的肉包子,又想哭又想笑,想着想着便气不打一处来,使劲儿往傻子胳膊上一拧。

“你个大傻子,让你不吃,你看都坏掉了,下回不许了,听见没有?”

被她拧了胳膊,傻子却笑得合不拢嘴。

“草儿,王爷是好人,傻子吃的肉包是王爷让给的。”

“好人?”

夏初七咬着牙,使劲儿戳他胸口,“说你傻还真傻。”

赵贱人要是好人?全世界就没有坏人了。

不过,她扫一眼边上赵樽的死忠粉儿梅子小丫头,也没好直接告诉傻子,他口中那个“好人”其实才是一个真正的大坏蛋。

想到这儿,她突然茅塞顿开。她必须与傻子先划清界限,他才不会成为赵樽要胁她的把柄,那么以后她夏初七想去哪儿,还不由着她?

“傻子,你先回村儿去,好吧?”

傻子一愣,看着她,一直看着,歪着大脑袋似乎不太明白。

“草儿,你不回吗?”

夏初七心口一紧,说得犹豫,“我……吧……”

拍了下脑袋,傻子似乎反应了过来,背转过身蹲在她面前,又拍了拍自己的大肩膀,“草儿你定是累了。你上来,我背你家去……”

家……

她哪来的家啊?

来到这个世界,独单单一个,小草都有根,她却没有。

傻子久等她不动弹,回头看了一眼,突然便发了横,过来背起她,不由分说就往外冲。

“我们家去,家去……我们不在这里了,有肉吃也不在……”

傻子就是傻子,他哪儿晓得个中缘由?又哪儿会理解不是想走就能走的?不管夏初七如何说,他愣是不放手,也不管梅子急得在后头追赶,他那步子越迈越大,凭着一股子蛮劲儿,愣是从西配房往驿站的西城门冲。

还没到城门,便瞧见一行人从驿馆院过来了。

除了一身黑金甲胄,手攥乌黑马鞭的赵樽之外,他身边儿还有郑二宝和十来名亲兵近卫。

勒住马,他目光扫了过来,冷冷的。

郑二宝是个猴儿精,一瞧主子爷阴晴不定的脸色,便尖着嗓子低喝。

“哎哟,你个傻子,还不把人放下来?当这是自个儿家啊,没点儿规矩。”

傻子怯生生望了赵樽一眼,却还是梗着脖子不放,“我们要家去了,不在这了。”

赵樽冷抿着唇没有说话,郑二宝却觉得头痛了。

他这个主子爷惯常孤僻难懂,心里头究竟揣着啥劲儿他也吃不准,可那傻子也是一个没法儿说理的人。怎么办?他偏下脑袋冲两名亲兵使了个眼神儿,那两人按了腰刀便大步往傻子两个冲了过去。

“站住!做什么?”赵樽突然冷冷低喝。

两名亲兵脚下一顿,回头看着他。

“全部退下!”

赵樽又冷喝一句,语气锋利得如同刀片儿,一袭裹了金边儿的披风里,黑金的甲胄反射着淡淡的光芒。那冷,那寒,让人骨头冻得生痛。

“郑二宝!”

“爷……”郑二宝小心上前。

瞄了夏初七一眼,他皱了下眉头,冷冷道,“让人好好教教她规矩。”

说完,他重重拂了下披风,带着一众亲兵策马离去。

只留下,那冷冷的余声,在院子里淡淡回响,分外骇人——

------题外话------

别瞧着这十九爷挺拽,据说在后来,当他发现自己在某女人心里的地位还不如一个傻子的时候,可怜得想去撞墙……

*小剧场放送*

十九爷(恨恨):傻子,你干嘛要和我抢媳妇儿,你知道媳妇儿用来干嘛的吗?

傻子(瞟他):当然知道,用来吃的。

十九爷(无奈):知道怎么吃?

傻子(害羞):……

十九爷(脸绿了)。

傻子(突然抬头):就是媳妇儿可以做很多好吃的……

十九爷(眉头一松):我也可以给你很多好吃的,比她给的还多。

傻子(怪异的表情):可是,你会生娃娃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