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御宠医妃

第019章  精彩绝伦—小精怪撞上大腹黑

“十九爷果然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来人收起手里的弹弓,潇洒不羁地荡了进来,那俊美的眉眼间略带邪气,微勾的唇角上扬着不怀好意的贱笑,一看便是风月场中滚出来的翩翩王孙佳公子。

赵樽剜他一眼,“皮又痒了?”

“哎,天禄,我真怀疑你那心是冰疙瘩捏出来的,搂着个活色生香的俏姑娘,怎么就捂不出半分热气来?”

天禄是赵樽的表字,一般人不敢这么叫他。

而元祐不同。

除了他金卫军右将军的身份之外,他实则出身皇室,是当今太子赵柘的庶出第三子,因缘际会,打一出生就被过继给了开国元勋元鸿畴之子,成了诚国公府的世袭小公爷。

皇室庶子过继给臣子,本朝只此一出。

按理,元祐该称赵樽一声皇十九叔。可他从小便与赵樽伴读,说话随便惯了,早没了晚辈的分寸。

调侃完,见赵樽依旧冷冷端着脸,元祐小公爷将弹弓抖落几下放在窗棂上,优哉游哉地走过去,靠坐在床边的一张木椅上,观察起了被他打昏过去的夏初七。

“哎哟,别说我这表妹,长得还真叫一个——丑!”

赵樽瞟他一眼,便不言语。

元祐哈哈一笑,手指缓缓拍击在床沿上,一个人自说自话。

“眉如轻柳,却挑得高了点——不是个好教养的。”

“鼻如悬胆,却不十分挺拔——有福相却善嫉,只怕容不得其他妇人。”

“小嘴儿嘛,形状极佳,却少了点光泽——不知吃上去如何?”

“这五官嘛,拆开来看没一样十分出挑的,可嵌合在一块儿,瞧上去却还有那么点风味儿——我想起来了,那日她抱着我,叫表哥,好表哥,那声儿却是极脆,极娇,极软,叫得我心里头那个痒痒啊。”

他经验老到的评头论足,赵樽眉头越蹙越紧,终于不耐烦了。

“滚一边儿去!”

元祐瞄一眼他,笑得极为腻歪,“天禄,别瞧着我表妹人瘦了点儿,肤色差了点儿。可养人就跟这养鸟儿似的,你把她喂好喽,也是可以玩耍的嘛。你若嫌弃,不如我纳了回去?表哥表妹,天生一对。”

他那风流倜傥的眼珠一转,赵樽便知道他心里头打什么主意。

“别往歪了想。这人,我有用。”

元祐唇角一勾,笑得那叫一个邪,“要怎么用?”

冷哼一声,赵樽不理会他色迷迷的眼神,将夏初七翻了一个身,速度极快地把她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物件儿一个个取将下来,皱着眉头瞅了半天,递给元祐。

“看看,是什么物什?”

“咦……”说起正经事来,元祐便收敛起了纨绔气,有了个做右将军的样子。只见他反复将两个铁制的家伙颠来倒个的看,喃喃说,“好像是火器?”

赵樽眉头加深,“对,极为相似。”

眯了眯眼,元祐看得很认真。

可惜——

如今大晏的金卫军虽然装备有火铳,铁炮,火枪,火蒺藜等燃烧性的火器,却没有一个与这些东西长得像的,他们到底还是瞧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这表妹……来头不小啊?”

赵樽眸子冷了冷,在他肩上重重一拍。

“拿到神机营去,找几个匠人拆解释疑。”

*

夏初七是被噩梦惊醒的。

在梦里,一条大红色的裤衩子在眼前飘啊飘,跟着她追啊追,好死赖活地非得往她的脑袋上罩,大有要把她勒死在亵裤里的劲头。而她的脚下,一眼望不穿的泥潭和深渊,吓了她一身儿冷汗,猛地坐将起来。

“该死的红裤衩,老子——”

话没说完,她头一扭,彻底惊醒过来了。

她还睡在西号那张床,几步开外的楠木椅上,赵贱人穿了一身华贵的亲王蟒袍,套了一件玄黑的狐皮大氅,上头有着精巧的裹边儿,一身的尊贵范儿恨得她牙槽子直发痒。

她瞪着他,一言不发。

他目光冷冽,态度难辩,气氛低沉冷寂。

一勾唇,一眯眼,夏初七眸底火花噼呖啪啦。

“王八蛋,见姑娘长得美,也不用一直盯着看吧?”

他不动,只使了一个眼色,小丫头梅子便乖巧地递给她一个青花的水盏,“姑娘,你睡了有些时辰了。嘴很干吧,先漱漱口,爷等下有话要问。”

他没有长嘴吗?说话还要婢子来做传声筒?

狠狠抓过水盏来漱了下口,夏初七哼哼唧唧。

“贱人,快点儿说,究竟要怎样?”

他还不动,又让梅子给她递水漱口。

她烦躁了,挥手,冷哼:“不要了!”

梅子很为难,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好姐姐……”

嘁,谁让她心善呢?

抓过水盏又漱了一下口,她继续哼哼,“贱人你说话,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人?”

这一回,赵樽终于有了反应。

“漱了两次,嘴还这么臭,如何谈得拢?”

什么?夏初七本就愤愤的小脸以她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变成了一个微微张着的“O”型,再用她能够想到的所有恶毒语言在心里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之后,才深呼吸,慢悠悠地换成了一张莞尔的笑脸。

“行,你是大爷。要怎么谈,说吧!”

赵樽淡淡说,“我要你。跟了我。”

夏初七傻眼了,张着嘴望着他,脑子不会转了。

性暗示?要不要这么大胆这么开放这么没节操这么没底线啊?

一瞬之后,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他说的要她,是要她替他打工,做他的小跟班,他便可以不计较她偷了小金老虎的事儿,还可以放掉兰大傻子。这样的结果,让她误会得心花怒放的五官,稍稍有点扭曲。

“姑娘我价码高,你准备给多少酬劳?”

赵樽沉默片刻,低低反问,“你开价。”

夏初七初来乍到,对这个世道的物价还不是很熟悉。不过以十两银子可以买一房媳妇儿的物价来换算,月薪若有五十两,她便相当于一个月就可以买五个小白脸儿。

对,就要五十两。

她一只手张开,目光贪婪地盯住他。

赵樽冷眸微一眯,“五百两?准!”

啊唷,意外收获啊?

就在夏初七叮里当啷计算工作一年下来可以买多少个小白脸儿的时候,侍候在旁的梅子小心翼翼地递过来一张纸笺,乖乖地磨了墨让她写。按赵贱人的意思就是,对她的个人情况不够了解,需要写下来,入黄册并记档。

行,合理要求。

接过梅子递来的毛笔,她试了试不习惯,索性把笔杆子“咔嚓”一声折断了,醮了浓墨像拿水彩笔一样,“唰唰”的写了起来。

写完,她愉快地检查了一遍,觉得十分满意才递还给梅子。

一直在二人中间做传送的小梅子大气不敢出,又恭敬地递给了主子爷。

“爷!”

赵樽瞄了瞄她,扬起了纸笺。昏暗的灯光下,只见他脸色越来越阴沉。

姓名:楚七。

性别:女。

爱好:男。

籍贯:京都市。

政治面貌:党员。

部队番号:红刺特战队。

常用昵称:小心肝,小宝贝,美女七,万人迷七,乖乖咪七(可根据感情深度补充)。

常用座右铭:不要用我的美丽,来侮辱你的志气。

最喜欢的事:调戏美男。

最拿手的事:医人整人骗人,坑人蒙人打人(限三岁以上十岁以下)。

最值得骄傲的事:摸了一只皇室贵鸟,个头还挺大。

最为痛苦的回忆:梦见被一条红裤衩子追杀。

择偶标准(不可将就):貌好器粗、黄金满屋。

……

见他脸色越来越黑,却还能平静地看下去,夏初七不由有些佩服。

做王爷的人,果然沉得住气。

眉眼弯弯一笑,她问,“怎么样?感受到姑娘我浓浓的个人魅力了吗?”

赵樽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走到她身边的案几旁,长身而立,挽袖醮墨,将那一行肉麻的“小心肝、小宝贝、美女七、乖乖咪七”昵称划掉,在后头用苍劲有力的楷体书写了三个字。

“小奴儿。”

哟!

夏初七邪邪地摸着下巴,自觉表情已经水一样柔美。

“小奴儿?原来爷你喜欢重口的呀?早说嘛,呵呵呵呵呵……”

赵樽意味深长地瞄她一眼,却没有收笔的意思。

“爷您这是,还要给小奴儿取昵称?”

夏初七笑眯眯地伸过脑袋去,调戏地观望着,却见纸笺顶头落下三个铁划银钩的大字。

“卖身契——?”

惊呼一声,她脑袋“轰”的钻入了一窝蜜蜂。

骗子!

合同工变成了包身工?

------题外话------

只说那日,某只的某只被逮了个正着……其后,某只又被某只收拾得那个晶莹剔透。

结果,某只与某只究竟会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众人:二货!滚,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出现在我等面前。

二锦:滚……了……怎……么……更……文……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