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御宠医妃

第015章  终于吃到肉了?!

不气!不气……

人何必与贱类计较?

夏初七暗自运气打通了差点遁入“魔道”的任督二脉,压下了那股子想要杀人的念头,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托起手中的《青囊书》,放低了嗓子小意说道。

“不知殿下可识得上头的字样?”

他眼神轻飘飘滑开。

“小子《风月心经》都识得,这便识不得了?”

憋住一口气,夏初七才没有不顾小命儿冲他爆粗口。

“殿下,这字样它不一样。”

轻唔一声,赵樽若有所思地瞄看一眼,凉丝丝的眸光中并无波澜,似乎也是才刚发现字体不同,面无表情的蹙紧了眉头。

“竟是钟鼎文?”

“殿下识得?”

剜她一个“没见识”的眼神,他用低调的语气,高调地回应了一句。

“普天下,只怕也就本王识得了。”

装!装!……可人家就是装,她为了八十两不打水漂,也得入套啊。

“那殿下……”

赵樽微微一眯眼,“酬劳只怕你付不起。”

狗屁!

夏初七严重怀疑大晏王朝是不是国库空虚,做王爷的连饭都快吃不饱了。要不然,以他一个手握兵权的亲王之尊,怎么就这么贱呢?第一回赖掉她的诊金如果算是意外,那如今连她劳动所得的八十两都要贪墨了去,要不是太穷,便只能证明这厮天生就是吃煤炭的人——黑良心了。

“爷,饭摆好了,先用膳吧。”

郑二宝躬身入了暖阁,打断了两个人诡异的对话。

事实证明,答案是第二种。

他穷个鬼啊!

老子当了皇帝的人,那肚皮就是金贵得紧。别瞧杵在这个偏远的小城驿站,谁又敢短了他的吃喝?只见那牡丹式填漆的小桌上,那鲜嫩乳白的三丝银鱼羹,那闻之生津的爆灼羊肚,那味嫩可口的糟腌大红虾,那外脆里酥的南瓜饼,尤其是那一整只香沁肺腑的田园烧鸡,让饥肠辘辘的夏初七口水咽了又咽,一双眼睛贼亮贼亮地盯死桌面上的吃食移不开眼。

然而,那贱人却完全忽略了她,在郑二宝殷勤的服侍下,慢条斯理吃了起来。

行,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不想饿在这里见人山珍海味,她准备闪人了。

“殿下……”

不等说完,郑二宝眼神儿就刺了过来。赤裸裸几个大字——殿下吃饭,不许说话。

果然阉人无好货!

恶毒地诅咒着他下辈子也没有小丁丁,夏初七歹心再起,变了调儿的轻喊。

“殿下,吃不得——”

赵樽偏头,看了过来。

夏初七垂着头,“殿下有所不知,大红虾最忌南瓜,食则肠鸣拉痢。更不可与鸡肉同食,小则生疔疮长脓肿,大则遍体疮疖溃烂,呕血飧泄……”

吃啊吃啊!看你还吃不吃得下去。

果然,他显然被恶心得没了食欲,抿了抿冷冰冰的唇角,便皱起了眉头来,思考一般仔细在几盘菜上溜了一圈儿,淡淡看向她。

“拿只糟虾剥了。”

啊唷?

让她试吃,看会不会食物中毒?

贱人好歹毒的心肠。不过,她喜欢!

佩服着自家聪明睿智的大脑,在恶整了他之后还能吃一口虾肉,她愉快地对着大红虾伸出了罪恶的黑手。

肉!虾肉!她终于吃到肉了!

剥了糟虾外面裹着的虾壳儿,她正准备入口,却听他重重轻咳。

“懂事儿,剥得不错。”

嘎?

一只大手伸了过来,她香喷喷的糟虾很快便落入了贼口。可那尊贵的贱人眉头微微一皱,只咬一口便像是不可忍受一般,吐了出来。

“太咸。郑二宝,回头扣掉厨房这月的月钱。”

夏初七手指僵在原地,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讨厌的衣冠禽兽。

他是不是特喜欢玩人?

他让她拿一个虾,是帮他剥开?

他根本就没有被她疮疖浓肿恶心到?

他当她是家里的奴才吗,使唤得这么天经地义?

饿着的肚子咕咕直叫,她眼巴巴地看着那鲜美的大肥虾被嫌弃在瓷碟里,再眼睁睁看着一盘盘没有动几筷子的珍馐佳肴被撤了下去。默默念叨着“锄禾日当午”,相信这个家伙一定会遭天谴的。

等一切都归置妥当了,他懒洋洋往太师椅上一座,冷冰冰地关注起她这个可怜的药铺伙计来。

“饿了?”

废话!

夏初七心里头问候着他家祖宗,脸上却带着小意的微笑。

“小的……不饿了。看殿下就饱了。”

赵樽对她的隔山打牛,似乎并未察觉。噙了一抹淡淡的冷意,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直瞧得她鸡皮疙瘩掉一地,才淡淡发问。

“可是想知道《青囊书》上都写了什么?”

她当然想知道。

可吃了一次亏,她不想再吃第二次。

她完全相信,再和这个封建王爷玩下去,指不定还得倒赔八十两。

垂低头摇了摇,她状若服贴的轻声儿道,“殿下要没有别的吩咐,小的这就回药堂了,东家还等着小的回去捣药呢。”

他眉梢一扬,“不用本王替你译注?”

什么?她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会相信他会好心替自己翻译。可《青囊书》的吸引力巨大,她不想问却还是问出了口。

“殿下,想要小的替你做什么?”

“聪明。”赵樽冷应一声,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从桌上捡了个蜜橘丢给她,“吃着。”

夏初七差点儿泪了。

这是打一棒子,给颗甜枣的节奏?

蜜橘个头不大,可皮薄瓤嫩,水分极多,一入嘴便有一股子清甜味儿。大概是饿得太狠了,她觉得两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好的水果,简直口舌生香,回味悠长,不曾想,却听那人慢慢悠悠,冷声冷语地叹了一口气。

“驿站城墙墩下有个狗洞……”

咯噔!夏初七心颤一下。

“最近总有野狗进进出出,扰得本王不得安宁……”

心跳咯噔得更厉害了!想到自家钻狗洞时的身姿,她垂着头半丝风都不敢漏,生怕被他瞧出表情不自在,而生出了怀疑。

“小子若能在两刻钟内把狗洞给夯土填实了,本王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考虑一下?还考虑过鬼。

他冷飕飕的目光,让她有分分钟都会被识破身份的惊吓。这样很容易短命的。

人心如此险恶。她向来只喜欢用三十六计中的上上计——走!

“殿下错爱了,小子生来体弱,不惯夯土……”

赵樽漫不经心瞟她一眼,并没有如她想象中再出点什么糟践的招儿来为难她,也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甚至多余的眼神儿都没有再瞧她一下,便朝郑二宝摆了摆手。

“送他出去。”

终于要脱离苦海了。

八十两虽没了,好在捡回了小命儿。

出得玉皇阁,夏初七三步并着两步,恨不得插上翅膀离开这鬼地方。

在郑二宝的引领下,她沿着来时的路,往驿馆院去找等在那里的顾阿娇。

不料,刚行至东北角的马号,便听得里头传来一声熟悉的号啕声。

“不要……你们骗人……我草儿不在这里……我要回家……”

轰——!

傻子?

夏初七面色一变,如被雷劈。

------题外话------

话说,咱十九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且听下回分解——

我看好些个姑凉觉得二锦更新很慢啥的,咳,其实潇湘的公众章节基本都是这样啦,因为有很多文都在更,大家都要等着排推荐……呃,而且我前几天摔了一跤,胳膊肘儿肿了,码字很慢,然后存稿什么的……就木有了。

女汉子(鄙视):逗逼,你玩儿我们呢?

萌妹子(心疼):可怜的二锦,来我怀里,么么哒。^_^

智姐儿(托腮):此中大有玄机,怕是没那么简单……

(请对号入座)

——

【特别感谢】:各位给二锦送花送钻送打赏送评价费的妹子,这刻我化身萌妹子,给每人献上一个香喷喷的“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