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御宠医妃

第013章  小赚一笔

“楚七,快出来。”

“哎,来了!”

随着一声儿清亮的应答,一个头戴方巾,身穿青色交领直裰的黝黑瘦小伙儿跑出了回春堂的贮药库房,七弯八拐地到了前头的药堂。

无须多说,这人便是从驿站钻狗洞跳出来的夏初七了。

大半夜出了牢笼,她心知那王爷不会轻饶了自个儿,自然不敢再回鎏年村去,可没有官府路引也去不了外地,便寻思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索性在清岗县城留了下来。

留下来容易,活下来难,也亏得她有医术傍身,恰趁那回春堂招拣药伙计,要求不高,只需辨识得中药就可。这对于初七来说不过中医基本功,随性低调地再多露一手,就淘汰了其他人,顺利地得到了这个活计。

回春堂不大,老东家姓顾,家里老婆子去得早,膝下就留了一闺女,闺名唤着顾阿娇。往常老顾头坐堂,顾阿娇打下手,里里外外的事情,就父女俩张罗了下来。可这顾阿娇人长得水灵,鲜嫩得像颗幼桃儿似的,眼看及了笄到了婚配年纪,回春堂的生意无端红火了起来,便让夏初七捡了个落脚的地儿。

这一转眼,便过去了几日。

这几日里,她把自家的脸捯饬得又黑又丑,又穿了一身男装,戴个大方巾遮到了眉毛,到是没生出什么事儿来,只是心下也忐忑,也不知道那王爷会不会牵怒于傻子,那埋在墙根瓦罐下的小金老虎是否藏得稳妥。

但担忧归担忧,她也晓得,不回去对傻子来说才是极好的。

在回春堂虽说从早忙到晚,但管吃管住还能学着点这个时代生活常识,她也乐得勤快。心里想着,等那贱王爷班师回朝了,得个自由身,往后也打理一间医辅出来,赚钱置宅养小白脸,真真儿人间美事。

药堂早被顾阿娇归置齐整了,叮叮咚咚的捣药声,扑鼻而来的药香味儿,一整排的小木格子的药柜,楷书写就的中药名……这一切,让夏初七心满意足。

“楚七,你怎地懂得那么多?”

顾阿娇咔咔嚓嚓切着药,扬着红艳艳的小脸儿问。

“不是说了么?我没来回春堂前,也是做过药铺伙计的。”

“不信。”顾阿娇人有些小性,心思也很敏感,对于她的与众不同,又怎会毫无察觉,“楚七,我早发现你与旁人不同了。你做过药铺伙计就懂那么多,那我随了我阿爹这么些年,为什么还没你明白药性?连我阿爹不懂的你都晓得?”

轻咳一声,夏初七冲她眨下眼睛。

“天赋你懂不懂?”

“楚七,你告诉我吧,我不告诉别人?”

“小姐……你的白术切得太薄啦!炮炙后效果差很多。”

被夏初七这么一提醒,顾阿娇才反应过来。想着自家在药堂这么些年,还总出这样子的小错,脸蛋红得更厉害了。不等两个人这边儿叙完话,一个人留着髭须的胖老头托着腮帮就进了药堂的大门。

“老掌柜的。”

一瞧到她,夏初七心微微吊了起来。

这人是谁?不是别人,正是清凌河边那医官老孙头。

今儿不是他第一天来了,前两日便来抓过药。晋王爷的金卫军这次还朝,营中伤病不在少数,朝廷的药材供应难保不齐,行军在外只管便宜行事也是可以理解的。可今儿这老头子又来了,要不是认定他瞧不出自己来,夏初七真会觉得玄乎。

“来,小子,照这药方,给老朽抓两包。”

夏初七抬头一看,这才发现这老头儿硬着脖子,嘴巴都歪了。

拿过药方,她低着扫了一眼,“杏仁、菊花、栀子、连翘、薄荷……”大多味都是清热解表的药材,显然是热证用药了。偷偷观察几次他的面色,夏初七躲着他的目光,一边拣着药一边儿憋着粗嗓子随口问。

“老先生这方子自用的?”

老孙头瞄他一眼,坐在案桌前等她。

“可不就是?老朽今儿一打早起来,脖子就硬得慌,嘴跳不停便歪成这样了。显然是口目口呙斜证了。”他说得有些叹气,却胸有成竹,显然对自己的病情十拿九稳。

夏初七拣完药拿纸包好递给他,愣是把大眼睛眯成了小眼睛。

“这到是巧得很,小子家母也曾得过此证,得了个偏方儿……”

老孙头转了转脖子,在‘嚓嚓’声儿里,大抵被他这歪嘴僵脖的“口目口呙斜”给刺挠得太过头痛,巴巴望了过来,“有何偏方?小子快说。”

夏初七穷得叮当响,心知这是个有货的主儿,哪能不敲他一笔?

“五两银子。”

“五两?”

在这个十两银子可以买一房媳妇儿回家捂被窝儿的年代,一个偏方就要五两银子确实有些过分。好在老孙头本身便是太医院吏目,随了晋王爷出征俸禄也还丰厚,只犹豫了一小会儿,便重重点头。

“得,小子你说。”

夏初七心里头暗笑,从柜台里走了出来。

在这几天里,她已经用一些奇思妙想的小药方赚得了不少的银子。因她的方子治疗周期短见效又快,几乎没有一个病人会选择不同意的。而她事后将得的银子分六成给东家,自家只得四成,老顾头也乐得睁只眼闭只眼,由着她宰鸽子。

“桂枝一两十六铢,芍药一两,麻黄一两去节,生姜一两,大枣四枚擘,杏仁二十四个去皮尖,以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一升八合,去滓,温服六合。”①

老孙头是个懂行的,闻声惊叹,“小子这是麻黄桂枝各半汤?”

“对。”

瞧他忧心忡忡的样子,夏初七便知道他不太信服。

他的药方属于早期面瘫的风热疗法,而她的却是证属风寒的治疗方子。事实上,初七观面色和询病情,心里头也断定他不过是风寒湿三气夹杂所致的面部痉挛,远没有面瘫那么凶险。一个风寒病他用了风热的药,不对症的结果只怕这老头儿还要吃不少的苦。

果然再好的医生,也治不了自己,老中医竟会下错了方儿!

当然,为了那五两银子,她还得附送一条。

“老先生,家母那偏方还须配合按摩——”

“按摩?”老孙头的胖脸满是惊奇。

“便是推拿。来给你整整,您就放心吧啊!”

拉他坐在顾阿娇递来的凳子上,夏初七摁住他的肩关节,熟稔地找到几个压痛点,揉、捏、点、拍,末了又端住他的脖子。

“放松——”

两个字说完,只听得“咔嚓”一声儿。

“经络疏通了,便能扶伤止痛。老先生,您活动活动。”

老孙头嘴角抽抽几下,又晃了晃脖子,明显觉得没有刚才那般僵硬了,随即又托了托腮帮,老脸上便欢娱了几分,“小子,真有你的,手法实在老道。”

心道一声废话,夏初七笑眯眯地进了柜台,按方子把药拣了给包好,递过去。

“老先生,五两银子。”

付了钱,老孙头乐得合不拢嘴,提着拴药的绳儿悠哉悠哉地走到门口,突然间又像想到什么似的,调头盯住夏初七,那眼神儿瞧得人毛蹭蹭的。

“小子,我家爷这几日劳思伤神,饮食不化,身子骨不太爽利。瞧你这推拿的本事不小,不如随老朽走一趟,那赏银可不止五两……”

夏初七吓了一大跳,哪敢接这个招儿啊?

“不了,小子药堂里还忙得紧,老先生你自去吧。”

老孙头伸出手指头,比划了个“八”字儿。

“这么多,你不去?”

夏初七摇头,“八两?不去。”

“八十两。”老孙头轻哼了哼,一脸她不识时务的鄙视,“小子莫要错过这等机会。你当我家爷是谁?正是这些日子住在驿站那位主子爷,寻常人等见一面都难,这可是你的造化。”

不等夏初七的脑袋摇开,那顾掌柜的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

她不稀罕晋王殿下,他却稀罕得紧。别看他开了个药堂,可日子照样过得紧巴。要进得一回殿下的屋,诊得一回殿下的病,往后谁还敢小瞧了他回春堂去?那招牌便多渡一层金啊。

“楚七,替殿下分忧那是我等福分,别说八十两,一分银子不得,也得去啊。”

说罢不等夏初七再反对,直接对顾阿娇使了个眼神儿。

“阿娇,你收拾点店里的滋补药材,随着孙老走一遭吧。”

夏初七额头上的冷汗终于滴下来了。

------题外话------

①:药方援引百度百科——

那个字儿病证名,“口目口呙斜”,第二个口与呙是组合在一起的一个字。可是系统屏蔽那个字,只得分开写了,见谅。

另外,《一品医妃》改名了,若影响大家阅读,也见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