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三四回 兄弟之间

宇文策才一起身,便已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立时后悔得无以复加,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控能力几时变得这么差了,就算再情难自禁,再身不由心,以往那么多年他都克制过来了,没让任何人意识到自己那不可告人的心思过,为什么方才就听到一句‘太子妃吐得厉害’,就前功尽弃了呢?

可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同时,也知道一切都迟了,太子殿下虽然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他一眼,但就这一眼,也足够他明白,太子殿下什么都知道了,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顿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何况二人还是那么的了解彼此,是那么的有默契,默契到只需要一个眼神,便一切足矣。

“殿下,我……”宇文策知道现下这种情况,自己必须立刻做出合理的解释,才能平息宇文承川心里的怒火,才能让他不至于迁怒顾蕴,这只是他的心思,顾蕴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她从头至尾都是无辜的,他怎么能让他们夫妇,因为他的缘故,而生出嫌隙来,继而渐行渐远?

可他才一开口,宇文承川便已抬手阻止了他:“太子妃不舒服,我就不多留十一哥了,十一哥请便罢。”然后不待他再说,已转身大步自去了。

宇文策见他根本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也不能追上去,只能深吸一口气,复又坐了回去,满脑子只余一个念头,今日他一定要与太子殿下把话说清楚了才成,不然让太子殿下与太子妃生了嫌隙该如何是好,二人以后又还怎么见面,怎么做兄弟?

还有深深的懊恼与后悔,他为什么今日要过来这一趟啊,明知道过来了也见不到太子妃,却依然控制不住的过来了,说什么父王打发他过来当面向太子殿下道谢,过去几日,他见太子殿下见得还少了,彼此道谢的话还说得少了吗?就因为抱着那一丝不可告人的侥幸希望,万一他过来时,偏巧太子妃就出了房门呢,只要一眼,他只要看一眼就满足……如今可好,弄得自己也没脸太子殿下也生气,真是糟心透了!

再说宇文承川离了花厅,一面大步往他和顾蕴的卧室走,一面不自觉就苦笑起来,原来十一哥拖到这么大的年纪还没有成亲,根本不是因为他说的想像自己一样,遇到一个真正心爱的人,而是他心爱的人已经先有了别人,先罗敷有夫了,他是该庆幸自己认识蕴蕴得更早,还是该庆幸十一哥到底是个君子,从没想过趁虚而入取而代之之类的呢?

毕竟十一哥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出色,不是他妄自菲薄,除了太子的身份,他样样都比自己更强,若说自己这辈子最佩服谁,除了十一哥,他再想不出第二个人了,当然,对义父和大师他也同样佩服,但于佩服之外,更多还是敬重与爱戴,与对十一哥那种发自内心的佩服又不一样。

十一哥已然这么出色了,如崔氏那贱人所说,对女人的吸引力一点也不比自己差,何况他对蕴蕴的爱还一点也不比自己少,原以为成亲了便不必再担心别的男人觊觎蕴蕴了,没想到成亲了反而比以前更得时刻悬着一颗心……以后他和十一哥该要怎么见面,又该怎么再继续像以前一样,心无芥蒂的做一对好兄弟?http://

福太太悠闲生活!

宇文承川与宇文策这会儿的确正说话,却是二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后,宇文策先告了饶:“不打了行不行,我可还有伤在身呢,再打下去,伤口又得裂开,伤势又得加重了,你难道就忍心看我再受病痛的折磨?”

“怎么不忍心了,我巴不得打死你才好!”宇文承川嘴上没好气,行动上却终是依言松开了他,就势平躺到了地上。

宇文策方又道:“真这辈子都不原谅我了?我真不是故意的,也真从没想过破坏你们的感情,你作为稀世美玉的所有者,难道有与你一样优秀的人也欣赏喜欢那块美玉时,你不是该为自己的好眼光而骄傲和自豪吗,怎么反而一副小家子气的样子,你大气点儿不行吗,简直一点一国皇太子应有的风度与气度都没有了。”

话音未落,宇文承川已啐道:“少他妈拿我太子的身份来说事儿,当我听不出来,你是在讽刺我除了太子的身份,我根本没有哪点比你强是不是?何况这种事与身份有什么关系,蕴蕴是那种爱慕权势虚荣的人么!还有脸说我小家子气,那我祝你以后的老婆一大堆爱慕者,还日日都在你面前晃悠,也好让你有足够的机会,好生表达你的风度与气度!”

宇文策打着哈哈:“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让是我对不住你呢?你放心,这次回京后我就会成亲了,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我父王的白发你也看见了,梳头时再怎么藏,也藏不住了,说来都是我不孝,满京城像他这么大年纪的人,哪个的孙子不是满地跑了,也就他,日日为我的亲事操碎了心……若不是先前那一瞬的情不自禁,你根本什么都不会知道,你就当自己生命里从来没有过那一瞬间不好么?我是真的很在乎你这个堂弟,比宇文竼那个废柴在乎百倍都不止,你就原谅我好不好?”

宇文承川与宇文策打了这一架,心里其实已不怎么生气了,就像他说的那样,有跟他一样优秀的人欣赏喜爱蕴蕴时,他该觉得骄傲和自豪才是,毕竟那证明他的眼光是真的好,他也真的是很幸运,才能最终抱得美人归。

可终究还是意难平,好半晌方恨恨道:“除非你以后再不许放纵自己的情谊,再不许有任何非分之想,务必尽快将什么都忘了,否则,我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了,手足是重要,砍了是会鲜血淋漓,疼痛难忍,蕴蕴却是我的命,为了命,断手断足再痛,我也能忍!”

已经铭刻在了心上的情谊,怎么可能说抹去,就轻易抹去?

宇文策无声的苦笑着,却也知道的确不能再放纵自己的情谊下去了,握紧了拳头沉声道:“我会把一切都忘了的,只是你要给我一点时间,比起两个人,甚至三个人一起痛,我宁愿自己一个人痛!”

这话说完,兄弟二人都沉默了好半晌,宇文策才挣扎着坐了起来,擦着唇角的血迹道:“我怕人瞧出端倪来,可一直不曾打过你的脸,你倒好,拳拳都往我脸上招呼,待会儿回去我父王问起来,我该怎么向他交代?!”

宇文承川也坐了起来,“男子汉大丈夫,脸上有点伤痕,才更显得伟岸。”

“呸,那我让你更伟岸一点,你觉得如何啊?”

“我都是成了亲的人了,哪还需要注意这些细节,倒是你,不是很快就要成亲了吗,当然要越伟岸越好。”

兄弟两个打着嘴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勾肩搭背的出了马场,阳光洒在二人的身上,将二人的影子合成了一个,是那么的亲密无间,那么的契合无间……

------题外话------

说了不会让太子和十一哥生嫌隙的哈,这下亲们放心了撒?O(∩_∩)O~

今天亲们想看二更么?想看二更懂得起撒,如果到晚上八点,票票总数到170,就有二更哈,票票到得越早,更得越早哦,要不要看二更,亲们自己决定罢,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