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三三回 终于死了 顿悟(票票!)

听得门“咯吱”一声开了,庄敏县主犹如惊弓之鸟般,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待看清楚进来的人是四皇子和阮道林后,才松了一口气,挣扎着要下床:“殿下回来了,我这会儿好受多了,可以与殿下细说了。”

四皇子点点头,至临窗的榻上坐了,才道:“说罢,本殿下听着呢。”

庄敏县主见他脸上已不见方才的急迫之色了,不知怎么的,莫名就想到了宇文承川的话,‘今夜定要四皇子亲手杀了她’,死亡的恐惧瞬间又传遍了她的四肢百骸,让她发起抖来。

片刻方勉强自持住,道:“那个婢生子第一句就是问我,知道方才他为什么要向皇上求情留我一条性命吗?不待我回答,他已问起顾四和宇文策是不是真有私情来,我自然要说有,还添了好些油加了好些醋,又说素日宇文策看顾四的眼神与看别的女人都不一样,他能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的法眼……总之怎么让婢生子生气怎么来,如今看来,他应当已经信了九成九了,不然又怎么会怒极之下想要掐死我?”

四皇子点点头:“他信了就好,便现在没有信,只要怀疑的种子种下了,日后稍稍浇点水施点肥,种子自然能生根发芽,直至长成参天大树,你也算是在临死前为本殿下立了一功,你放心,只看在这一功的份儿上,本殿下也会为你风光大葬,以后更会善待瑶儿璟儿,还有姑母姑父的。”

一席话,说得庄敏县主心神俱裂,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不祥的预感竟这么快便成了真,这下她连发抖都没力气了,只虚弱的说道:“父皇都发了话,我死罪可免的,殿下不能杀我,不然就是抗旨不尊,何况殿下之前不是答应过我,好歹待回京后,再……”

话没说完,四皇子已笑道:“杀你的命令就是父皇方才才打发妙贵嫔亲自过来与本殿下说的,说是我们离开以后,荣王叔又去见了皇上,你也知道皇上向来看重荣王叔,别人的面子他可以不给,荣王叔的面子还是要给几分的,于是父皇又改了主意。反正你也一直病着么,一朝不治身亡也不至惹人生疑,不至惹人说父皇‘出尔反尔’,所以如今要杀你的已不是本殿下,而是父皇了,你要恨,就恨父皇罢,本殿下不过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怎么可能宇文承川才放了定要四皇子亲手杀了她的话,荣亲王便去求见了皇上,皇上便改变了主意,要杀她了,明明当时皇上脸上的犹疑之色她就是亲眼看见了的,一定是宇文承川的阴谋,对,一定是的!

念头闪过,庄敏县主已尖声开了口:“殿下,要杀我的绝不是皇上,妙贵嫔那贱人也一定是在假传圣旨,你可别被她蒙蔽了,你不知道,方才那个婢生子还威胁我,一定会在今夜之内,让我死在殿下手上,回头再把这事儿告诉瑶儿璟儿,让他们恨殿下入骨,最后不是他们死在殿下手上,就是殿下死在他们手上……所以这一定是那个婢生子的阴谋,你可千万别中了他的计!”

四皇子却半句也不信她的话,冷哼道:“妙贵嫔的来历本殿下早已查得清清楚楚,她与东宫素日有没有往来,本殿下也比你更清楚,何况荣王叔岂是那个婢生子想收买,就能收买得了的,所以妙贵嫔是不是假传圣旨,本殿下自会判断,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想想,是要死得体面些呢,还是狼狈些,本殿下都可以满足你。”

庄敏县主见四皇子不信自己的话,浑身就更冷了,却仍尖声说道:“殿下,我说的都是真的,韩卓能是东宫的人,妙贵嫔为什么不能是,在韩卓暴露以前,我们谁能想到他是东宫的人呢?就是因为谁也想不到,才更证明那个婢生子手眼通天,不可小觑啊,殿下,您可千万别中了他的计才是!”

这话倒也有一定的道理,四皇子不由忖度起来,万一妙贵嫔就真是东宫的人呢,父皇又宠她宠得什么似的,肯定更信她的话,万一因此觉得他冷血无情该如何是好?

但很快他又轻笑起来:“我有没有中计,明儿见过父皇后,自然就知分晓了,何况我就算中了他的计又如何?父皇反正早厌了我了,也不在乎更多一点,难道父皇还能为了你,要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命不成,反倒还能试出妙贵嫔是不是东宫的人,而且我也早想你死了,之前留着你,不过是想着回京后不好向瑶儿璟儿和姑母交代而已,如今有了借口,倒是免去了我的麻烦,我也是被奸人蒙蔽了么,虽的确绝情了些,可也情有可原不是?”

原来,宇文承川连自家殿下的这点心理都给算到了,本来就早想她死了,如今再有了借口和理由,他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庄敏县主忍不住双膝一软,就地跪了下去,犹做着最后的挣扎:“可是殿下,那个婢生子既说了会把事情告诉瑶儿璟儿,你便再怎么防也没有用,你难道真想与自己的亲生儿女反目成仇吗?”

四皇子凉凉道:“本殿下辛辛苦苦养育他们,给他们尊贵的身份最好的生活,若到头来他们仍然因你的死恨本殿下,那本殿下少不得只能先下手为强了,毕竟原是他们眼里只有母亲,没有父亲,原是他们不孝在先的,那本殿下也没什么可心痛的!”

所以她只能白死,她的冤屈也永远没有伸张的那一日了吗?

庄敏县主终于绝望了,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

四皇子也再没耐性等她醒来,继续与她废话,直接吩咐阮道林:“既是病死的,总不能让人一眼就瞧出异样来,打盆水来,溺死罢,溺死的稍稍收拾一下,至少表面上便不会有破绽了。”

阮道林忙应了,自打了水来,提起庄敏县主,便将她的头摁进了水里。

冰凉的水灌进鼻子和耳朵里,窒息的感觉刺激得庄敏县主瞬间清醒了过来,然后便本能的大力挣扎起来:“宇文承祚,你……你不得好死……”

可她那点力气,哪是阮道林的对手,下一刻她的头就又被摁进了水里,再也动弹不得,渐渐的,她的四肢也再没了力气,整个人都一动不动了。

朦胧中,她恍惚听见四皇子问阮道林:“死了吗?让人进来给她收拾一下,别露了破绽……本来明儿本殿下约了川陕总兵戴全辉的长子骑马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你记得替本殿下好生推了……想不到戴全辉长得那副模样,儿子倒是生得好相貌,他与其妹既是孪生,想来做妹妹的也差不到哪里去,除了年纪略大些以外,做本殿下的正妃倒是样样都够格儿了……”

庄敏县主就惨笑起来,原来她还没死,她的夫君便已物色好续弦人选了,难怪他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的一双儿女将来会不会恨他,也不在乎他们的生死……只可怜了她的瑶儿璟儿,都是她这个当娘的害了他们,只盼来世他们还能做她的儿女,而她也绝不会再被权势蒙蔽双眼,定会好生补偿他们,再不让他们重蹈这一世黄连镀了金的的覆辙……

次日一早,四皇子妃半夜病发身亡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木兰行宫。

因庄敏县主之前便一直病着,自来了木兰行宫后,也传过好几次太医,如今忽然病发身亡了,倒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怀疑,大多数人不过就白感叹两句而已:“还这么年轻呢,真是可惜了!”

“只可怜了两个孩子,以后便没亲娘了……”

“若不是出了那件事……,好歹还能回了家再走,如今也算是客死异乡了,连儿女父母的最后一面都未能得见……”

四皇子却是哭成了泪人儿,好几次都只恨不能随着庄敏县主去了,还是身边的人死活拉住了,又红着眼睛劝他:“殿下便不看自己的身体,也要看哥儿姐儿,皇上并宫里的向嫔小主……还有长公主,她痛失爱女已够伤心了,难道殿下还想让长公主继痛失爱女之后,再痛失半子不成?”

好说歹说,方算是暂时劝得四皇子收了泪,去了皇上的寝殿哽声请示皇上:“敢问父皇几时班师回京,若几日内便会班师回京,那便罢了,若得耽误十日以上,儿臣就想先带庄敏她回京去,也好让瑶儿璟儿,还有姑母见她最后一面,还请父皇开恩……”

皇上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好半晌方缓声开了口:“你三皇兄也还没大殓,哪能再等十日以上,就像你说的,总得让你母后和柯氏母子见他最后一面才是,朕回头就让人看一下最近几日哪日宜出行……你也别太难过,庄敏虽好,到底福气薄了些,等回头朕再给你指个福寿双全的也就是了,你且先退下罢。”

四皇子方才见皇上久久不说话,心里还直打鼓,难道昨儿妙贵嫔真个假传圣旨了,以致父皇如今真觉得他冷酷无情了?那就真是太糟糕了,他当着庄敏的面是说父皇反正已厌了他,也不在乎更多一点,可一个得皇上欢心的皇子和一个不得皇上欢心的皇子,两者之间的差距不啻于云和泥之间的察觉好吗?

如今听了皇上的话,总算可以放心了,忙给皇上磕了头:“那儿臣就不打扰父皇歇息了,且先告退。”起身却行退了出去,一面往外走,一面还忍不住暗暗庆幸,得亏妙贵嫔不是东宫的人,不然他岂非又多一重阻力,就是不知道妙贵嫔喜欢什么,若是能让她为己所用,以后有她在父皇跟前儿替自己吹枕边风,岂非事半功倍?

浑不知他才出了门,皇上的脸便沉了下来,与从暖阁里出来的妙贵嫔道:“果然让你说对了,他眼里半分哀色与悔愧都没有,实在绝情之至,朕怎么就养了个这么冷酷无情的东西!”

妙贵嫔冷笑道:“皇室不是向来如此呢,要不怎么会有那句话‘天家无父子’,臣妾在宫里这么多年,听过见过的还少了么?皇上也不必生气,四皇子虽无情,四皇子妃却也是咎由自取,说得难听点,不过就是狗咬狗罢了,与人何尤?”

皇上早习惯了妙贵嫔的直言直语,闻言倒也并不生她的气,只是继续冷声道:“庄敏是咎由自取,可老四与她夫妻这么多年,还生了两个孩子,就更不必说早年的兄妹情分了,纵然朕打发了你去让他结果了庄敏,可他哪怕出于面子情儿,为庄敏求几句情,让你再回来在朕面前美言几句也成啊,如此朕便可以给三弟一个交代了,三弟要的,也不过是朕的一个态度而已。可他倒好,一口就应下了,连一个字的好话都不曾为庄敏说过,还想娶戴全辉的女儿呢,朕回头就给他指个翰林院芝麻小官儿的女儿,看他还怎么狼子野心!”

原来昨夜荣亲王之后来求见了皇上是真,皇上待其走后,打发了妙贵嫔去向四皇子传话也是真,但皇上想的却是,只要四皇子开口为庄敏县主求情,态度放低一点,声泪俱下一点,他可以向荣亲王交代后,庄敏县主就不必死了,兄弟是亲,可跟自己的儿子比起来,当然还是儿子更亲。

谁知道四皇子就有那么绝情,一旦觉得自己的媳妇儿犯了错,一旦觉得她再没了利用价值,便连一句求情的话也不肯为她说,只想着快点儿弄死了她,自己好换一个更有助力的岳家,如此的薄情寡义,如此的狼子野心,叫皇上怎么能不生气!

当然,一些个中细节,皇上就不用知道了,他只要知道自己的四儿子有多不是东西就够了。

庄敏县主之死完全算得上此番在木兰行宫里,除了三皇子之死以外,最大的新闻儿了,顾蕴跟前儿服侍的人又岂能不有所耳闻,不有所议论,自然顾蕴也就知道了。

忙让人叫了宇文承川来问:“庄敏县主的死,是你的手笔罢,她做什么惹着你了?”

宇文承川一听这话,便知道她已听说了,只淡淡扫了一眼旁边侍立的落霞明霞几个,说了一句:“是谁说这些糟心事来污你们娘娘耳朵的,下去后自己找冬至领罚去。”

便让几个丫头瑟瑟发起抖来,却不敢辩白她们只是在屋外小声议论了几句,以为太子妃还没醒,却没想到,偏就让太子妃听得个正着,只是恭声应道:“奴婢们记住了。”

顾蕴见状,忙笑道:“我是无意间听到了一言半语猜出来的,与她们几个何干?好了,你们且退下罢,也不必去领罚了,连日来你们服侍本宫也辛苦了,本宫正说赏你们呢,如今就赏罚相抵了罢。”

几个丫头闻言,都是如释重负,忙谢了恩,鱼贯退了出去。

顾蕴方笑向宇文承川道:“如今可以告诉我,她怎么惹你了罢,不会是……又想向你投怀送抱罢?你别担心我会生气,有我珠玉在前,你除了眼睛瞎了,才会瞧得上她呢,你就告诉我嘛,我如今连房门都出不得,闷得身上都快长毛了,你就暂时当自己是说书的,为我解解闷儿呗?好不好嘛,哥哥,好哥哥,好不好嘛……”

宇文承川哪受得了她这番撒娇卖痴,心都要化了,笑骂道:“我堂堂一国皇太子,给你说书,美得你!还有,我就算眼睛瞎了,也看不上她,这个我一定得先纠正了。”

“是是是,你一国皇太子给我说书实在大材小用了,我一定会记得太子殿下的大恩大德,以后涌泉相报的,你就快告诉我罢。”顾蕴忙赔笑着继续说好话。

总算说得宇文承川松了口,避重就轻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就是她嘴巴不干净,惹着了我,所以我略施小计,让她死在了宇文承祚的手里,在她临死前,还告诉她,一定会把这事儿告诉她的一双儿女,让他们与宇文承祚自相残杀而已。”

顾蕴何等聪明之人,只听得一句‘她嘴巴不干净’,便约莫猜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本就对庄敏县主厌恶至极,如今自然更不会同情她了,亦连她的两个孩子,如今也同情不起来了。

庄敏县主的孩子至少还平平安安来到了这个人世,也享受了这么几年的富贵尊荣,她的孩子却一个不慎,便极有可能……还不说那些流言会对他们母子的将来造成的那些坏影响,叫她怎么还能继续同情他们,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当娘的种了恶因,自然只能由当儿女的来咽那恶果!

沉默了片刻,顾蕴才道:“那如今那些流言都平息了吗,你管得住一个人十个人的嘴,却未必管得住一百个的嘴,皇上怎么说?”

宇文承川笑道:“你别担心,已经平息了,十一哥为了维护我们的名声,竟不惜自污,放出流言说自己喜欢的是男人,如今行宫上下都议论的是这个了,便是皇上发话,也未必有这个好用呢!”

“啊?”顾蕴不由呆住了,片刻方啼笑皆非的道:“这点子是十一哥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他跟前儿的人想出来的,我猜必定是他跟前儿的人想出来的,也亏得十一哥愿意配合他们胡闹,你可得好生感谢十一哥一番才是,这样的好兄弟好臣下,你这辈子也必定遇不上第二个了!”

宇文承川点头道:“是啊,我的确得好生感谢十一哥一番才是,就是如今十一哥什么都不缺,我也不知道该给他什么才好,少不得只能等将来了……总之,他永远是我心里排名第一的兄长就对了!”

顾蕴“嗯”了一声,忽然两眼放光的道:“他不是回京后就要成亲了吗,到时候我们可得好生送一份贺礼才是,我记得我库里有不少好东西呢……暗香,明霞,你们进来……”

暗香与明霞忙应声跑了进来,待二人行了礼,顾蕴便问起来:“本宫记得,本宫库里有几颗这么大的珍珠,还有整块的红宝石,还有……”

宇文承川见她说着说着,还想下地似的,忙将她摁了回去,轻斥道:“你急什么,等回京后再慢慢的找也不迟啊,如今你便想得起有哪些东西,也看不着,也送不出去啊。”

说得顾蕴扁了扁嘴:“我这不是太闲了吗,昨儿王太医还说,我恢复得不错,可以试着下床走动走动了,你看……”

话没说完,宇文承川已断然道:“不行!在王坦亲自与我说,你已能下地之前,你休想下地,我如今是打不得你也骂不得你,可能打她们几个呀,你不怕她们挨打,就尽管下地便是。”

“好阴险!”顾蕴又是一扁嘴,正待再说,冬至的声音自外面传来:“殿下,十一爷来了。”

顾蕴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来:“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只可惜我不能出门,不然定要当面答谢十一哥一番才好。”

宇文承川脸上也带出了笑意来:“我会替你答谢他的,行了,你乖乖的啊,我去见十一哥了。你们两个,服侍好太子妃,若太子妃下了床,回头孤只惟你们是问!”

待明霞暗香应了,才起身大步去了花厅。

果见宇文策已在花厅里候着了,比之昨日宇文承川去瞧他时,气色瞧着又好了几分,果然是身子底子好,恢复起来也更快。

瞧得宇文承川进来,宇文策忙起身给他见礼:“参见太子殿下……”

早被宇文承川一把拉了手,笑道:“这里又没有外人,自家兄弟,十一哥且不必拘这些俗礼了,也太显外道了,冬至,给你十一爷换热茶,不对,你十一爷如今不能吃茶,换温水来。”

宇文策忙道:“不必了,我不渴,且杯子里还有呢。我今儿来,一是父王说殿下几次亲去探望我,如今我好些了,也该亲自登门道谢才是,二就是太医说我可以适当的下地走走了,反而有助于伤口的恢复,没有打扰到殿下呢?太子妃娘娘,今日可好些了?”

“她今日也好多了,”宇文承川笑道:“才我们还说十一哥,她说只可惜如今不能出门,不然就要亲自过来向十一哥道谢呢。”

宇文策抿了抿唇,才道:“不过是我为人臣者的本分罢了,当不得太子妃那声谢,何况连日来殿下已谢我谢得够多了,有劳殿下转告太子妃,让她不必放在心上。”

宇文承川却正色道:“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十一哥不但救了他们母子的命,为了替她,也替我保住清誉,甚至不惜自污,这样的大恩大德,便是给十一哥磕头都不为过,只是知道十一哥不可能接受我们的磕头,我们真如此做了,也是对十一哥,对我们与你之间兄弟之情的亵渎,所以我们才没有这样做而已,但在我们心里,你永远都是我们心里排名第一的兄长,此生谁也不能替代!”

一席话,说得宇文策也动容起来,片刻方道:“殿下和太子妃……殿下也永远是我心里排名第一的兄弟,太子妃也永远是我心里排名第一的妹妹!”

就这样罢,能永远在她心里有一席之地,还能有那一夜,那一吻,他此生已别无所求了!

兄弟两个正说着,落霞忽然慌慌张张跑了进来,等不及行礼,已先急声说道:“殿下快去瞧瞧罢,娘娘吐得厉害,可王太医这会儿偏巧又不在……”

话没说完,宇文承川已霍得站了起来,想也不想便要往外冲。

耳边却又传来一阵椅子猛然与地面剧烈摩擦产生的刺耳“吱嘎”声,宇文承川本能的一回头,就对上了宇文策毫不掩饰,或者说是情急之下忘记掩饰焦急与心疼了的双眼,宇文承川相信,若现在他面前有一面镜子,镜子里他双眼里的焦急与心疼,必定也就这样了。

电光火石之间,宇文承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原来十一哥的奋不顾身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托付,他心甘情愿的自污也并不仅仅是因为与他的兄弟君臣之情,而是因为,他心里也爱着蕴蕴,且一点不比自己少,所以他才什么都愿意为蕴蕴付出,从忠心到名誉,甚至是生命!

难怪崔氏那个贱人会说他与蕴蕴有私情,会说他看蕴蕴的眼神与看任何人的都不一样,会说自己是个糊涂虫……可笑他竟一直迟钝到今时今日才发现,可不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糊涂虫吗?!

------题外话------

亲们今天想看二更吗?可我实在没力气了,但素,亲们的票子一样要给哦,给马儿吃饱了草,马儿才有力气跑,送上明儿的二更啊,亲们要懂得放长线钓大鱼哦,么么大家,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