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三一回 发落(请用月票砸死我!)

次日傍晚,冬至终于顺藤摸瓜查到了此番散步谣言的真正幕后主使,不是别个,正是庄敏县主,倒是既在宇文承川的意料之外,又在他的意料之中。

说在他的意料之外,是因为庄敏县主过去一个月以来,一直在足不出户的“养病”,以致所有人都快忘记她的存在了,他怎么能想来她都已死到临头了,还能整出这些幺蛾子来?

说在意料之中则是因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儿,还真只有庄敏县主才做得出来,她那样的人,便是见了棺材,也未必会落泪,一定得仅剩一口气,才会真正相信自己已绝无生机了,她既这么等不及想死,他岂能不成全她!

冬至又说道:“照理崔氏身边所有人都换成了四皇子的人,她们可都得了四皇子的死命令,半点自由不给崔氏,半个消息也不让她往外传的,那她到底是怎么与万氏的贴身丫鬟接上头的?若说这其中没有四皇子的有意默许与放任,甚至是推波助澜,真是打死了奴才也不能相信,所以殿下,我们不只该狠狠给崔氏一个教训,还得狠狠给四皇子一个教训才是!”

宇文承川冷声道:“如今皇上正沉浸在丧子之痛里,明面上要给宇文承祚一个狠狠的教训怕是不现实,可明的不行,我们可以来暗的,我不让那对狗男女付出百倍的代价,让他们悔不当初,我这个太子也不必当了!”

说完,他进屋瞧过顾蕴,留下话给正守着顾蕴的明霞,说皇上立等着见他,便去了皇上处。

皇上正由妙贵嫔服侍着用晚膳,瞧得宇文承川满脸沉重的进来,且一进来便跪下了,怔了一下,才道:“太子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说着看了一眼侍立在一旁的何福海,见何福海也是一脸的茫然,才复又看向宇文承川道:“这里也没有外人,你且起来说话罢。”

宇文承川却没有起来,而是沉声说道:“儿臣是来求父皇为儿臣做主的,还请父皇先听儿臣禀明事情的前因后情……”把自己怎么知道流言,又怎么让人去查,还没开始查,便又传出了宇文策爱男人不爱女人流言,自己让人继续查,终于通过万侧妃的贴身丫鬟,查到了庄敏县主身上之事大略说了一遍。

末了赤红着眼睛道:“太子妃此番遭难,究竟是天灾还是*,父皇圣明烛照,心里一定早已明察秋毫,如今太子妃因此难还卧病不起,腹中的胎儿也岌岌可危呢,四弟妹已等不及往她母子身上泼脏水了,甚至连孩子是十一哥的这样的混账话儿都说得出来,到底是何居心,是巴不得她母子俱损,儿臣久盼而至的嫡子毁于一旦不成?”

“还有十一哥,他有多忠心多正派,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父皇却是再清楚不过的,他当时之所以会奋不顾身的去救太子妃,说到底不过是出于职责所在,换了其他几位弟妹,儿臣相信他也一定会做同样的选择。谁知道他身上的伤口还没结痂呢,已被这样歹毒的污蔑,为了不叫谣言继续传下去,将太子妃与儿臣的名声损毁殆尽,还不得不自污以求事态尽快平息,十一哥这会儿心里有多冤屈,荣王叔心里有多悲愤,可想而知,所以儿臣才会明知父皇连日来身体不好,也只能贸然前来,求父皇为太子妃和十一哥做主,儿臣受再大的委屈都不怕,却不能让太子妃平白受此污蔑,十一哥平白受此委屈,一旦事情传扬开来,寒了文武百官的心,以后谁还敢为父皇和天家尽忠,他日父皇与儿臣们身处危难时,又还能指望谁再舍命相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啪”的一声,皇上手里华丽的霁红瓷碗已砸到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竟有这样的事,崔氏好大的胆子!何福海,即刻去传老四两口子来,今日他们若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看朕饶不饶得了他们!”

“是,皇上。”何福海忙恭声应了,行礼后却行退了出去。

妙贵嫔方抚着皇上的胸口道:“皇上且别生气,龙体要紧,到底谁是谁非,待四皇子与四皇子妃来了后,一问便知道了,您要生气,届时再生气也不迟啊?不过四皇子妃不是一直病着,连房门都出不了吗,照理外面的事不该知道得这般清楚,更没有精力借此兴风作浪才是……”

皇上冷笑道:“只要人还没死,就能兴风作浪,何况真正兴风作浪的人是谁有什么要紧,要紧的是让旁人以为兴风作浪的是谁!”

很快何福海便引着四皇子进来了,庄敏县主却没有随他一块儿来,他的神色也看不出任何异样,一进来便笑着给皇上行礼问安:“晨间儿臣来给父皇请安时,已觉着父皇气色好多了,这会儿再瞧,没想到又好了几分,看来父皇即日便能痊愈了,儿臣真是高兴。”

说完,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宇文承川也在屋里,忙又给宇文承川见礼:“大皇兄几时过来的?大皇嫂身上可好些了?臣弟好几次都想去探望大皇嫂的,可大皇兄也知道,庄敏她一直病着,连父皇现下召见,都起不来床,臣弟自己一个人去,又着实不方便,这才会一直未前去探望的,还请大皇兄千万见谅,好在臣弟听说大皇嫂与小侄儿母子都无大碍了,真是可喜可贺。”

四皇子笑得谦逊,宇文承川却半点“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冷言以对:“托你们夫妇的福,你大皇嫂与她腹中的孩子这会儿都好好儿的,怕是得让你们失望了!”

“大皇兄这话是从何说起?”四皇子笑不出来了,“敢是臣弟哪里做得不好,惹大皇兄生气了,还请大皇兄明示,臣弟一定改,就是千万别再说这样伤兄弟感情的话了,须知兄弟都是有今生没来世的,谁知道下一世,臣弟还有没有那个福气继续与大皇兄做兄弟?”

这话说得皇上面色不自觉缓和了几分,但见宇文承川一直沉着脸,想着事情的确糟心,也不怪他生气,便又冷下脸来,道:“不怪你大皇兄生气,朕听了也生气,叫他怎么有好脸色给你?庄敏呢,朕不是说了,让她一起来见驾吗,连朕的话她都敢当做耳旁风了,也就不怪她胆大包天到那个地步,敢做出污蔑长嫂与功臣的事了!”

四皇子闻言,心里一“咯噔”,便知道庄敏县主私下做的那些事,终究还是纸包不住火,被大白于天下了,但因他来之前已做好心理准备,一路上也已初步想出了应对之策,心里倒也并不慌张。

面上却是一派的惊讶与茫然:“父皇这话是从何说起,庄敏她病得都起不来床了,昨儿还哭着与儿臣说,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怕是撑不到回京了,求儿臣以后一定要善待瑶儿璟儿姐弟,多照顾姑母一家,惹得儿臣也跟着哭了一场,她怎么可能做出父皇口中什么‘污蔑长嫂与功臣’之事?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还求父皇千万明察。”

皇上见他一脸的惊讶不似作伪,可宇文承川也不会平白污蔑他们夫妇,还是以这样的事来污蔑他们,因看向何福海:“你来说!”

何福海忙应了:“是,皇上。”便把之前宇文承川与皇上说的话大略学了一遍,末了看向四皇子道:“事情的前情后因就是这样了,所以皇上方才才会命奴才将四皇子妃一并请来,偏四殿下说,四皇子妃病成那样,吹不得风不说,更怕过了病气给皇上……”

四皇子忙道:“庄敏她的确病得起不来床,更吹不得风,儿臣也不知道父皇召她是因为这事儿,若是知道,儿臣便是抬,也一定将她抬来。如今儿臣知道了,这便回去带她来,让她当面与大皇兄对质,若事情真是她做的,儿臣绝不会姑息了她,一定会给大皇兄大皇嫂,还有十一哥一个满意的交代!”

说完,给皇上和宇文承川行了个礼,转身便急匆匆往外走去。

“慢着!”却被宇文承川叫住了,冷声道:“抬人这样的粗活儿,哪用得着四皇弟亲自去做,何公公,就有劳你再跑一趟了。”让宇文承祚去叫人,好给他们两口子串供的机会吗?

四皇子就不好再坚持了,只得眼睁睁看着何福海领命而去了,面上却仍是满满的惊怒与茫然:“请父皇与大皇兄千万相信,儿臣是真不知道这事儿,儿臣不否认儿臣也听到过相关的谣言,可儿臣以为那不过是底下的宫女太监们嘴碎,在胡说八道而已,清者自清,等说上几日,见事情并不是他们说的那样,自然也就销声匿迹了,压根儿没想过事情会与庄敏有关。儿臣还是方才那句话,若事情真是庄敏做的,儿臣绝不会姑息了她,一定回给大皇兄大皇嫂,还有十一哥一个满意的交代!”

“你真的不知道?”皇上被说得将信将疑起来。

四皇子忙道:“真的,儿臣若有半句谎言,就叫儿臣天打雷劈!”

皇上的脸色便又不自觉缓和了几分,宇文承川却讥诮的勾起了唇角,宇文承祚以为如今是冬天,老天便不会真打雷了,他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还有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四皇子心里有鬼,一看宇文承川的脸色,便能猜到他心里正想什么,却仍并不如何慌张,反正有庄敏挡在头里,她又是早早晚晚都要死的,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说,才能不连累到自己一双儿女和父母亲族的将来。

原来四皇子的确如冬至所说的那样,在庄敏县主想要放流言污蔑顾蕴和宇文策之初,便已知道她的计划了,打还在热河行宫时,庄敏县主身边服侍的人,便都是他的心腹了,说句粗鄙的话,连庄敏县主一日放几个屁,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何况是这么大的事?

而庄敏县主之所以会知道顾蕴与宇文策一齐失踪了一天一夜之事,还得拜四皇子指派来贴身服侍她的丫头婆子们所赐,那些个丫头婆子们既知道她们这位娘娘今非昔比,待回京后,甚至还会没命了,自然不会待她多恭敬多善良,成日里只要能确定她还没死,她也再整不出任何幺蛾子来,便只管各自聊天的聊天,做私活儿的做私活儿去了,早无丝毫规矩体统可言。

顾蕴与宇文策一道失踪之事自传回行宫,便成了其时最大的新闻儿,贴身服侍庄敏县主的丫头婆子们闲来无事,又岂能不谈论一番的?

如此一来,庄敏县主自然也知道了。

当即便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顾四你个贱人,我之所以落到今日这般下场,都是你害的,满以为我有生之年都没有报仇雪恨那一日了,没想到老天保佑,偏把大好的机会送到了我面前,我若不顺天而行,岂非太辜负老天爷的这番厚爱了?就算此番我弄不死你,也要让你名声尽毁,夫妻反目,甚至断送了你儿子的前程与未来!

庄敏县主自“养病”以来,虽威严与自由都成为昨日黄花了,她随行携带的首饰金银却都还在,四皇子再恨她,也不至于在这些小节上与她计较,反正等她死了,这些东西终究还是他的。

于是在一番重金收买之后,一个贴身服侍她的丫鬟答应为她所用了,庄敏县主立时附耳如此这般吩咐了后者一通,然后打发了后者。

却不知道后者一离了她的屋子,便去见了四皇子,除了把她的吩咐一字不漏都回了四皇子,还把她赏她的那些首饰金银都双手奉上了。

四皇子听完丫鬟的话,先是震怒,贱人竟死到临头还想兴风作浪,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但转念一想,这事儿若查不到庄敏头上,那自然就最好,届时宇文承川与顾氏的名声都坏了,顾氏腹中的孩子将来还会因此立身不明,东宫与荣亲王府也会因此生隙,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便不幸查到了庄敏头上,他也完全可以来个一推六二五,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届时宇文承川与顾氏的名声不坏也已坏了,他还可以趁机弄死了庄敏,而不与益阳长公主府结仇,毕竟他不是自己想弄死妻子,而是被宇文承川逼的,岂不既达到了目的,出了心头那口憋了这么久的恶气,又不至失去益阳长公主府这个助力了?

当下计议已定,四皇子遂吩咐起那丫鬟来:“只管按她的吩咐办去,只不让她知道本殿下已知道此事即可。”

于是那丫鬟便按庄敏县主的吩咐,偷偷找到了万侧妃的贴身丫鬟,同样是许以重金,便诱得因三皇子死了,连日来都跟着自己主子人心惶惶,不知道自己未来在哪里的后者为她所用了。

这才会有了冬至一开始会查到万侧妃头上,以为万侧妃便是幕后主使那一出。

只可惜整个计划终究还是功亏一篑了,谁能想来,宇文策那个素来油盐不进的家伙,竟会想出自污的法子来为顾氏力证清白呢,真是好生可惜,不过,宇文策这样维护东宫,不会是与韩卓一样,私下里与东宫有不一般的关系罢?

那就真是太糟糕了,宇文策是荣亲王世子,还是父皇跟前儿一等一的红人,他若真与东宫关系不一般,再加上顾准,岂非大半个金吾卫都捏在东宫手里了,不行,这事儿他一定能尽快弄清楚了才好……四皇子不由暗暗攥紧了拳头。

不多一会儿,庄敏县主便由何福海引着进来了,不是自己走进来的,而是被两个丫鬟架着进来的,还惨白着脸,瘦弱憔悴得风吹即倒一般,瞧着倒是真像久病卧床之人。

在场众人却都对她生不出丝毫怜惜之情来,四皇子更是上前几步便劈手给了她一记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摔倒在地后,才怒声问道:“大皇兄说你竟指使贴身丫鬟利用三皇兄府上的万侧妃生事,散布有关大皇嫂和荣王叔家的十一哥有私情的谣言,你有什么话说?”

庄敏县主方才一见何福海,便知道自己定是东窗事发,事情还闹到皇上跟前儿了,惊慌不甘之余,倒也勉强想出了一个对策来,那就是打死不承认,反正她一直“病着”,连房门都踏不出一步,而指使得动她所谓贴身丫鬟的人,可不只她一个,还有四皇子,既不是她做的,自然就是四皇子做的了。

他既铁了心要她的命,她自然也不会让他好过,反正没有他的有意听之任之和添油加柴,流言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便传遍整个行宫,还衍生出那么多个版本来。

只是喊冤的话还没有叫出口,庄敏县主的目光就与四皇子的对上了,里面的威胁与狠戾之意,丝毫不加以掩饰,让庄敏县主确信,她若敢喊冤,试图把祸水引到他身上,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一双儿女和父母亲族,他一定会让她死了都后悔,——可笑她这么多年下来,只看清了他的野心,竟一直到今时今日,才算真正看清了他的狠心!

庄敏县主只得把已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满脸灰败的道:“事情既已败露,还闹到了父皇跟前儿,可见已是证据确凿,臣妾还能有什么话说?”

看向皇上:“是,是臣媳指使贴身丫鬟利用万氏跟前儿丫鬟,散布谣言污蔑大皇嫂与十一哥的,既有当初,臣媳便已料到会有今日了,都是臣媳的错,但凭父皇发落,臣媳绝无半句怨言!”

话音刚落,四皇子已是一脸痛心疾首的道:“竟真的是你,我原还想着,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却不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大皇嫂哪里对不住你了,就算你们妯娌之间素日有这样那样的小龃龉,你也不能做出这样狠毒的事来啊,大皇嫂还怀着孩子呢,稚子何辜,万一孩子有个什么好歹,大皇兄与大皇嫂得多伤心多痛苦?十一哥又与你什么仇什么怨,让你要那样诬陷他,若当日遇险的人是你,我相信他也定会奋不顾身的去救你的,你这样寒他的心,以后若不幸再遇上类似的事,让他还怎么敢再舍命相救,又让文武百官还怎么敢为父皇和大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瑶儿璟儿考虑过吗,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为什么这样做?”庄敏县主冷笑着,近乎咬牙切齿的道:“这就要去问顾四那个贱人了,我明明什么都比她强,相貌、家世、才德……为什么到头来我却反而得屈居她之下,让她无数次摆出长嫂的架子,来当众挤兑我羞辱我?尤其是在母妃失势,我娘家沦为盛京的笑柄,殿下在父皇跟前儿的体面也大不如前之后,我就越发见不得她那副得意轻狂的样子了,何况我又没说假话,上次母后带我们大家去先蚕坛行采桑礼时,我的确亲眼看见那贱人与十一哥私会了,我又没污蔑她,不过就是实话实说而已……怪只怪我没有她那么好的命,有个任何时候都肯为她出头撑腰的夫君,父皇,该说的臣媳都已说了,要杀要剐,悉听父皇尊便!”

说到当初亲眼看见顾蕴与宇文策私会时,还不忘挑衅的看宇文承川一眼。

她就不信这世上能有男人是真能不介意这种事儿的,便嘴上说不介意,心里也不可能真一点不介意,何况此番顾四与宇文策还孤男寡女的单独相处了一日一夜,一日一夜的时间,足够发生多少事儿了?何况宇文策本人的条件还一点儿不与他宇文承川差,对女人的吸引力自然也不会比他差。

她是要死了,顾四与宇文承川以后也休想再活得痛快!

四皇子一听这话,便知道庄敏县主打的什么主意,他自然乐得配合,上前几步便又甩了庄敏县主一记耳光,才怒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都到这个地步了,你竟还不知悔改,还在疯狗一般的胡乱攀咬大皇嫂和十一哥,便当初大皇嫂与十一哥真在先蚕坛见过面,一家子骨肉,难道让二人都对彼此视而不见,直接各自走开不成,便换了你,也少不得要上前与十一哥打个招呼,难道你也与十一哥有私情不成?偏到了你嘴里,就成了这样,你果然是疯了……”

话没说完,庄敏县主已尖声道:“我没有胡说八道,我当时分明就是亲眼所见,若只是打个招呼,犯得着一个人都不带,只他们两个彼此,看见我后又犯得着那样慌慌张张的各自走开吗?分明就是怕被我识破了……你不用怕连累到你,就这样对我打骂不休,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以后能善待我的瑶儿和璟儿,还有我的父母亲族,若不然,我便是做了鬼,也一定不会放过你!”

四皇子似是被她最后的话给唬住了,满脸惊怒的好半晌方道:“原来你昨日拉了我哭,让我定要答应你以后善待瑶儿璟儿和你的父母亲族,不是因为你觉得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而是因为做了坏事在心虚?若不是今日大皇兄问到了我头上,你是不是还打算瞒我一辈子?你放心,瑶儿璟儿不只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你的父母也不只是你的父母,还是我的姑父母,不用你说,我也定会善待他们的!”

“你记住你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人证,你若是将来食言了,我自会化作厉鬼回来找你的!”庄敏县主这才安心了,脸上带着破釜沉舟般的悲壮,看向皇上,磕了个头,道:“臣媳自知罪孽深重,还请父皇降罪,要杀要剐,臣媳都绝无半句怨言!”

皇上闻言,一直冷肃一片的脸上,反而闪过了几分几不可见的犹疑之色来。

庄敏再不好,也为老四生了一双儿女,还是自己妹妹的女儿,不但是自己的儿媳,也是自己的外甥女儿,从小叫自己‘舅舅’长大的,认错态度也算尚可,若就这样杀了她,也未免太绝情了些,且皇室新近已经死了一名成员了,不过短短几日,又死一名,实在有损阴鸷,也惹文武百官天下万民猜疑……

可不杀罢,太子的心头之恨与太子妃的委屈该怎么平复,十一和三弟的委屈和怒火又该怎么平复?

宇文承川将皇上的犹疑之色看在眼里,就暗自冷笑起来,皇上还想着粉饰太平呢,也不瞧瞧自己的儿子们都恨彼此恨到什么地步了。

不过,他恰好也不想让崔氏那个贱人就这么轻易的死去,就算要死,也得让她死在宇文承祚手里,让她的一双儿女和父母亲人都与宇文成祚反目成仇,自相残杀才是!

------题外话------

亲们,下一张庄敏县主就要真正领盒饭了哈,亲们想看二更吗?想看二更,亲们就要给力点哦,如果今天的票票能过二十,晚上八点以前,就有二更哦,要不要看,亲亲们自己决定吧,么么哒,O(∩_∩)O~

另:好基友南湖微风的《宠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很肥了哈,文品坑品都不错哦,亲们感兴趣的书荒的都可以去看看哦,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