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二九回 保住 解密(二更求票)

顾蕴再次醒来时,屋里只在墙角点了两盏戳灯,一看便知外面天仍黑着,她茫然四顾了一周,才慢慢的反应过来自己昏迷前发生了什么事,立时挣扎起坐了起来:“来人,快来人——”

话音刚落,便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随即宇文承川满脸惊慌的跑了进来:“蕴蕴,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又不舒坦了,我这就让人传王坦去,他一直留在我们院子里,没离开过半步,马上就能过来。”

顾蕴满脸的紧张与凄惶:“孩子呢,我记得我昏迷前,王太医说……我方才醒来后,小腹那股坠胀的感觉已经没有了,人也觉得很轻松,你告诉我,是不是孩子已经不……”话没说完,已是哽咽得说不下去了,手也将宇文承川的手抓得生疼。

宇文承川见不得她这副脆弱的样子,忙反握了她的手,道:“没有没有,孩子还好好儿待在你肚里,王坦拼尽一身的医术,总算暂时将孩子给保住了,你小腹之所以没有那股坠胀的感觉了,就是因为他替你稳住了胎像,你别着急,千万别着急,他说你如今万万不能再激动了。”

“真的?你没有骗我?”顾蕴脸上这才有了几分活气,她真的很害怕自己一觉醒来,孩子便已彻底没有了来这个人世的机会,那她一定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宇文承川肯定的点头道:“真的,我没有必要骗你,何况这样的事,我骗得了你一时,等过些日子你肚子仍没有动静,不是立刻就穿帮了吗?且我也没有想过骗你,我答应过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不管有多困难!”

当时情况危急时,王坦何尝没劝过他,要不就趁现在太子妃昏迷着,直接把药喂下去,一切问题便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太子妃醒来后固然会伤心难过,可她昏迷前便知道孩子十有*保不住了,算是天灾,也怨不得任何人不是?

宇文承川却沉着脸,一口便回绝了王坦的建议,他既答应了蕴蕴一定保住他们的孩子,便绝不会食言,这不仅仅是对蕴蕴的尊重,也是对他们之间多年爱情的尊重,谎言永远都是谎言,哪怕在前面加了“善意”两个字,也是谎言,他以后还有颜面对蕴蕴说他爱她,胜过他自己的一切乃至性命?!

以致王坦顶着巨大的压力,给顾蕴又是施针又是熏艾的,忙活了一个晚上加半个白天,才总算暂时稳住了她的胎像,这也是顾蕴醒来后,会觉得小腹舒服了许多,人也轻松了不少的原因。

顾蕴见宇文承川满眼的赤诚和坚定,终于含泪笑了起来:“宇文承川,谢谢你……你才说王太医一直在我们院里,我现在想见见他,你能让人去把他给我请来吗?”

“夫妻之间,说什么谢不谢的,何况孩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孩子,也是我的,以后千万不要再对我道谢,你记住,你一辈子都不需要向我道谢!”宇文承川见顾蕴点头应了,才又道:“你要问王坦什么,若是不着急,就延后一些行吗,他昨夜一宿都没睡,白日又忙活了大半日,这会儿正睡觉养精蓄锐呢,暂时能不打扰他,就别打扰他了。”

行医不止是技术活儿,也是体力活儿,就说施针罢,旁人瞧着不过就是将针扎到人的身上而已,内行人却知道,这其中大有学问,精神也得随时保持高度的集中,宇文承川虽算不得内行,却也不算彻底的外行,哪怕不爱惜王坦的身体,为顾蕴母子考虑,也得让他休息足了,何况宇文承川若真一点都不爱护自己的臣下,后者们又岂能那般死心塌地的追随他?

“昨夜?”顾蕴这才知道,自己竟从昨夜一直昏迷到了现在,而不是她以为的天还没亮,一夜还没有过完,因忙道:“我就是想问问他,我如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既然他正睡觉,回头再问也是一样,此番倒是辛苦他了,殿下可得好生奖赏他一番才是。”

宇文承川笑道:“需要注意的地方,他已细细叮嘱过落英暗香几个好几遍了,你就别管了,唯一你自己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是在胎像彻底稳固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只怕都得委屈自己卧床静养了。”

顾蕴忙道:“不委屈不委屈,只要孩子好好儿的,我做什么都不觉得委屈。”不就是卧床几个月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孩子平安健康,她就算一直卧床到临盆,都心甘情愿!

宇文承川就爱怜的抚了抚她的鬓角,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放心,你的委屈我都知道,绝不会有负你的委屈的。”

夫妻两个正说着,暗香端了熬好的安胎药进来:“殿下,药熬好了,正好七分热,娘娘可以喝了。”

宇文承川忙接过,与顾蕴道:“因你身上风寒还未好,这药里还是加了治风寒的药,不然你一直病着,于孩子也不利,只是都是些温补的,对孩子损伤较小,你别担心。”

顾蕴道:“我不担心,如今王太医怎么说,我便怎么做就是。”也不要宇文承川喂,自己接过药碗便仰头一饮而尽了,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与往日吃个药定要宇文承川哄上半日的矫情样儿大相径庭。

看得宇文承川是叹为观止,又忍不住暗暗感慨,要不说母亲是这世上最伟大的人,为了儿女什么都甘之如饴呢,如今孩子才在蕴蕴肚里一个多月,她便已什么都愿为孩子改变了,等将来孩子生下来后,她岂非满眼满心都是孩子,眼风都懒得扫自己一下了?

想着自己的“悲惨”前景,宇文承川忍不住忧郁了。

吃完药,又用了些暗香按王坦开的药膳方子做的药膳,天也就渐渐亮了,宇文承川忍不住打起哈欠来,顾蕴见了忙道:“我这里有暗香她们几个服侍足够了,你快去睡一觉罢,再熬下去,我和孩子倒是好了,你又倒下了。”

王坦既一直没睡,想也知道他更是至今都没合过一下眼,再这样熬下去,便是铁打的身体,也要熬坏了!

宇文承川也的确累了,适逢落英进来行礼禀道:“五六两位皇子妃听得娘娘醒了,特意瞧娘娘来了。”他是不想出去,也只得出去了,不然大伯子与弟妹共处一室,五六两位皇子妃得多不自在,这才叮嘱了暗香几个一番:“不能让你们娘娘太累,有什么情况,立时叫王坦来,也别忘了立刻差人去禀告孤……”举步出去了。

他出后去,五六两位皇子妃才由落英引着进来了,瞧得顾蕴苍白着脸靠在床头,不过才短短几日不见,就明显瘦了一圈儿,二人都忍不住红了眼圈:“得亏大皇嫂吉人天相,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不是,就算歹人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遭了天谴,也不能换回大皇嫂了,真正是老天保佑。”

又说顾蕴肚里的孩子:“可见是个有大福气的,这样的大难面前,都能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以后注定是个有大福气大造化的!”

顾蕴笑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你们不知道,昨儿只差一点,他就要离开我了,可我想着,那么凶险的时候他都一直在我肚子里好好儿的,没道理我脱险了,他反而……所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一定要保住他,平安顺利的生下他,让他不后悔此生托生到我肚里来。”

五皇子妃是做了母亲的人,闻言忙点头道:“大皇嫂这么想就对了,他如今虽还小,却也能感知到大皇嫂的情绪,大皇嫂若坚强,他便会跟着大皇嫂一起坚强,反之亦然,要不怎么说‘母子连心’呢?大皇嫂闲暇时不妨多与他说话儿,说什么都可以,最重要的是,要让他知道你是多么的爱他,多么的期盼着他能平安健康的来到这个人世,再辅以安胎药的效果,必定能事半功倍。”

顾蕴忙一一应了,感激道:“五弟妹是过来人,王太医虽医术高明,到底没有亲自生养过,有些地方难免想不到,以后五弟妹可得时常来瞧我才好,也能替我解解闷儿,待回头孩子平安生下来了,我再好生答谢五弟妹。”

“只要大皇嫂不嫌我烦,我一日过来三次都使得。”五皇子妃少不得应了。

六皇子妃则故意笑道:“看来我回去后也得多努力了,这没有孩子,以后大皇嫂与五皇嫂说话儿我都插不进去嘴了,渐渐的两位嫂嫂也不肯带我玩儿了,那我得多寂寞?”

说得顾蕴与五皇子妃都笑了起来:“你是得多努力,更该努力的却是六皇弟……不过每次你们那个时,你倒是可以用枕头把下面塞高一些,如此……”

这边妯娌三人说着体己话儿,宇文承川出了顾蕴和他的卧室后,却没有即刻去厢房里睡觉,因为奉命去打探出事当夜,那些狼群何以为三皇子等人所驱的腾骥卫回来了。

宇文承川听了冬至的禀报,哪里还有睡意,主仆两个忙忙去了外面。

一番询问之后,方终于知道了,原来能驱使狼群的人并不是三皇子手底下的人,而是当地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那少年身世有些奇特,其父母乃是当地的猎户,他才出生几日,便不幸被一头公狼给叼了去,其父母伤心欲绝之下,找遍了当地的大小狼窝,也只找到了他当日被叼去时,身上包的大红襁褓。

却不知道天不绝他,那头公狼叼了他去后,并没有吃他,而是将他叼回了自己的窝里,给自己的伴侣,一头才生完孩子,孩子却不幸夭折了的母狼抚养。

那少年从此便吃狼奶啃生肉,学狼叫学狼四肢行走,不过几年功夫,便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狼孩儿。

而猎户夫妇自失了孩子后,男的还好些,虽伤心到底也走了出来,女的却自此变得疯疯癫癫起来,成日里不是打猫便是招狗的,惹得邻里都从一开始的同情她到了深深的厌烦她,猎户无奈,只得带着妻子,搬到了深山密林里去独门独户居住,以免妻子再疯癫下去,他们不搬,邻里也得联合起来赶他们走了。

不想这一搬,反而让他们因祸得福,竟在一次外出打猎时,偶然遇上了那个狼孩儿,也就是他们的孩子,猎户的妻子虽仍疯癫着,对那孩子却有一种近乎天生的本能似的,只看了那孩子一眼,便坚持说那就是她的儿子,哭着吵着要去接他回家。

猎户一开始还不相信妻子的话,虽然那狼孩儿的确一看就有问题,明显更像人而不是像狼,可他们的孩子都葬身狼口好几年了,妻子一定是太过思念孩子,以致病情又加重了。

但拗不过妻子的哭闹,猎户只得设陷阱将那狼孩儿抓了来,待将他乱糟糟的头发分开,再将他脸上乱七八糟的毛发剪去,与他洗干净了脸后,猎户便呆住了,只因那孩子,竟与他小时候似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不是他的儿子,又会是谁?

猎户夫妇自此便将狼孩儿带在了身边抚养,或许是血浓于水的天性使然,狼孩儿倒是很快便接受了猎户夫妇,跟着他们学习人的一应习性,也跟着他们学习说话儿,叫他们“爹娘”。

只是到底是吃狼奶长大的,又跟着狼群混了这么多年,他到底野性难驯,一个月总要跑出去两三次,与狼群一块儿生活,每次都三四日,四五日的,久而久之,猎户夫妇与狼群便都习惯了,因为这个孩子在中间起到的纽带作用,人与狼竟然破天荒第一次能和谐共处了,人也破天荒第一次能驱使狼按人的心意做事了。

再久而久之,山下便也渐渐传开了这事儿,只是人们都当其是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或者说是奇闻轶闻,用来消遣罢了,连当地人自己都将信将疑,就更不必说偶然经过的外地人了,都是听过就算。

三皇子的人提前到了木兰围场部署一切时,一开始是没听到这个奇闻,更没想到利用这桩奇闻来助他们成事的。

实在是这个任务着实事关重大,一个不慎便会全盘皆输,所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由不得三皇子的下属们不打点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务必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后,才敢行动。

所以大家散开来四下里观察地形,寻找最佳的行动地点,偶然听说了这事儿时,起初也都是不信的,但如果这是真的,有狼群助他们成事,那他们岂不是能事半功倍?于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侥幸心理,三皇子的人分头上了山,没想到这一上山,竟真让他们远远看到了狼孩儿驱使狼群按自己心愿做事的一幕幕,还看到了猎户夫妇与狼群和谐共处的一幕幕。

三皇子的人惊喜交加如获至宝,趁着狼孩儿又出去跟狼群们混时,便将猎户夫妇抓了,然后让他们给狼孩儿发讯号,让其立刻回来。

待狼孩儿回来后,他们便当着猎户夫妇的面,与狼孩儿提起条件来,最后说,若狼孩儿按他们的吩咐办事,他们便保猎户夫妇平安无恙,事成之后,还会给猎户夫妇大量的金银财宝,让他们一辈子都享之不尽;反之,他们便杀了猎户夫妇,还要放火烧山,让狼孩儿和群狼都被活活烧死!

狼孩儿跟着猎户夫妇学了几年说话,简单的对话已是难不倒他,对人狠起来其实比狼更凶狠更残暴也有了一定的认知,何况还有猎户夫妇被逼着在一旁为他解说兼哀求,虽气得连连嚎叫,惹得好些狼都应声跑了来,也跟着他一起嚎叫,将三皇子的人吓得两股战战。

到底不能不顾忌自己父母的性命,只得含恨答应了他们的条件,说愿意在他们规定的时间替他们驱使狼群,只求不伤害猎户夫妇。

三皇子的人也不敢将狼孩儿逼得太紧,真惹急了他,驱使狼群攻击他们,他们固然可以也可以要了猎户夫妇的命,但他们自己也都得没命,岂非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便只好言好语的带了猎户夫妇离开,与狼孩儿言明,待事成之后,一定平安将他们送回来。

这才会有了那夜狼群将去打围的人们团团围住,却又没有最终追上大部队,将他们全部啃噬殆尽之事发生,三皇子等人也不是傻子,狼孩儿再是能驱狼,说到底狼也是野兽而非人,万一问见血腥味儿,兽性大发,连狼孩儿都驱使不住了,逮谁咬谁,岂不是连他们自己人也得跟着遭殃?

只是三皇子终究还是没想到,就算有了狼群相助,他竟也会一败涂地,甚至丢了性命,所谓的“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显然都是说的他了!

------题外话------

亲们,二更来了哈,简直拼尽瑜的老命了,有票子的都赶快砸瑜吧,不要因为瑜是娇花就怜惜瑜哈,么么么么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