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二六回 旖念 搜救

宇文策在头痛欲裂中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恍惚是广袤的天空,他眼睛一闭,又要睡过去。

脑海里却猛地闪过几个断断续续的画面,每一个都与顾蕴有关,他立时用尽力气咬在了舌尖上,一阵剧痛传来,总算让他恢复了一丝清明,忙挣扎着坐起来,双眼左右四顾的搜寻起顾蕴的身影来。

万幸,就在不远处,便寻到了顾蕴的身影,只是她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这会儿怎么样了。

宇文策忙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奔到了她身边,第一件事便是伸手去探她的鼻息,所幸气息虽弱,好歹还有,他忙又去探她的脉搏,也是虽微弱,至少还算平稳。

他方稍稍松了一口气,只要人还活着就好,可一口气还没喘完,他的心又提了起来,只因他看见顾蕴满脸的潮红,怎么看都红得不正常,忙探手附上了她的额头,立时被那惊人的热度唬了一跳,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他们昨夜从陡坡顶上坠到底部,直接便落入了水里,若不是自己竭力拉住她,挣扎着游到岸边才力竭晕了过去,二人这会儿还不定被冲到了哪里,自然也不会再有命在。

可如今她的额头烫成这样,手却冰冷得近乎没有一丝温度,再这样下去,她就算暂时还有命在,只怕也撑不到太子殿下带人找来救援啊。

不行,他等先找一处山洞,至少生一堆火,弄点热水给她喝,最好是找来退热的草药来给她吃下去才是。

念头闪过,宇文策已站起身,四下里张望起来,然而张望了一圈,都没发现哪里像是有山洞的,看来势必得去远一点的地方找,可去远一点的地方,把太子妃一个人放在这里,万一遇上了什么危险……宇文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抱着顾蕴去找山洞,如此也能省了他待会儿找到山洞后,还得往返一趟的功夫。

只是才打横抱起顾蕴一用力,宇文策便控制不住的跪了下去,这下他是想待会儿再查探自己的伤口,看自己到底伤得如何也不能了,只得苦笑着放下顾蕴,检查起自己身上的伤来。

后背无有一处不痛的,还有几处凉飕飕的,应当是昨晚上在下落的过程了,为了能尽可能的护住顾蕴,让陡坡上的大小石块和树枝给磨的刺的,这些还是小伤,最要命的,还是五脏六腑被挤压得一阵一阵的痛,看来的确已有肋骨骨折无疑了;除此之外,左边大腿的根部也伤得不轻,被一根尖利的树枝戳进去了小半截,血倒是早已凝固了,树枝却还直直刺在上面,也不知道伤到了骨头没有。

也就不怪自己如今连一个弱女子都抱不动了……宇文策不由再次苦笑,可抱不动也得抱,不然真让太子妃出了什么事,他难见太子殿下还是次要的,他自己这辈子岂不也再看不到她的笑,听不到她的声音,彼此生命里本就已少得不能再少的交集也将彻底没有了吗?

一想到这些,宇文策心里便窒息一般,几乎使得他的心脏无法承受,他忙盘腿坐下,将真气在体内环绕了一周天,觉得身上舒服了一些,也有了一些力量后,才再次弯身抱起了顾蕴。

好在这一次,他终于成功将顾蕴抱了起来,遂抱着她往稍远一些的地方细细找寻起来,总算在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找到了一处山洞,虽并不大,胜在干燥平坦,只要能尽快生起一堆火来,洞里的温度一定能很快就升高。

宇文策小心翼翼的将顾蕴往地上放好,这下他总算可以安心出去寻找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了。

用了约莫半个时辰,他将自己需要的干柴,止血的、退热的、还有其他几样可能会用得上的草药并物品都采了回来,这时候,他就不得不感谢自己早年那些艰难的经历了,若没有那些艰难,今日他又怎么能救回太子妃的性命?

利索的将火生起来,山洞里因有了光,不但亮了许多,也温暖了许多,宇文策忙将用竹筒装好的水放到火上烧起来,趁这个空档,他咬牙将自己大腿根上的树枝拔了出来,——如此关键的部位,却生生多了障碍物,坐实不良于行,鲜血立时汩汩的往外流。

他本能的闷哼了一声,也能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上分明有汗了,却顾不得其他,把才采来的止血药放进嘴里嚼烂,忙忙敷到了伤口上,伤口的血立时流得慢了些,疼痛却更尖锐了。

好在几次过后,那疼痛便消失了,血也慢慢的止住了,原来那草药不但有止血的功效,还有麻醉的功效,只是一点,用了会有后遗症,以后一到阴雨天,伤口便会麻痒得厉害,但现在,宇文策显然已顾不上去考虑以后了。

他把自己的伤口简单包扎好,竹筒里的水也开了,至于后背上的伤口,他既没法上药,索性也不去管了。

小心的把竹筒取下打开,待里面的水晾凉一些后,宇文策才扶起顾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喂起她喝水来,好在她还知道喝水,且渴得应当还不清,很快便把一竹筒水喝了大半。

宇文策心里一喜,只要还知道喝水吞咽就好,他忙又把退热的草药取了过来,只是取过来以后,他却犯起难来,水她能吞咽,这草药可该怎么吞咽,现熬的话,别说现下没有那个条件,纵有,新鲜的草药也得熬几个时辰药效才能出来,她如今的情况,哪里还等得起几个时辰?

唯一的办法,便是他把草药先咬烂了,喂到她嘴里,可这怎么可以,这不是亵渎她吗?

但另一个声音却在心里告诉他,眼下她昏迷着,这里也只有你们两个人,你便真这样做了,她也不知道,而且你是为了救人,又不是为了其他,怎么就不能这样做了?……最重要的是,除了现在,只怕有生之年,他都不可能再有这样靠近她的机会了,真错过了,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一辈子?!

心里天人交战中,宇文策的手已不受大脑控制的,颤抖的抱紧了顾蕴,她的大毛衣裳早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如今身上就只穿着之前的骑装,虽因天气凉了,已有一定的厚度,却依然难掩她玲珑的曲线。

目光再落到她粉嫩的唇畔上,他的心就跳得越发快了,想到了自己每每午夜梦回时,对她的思念和渴望,还有对老天的怨憎,怨憎上天为什么就不让他先遇上她呢,若先遇上她的是他,如今她是不是已是他的妻子,能光明正大拥有她的人,就是他了?

这个念头才一闪过,宇文策便再控制不住自己,俯身将自己灼热的吻印在了顾蕴的双唇上,立时满足得在心里喟叹了一声,这辈子能有这一吻,他余生便再没有遗憾了!

他不由加深了这个吻,心里更是疯狂的叫嚣着想要更多,亦连再想起先前的遇刺和二人坠落的过程,他也觉得那些疼痛和血腥都变得温馨起来,甚至盼着宇文承川能迟几日再找到他们了。

怀里的顾蕴却忽然嘤咛了一声,还低低叫了一声:“宇文承川,我好痛,救我……”

宇文策如遭雷击,攸地清醒过来,他在干什么,太子妃不止与他有君臣之别,他别说这样亵渎她了,甚至连方才为了救她,抱着她一路找不过已是大不敬,何况太子殿下与他还有多年的兄弟知己之谊,是个人都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他怎么能做出这样趁人之危,禽兽不如的事!

宇文策忙把顾蕴轻轻放了回去,去到洞口狠狠平复了一下心情和身体后,才折了回去,低低叫起顾蕴道:“太子妃,我采了退烧的草药,您能嚼吗,若能嚼,我便喂您嚼一些,若不能,我这就给您熬药,就是时间要久一些。”

顾蕴昏昏沉沉中,只觉自己每一处肌肤,每一处骨头都在诉说着“痛苦”二字,让她恨不能立时死过去才好。

可一想到宇文承川,想到他还在等着自己醒来,她又强撑住了最后一丝清明,气若游丝的道:“我能嚼,宇文承川你喂我罢,我还没给你生孩子,我们还没白头到老呢,我不能死,说什么也不能死……”

宇文策听她言语间分明是将自己当做了宇文承川,就越发悔愧不来了,却也知道眼下不是悔愧的时机,忙将草药尽可能择得小片一些,喂到了顾蕴嘴里,好在她真如自己说的,还能嚼,虽然有些慢,的确将他喂她的草药都吞了下去,他才心下稍宽。

待顾蕴将草药都吞下去后,宇文策又喂她喝了一点热水,她才又沉沉睡去了。

宇文策观察了一阵,见她呼吸渐渐平稳了,脉搏也稍稍有力些了,方添了几根木柴,往山洞外找吃的去了,一边走,一边还在苦笑着,这么坚强柔韧,这么美好独一无二的女子,叫他怎么能控制住自己不喜爱呢?

等宇文策猎到两只兔子,剥了皮去了五脏六腑,洗净自外面回到山洞,就发现顾蕴比方才吃药前反而烧得更厉害了,嘴里却一个劲儿的喃喃着:“好冷啊,我好冷啊……真的好冷啊……”

宇文策心里一紧,忙去摸她的脉搏,也是乱得很,难道那草药竟有什么问题不成?他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才好,只得将她扶起来坐正,双掌抵到她背上,提起给她输起真气来。

顾蕴还是睁不开眼睛,身体却立时温暖了许多,喃喃的声音也抖得不那么厉害了:“宇文承川,哥哥……我好些了,可还是冷,你为什么不抱我,你快抱我呀,抱着我我肯定就会觉得暖和了……”

宇文策闻言,体内本就气血翻涌,立时翻涌得更厉害了,毕竟他自己也有伤在身,体能消耗过度,何况顾蕴一丝武功都不会,若她也会武功,他还能以自己的真气引导她的真气一道运行,还能事半功倍,如今纯粹就是凭着他本身的真气来调动她身体内的生机,也不怪他支撑不住,明明就已是初冬了,额头上却满是汗珠,头顶上也冒着热气。

又强撑着给顾蕴输了一会儿真气,见她气色稍稍好了几分后,宇文策才收了掌,扶她躺好,大口的喘息起来,可背后的伤却被一下一下的扯动,以致呼吸都变成了一种可怕的痛苦。

他平息了好半晌,才让自己稍稍恢复了一点力气,于是强撑着把兔子驾到了火上,他必须尽快补充体力,不然太子殿下纵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他们,只怕找到的也只会是两具冰冷的尸体……

宇文承川带着人沿着顾蕴和宇文策惊马的方向一直搜寻到天亮,也没能搜到二人的身影,甚至连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找到,他本就冷峻的脸在晨光中,就越发的冷若冰霜了,整个人也被笼罩在一层冰冷的气息里,让谁也不敢靠近他。

冬至拿了水囊和干粮,硬着头皮走到他身边,小声说道:“殿下,您喝点水吃点东西罢,不吃饱喝足了,哪有力气继续搜救太子妃啊,眼下虽一直没有消息,可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太子妃一定能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的。”

见宇文承川就跟没听见自己的话一般,只是平视着前方,一动也不动,只得又道:“就算昨儿是凶险,可殿下也该相信十一爷的本事才是,有他护着太子妃,难道还能真让太子妃出事不成?只不过暂时我们还没搜救到他们如今所在的地方去而已,您不吃东西不喝水,岂不是太子妃还没找到,您自己倒先倒下了?”

“我不饿。”这一次,宇文承川总算哑声开了口,他真的好后悔,后悔昨夜为什么不亲自赶去保护蕴蕴,他为什么要留下督战,十一哥留下督战不也一样吗?也不知道蕴蕴这会儿正处在什么样的危险当中,甚至……他连想都不敢再想下去,到那时,他就算得到了全天下,又还有什么意义,他连活都不必再活了!

宇文承川说完,沉默了片刻,又道:“让大家抓紧时间吃饱喝足,继续往前搜寻。”早一点搜救到蕴蕴,她便能多一分生还的机会。

冬至见他满眼的阴鸷与坚定,还待劝他的话便再说不出口了,只得去传达他的吩咐。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冬至忙紧赶几步眺望了一阵,随即满脸惊喜的回来向宇文承川禀道:“殿下,是显阳侯,一定是皇上让显阳侯来增援我们的,殿下,显阳侯带的人少说也有百骑,有这么多人手,我们一定能很快找到太子妃的。”

宇文承川闻言,浑身冰冷的气息总算收敛了一些,举步迎了上去。

远远的果见来了百来骑人马,打头的也果然是顾准,在离宇文承川还有十来丈的距离时,他便勒住缰绳,让马停住,自马上跃下,给宇文承川行起礼来:“参见太子殿下。”

宇文承川忙道:“大伯父快起来,是父皇让你来增援的吗?如今父皇怎么样?伤亡情况如何?”

顾准一看宇文承川的样子,便知道还没找到顾蕴,也不多问,只恭声答道:“的确是皇上吩咐臣来增援太子殿下的,如今皇上一切都好,已由几位皇子和宗亲臣工们护送着回行宫去了,至于伤亡情况,因昨夜殿下反应得快,几乎是即刻便让点燃了火油,让大家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只能被动挨打,倒是不算大,只死了两位臣工伤了十来人而已,金吾卫也有伤亡,不过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以内,就是……就是三皇子殿下他,遇刺身亡了……”

那是他活该,与人何尤?

宇文承川心里冷笑着,却也知道现下不是与顾准详谈的时候,忙应景做出一副惊怒交加的样子,道:“三皇弟遇刺身亡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身边那么多护卫,都是吃干饭的吗,还有宗二老爷等人,当时不都与他在一处吗,既然大伯父没提他们的死讯,可见他们至今活得好好的,那么多人也护不好三皇弟一个,养他们何用!那父皇呢,父皇怎么样,发生了这样的事,父皇想也知道好不了,大伯父方才还说父皇‘一切都好’,敢情是安慰孤的。”

顾准被说得稍稍有些尴尬,道:“臣也只是不想雪上加霜,让殿下越发的担心与难受罢了,皇上的情形的确有些不大好……”

本来皇上正处于震怒中,不然也不会一见宗二老爷和柯大爷的面,便不顾体统的亲自上前踹他们了,谁知道随即便得知了三皇子的死讯,就算三皇子此番犯的错再大,皇上再生他的气,那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皇上想过打他骂他,甚至自此关他一辈子,却从没想过要他死。

震怒立刻变成了惊怒,皇上简直不敢相信,就在短短一个时辰前,还在自己面前活得好好儿的儿子就这么死了,他还那么年轻,而且若此番之事真是他弄出来的,任何人都死了,也不该是他死才对,怎么就会死了呢?

惊怒立刻又变作了悲愤与大恸,便是皇上一度对宇文承川无视到那个地步,一度都快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个长子了,他也从没想过要宇文承川死,何况三皇子还是自小在他跟前儿长大的,父子间又岂会没有几分真感情?

皇上在很长时间内都做梦也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正因为知道自己的孩子都得来不易,才会加倍的珍爱,固然他先是君再是父,便是加倍的珍爱,也远及不上寻常人家父亲对自己孩子的爱,可对于一个帝王来说,这已经是绝无仅有了。

以致皇上在一阵剧烈的喘息之后,终于因一口气没能提上来,直挺挺晕了过去。

唬得何福海忙尖叫起来:“皇上,皇上您怎么了,您别吓奴才啊……太医,快传太医……”

好一阵兵荒马乱后,皇上才清醒了起来,却像瞬间老了十岁似的,第一句便是问何福海:“老三现在在哪里,带朕去瞧瞧!”

何福海方才是亲眼看见了皇上怎么大受打击晕倒的,怎么敢让他去看三皇子的尸体,跟了皇上几十年,皇上的爱子之心,他岂能不知道,何况白发人送黑发人,也的确太悲惨了,皇上再高高在上,说到底也只是一介凡人而已,便要拿话来劝阻皇上。

所幸他还未开口,皇上已又道:“算了,朕还是不看了,省得看了更伤心……着人将他好生带回行宫,待回京后再发丧罢。再传话下去,虽则此番之事只是一个意外,宗海西柯伯钧等人护卫主上不力却是事实,即刻斩首示众,待他们正法后,此事便到此为止,以后也不许任何人再议论,否则,杀无赦!”

果然皇上的反应与宇文承川预料的差不多,一旦得知三皇子的死讯,他便不会再追究此番之事了,反之,若三皇子没死,他也不会真要了三皇子的命,而至多只会将他圈紧至死而已,所以,顾蕴和自己的仇,他提前便报了是再正确也没有的选择了。

在宗二老爷和柯大爷的惨叫求饶声中,金吾卫将二人就地正法后,皇上才下了旨班师回行宫,临出发前,想起顾蕴与宇文策如今还生死未卜,二人于公来说,一者是太子妃,一者是他的肱骨之臣,于私来说,一者是他的儿媳,一者是他的侄儿,自然是能尽快将他们搜救回来,便搜救回来的好,他也好见儿子和弟弟。

遂吩咐顾准带了一百金吾卫前去增援宇文承川,“多些人手,早些找到二人的几率也大些。”

顾准虽早担心顾蕴担心得不行了,到底还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忙道:“回皇上,如今荣亲王世子下落不明,若臣再走了,金吾卫便连个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了,臣还是留下来护送皇上,另派他人去增援太子殿下也是一样。”

皇上却摆手道:“还有这么多人保护朕呢,何况今夜之事既是意外,自然不可能再发生一次,顾卿只管放心去罢,朕知道你心里一直担心着太子妃,太子妃是你的侄女,何尝不是朕的儿媳?别说了,去罢。”

顾准这才叩谢了皇上,点齐人马,沿着宇文承川一行留下的痕迹,一路追到了这里。

宇文承川听完顾准的话,虽恼怒于皇上知道三皇子的死讯后,便果然不追究此番之事了,但想着三皇子已经死了,成国公府与柯阁老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最重要的是,两家还各损了一员大将,尤其是柯大爷,那可是柯阁老精心培养的嫡长子,柯氏一族下一任接班人,如今却被皇上杀了,就这样皇上只怕也不能彻底消气,而成国公与柯阁老却会因此越发的恨皇上,以后君臣之间便永无相得之日,也算差强人意了,便没有再说,只与顾准道:“那大伯父要休整一下吗,若是不需要,我们即刻就继续开始搜救罢。”

顾准道:“救人如救火,臣不需要休息,即刻开始行动罢,哦,对了殿下,臣还带了王太医一块儿来,妙贵嫔娘娘说,万一找到太子妃与荣亲王世子后,有太医在,也好即刻为他们诊治兼包扎伤口,太子殿下只管放心,太子妃与荣亲王世子一定都会平安无事的!”

宇文承川没想到妙贵嫔还能在百般忙乱中想到这个,十分满意,与顾准说了一句:“那等找到太子妃回宫以后,孤少不得还要打发人去向妙贵嫔当面道谢才是。”吩咐冬至传话下去,继续拉网式的搜救起顾蕴和宇文策。

这一搜寻,便直搜到将黑时分,又往前搜了二十余里地,才终于在昨夜宇文策抱着顾蕴跳马的地方,发现了顾蕴坐骑的尸体。

宇文承川不由精神一振,与冬至道:“快让人四下里搜寻一番,看有没有什么痕迹留下,再看看四周的地势,指不定他们就在附近了!”

冬至忙应声而去,少时回来道:“已经传话下去了,得亏昨夜没有下雨也没有刮大风,不然这些痕迹就要被掩盖了。”

不一时,就有人满脸惊喜的过来禀道:“太子殿下,在前面发现了一处泥土塌陷的地方,下面是一个陡坡,看得出来陡坡有人掉下去过的痕迹,想来太子妃娘娘与荣亲王世子爷应当就是掉到下面去了。”

宇文承川不待其把话说完,已疾步奔了过去,果见那里的一处泥土塌陷下去了,想来应当是昨夜宇文策见马速太快,又黑灯瞎火的,不慎撞上树林里的参天大树,来个马死人亡,这才会选择跳马的,不想偏又跳到了泥土松动的地方,以致二人齐齐掉下了陡坡去。

“着人去告诉显阳侯已找到太子妃和十一爷的踪迹了。”快速扔下这一句话,宇文承川便要往陡坡下跳,急得冬至忙一把拉住:“殿下,您千金之躯,怎么能亲自以身犯险,还是让奴才先下去罢。”

宇文承川却哪里听得进去,甩开他的手,便径自跃了下去,冬至无奈,只能忙忙点了十来个轻身功夫比较好的:“你们几个,立刻随我一道下去,剩下的人一半从山下绕行去接应太子殿下,另一半留在原地等候显阳侯。”也跟着跃了下去。

------题外话------

所以,瑜不只是太子的亲妈,也是十一哥的亲妈啊,O(∩_∩)O~

风云小妖开新文了哈《见鬼之绝世男神》,灵异文,感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下哦,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