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五章 金蜴之死

自来到人鱼族之后,这是王紫第二次进入王宫,也是第二次见到赫王,还有其它五个王,不同的是这次人少,相比起之前七千人同殿见面的感觉,这次算是很小型的宴会了。

人类修士到了一百多人,组长加上副组长,赫王对这些人倒是认的全,在王紫出现对时候赫王还笑意深深的问过西门流云,为何几天换了一个人,西门流云只说今日副组长带队巡逻,便叫了王紫过来,那赫王便没再多问。

王紫本以为宴会上最起码会商量一下为什么傀儡人鱼迟迟没有出现,可是过了半个多时辰,还是没有提到只字片语,众人谈论修为,谈论道法,谈论如何在海中称霸,倒是热火朝天。

那赫王和几个大臣说的激情澎湃,众人听的更激情,似乎完全不记得他们来这里是干什么,都沉浸在人鱼族描绘的美好蓝图里,说是什么打败傀儡人鱼之后他们将如何获得身后的友谊,如何长久的发展。

王紫只盯着手中的酒杯,对众人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真不该来,难道这些天来的宴请都是这般情景吗?

西门流云看了看王紫,似乎欲言又止,但最终只笑着说道:“若是觉得无趣,你可以先回去。”

王紫看向西门流云,那双桃花眼中精明依旧,他应该也能察觉到蛛丝马迹吧?毕竟西门流云的修为已经高过在坐的大多数人,而且他的心性也非一般人能比。

她今天只说想跟着过来看看,西门流云什么都没说便答应了,可现在他说这样的话,似乎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而再待下去也无意义似的。

王紫却忽然将那三足的酒杯放在了桌子上,似乎刻意加重了力道,那金盏的酒杯与左面碰撞的声音,清脆,更清晰,若是杂乱的声音也罢,可谁会如此不小心有这等失误?

众人都是修为不浅的人,这样的声音当然很容易分辨出来,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向王紫这边看来,西门流云见此,眉心微微皱起,那桃花眼中似乎有些阻止的神色,不管王紫说什么,他恐怕都不希望王紫说。

“赫王,我有一个问题。”王紫平缓而清晰的说道,就在众人都一副好奇的时候,王紫虽还什么都没表露,但赫王的眼神却在其它五个王身上扫过,似乎有种潜意识里的凝重,预感王紫说出的不会好听似的。

“有什么问题问便是,何必做出这等动作唤来大家的注意力,若是都如你这般摔打,我宴会上的杯子再坚硬也剩不下几盏完好的了!”

却听一个清脆略带轻蔑的声音响起,却是那人鱼族的五公主火烯,一如她一贯的说话风格,不管是对谁都充满了浓浓的讽刺,脾气就如她那火红的头发,时刻都在燃烧着一样。

只是这话说的却是有些不客气了,多数时候她对宴会上的讨论是缄口不言的,似乎也有不耐烦的样子,可是偏偏在王紫说话的时候,她却如此呛声,明显的是有些针对的。

“我不及你,乾坤殿上舞钢鞭。”

王紫看了一眼火烯,声音冷清的说道,更无多余的情绪,却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不管她是火气太大还是内分泌不调,她对别人如何都不干她的事,但若是她觉得谁都会让着她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如此看似谦虚的一句话,那火烯却是面上一红,是气的!顿时对王紫怒目而视,那火红色的头发似乎也越发艳丽了,王紫只是放了个酒杯,而且那酒杯分毫不损,这行为也算不上失礼。

可火烯那日当着七千多人的面,尤其是赫王和其它五个王都在场的情况下,怒挥钢鞭去打那个傀儡人鱼,虽然说是气愤之下情不自禁的行为,可是那毕竟是乾坤殿上!不是谁说动武力就动武力的地方!

王紫这分明是在嘲笑她!一并将她如此鲁莽的行为牵扯到了赫王,果然,赫王的面色一沉,之前的事情和方才的事情加在一起,眼神严厉的看了一眼火烯,似乎在警告一样。

而火烯的手正放在腰间,那长长的钢鞭刚刚拽出了头,王紫这话更叫她骑虎难下!心中一团火烧的她差点失去理智,这火烯的脾气实在爆的很,更何况在六个公主当中,火烯从小便蛮横霸道,完全没有其它公主的温柔。

而自他们来到这人鱼族之后,也只见过一个五公主,其它公主倒是一次都没有露面,叫众人对那五人好奇的很,毕竟众人这些天也吃了不少火烯的亏,被她讽刺几句都是轻的,还有当众挥鞭子打人的,只是碍着她的身份,没人敢跟她计较而已。

不过众人私下里谈论的时候,都在说若是最后能娶到人鱼族的公主,定然不会选这五公主,否则娶一个炸弹放在身边,谁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都炸的粉身碎骨呢。

“火烯!不得无礼!还不向这位道友道歉?”

赫王沉声说道,火烯的举止若是别人不提出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被王紫一说,众人的眼神反倒有些看好戏的样子,想来也是乐于见到火烯吃瘪的,想到任性的女儿给他脸上抹了不少黑,那赫王的脸上更加不好看了。

“为什么我要道歉?”

火烯拧着眉头说道,很不服气的看着王紫,然而在她的话音刚落,却听“叮叮当当”的一连串声音,一个金色的酒杯自赫王的方向一直摔打着滚到了她面前,而后是赫王愈发低沉地声音:

“我也要受你几句指责吗?”

“父王!”火烯惊讶的看着赫王,并不惧怕赫王的威严,可是赫王的举动却叫她奇怪的很,为什么他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当众摔了酒杯这样的事情,她从来没有在冷静的赫王身上见过!

却见火烯忽然将抽出的一截的钢鞭放回了腰间,低头对赫王说道:“女儿知道错了,父王息怒。”

并不是被强迫的,那声音平静,众人不觉多看了两眼火烯,王紫却并不意外,这个火烯有些脾气,但也有些聪明,她能够在赫王的容忍度快要被她突破的时候立即刹车,并不是一位的恃宠而骄,否则这样一个鲁莽的公主,如何得到赫王的重视?

接着,却见火烯面对王紫,声音同样平静的说道:“这位道友见谅,是我偏颇了。”

王紫只看了一眼火烯,却并没有回应,她本就不是真心道歉,只是做个样子,她何必回应?转而看向赫王,开口说道:

“赫王,我只是想问,傀儡人鱼现在何处?我们来到人鱼族也有二十多天,却不曾见到一只半只的影子,就算人鱼族的待遇再好,若是如此耗下去,我只能将人鱼族赐予的东西悉数奉还,还请赫王告知我出海的路才是了。”

听了王紫的话,赫王的瞳孔有瞬间的紧缩,众人的气息也有瞬间的凝滞,那中安静叫人有种心照不宣的规避,似乎大家都明白该探究一下这个问题,但是这些天来却一只回避着,无人谈起,只因他们得到的好处已经足够让他们就这样闲闲的耗下去了。

二十多天,虽然无所事事久了一些,但若是放在修真界,奔波二十年也不见得会有这里二十天的收获大,可是心中对于傀儡人鱼的好奇也在众人心中慢慢滋生,因此在王紫第一个问出这样的问题之后,众人一边有种想让王紫收回去的感觉,一边又期待能够借此机会得到赫王准确的恢复,因此一时间安静,无人说话。

“许是傀儡人鱼遭上次大战的重创,现在还躲在深海之中不曾露面,人鱼族和你们的巡逻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若是有了消息,我定然会第一时间下达对战的命令。”

赫王似乎沉吟了一会儿,面上的表情还算平静,只是如此打官腔的话,却丝毫没有说到重点,所有人都知道,王紫要问的,并不是这些肤浅的,人鱼族和人类修士都在组织巡逻,这谁不知道?还用他说吗?

“傀儡人鱼留着祸患无穷,我们本来也是要跟傀儡人鱼一战的,与其等着他们毫无预警的登门,不如规划一下主动出击?”

王紫点头,似乎了解赫王所说一样,随后又道,只是这次她说完,众人的面色都是一变,连赫王的神色也有微妙的变化,那几不可查的不情愿,王紫虽紧紧盯着赫王,却也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看错了。

“傀儡人鱼所处的地方于我们太过不利,那里的海水常有海底漩涡,而且浑浊不堪,诸位道友都是人类修士,毕竟不如我人鱼族的子民在海水中自由自在,傀儡人鱼亦不受此限制。

若是离开城池那么远去主动攻击,我们无法给诸位提供周到的协助,不瞒道友,这一点我也曾想过,但是如此一来,必然将诸位置身危险的境地当众,便打消了这个想法,不若只在城内守着,等傀儡人鱼耐不住攻来,这样最为保险。”

那赫王说道,神色中的忧思看起来真如一个费心尽力的王,他说的也面面具到,王紫的提问非但没问出什么,反倒赫王的一番话叫人看到了他的良苦用心。

顿时许多人表态,表示赫王思虑周全,该当如此之类。

“当然,我也知道在这内城之中许多道友恐是待不住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些个道友不辞而别了,所以还请诸位回去多多安抚组内的成员,再耐心一些,同时也万万不可掉以轻心,以方傀儡人鱼突然来扰。”

那赫王又说道,于其中有些无可奈何的感觉,然后郑重的拜托众人,众人自然称是。

“这位道友,人鱼族的内城之中也又好些力量的地方,若是觉得日子单调,可随人鱼一同前去。”那赫王重新面对王紫说道。

王紫看了看赫王,见他一副诚恳的样子,便再也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

王紫的问题只给这个宴会多了一条无关紧要的插曲而已,之后的气愤该怎么热烈还怎么热烈,倒是西门流云忧心的多看了王紫几次。

王紫本想先行告辞的,却见一个人鱼是为匆匆忙忙的从后面到了赫王面前,赫王本是对他如此匆忙的样子很是不满的,但是听了他附耳说的几句话之后,神色一凝,随后调整了一下表情,与众人推说有急事处理,便先告退了。

赫王走了自然还有人主持,热闹仍然不断,王紫坐了一会儿,便看到那旭王了离开了席位,又过一会儿,王紫对西门流云道:“我先回去了。”

西门流云看了看王紫,说道:“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不用,你可以继续在这里。”王紫说道。

“若是他们尽兴,这宴会整晚都不会散,我走了也没关系。”西门流云却道,似乎也执意要走的样子,王紫便不再说什么了。

二人退了席离开王宫,一路朝营地而去,路上偶尔有些交流,但也是很平常的话,直到快回营地的时候,王紫才微微笑了笑,对于那个执着的五公主,倒是有些好奇了,从他们离开起,她竟然一直悄悄跟到这里,眼见他们已经回来才抽身离去。

“你笑……什么?”西门流云正好看到了王紫笑,微微一愣,本是想说她竟然笑了,可只微微一停顿便改了口。

“没什么,有人暗中护送我们回来,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人鱼族服务周到?”王紫摇了摇头说道。

西门流云也笑了,他笑的是王紫竟然也会开玩笑了,看来他跟她的距离真是差了太远太远了,很快也道:“人鱼族面面俱到,的确可赞。”

说着王紫已经快要走回帐篷了,分开之时王紫在神识中跟西门流云说道:“在人鱼族,你们小心一些。”

西门流云微微一顿,那精明的桃花眼明明灭灭,半晌说道:“好。”

“王上,宴会好玩吗?竟然去了这么久。”王紫刚刚踏进帐篷,便听到南阙如此问道。

“我还要回去。”王紫说道,说着从赤灵找出了那件许久不用的隐身黑袍披在身上,转身便要走。

“去哪里?刚刚明里出来,现在要暗中去做贼?呵呵,王上,我陪你去吧?”南阙忽然站起身来,几步走到王紫面前,一副要一同前去的样子,看他的样子很兴奋。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王紫说道,她的确不是去做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待着人去不方便。

“南阙回来,王上一个人去便好,你不要去添乱。”东乾说道,不是不相信南阙,只是更相信王紫,别说王紫仅凭巫术就能在那座王宫进出自如了,何况赤灵里还有那么多人候着。

“我怎么会添乱?……不过王上小心,早些回来。”南阙瞥了一眼东乾,不过并没有坚持去,笑着凑到王紫面前说道,被那双笑意满满的桃花眼晃的眼花,王紫伸手推开眼前的那张妖精脸,南阙却抓着王紫的手在她手心吻了吻,这才笑着让开。

王紫带上帽子,运起灵气,气息便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就站在她旁边的南阙不由得说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王紫一路疾行,没过多久便重新回到了王宫,那宴请众人的偏殿还是热闹非凡,王紫越过几处宫殿,试图去找赫王,花了不少时间,几乎翻遍了明里所有的宫殿,也没有找到赫王的踪迹。

王紫正打算继续去找找,视线中却出现了一个火红的身影,却是火烯,见她步履匆忙,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从跟踪她返回之后不知道做了什么,再看她身边,却还跟着一个魁梧的人鱼,王紫认得着人,是烈王。

没怎么思索,王紫便闪身跟在了二人身后,两人路上都沉默着,不过那火烯的表情似乎有些严肃,最后二人却是从王宫的一个侧门出去了!

放着正门不走,却偏走这侧门!王紫心中怀疑更甚,紧紧的跟着二人,而在出了王宫之后,二人忽然飞身而行,速度极快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夜晚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路上那紫金砂映照着紫色的薄光,有些梦幻的感觉。

风中传来二人不甚真切的声音,却听那烈王有些粗旷的声音说道:“小火烯,为何如此急切?你父王说什么了?”

“不知道,父王只说快快带你去见。”火烯说道。

“那再快些去吧,希望不是更糟糕了……”那烈王说道,粗犷的声音中似乎夹杂了些焦躁。

之后二人加快了速度,也再没有说话,这人鱼族的城池不小,一直向着这个方向走,已经离开了热闹的内城,外城却也大的很,若是他们要去找赫王的话,那赫王刚才离席之后竟然去了如此远的地方?

王紫以为二人的目的地会在城内某个很隐蔽的地方,却不想她还是想的近了,二人竟然一路出了城!到了海水之中,王紫便不能近距离的跟着了,否则海水微微有些异常都很容易引起二人的怀疑,更何况二人一路上都很警惕,不停的排查是不是有人跟着。

躲过了人类修士的巡逻,二人直奔海岭之中,进了海岭之后,王紫的神识都在悄悄的铺在路上,她也走过一次这海岭,知道这里的复杂,若是迷了路,再想出去就难了!

最终二人钻入了一个黑漆漆的洞中,看似只是一个很常见的洞穴,王紫跟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大的很,而且深的很,一直往深处去,渐渐的便没有了之前的浑浊的漆黑,地面上铺满了发光的砂石,而在两侧的石壁上也悬挂着专门照明用的晶石。

真正到了目的地,入口有两个全副武装的人鱼守着,见到有人来,顿时祭出了法器,直到确认了是火烯和烈王之后,二人才一言不发的退开,其中一人按了石壁上不知什么机关,那看似跟周围的山石没什么差别的墙忽然向两侧打开,二人这才进去。

王紫知道不能久等,便运转了巫元力,将气息隐藏的一丝不剩,飞速闪身跟了进去!那两只守卫的人鱼疑惑的相识一眼,似乎察觉到方才水流有些波动,可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发现。

一人鱼觉得不妥,在那门马上就要合上的时候又按开,闪身进去查看,这人鱼的修为也已经是破天境二十多阶了,警觉性定然不可小觑,只是如此大材,竟然被用来看守这里,足见这个地方的重要性。

那人飞身进去仔细查看了一会儿,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便转身出去,合上了门,跟另外一只人鱼摇了摇头,示意他什么都没发现。

“哎,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一个人鱼忽然叹息着说道,一个破天境的人鱼,本是刻意肆无忌惮,想干什么便干什么了,王紫却不知道他在感慨些什么,更疑惑在人鱼族,很多高阶灵兽根本与本该有的生活不相符。

“等彻底找到能救我们的办法,才能到头。”另外一个人鱼似乎冷静一些,语气还算镇定的说道。

“可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只有越来越多的人鱼死去,哪里找到救命的办法了?”之前那人鱼说道,似乎很失望的样子。

“我们应该相信,六位王迟早会找到办法的,我们现在的任务是看好这里,你不要多想。”另外一个人鱼有些安慰的说道。

“我还能想些什么?上一次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还有那么多人类修士,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找来,这已经是坏了规矩的事情了,更何况赫王是要让他们……”

“乔厉!”那人鱼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另外一个人鱼高声打断了,紧接着却听他警告一般的又道:“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赫王自然有他的分寸!”

“我知道,刚才有些激动了……”那人鱼顿了顿说道。

在石壁另外一侧的王紫却听的云里雾里,不过也更加正是了赫王他们确实是有其它打算的,而且也多半不是好事,方才她本就没有立刻离开,隐去了身形就躲在洞口,否则行的太快难免叫那查看的人鱼寻到踪迹,便等着他先退出去。

此时听完了二人的话,王紫才闪身窜了进去,里面的路狭窄而且深邃,好在没有岔路,而且里面也再没有人鱼沿路看守,王紫也得以展开身形快速追去,不过多久便重新跟上了火烯和烈王。

再往深处走的时候,一阵阵暴躁的嚎叫声从水中传来,王紫几乎立刻便听出了这声音,跟刚才那日见到的傀儡人鱼暴躁的几斤扭曲的声音一般无二!

这里藏着傀儡人鱼?王紫心中这般想着,其实之前就已经有些猜测,只是此刻证实了而已,倒也并没有多少意外,只是又行了一段,那声音密集起来,王紫才发现,这里的傀儡人鱼数量还不小!

王紫脚步谨慎的踏在地面上,因为从这里开始便有了人鱼护卫,而且不少,只因从这里开始便多了很多在石壁上凿出的房间,每个房间都单独的关着一个傀儡人鱼,门口有至少四个人鱼看守,这守卫真是够多!

终于停在一个房间,这里的守卫更多,王紫在来的路上便收回了隐身黑袍,灵力的微微波动很容易引起这些人鱼的察觉,便索性只用巫元力将气息隐藏起来。

如此隐藏身形的办法,如那诡异的异灵一般,移动起来犹如影子,根本找不到蛛丝马迹,在火烯和烈王进了门之后,王紫也闪身跟了进去。

却见这石屋之内一片狼藉,像是刚才经过一场大战似的!而那石屋之内放着一张四米多长,三米多宽的大石床,上面正躺着一个不断挣扎的傀儡人鱼,那双饿鬼一般的绿色眼睛暴突着,全身的筋肉几乎爆炸,隆起的样子如一块块坚硬的大石一般!

长长的双手被六根绳索牢牢的捆缚在石床之上,可那双手却呈钩状,不断的试图抓破那绳索,双腿被把根绳索捆绑在一起,不便于它发力,暴躁的傀儡人鱼更是一声声不断的狂吼着!

有两个人鱼正在不停的给它喂食丹药,可它似乎极不愿意吃,那张野兽一般的口中不断的吐出刚刚被喂下的药!

“金蜴听话,吃了这个就会好受,不要再吐出来了,不要吐了!”却听一人大声的吼道,似乎想把这声音传到那暴躁的傀儡人鱼耳中一样。

王紫隐身在角落里,看着那说话的人,正是赫王,现在的赫王哪里有在殿上时的冷静和沉稳,衣衫凌乱,还有些伤口,似乎刚才打过一仗似的,而他几乎用吼的声音说话,更让人意外。

而那傀儡人鱼似乎真的听到了,挣扎有一瞬间的停顿,那两个喂药的人鱼赶紧给它灌药,前前后后也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可是没有几秒的停顿,那傀儡人鱼便继续挣扎了起来!

而再看赫王,面上已经是一副痛苦的样子,一旁的旭王身上也有战斗过的痕迹,此时面目凝重,刚来的烈王赶紧上前,紧紧抓住赫王的肩膀,似乎在给他力量一样,却听他说道:

“赫王兄,我能做什么?你快说!”

“烈王弟,金蜴是金属性的灵根,它身上的实验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能不能稳住就看今晚了,一会儿药效发作,还要请烈王弟帮忙引导金蜴体内的能量,给她时间控制自己!烈王弟,拜托了!”

却见赫王反手抓住烈王,那手紧紧的,如他说的一般,似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烈王身上一样。

“这是好事啊!赫王兄放心,就算拼了我全身的修为,也定会就回小金蜴的!”那烈火粗犷的声音说道,拍着胸脯保证。

“金蜴要或者,烈王弟也要活着!莫说这以命换命的话!”一旁的旭王却声音严厉的开口。

“我知道,可若是成功了,我便不是在换小金蜴的命,是我们整个人鱼族的命!我知道就算我有事,二位王兄也会替我料理好后事的,我放心的很。”

那烈王面上却笑了笑说道,颇有几分好爽,王紫虽到现在都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是这个烈王,从见到他开始王紫便觉得这人坦荡,即便跟其他人一样有着隐瞒,可做事仍然光明磊落。

他的修为也是离境二十几阶,与赫王相当了,如此高的修为竟然愿意舍弃性命?这样的胸怀其他人怎么可能会有?

不过话又说回来,什么叫‘实验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石床上躺着的傀儡人鱼应该叫做金蜴,而要救它,莫不是还会赔上烈王离境的修为?这也太夸张了一些!

脑海中如此想着,王紫静静的待在角落中,看着石屋内的人各自忙乱,颇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却见石床上的傀儡人鱼忽然疯了一般挣扎起来!那动作太大,竟然一瞬间崩开了所有困着她的绳索!

而就在那傀儡人鱼想要一跃而起的时候,却见赫王和旭王二人亲自出马,各自用能量固定了那傀儡人鱼,将能量化作绳索,死死的扣住了它。

“药效已经发作了!”却听一个人鱼高声喊道,这人鱼是方才一直给那傀儡人鱼喂药的人。

“烈王弟!”却听赫王也喊了一声,只是在他喊的时候,烈王已经出现在了石床旁边,运起了能量,似乎准备就绪一般。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着实让王紫惊讶了!却见那体型庞大的傀儡人鱼忽然一变,变成了一个上身*的女性人鱼,正常的体型放在那巨大的石床上,显得很不协调。

却见那人鱼拥有一条金色的尾巴,还有金色的头发,只是鱼尾暗淡无光,头发也乱七八糟的扭成了一团,身上更是很多伤痕,金色的鳞片掉落了很多。

“父王……”变成了正常人鱼,却听那人用虚弱的声音唤道,却是不像傀儡人鱼时那样挣扎了,那赫王听到她的呼唤,面上激动的几乎无以言表,颤抖着嘴角唤了一声:“金蜴!”

“父王……杀、杀了我吧,我好痛苦……”

却听那金蜴依旧是用虚弱的生意说道,可是那似乎蕴含了无尽疼痛的声音,莫名的叫人心中一紧,她原来应该是一只漂亮的人鱼吧,至少金色的人鱼很少见,可是现在满身伤痕,好多地方都在不停的淌着血,就连脸上都有不少好像被利爪抓过的痕迹。

那赫王听她如此说,情绪很激动的说道:“金蜴你不许这么说!不许放弃!父王在想办法救你,已经要成功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那赫王凑到金蜴面前,急切和痛心的样子让王紫有瞬间的发怔,如果只在一个父亲的角度想,赫王做的很疯狂,却是一个为了爱而疯狂的父亲,那只丑陋的傀儡人鱼、竟然是赫王的女儿……

“父王……”那金蜴艰难的唤了一声,忽然浑身抽搐起来,脸上顿时变的扭曲,张大了口用间隙的声音在吼,而且身体忽然弹起来,直直的朝着赫王咬去!

只是她简单的攻击,被赫王轻易的便化解了,只是赫王脸上更加痛苦,却见那金蜴人鱼的样子忽然扭曲,瞬间又变回了那个丑陋的傀儡人鱼!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她都在这两种形态中不停的且患着。

情形的时候每次都在央求赫王杀了她,可赫王只安抚她不要放弃,就这样过了许久,却听一个人鱼说道:“就是现在!”

又是一次金蜴变回正常人鱼的时候,那几个忙碌的人鱼不知道在石床上布了什么法阵,此刻忽然发挥了作用,而准备已久的烈王用能量托起金蜴的上半身,手中金系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涌进金蜴的后心!

王紫仔细的观察着那个法阵,很别致,跟一般的法阵没有相通之处,应该是秘术一类的法阵,但这个法阵一定是可以暂时压制金蜴体内的暴躁的因子的,至于赫王,这几乎已经不是传递能量了,而是将自己的修为一并过度给了金蜴!

这是为何?王紫怎么都想不通,可能归根结底,是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金蜴会在人鱼和傀儡人鱼之间不断的转变……

之后的过程很安静,金蜴很安分,但是看她面色扭曲的样子,这个过程对她来说也并不舒服,而其他人都退在一旁,紧张的盯着石床上的两人,好像紧绷着一口气不敢放松一样,最终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似乎重要的很!

他们是想通过赫王的修为让金蜴有了重新控制自己的能量吗?可是金蜴似乎内外俱损,这么短的时间哪又怎么可能操控得了自己的身体?

金蜴口中开始不断的吐血,众人的面色更加紧张了起来,尤其是赫王,那拳头攥的紧紧的,丝丝鲜血自指缝出流出,飘入水中,可赫王却只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二人的进展。

眼看着金蜴口中的鲜血由红转黑,这是损了根本的征兆!王紫如此想着,再下去金蜴恐怕要爆体而亡了,可他们却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到底是要救人还是杀人?王紫心中想着,可是对于偷看了如此隐秘的事情,王紫定然不可能站出来发表什么见解,便依然悄悄的看着,只是似乎已经认定了、结果恐怕不会好了。

果然,没有等多久,却见那金蜴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烈王也发现了这一点,猛的收回了能量,而那金蜴的身体便软软的倒在了石床上。

“小金蜴!”烈王收了能量,惊讶的叫道,赶紧去看那人鱼。

“金蜴!”赫王也闪身去看,抱起金蜴的身体,可金蜴只闭着眼睛,口中的鲜血跟不要命似的往出涌,那金色的鱼尾更加暗沉了,就像在华丽的鱼,死去之时也狼狈的很。

“姐姐!”那火烯几乎惊恐的喊道,看着奄奄一息的金蜴,束手无策,更通信无比。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不是说只要唤醒她的能量就能救她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赫王几乎歇斯底里的喊道,周围的人鱼一个都不敢吭声,除了赫王的怒气之外,还有深深的沉重,因为在金蜴身上的实验并没有成功……

“父……父王……”却听那金蜴忽然发出很微弱的声音。

“父王在!金蜴别怕,父王可以救你!你别怕,不要就这么放弃!”那赫王急急的低头说道。

“父王……”金蜴抓住了赫王衣服的一脚,艰难的睁开了眼睛,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坚持……不、不了了……我不怕,因、因为死了……挺好……真的……挺好……”

金蜴一边说一变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生命已经彻底走到了尽头,说完那句‘挺好’,便松开了赫王的衣服,再也没了动静。

“金蜴……金蜴!”赫王愣了一瞬,忽然痛苦的大吼:“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会死……”

王紫看着痛苦的赫王,现在他只是一个死了女儿的父亲,此刻王紫有太多的疑惑,所有人都默默的退了出去,石屋内只留下死去的金蜴,赫王,还有火烯,王紫悄悄离开的时候,只听那赫王依旧痛苦的声音说着:

“如果会死,父王宁愿你是傀儡人鱼,父王也总有一天会找到让你变回来的办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