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四章 君虞辞行,屡现异常

赤灵倒是一如既往的安宁,自从将赤灵内的灵兽都放出去之后,这里便再也没有以前整天热闹的情形了,不过也没什么好失落的,有那么几人在,足矣。

王紫一路走去倚山的大殿,进门去却见殿内坐着几人,卫子谦和穷奇正在下棋,饕餮躺在沙发里,李战坐在另外一个单人沙发之中,手中捧着一本书在看,其他人却是不在这里。

见王紫近来,李战放下手中的书看过来,卫子谦和穷奇也暂停了手上的棋局,饕餮睁开眼看了看,口中说道:“小丫头这两天怎么这么惦记我们?跑赤灵跑的这么勤快。”

这话有点打趣,而且说的好像很可怜似的,他们在赤灵分明也没有待很久,被他这么一说倒像是被王紫关进来似的,又不是深闺怨妇,饕餮那提点一样的语气让王紫顿时无语。

“还没有傀儡人鱼的动静吗?”卫子谦却接过话来问道。

“没有……那只人鱼去哪里了?”王紫径直走进来坐下。

“哪只?”饕餮瞬间从另外一张沙发上移到了王紫旁边,笑着问道。

“那只银色的人鱼。”王紫瞥了一眼饕餮说道,这吃赤灵内就只有一只人鱼,饕餮却专门跟他卖关子。

“哈哈,那只银色的人鱼……”饕餮却忽然靠着沙发笑了,笑的王紫有些莫名其妙。

“我叫君虞,你可以叫我君,也可以叫我虞,也可以叫我君虞,‘银色的人鱼’这么长的名字不适合我,我也不喜欢,所以亲爱的小紫,你要记住哦。”

一阵微风飘过,瞬间闪来一个人影,耳中同时也飘进一个声音,那声音如吟唱一般,低沉、轻盈,让听者如置云端,沐浴着圣光,银色的发丝在眼前晃了晃,一张有些虚幻的俊脸凑过来,手肘撑在膝盖上,单手托腮,几分慵懒几分优雅。

银色的衣衫照例只在腰间松松垮垮的打了一个结,大半平坦结实的胸膛袒露无疑,还有那两枚鲜艳的红果,白皙的似乎泛着柔光的肌肤,脖颈上带着一根极细的红线,血红的色泽,跟那白皙的肌肤和性感的锁骨对比之下,那种强烈的颜色冲突叫人呼吸一滞!

王紫的眼神艰难的从那两片锁骨上移开,放到了那个红绳上,然后伸出手慢慢探了过去。

卫子谦的眼神暗了暗,注视着王紫的动作,其它三人也静静的看着,现在忽然感觉,留下这只美人鱼似乎后患无穷啊……

“呵呵……”

在王紫的手快碰到那根红绳的时候,君虞似乎嫌她慢似的,一把抓了过来,带着王紫的手放在他的锁骨上,并且动作暧昧的滑了两下,王紫的手触电一般弹开!皱眉看着君虞道:

“我还是把这个取下来吧。”

王紫说的当然是那根心血凝成的红绳,她本来是想用这个要挟君虞让他把她脖子上的鳞片拿下来的,可是非但没有成功,而且这只美人鱼带着这跟红绳,似乎还很志得意满一般,王紫有种深深的挫败的感觉,更何况,这东西挂在他脖子上,叫她不小心看到的时候总是怪异的很,为除后患,她还是主动取下来好了。

其他人一听,这才注意到君虞脖子上的红绳,穷奇更是直接伸手要过来看,君虞却猛的靠向身后的沙发,躲开穷奇的手,顺便双手扯起了自己松松垮垮的衣襟,嫌弃的看着穷奇道:

“你离我远一点!不要动手动脚的,有话可以好好说的,这可是亲爱的小紫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呐呐,她脖子里带着的是我的鳞片。”

穷奇冷笑了一声,比君虞更嫌弃的回视了他一眼,也笑了,只是那笑带着点轻蔑的意思:“她送出去的东西大把大把的,随便一件都是定情信物的话,她岂不是要忙死?你说对不对,我的主人?”

说着便双手将王紫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身边,离开了那只美人鱼,可那胳膊还环着王紫的腰,居高临下的问道,被说那声音邪气而阴森,王紫不敢说不是,就算穷奇不这样,王紫也不会任由那美人鱼瞎说啊。

“对,不要听他瞎说。”王紫点头,很认同的说道。

“小紫为何如此绝情?那日你为我带上这红线的时候,可不是这般表情!”

君虞放下了手,那衣襟便自在的散开了,几人得以再看到了那根红线,君虞抬眸,那蝴蝶一般的银色睫毛也跟着扇动起来,墨眸深深的看着王紫,虽没有夸张的表情,可这话好像在指控王紫薄情一般,叫人听着一阵无语,想着这君虞也有如此不靠谱的时候。

“你继续演吧,尽兴。”穷奇笑着说道,转身带着王紫就要离开,王紫却拉住了穷奇。

“我就知道小紫是舍不得我的。”

君虞见王紫忽然停了下来,微微笑着说道,双腿交叠着坐在沙发上,那修长的双腿几乎全部暴露在空气中,君虞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若是只看他的外形,那美的虚幻的人影,几乎跟那华丽的沙发一同入画!

“我是有些问题要问你。”王紫转身说道。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紫请问。”君虞抬眸,缓缓说道,那声小紫生生叫的王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别人如此叫都没关系,可从他口中叫出来,却是另外一股难言的感受,好像有些躁动,可她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傀儡人鱼吃人吗?”王紫问道,让自己回到整体,忽略掉那些跑偏的心思。

“不吃,这么恶心的事情,小紫怎么会问我?傀儡人鱼可是很可爱的,像我一样。”君虞说道,见王紫忽然问道这样的问题,否定起来似乎有些嫌弃。

不过他后半段的话……王紫想了想那个几乎杀了她一次的黑色人鱼,并不认同,那叫什么可爱?不过,如果傀儡人鱼的样子是君虞另外一个形态的话,那傀儡人鱼分明是强大和嗜杀的,却断然没有那般肮脏。

“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鱼族正在面临一大群傀儡人鱼,说是被腐化的傀儡人鱼,我见过一个,他跟你不一样……”

王紫说道,可说着说着却有些不知道怎么描述了,毕竟仔细想起来的话,她忽然对傀儡人鱼没有正确的概念了,毕竟从听说到见到,并没有人给出过一个权威的判断。

她怀疑赫王说的是假的,而君虞的情况又太过例外,因此忽然没有了判断。

“被腐化的傀儡人鱼?”君虞忽然重复了一遍,那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下,浓密的银色瞬间遮挡了那深渊一般的墨眸,而面前的人似乎也因此变的深沉起来。

“傀儡人鱼在人鱼族当中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还一群?我倒是不知道,还有被腐化一说。”

半晌,却听君虞悠悠的说道,那修长的手指微微碾磨,似乎在琢磨着什么,仅凭王紫几句话,君虞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王紫也疑惑的看着君虞,他的样子反倒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是听谁说的?”君虞忽然看向王紫问道。

“这里人鱼族的首领,自封为王,不过,这两天修真界人鱼族的领袖应该都聚集在了这里。”王紫说道。

“人鱼族招修真界的修士来对抗……那些‘被腐化的人鱼’?”君虞又问。

“是。”王紫点头。

“多少人?”君虞接着问道。

“大约七千。”王紫道。

君虞缓缓站起身来,垂眸踱了几步,王紫的视线随着君虞的走动而移动,思考中的君虞有种意外的专注,浑身都散发着清冽而高贵的气息,尤其是那能让任何美人自愧于尘埃的容颜,让人看了一阵恍惚。

等了半晌却不见君虞再开口,王紫才主动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好像君虞的样子有些意外的沉重?她都还什么都没说,甚至没有说自己的猜测,关于赫王说谎的猜测,君虞便好像联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只是他既然是半月天的人,对修真界的事情该不会这么了解才是,而且这里发生的事情,也不至于让他多么费心啊……

“这不是傀儡人鱼,肯定不是,我来时便觉得这里阴气缠绕,人鱼族出再大的事情也不至于叫人类踏足,定是另有蹊跷……我有些事情要安排,先离开几日,小紫,你若是有危险,记得用鳞片唤我回来。”

君虞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王紫,那双深深的墨眸看进王紫的眼中,这般认真而轻缓的交代,好像叫王紫想起了秘境岛时,君虞进了她的梦境,走时也是这般吩咐的,只是她却没有当真而已。

王紫一时怔愣,也许是没想到前些天还口口声声一定要‘跟着她’的美人鱼为何忽然便要走了,如此快的转变反倒让王紫有些无所适从了,也许,即便王紫心里当君虞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戏言,可潜意识里却相信了,以至于这只美人鱼堂而皇之的赖在她的赤灵,她也只微微质疑便接受了。

“当然,如果你想我的话,也可以唤我的!我一定会随叫随到!”

君虞停在王紫面前,仔细的看着那张精致的面孔,有些舍不得走开,双脚跟不听话似的定在了原地,君虞只得又道,说着忽然凑到了王紫面前,那银色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流泻而下,长长的银色睫毛如蝴蝶一般微微颤动,近距离的给了王紫一个颠倒众生的笑,然后倾身在王紫眼睛上落下一个吻。

“我喜欢你这么看着我。”

趁着王紫愣住的片刻,君虞伸手抱住了她,带着笑的声音在王紫耳边响起,王紫的脸颊贴在君虞的胸膛上,那温暖而滑腻的触感让王紫下意识的蹭了蹭,可才一动王紫就僵硬了,想着她竟然又被一只美人鱼色诱了!

伸手去推君虞,君虞很愉悦的在王紫耳边笑了笑,顺着王紫的力道退开了,只是这一退,便是浑身蓄积了能量,直接退出了赤灵!

眼前的银色消失,刚才还说说笑笑的人这么干脆的便离开了,让王紫推出去的手没处着落,被卫子谦握在了手中,王紫才惊醒,只是脸上一阵涩然,夹杂着些尴尬,或许还有些不想明说的失落。

王紫任由卫子谦前者她的手,转身便扑进了卫子谦怀里,她这般反常,他们也是能看出来的吧?可王紫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觉得自己的心思很容易被那只美人鱼打乱。

一定不是她的问题,如果那只美人鱼不出现在她面前的话,她也可以好好的,安然无恙,可是一旦他出现,她就忍不住被他干扰,一定是这双眼睛惹的祸,如果她看不见了,定然也不会被美色所扰!

王紫觉得君虞肯定是有事情的,否则不会亲自离开,而且多半跟她刚才问的事情有关,只是君虞联想到了些什么事情,却是没有跟她说,走了也好,反正不用她操心,最好他把人鱼族的事情也顺带处理了,那样她只要想办法拿到炼妖壶就好了……

王紫蹭了蹭卫子谦,似乎觉得贴着脸的布料不够舒服,伸手拉开了一些卫子谦的衣领,王紫半眯着眼睛看着那翩然欲飞的蝴蝶骨,心满意足的蹭了蹭,感觉心情也瞬间放晴了。

可抱着她的卫子谦手臂却微微一紧,一旁看着的几人神色也有些微妙的变化,几秒钟前还在想着那只该死的美人鱼走就走吧,还想着诱惑王紫,好在王紫很快便自己调整过来了,只是拉开卫子谦衣领那不经意的动作,小猫一般依赖的举动,如某种暗示一般,叫人心里的旖念蠢蠢欲动。

可怜王紫还不知道自己正心情大好,其它四只狼却欲念刚起。

卫子谦忽然拦腰抱起王紫,转身朝偏殿走去,身体忽然间失重,王紫下意识的环上卫子谦的脖子,惊讶的看着卫子谦说道:“子谦?你带我去哪?”

“回房间。”卫子谦很快答道,微微垂眸看着王紫,那双温润的眼中似乎闪着别样的光芒,愈发深邃,而眉间那墨绿色的线条却好像暗暗兴奋一般,缓缓的动了动。

王紫却一顿,卫子谦这样子分明……那么熟悉,王紫愣愣的说不出话来,眼神瞥见了卫子谦有些凌乱的衣领,那好像是她的杰作……所以是她点火了吗?

王紫抓紧了卫子谦的衣服,微微一转头,便看到信步而来的三人,穷奇邪笑着,那雌雄莫辨的脸上出现这般的笑容时,总有种深深的魅惑的感觉,如某种冰冷的爬行动物,此刻却带着火热的温度死死的缠上她,让她挣不开、逃不掉,只能跟着他深陷。

而相比起穷奇的邪气和阴柔,饕餮却正好是另一个极端,狂妄而霸道,浑身都带着强烈的侵略气息,王紫不由得颤了颤,她刚才干了什么……

眼神转向李战,李战总给她深深的信赖和依赖的感觉,她可以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交给李战,她甚至喜欢那种跟李战灵魂都融合在一起的感觉,因为他沉默的守护,反倒是在那种时刻,她才会那么强烈的感受到李战的存在,让她满心的感动和欢喜……

王紫下巴搭在卫子谦的肩膀上,任由卫子谦抱着她走过一处处楼梯和转角,她正看着李战发呆,眼前却忽然出现了李战放大的俊脸,深邃的眼窝之中,一双寒冰一般的鹰眸此刻柔软的看着王紫,带着笑意。

李战勾起王紫的下巴,给了他一个缠绵的吻,王紫刚才看着他的眼神,带着含蓄的渴望和微微的迷惘,配合着那张越来越红的脸,李战心里的波涛远比表现出来的激烈!

“小丫头,你可不能偏心哦。”饕餮忽然说道,王紫的看着他的眼神是躲闪的,看着李战却是那样爱慕的,饕餮心里顿时不平衡了,等李战刚刚起身便狠狠的亲了王紫一口,那勾起的唇角带着狂肆,似乎预示着不久之后会有暴风雨降临一般。

“不、不会……”王紫的干干的说道,欲哭无泪,抬起眼神看着卫子谦,指望他能救救她,不然四个人……

卫子谦的步伐却几乎踉跄,只因王紫现在双眼氤氲,那迷一般的墨眸藏在那雾气之后,更加令人着迷,那双形状美好的唇泛着晶亮的红色,如此求救一般的看着他,那好像在可怜兮兮说话一般的眼神,让卫子谦整颗心都急跳起来。

至于王紫传达了什么信息,卫子谦似乎根本就没有收到,抱紧了王紫,反而忽然加快了脚步,那步履之中似乎带着些急切。

眼看自己的求救没有成功,而愈来越接近她的卧室,王紫攥进了手,好像这垂死挣扎:“其实、其实我还有别的事情,我今天找到另外两块木牌,是关于……”

只是王紫的话却没有说完,看着那双不断开合的樱唇,卫子谦忽然低头以吻封缄,同时踹开了门,径直冲着那张大床而去,而王紫只能看着穷奇三人随之而入,还有那扇厚厚的门缓缓的合上……

而在赤灵外的帐篷内,王紫进去不久,却是另外一人忽然出现在了帐篷内,此人当然正是君虞,君虞一扫房间内的几人,微笑着说道:

“来不及跟几位正式见面了,我有些事情要回半月天,不过下次见面,期待我们兄弟相称哦。”

几人听了,怀疑的看向君虞,似乎觉得这只美人鱼口气太大了,只是君虞只如此说完便一闪身消失了,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

“回半月天?这得是多大的事情?”南阙挑眉说道,可上界到底不关他们的事情,多想也无益。

君虞却是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到了冷殇的帐篷,信步朝着冷殇的卧室走去,却见冷殇一个人半靠在贵妃榻之中,身上还是披着那件厚厚的狐裘披风,双手也一并藏在披风内侧的口袋之中。

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一种寒冬一般的冰冷,冷的人不适应,尤其是从风和日丽的外面忽然转移到这里之后,君虞在门口停了停,眼神也在冷殇身上微微停顿了一会儿,这才转身坐上软塌。

“辛苦你为我准备的卧室了,可我有事离开,也住不上了,而且你也不用给我留着,下次我有办法赖在小紫那里的。”君虞手搭在膝盖上,一派闲适,却也高雅。

“去哪?”冷殇只淡淡扫了一眼君虞,对于他这种隐隐在炫耀的感觉,似乎根本没有在意。

“回半月天。”君虞说道,冷殇听了却不再言语,也不问他去干什么,君虞却扫了一眼冷殇,口中说道:“你这凄凉的样子,未免太可怜了,真不打算回你的星盘吗?”

“不送。”冷殇淡淡的说道了一句,便垂眸不再看他。

君虞也收回视线,有些问题问一次就够了,只唤来了三声迷和偷天鼠,只是偷天鼠一出现便深深的匍匐在地上,虽然以往也是这般,可现在那样子却格外的怂,痩干的身形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抖,跟那被虫子咬的千疮百孔却仍然不肯掉下的秋叶,在风中摆动个不停。

君虞正待说话,却见偷天鼠这么不争气的样子,一拂手便将那痩干的人影扇的飞出十几米,一直滑到另一间卧室深处才停了下来,偷天鼠立刻翻身起来,重新跪下,口中紧张的说道:

“尊上恕罪!”

君虞墨眸扫过偷天鼠,那深邃的黑色中带着无情和冰冷,他甚至不会问偷天鼠到底怎么了,只是他如此窝囊的出现,就已经够重重的惩罚了,他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偷天鼠,三声迷,你们留在六界,打探隋之的下落,另外,在六界你们暂听冷殇的吩咐。”君虞不再看偷天鼠,只没什么语气的说道,可深深低着头的偷天鼠和三声迷却是大惊!隋之是半月天的副使,也是之前搅的半月天不得安宁的叛徒,可他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尊上会让他们两个在六界打探隋之的下落?虽然震惊,虽然疑惑,但他们也不至于去质疑君虞的决定,只得了吩咐,沉声应道:

“是!尊上!”

冷殇眼神看过来,那双雪白的瞳孔静静的,却好像在等着君虞解释一样,君虞也自然开口了:“借给你两个手下用着,万一小紫那里需要帮助,偷天鼠能派上用场。”

听他如此说,冷殇便也收下了,君虞却站起身来,赤着脚只是腾空站着,并未踩到地上,走了几步,刚刚走出冷殇的卧室便凭空消失了,那快速隐没的身形,好似踏入了另外一个看不见的空间。

又等了一会儿,偷天鼠和三声迷才站了起来,偷天鼠擦了擦额角的汗水,他本想着自己恐怕难逃那天撞到尊上丢脸的惩罚,可尊尚尊上似乎完全忘了,倒是他的失态让尊上恼了。

偷天鼠重新走回来,松了口气的同时将一个海螺放在冷殇旁边的桌子上,这海螺是一对雌雄海螺中的一只,在六界内任何角落传音应该都没有问题的,他要和三声迷去查探隋之的事情,留下这个自然是为了冷殇传唤他们的。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偷天鼠问道。

“没有。”冷殇道。

“那我们先告辞了。”偷天鼠说道,随即便与三声迷一块离开了。

只留下冷殇,起身走到屋子的窗前,那窗户正对着王紫的帐篷,虽说君虞说的话直接,可冷殇那如影随形的冰冷,真如君虞所说一般,有几分凄凉,只是像冷殇这般人,有谁会认为‘凄凉’这样的词会跟强者搭配?强者分明是无所不能的……

……

一连十几日都再没有消息,什么方面的消息都没有,人类修士的热情已经快要磨光了,这个热情指的当然是战斗的热情,至于对人鱼族的好奇和探索却一点都没有熄灭。

或许是至今都没有见到一点傀儡人鱼的影子,人类修饰也懈怠了起来,若是没有巡防任务,多数人都会来回穿梭在这五彩缤纷的人鱼城之中,只是到处见到宝物,却不能拿走那种憋屈实在不好受。

有些人起了抢夺的心思,闹出了几场笑话,这时人类修士常见的事情,可是在人鱼的地盘上抢人鱼的东西,修为不过关,即便是法器也没有人鱼的高级,下场可想而知,被人鱼当众揍了不说,还赔了许多东西,愤愤不平是有的,但最终不敢说什么。

时间长了,众人见商店里的宝物讨不到好,便只能试着出海碰碰运气,不能走远,但附近也有开放的海域,而且有人鱼族的侍卫站岗和巡逻,他们可以轻易出去和回来,倒是在海里寻了不少好东西,也得以拿回来在人鱼的商店兑换。

这炼器和炼丹分明是只有人类修士才做的事情,可人鱼族却是做的如此出色,足可见人鱼族本来就有着很高的智商,从修炼之初便有着很高的起点。

只是近些天来,陆续发现几个佣兵团有消失的修士,如今已经有十几个了,这数字相对于七千来说似乎不算什么,而且佣兵工会的负责人和赫王一并交代了,这些失踪的人是反悔了,想要临阵脱逃,沿着海沟出去,后来被困在其中,有几个已经被其中的灵兽杀死了,有几个却被发现之后送出去了。

王紫初时听到这样的说法,却并不认为赫王说的是真的,死几个人看起来是威慑,这让有些想走的人得掂量掂量,不能拿了好处还不办事就跑,可送出去的人,怎么可能……

自从西诀调查到之前的修士全部葬身傀儡人鱼腹中之后,王紫甚至有种感觉、即便是这七千人,也不一定会活着出去……

“昨晚又失踪了两个,这两人应该不是逃跑的,听与他们熟识的修士说,他们一同围攻了一只虎鲨,后来被一群狼头鱼冲散了,他们约定了回来的路线,这二人却没有回来。”

南阙掀起推开门走进来,上前坐在厚厚的地毯上,端起东乾刚刚斟好的茶饮了一口,一边说出自己刚才打探到的消息,想到这几天连连失踪的人,赫王能唬住别人,却唬不住他们,而那傀儡人鱼神出鬼没,而且这么恶心的做法,倒是叫南阙想见识见识到底是什么货色了,于是说道:

“也许这些人就是被傀儡人鱼抓去的,我们真的不要试试去找傀儡人鱼吗?”

“不去。”

王紫直接否定,掐灭了南阙的好奇心,如果傀儡人鱼有动静,赫王明知道失踪的人可能是傀儡人鱼抓去的,可却只掩盖了事实,而并未如实相告,这怎么都不合理,而且巡逻的人难道一点动静都没有发现吗?如此蹊跷的事情,不若静待事情的进展。

如此又过几天,接下来几天王紫用空闲的时间洗去了那两块木牌上的附纹,直到恢复成它们本来的面目。

王紫将三块木牌平放在桌子上,来回拼凑了一会儿,又在脑海中勾画了一下这些形状,只是遗憾的发现,这三块木牌上的符纹还没有明确能够衔接的地方,这时可三块木牌质地完全一样,符纹的画法也完全一致,可以肯定是出自同一个大的符纹当中,只是被切割成了很多小块……

“还没有线索吗?”卫子楚也拼凑了一会儿,抬头问王紫。

“没有,这木牌至少被分成十块以上,否则不会集齐了三块都没有关联。”王紫摇了摇头说道。

“十块以上?!这是谁分的啊,这么无聊!而且也没有说散布在了哪里,完全靠运气碰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凑齐啊?这该不会是谁在恶作剧吧?”

卫子楚说道,顿时觉得把这拼图一样的木牌找到是不可能了。

王紫却忽然伸出手,指尖弹出一股灼热的火焰,逼的卫子楚都退开了一些,这是天火!却见王紫拿起了三块木牌,直直的扔进了那火苗之中,卫子楚一惊,急急的去阻拦,口中叫道:

“王紫殿下别啊!好不容易找一回,别冲动啊!”

他只是随口说说,还以为王紫生气了便要烧了这木牌,而且王紫也不听他劝,还是将那木牌扔进了火苗之中,可是卫子楚本以为那木牌瞬间化为乌有的情形却没有出现!

却见三块木牌在天火之中悬浮着,却久久没有烧起来!这太惊奇了吧!若是一把精钢,此时也已经化成铁水了,再过几秒就蒸发干净了,只是这木质的东西却这么半天都没有烧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似乎是那木牌也有些到了极限,然而那木牌之上忽然窜出一股黑气,这黑气不是阴邪之气,而是很古朴甚至庄重的气息,卫子楚记得这样的感觉,王紫在用巫族的图腾时就是这样的感觉!

而那黑气缓缓变换着形状,好像以某种特定的纹路缓缓的漂浮着,三块木牌皆是如此,而有了这黑气,那木牌更是不惧天火了,王紫这才收回了天火。

卫子楚却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半晌才道:“这时巫术吗?为何能隐藏的这么深?而且能在保护这木牌不被天火焚燃,太过离奇了!”

王紫将那三块木牌一一放在桌面上,在天火中待了这么久,那木牌仍然是触手生凉,好像完全没有跟天火接触过一样,其实她在初处理这木牌上的符纹时,并没有一帆风顺,后来覆盖上来的符纹触发了封印,那封印没有正常解除而是被如此破坏,便忽然爆炸了!

于她当然是没有影响的,避开那样的突发状况对她来说没什么难的,只是她焦急的以为那木牌也毁于一旦的时候,烟雾散去却叫她看到惊奇的一幕!爆炸的只是那个覆盖上的符纹,原来的木牌和符纹丝毫未损!

她这才知道,这木牌恐怕本来就是毁不掉的,当初制造它的人一定也想过若是它被任何意外摧毁的话怎么办,毕竟只是一个木牌而已,即便有防御,又能经受多大的力量?

然而这木牌上分明还有着连她都看不到的封印,保护着这个木牌,这么说来,就谨慎的多了……

“如果真的是恶作剧,也值得一找。”王紫说道。

“那倒是,但我现在坚信它一定不是恶作剧了,也许是一张绝世宝藏图!”卫子楚重新坐回来,弹了个响指有些兴奋的说道,宝藏图什么的,虽然宝物他见的多了,但是寻找宝藏这种事情,本身就是很刺激的事情啊!

“可是这东西太难找了,而且我们又不能主动去找,总不能撒开所有的人让他们去找一块木牌,而且除了我们几个之外,别人也认不出这木牌,若是让手下看了再去找,便多了落入他人之手的可能,所以、只能等着这些木牌自己出现在我们面前。”

东乾说道,虽然很想为王紫分忧,主动去找,可是微微想了想便打消了这个注意,接着又道:“这木牌会出现在王上手中,而且是巫族的东西,以王上跟巫族的渊源,找齐也不是没有可能。”

修道讲求缘法,若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便会受到某种牵引,迟早会汇聚在一个点上,至少从幕天城到人鱼族,也没有经过多少天的时间,这木牌便相继出现了三块!如此看来,不像是巧合,却更像注定了。

“唔。”王紫点头,将那木牌收了起来,至少有些发现,不必纠结了。

而这时,却见一人闪身进来,速度极快,转眼便出现在了王紫面前,是西诀,他本就是暗中行动的,即便是大白天,外人也不会看到他的行踪,西诀拿出一张纸放在王紫面前。

王紫拿起来看了看,却是一张种类繁多的清单,而且都是灵草灵药的单子,幻心草、云参、天仙子、幽香绮罗、六藤仙兰、洗骨花……

竟然这么多!而且,王紫仔细看了一部分之后眉心微微一皱,便一眼扫到了尾,却发现这些灵草灵药的主要功用,都是清神、清毒之药,而且多数都很珍贵,在人类之间交易的灵石价码很高。

而且很多都是制作五品驱邪丹、三纹清灵丹这样的但要的材料,这与人鱼族商店交换所需的灵药似乎有些不谋而合,心中不知道有些什么微妙的怀疑,王紫抬眸问西诀:

“这些清单是哪里来的?”

“人鱼族派出了大量的人鱼,在六界之内采购这些灵药,只是正式出面的多数是人类修士,仙界和妖界数量最广,这几天的交易也越来越频繁。”

西诀说道。

“人鱼族?它们只是缺乏灵药吗?让这么多人前往六界采购,这些天才发现?”东乾不由得问道。

“对,人鱼族派出的都是高阶灵兽,在人类修士当中没有破绽,这几天这些灵药的交易数量很庞大,才得到消息。”西诀说道。

“交易数量很庞大……”

王紫不由的念道,墨眸深深,不明白人鱼族为何如此近乎疯狂的炼制这些灵药,如果按照琳姐的说法,只是为了预防人鱼被腐化的话,这数量早已超出了他们需要的……

“这是我的范畴,西诀你何时也会替我料理事情了?”南阙却道,西诀是不负责这些消息的,而他带回来的,定是从他的消息网拿回来的,最近困在人鱼族,他还不曾出去过。

“在料理陈棠的事情时,发现了些异常,就一并叫你的人去打探了。”听南阙这么问,西诀一本正经的坐着,语气也略显死板的回道,这般冷冷的语调和那天使般的面孔实在有些不搭。

“什么异常?”王紫很快问道,西诀不是会擅自做决定的人,若不是非常重要,他一定会先回来复命然后再请示的,要他动用南阙的力量去查事情,很定有不得已的原因。

“陈棠的靠山是一个强盗团,对外声称是狂风佣兵团,位于野囹壑,陈棠的关系很简单,没有复杂的牵扯,已经处理干净了,这些灵草就是狂风佣兵团经手的,而且野囹壑做这个生意的强盗团不少,狂风佣兵团只是其一。”

西诀说道,这些事情是他亲自去办的,否则消息传递不出去,手下也进不来,只有他亲自出去了,却不想发现了这些。

“野囹壑众多强盗团都参与其中?既然是做生意,人鱼族为什么选择跟这些强盗做?他们手上有的是灵石和宝物,如果只是为了尽快换到灵草的话,他们选谁都可以的!为何偏偏是这些稳定性并不好的强盗团?”

卫子楚疑惑的说道,对这个野囹壑有些敏感,只因这野囹壑在仙界的地位应该说是最脏乱的一个地方,若是仙界被六界人认为是最仙气氤氲的地方,而且最是最适合修炼的地方,那这野囹壑就是这光芒万丈的仙界最不愿示人的一面。

再好的地方都有被虫蛀了的消极一面,这野囹壑便是,踞险而占,是一个深度和长度难以丈量的沟壑,虽是沟壑,却险的很,外人休想从上攻入,而这野囹壑之内聚集了上百的强盗团伙,道修和邪修都有,而且这地方盘踞的时间太久了,即便是仙界,也没那个能力整顿这个地方。

索性野囹壑的强盗团多是做些搬不上台面的生意,但也不会为祸仙界的城池,仙界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了野囹壑自生自灭,可是越是蛀虫,生命里就却是顽强,野囹壑存在至今,恐怕已经有了很强劲的根基,便是仙界想动摇也没那么容易了。

而人鱼族跟野囹壑那些强盗做买卖,也不怕引火烧身?那些强盗可不是省油的灯,若是让他们知道了跟他们做生意的是人鱼,指不定会拔寨而起,前来端一座人鱼的城池,作为他们今生享用不尽的宝藏啊!

“东乾,今晚赫王是不是宴请佣兵团各组长?”王紫忽然问道,虽然这么多天来所数人无所事事,但是赫王似乎也没放弃继续稳定军心,还是隔三差五的叫各个组长前去赴宴的,记得方才王宫之内有人来过。

“是。”东乾点头。

“今晚,我去看看。”王紫沉吟,没一会儿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