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三章 不长眼的兄妹,斩草要除根

“小丫头,这个是不是跟我们之前买到的那个很像?”永安手扒在水晶柜上,红眸亮晶晶的看着王紫,似乎为这个发现感到很兴奋。

王紫看着那木牌,静静的悬挂在那架古琴上,三块精美的木牌,边角处被雕刻出精美的花纹,而那木牌也是配合着古琴绘制了符箓,具有一定程度的防御能力。

虽然看起来好似一样,可是其中两块木牌分明是不一样的,与另外一块的材质不一样,更何况那上面的符文有覆盖的痕迹!隔着水晶柜,王紫无法拿起来细看,但是仔细分辨一下那下面的符文,却真的是巫族的符文!

王紫心中蓦地一揪,不知道那木牌上的符文被覆盖之后会不会对本来的符文产生影响,这木牌上面本身就有符文,只是时间长了,更加上巫族的符文隐藏性本就很高,那绘制符箓的人定然以为这木牌本身的符文已经失去了作用,自然解封了,而这木牌恰好替代了符纸,而挂在这古琴上也是个装饰。

“你们见过类似的琴吗?使这法器的人并不多,只因有些旁门左道了,不过若是用的得当,琴音的迷惑效果要比战时蛮力巧妙的多,道友可要看看这古琴?”

那琳姐适时的说道,她也跟着过来,而且正好听到了永安说的那句话,她不知道永安指的是那木牌,只当是他们见过跟这架古琴类似的法器,所以才有此一说。

“我说的不……”永安抬头看那琳姐,本想说他指的不是古琴的,可才开口便被王紫抓住了手,永安看了看覆盖在自己手掌上的另外一只手,自然不说话了。

“永安,你喜欢这架古琴吗?”王紫问道。

永安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古琴,然后点头:“喜欢”,其实没什么感觉,可是他忽然想到王紫可能是要买这个古琴的,所以配合的点头。

“我要买这架古琴。”王紫随即看向那琳姐说道。

“嗯?好,只是我们这里只接受以物换物。”

那琳姐有瞬间的呆楞,但是很快回过神来,实在是王紫这样的客人太少见了,也不问问这古琴的来历还有它有些什么功用便如此直接的敲定了,倒叫她准备好的一番说辞没有派上用场。

虽然王紫和永安的气质看起来与别人不太一样,但是来商店的人类一般都是出不起这些价钱的,那些交换的灵药对于他们来说本来就是宝物了,别说没有,即便有他们也万万不会拿出来交换的,因此见王紫说要买,她才特意提醒了一句。

“我没有五品的丹药……”

王紫看向琳姐说道,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一声重重的“哼!”,这蔑视的意思太明显,而且那负面的情绪直冲着他们而来,王紫怎么可能忽略,转眸看去,却是几个人类修士,正从拐角走来,转眼间便到了他们面前。

“这里的商店都有明文标注的交换物件,这二楼的法器多数更是标注了要用五品丹药来换,而且是特定的丹药类型,你上来的时候没有看吗?既然没有还买什么法器?”

是个女子,那女子长相倒还可以,面目端正,有几分英气,只是那轻蔑的眼神叫人看着不喜,这女子的个头很高,快要一米九的样子,她身旁跟着的两个男子竟也没有她高,再加上那女子有些鼻孔朝天的样子,这般杵在众人面前,远看还可以入眼,近看却是不忍直视了。

这话说的更直接,那眼神还是直直的看着王紫的,而那俯视的样子,似乎对自己的身高优势很有优越感一样,现在她心里定是觉得痛快的,可以如此居高临下的呵斥他人。

王紫淡淡的扫了一眼这人,确定自己不曾见过她,可这人却无缘无故的冲她撒火,什么时候随便一个小喽喽都敢对着她大小声了?

“你是什么东西?”

王紫直视着那个女人,虽然那女人确实长得高,可是当王紫那般冷冷的注视着她的时候,那眼神好像在看一具尸体一样,毫无温度,这样的人,在王紫眼中连同一个水平线都够不着,别说正眼相看了。

如果她想凭借着那可笑的身高来制造优越感,简直太愚蠢了,就算她站在几百米的高空,灵魂也得颤抖的匍匐在王紫的脚底!

这一句简简单单的话,由王紫说出来更具杀伤力,那冰冷的字眼好像在无声的嘲笑一个小丑为什么在她面前蹦跶,而王紫那种无行中的压迫让那女人一下子怒了!

“我是陈棠的妹妹陈菊!告诉你!这把琴本姑娘要了!你没有灵药就闪到一边去!老板娘,帮我取出来!”

那陈菊说道,语气隐隐带着挑衅,轻蔑的看着王紫,她是知道王紫的,而且印象很深刻!自从王紫跟着西门流云的佣兵团出来她就盯上这个人了,因为西门流云几个人对王紫的照看实在无微不至!

而且那几日竟然因为她让他的哥哥丢进了颜面!而西门流云更是无条件的护着她,陈棠是跟西门流云他们不对付,可陈菊对西门流云确实喜欢的很,往日她还能跟西门流云说上话,这几天西门流云却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

想到这许多,她便更加记恨王紫,那几个男子修为似乎很高,她不敢招惹,可这个王紫今天只带了一个青年出来,而且正好叫她碰上,就算不能出手教训她也要给她一些不痛快!

王紫看了看那古琴,微微皱眉,而那琳姐听到那个陈菊这么趾高气昂的叫她拿琴,虽然开门做生意,但是如果她不喜欢的话,谁也不能逼迫她卖!那琳姐眉间划过不喜,正要开口,却听帛飞忽然道:

“这古琴我早就定下了,哪有你后来居上的道理?”

“你什么时候定下了?我现在就交换!这是五品三纹清灵丹,这琴我现在就要了!”

那陈菊看了看帛飞,眉头皱的更紧,这里的人鱼普遍不喜欢人类,见着都离的远远的,可是这个人鱼却是护着王紫的!叫她怎么能不妒忌,心想王紫不就是被几个男人护着吗,没有别人保护,她就是什么都不是了!

说着陈菊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玉瓶很是霸道的扔给了琳姐,她也是仙界的人,能拿出五品丹药并不奇怪,琳姐伸手接住,可是眉心却皱的更紧,这是要强买强卖吗?

“小丫头,我可以打这个坏女人吗?”

看了半晌,永安才看着王紫问道,这个高个子的女人真丑,而且她对小丫头好不客气,他很想一把火少了这个女人,可是小丫头说了不能随便用天火的。

在气氛僵硬的时候永安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尤其是那陈菊,听到一个青年以这么单纯的语气问出这样的话,而且那个‘坏女人’指的还是她!

“你说谁坏女人呢?不对,一个小白脸儿而已,我看你连只鸡都杀不了,还敢口出狂言!”

那陈菊气的深深吸了一口气,气急败坏的对着永安吼,食指伸的直直的,指着永安的鼻子大骂,永安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他不知道小白脸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个女人在骂他,已经足够她死一万次了!

那双红眸顿时好像着了火一般,隐隐跳动着红色,方才还天真无邪的气息忽然便的古朴而悠远,似乎有一种浩荡的天威,瞬间笼罩在整个商店之内,所有在这商店里的人都有瞬间的惊悚,天威、是他们所有人都不敢抗拒的威压!

离的永安最近的几人感受当然更明显,只是那威压出现只是一瞬间,快的让他们不敢相信刚才的感受是不是真的,帛飞神色惊疑的看着永安,又看看王紫,却见王紫一只手拉着永安,一只手抚摸了一下永安的脸颊,好像安抚一样。

而永安脸上笑嘻嘻的模样,似乎很喜欢被王紫如此温柔的对待,而刚才刚才那瞬间的变脸好像真的是他们的错觉一样……

“永安,没事的,我来帮你打她。”王紫说道,若是永安一个控制不住少了这间店就不好了。

“好。”永安笑着点头,反正现在那个女人已经不重要了,永安蹭了蹭王紫的手,有点舍不得她放开。

“你好大的口气,才一个渡劫期的……”

那陈菊也在刚才被狠狠震了一下,可回过神来之后全当是自己的错觉了,这小小商店之内怎么可能出现天威?这不是笑话吗?刚回过神便听到王紫对那青年说道,如此轻描淡写的话,却叫她更加暴躁,因为王紫的冷静,越是这样好像越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似的!

可这一次她却再也不可能肆意说什么了,却见王紫只一挥手,那陈菊猛的被一阵罡风掀到了二楼的护栏上,半个身子撇在外面,险些掉下去!

那陈菊站直了身体,惊讶的看着王紫,但更多的是怒气!没想动王紫真的敢动手!而且也来不及想为什么王紫刚才那么轻易的掀翻了她,恐怕就算想也会说是因为王紫趁她不备。

那陈菊猛的祭出了剑,挥剑刺向王紫!见那长剑飞速而来,王紫却一动不动,帛飞见王紫愣着不动,一时间有些着急,怕她吃亏,便想要出手去挡,可刚抬起手便被一人推开了,确实永安。

“别打扰小丫头。”永安快速的说了一句,那语气竟然还有些嫌弃,帛飞顿住,转眼再去看王紫的时候,却见王紫手指夹着那冲到面前的长剑,手中忽然一震!同时飞起一脚,将那陈菊远远的提了出去!

那陈菊面朝下趴在地上,被那强大的力道一直推出了几米在堪堪停住,而且长剑也在搬空脱手了,到现在那胳膊还一阵剧痛,好像整条胳膊的骨头都碎了一样!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下此重手!”

一旁跟着陈菊的两人顿时吼道,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只愣了一瞬,陈菊就已经哀嚎着趴在地上了,两人这才飞快的闪到陈菊面前,挡住了还想上前的王紫。

“现在闪开,你们可以不死。”王紫停住,缓缓的说道。

“好狂妄的口气!我们是火曜佣兵团的人!陈菊更是团长陈棠的妹妹!你也不打听一下,陈团长是仙界的人!得罪了陈团长,你还有没有出路!”

一人厉声喊道,似乎想用这名头吓退王紫一样,可王紫只冷冷的牵了牵嘴角,仙界就是这么拿来用的,她不由的想,若是自己魔界的人也会有如此仗势欺人的,她定会亲手杀之,如此败类,不要也罢!

“你们是仙界哪家的门生?不要诋毁了仙界的名声!”

却是另外一个声音说道,好像也觉得这人的话有些泼脏水似的,说话间也是嫌弃的很,王紫没有回头,可那两个修士却是狠狠的看了看那人,持刀后退,见陈菊此时也挣扎着站了起来,一人小声跟陈菊说道:

“陈姑娘,我们先回去吧,这仇改天再报!”

那王紫的实力好像有些怪,还是暂时避一下的好,那陈菊不甘心的点头,从身前两人的缝隙之中去看王紫,眼神恨不得现在就杀了王紫,可是胳膊的疼还在提醒着她,王紫也是隐藏了实力的,而且王紫那冷冷的气息有太多不确定的感觉,她今日就先咽下这口气,他日一定讨回来!

此时二楼的热闹已经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楼上楼下观看的人不少,就连楼梯上都站着不少人,他们想要从前面的楼梯下去是不可能了,便想直接翻过护栏跳下去。

只是三人利落的翻身跳下时,却只感觉迎面撞上了一面无形的墙,却是瞬间出现的一道结界!而身后也同时传来冷冷的声音:“我让你们走了吗?”

陈菊胳膊有伤,疼的厉害,被挡了回来之后堪堪稳住身体,那两个男人也警惕的很,横起了剑怒目冲着王紫喊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紫慢慢靠近,却对那人的吼声充耳不闻,脚尖踢到了陈菊刚才落下的长剑,发出‘叮’的一声,王紫索性停下,脚尖勾起那长剑,拂手一送!却见那长剑带着破风之势猛的逼近陈菊!

陈菊瞪大了眼睛,狠狠的一震!那长剑在她的瞳孔中不断的放大,死亡好像紧紧的攥住了她的脖子,她想躲开,可是全身都好像被一阵强大的力量固定住了,任凭她使尽了浑身的力气也没有移动分毫!倒是浑身瞬间出了几层冷汗!

那两个男人也是大惊!陈菊要是除了事情,陈棠会绕过他们吗?此时定然是拼了命也要救陈菊的!可是两人刚刚一动,便觉眼前白影一闪,脖子一热,然后是铺天盖地的冷!

而马上,陈菊也被她自己的长剑贯穿,双眼无神的跪在了地上,另外两个人捂着脖子上的伤口,取出一对灵药拼命的在伤口上撒着,可是那伤口却不见好,只不断的喷涌着鲜血,神仙难救!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三个人皆样子难看的死去,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王紫,却见王紫只淡然的等在那里,见三人的元神跑出来,一并抓在手中。

“你敢杀了我我哥哥不会饶了你的!”陈菊的元神还在凄厉的喊叫,跟厉鬼一样,似乎知道王紫要干什么,竟然连她的元神都不放过!

“陈棠、又是什么东西。”

王紫说道,根本没有在意的样子,她本就不知道这陈棠是谁,因为前两天发生的事情她都不曾参与,也不知道陈菊为什么找她的麻烦,可随便一个人都敢对她叫嚣,都敢对她动杀心,她是不是太仁慈了?

说完便猛的一握拳,手中泛着五色的能量,三人的元神也一定破碎,魂飞魄散!

众人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王紫忽然间出手杀了三人,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么有,直至此刻楼上还在蔓延着血腥味,而且他们可没有忽视,王紫刚才的速度简直快到不可思议!

众人看着那两个男人脖子上的伤口,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伤口是什么法器造成的!而那三人分明也是地元期的修士了,可是在王紫面前却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这、这太夸张了!

这好歹也是在人鱼的地盘,而且人类佣兵团一并出任务,而她杀了佣兵团的人,事后定然有无穷无尽的麻烦,陈棠的佣兵团甚至别的佣兵团也不会放任不管的!否则岂不是在默认这样的事情?

“小丫头……”永安上前唤了王紫一声,拉着王紫的手晃了晃,似乎想把她身上的冷气也晃走。

“嗯。”王紫应了一声,回身看了看琳姐,琳姐那疑惑对视线来不及收回,便被王紫尽数看在眼中了,只是王紫并未在意,说道:“若是有人问了,你尽管如实说便是。”

这琳姐似乎是这间商店的老板娘,看帛飞和另外一个人鱼对她的态度便是,王紫手中扔出一团火焰,直扑那三个人的尸体,倒不是天火,王紫本身就有火属性的灵根。

没一会儿那三人的尸体便被烧光了,王紫又使出一个清洁术,将那满地的灰尘和血清理干净,上前建起他们三人落下的储物袋和戒指,抹去了神识后却没法处置了,这些东西她是不会要的。

见还有许多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似乎还在惊讶于王紫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人,还毁尸灭迹,还抹去了他们储物袋上的神识,而见王紫停顿了一下,便把储物袋和储物戒指里的东西都到了出来,那戒指里倒是有不少好东西,是那个陈菊的。

王紫一并抹去神识,只扫了一眼,见众人这般眼巴巴的样子,便索性将那些东西扔了下去,愣了半天的众人此时却是不愣了,瞬间把那些东西抢了个干净!

此时得了东西,众人也不想久留了,更不想揣摩王紫为什么不稀罕这些东西,而对于刚才王紫杀人的事情,他们也可以转眼就忘,反正现在得了便宜的是他们。

没多久商店里的人便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些人鱼,当然刚才抢东西的也都是人类修士,这些人鱼大抵是不好奇人类修士的法宝的,因为多数东西他们都不会稀罕。

琳姐走到一旁推开了窗户,让二楼的血腥味散一散,回身面对王紫时还是忍不住的好奇,刚才那女子确实蛮横,可王紫会好不商量的杀人,这份果敢更叫人赞叹!人类大多时做不到如此坦荡的,琳姐本就不喜那刁蛮的女子,此时她死了她反倒觉得痛快。

而且对于这个天仙一般的女子更多了几分好感,本以为她那干净的气质跟杀人这种事情实在有些遥远,可亲眼见到时,却毫无违和感,反而更觉真实。

“你杀了这三人也会惹到麻烦的吧?”琳姐不由的问道,因为担心。

“无妨。”

王紫却轻描淡写的回道,只是此刻的王紫心中却泛着冷意,她不喜欢杀人,因为杀的太多了,不喜欢血腥的味道,可有些人总是以各种理由来着麻烦。

如果找不到优越感的话,生出杀人之心更是司空见惯,这般低级动物之间才会有的游戏,竟然屡次有人上前挑衅于她!她似乎真的太仁慈了!

她明明可以更直接的杀了那三个人,却非要让那讨厌的鲜血沾满了地面和空气,如果世人只会畏惧残忍,她便用一用这血腥的方法,若是没人来找麻烦便罢,若是有,她倒不介意大开杀戒!

“小丫头,我们买了琴走吧。”永安说道,他不太想待在这里了。

“好。”王紫收拾了一下情绪,让自己不要因为这些小事而阴霾,便重新走回了防止古琴的地方。

“也不用非要灵药,你有什么可以交换的,我都换给你。”琳姐却笑着说道,这话说的大方,若是王紫随便拿出一块灵石,于她毫无用处她似乎也就换了,看来是真喜欢王紫。

“琳姐,我若想跟你换,你也随便什么东西都收吗?”那褐色头发的人鱼却插嘴道,面上有些委屈,也有些讨好,像是想趁机占便宜似的。

“不跟你开玩笑,没看你琳姐在做生意吗?”琳姐却拍开了那人鱼,眼睛还是看着王紫。

“我没有五品的丹药,但是有七品的。”王紫却摇了摇头说道,翻手拿出一只莹润的玉瓶,递给那琳姐,既然是交换,而且她跟这个琳姐素不相识,便不会占她的便宜。

琳姐半信半疑的接过,打开那玉瓶一看,一股清香飘出,瞬间只觉得灵台一片清明,浑身舒畅无比!倒出那灵药看了看,帛飞和另外一个人鱼也近前查看,帛飞忽然转向王紫道:

“这是七品护神丹?”

七品的丹药在哪里都是稀有的!五品丹药本就是一个分界线,七品护神丹更是比诸如五品三纹清灵丹功效强出百倍的灵药!而且这一个玉瓶之内便是装着五颗!

若是拿这一瓶护神丹换那古琴的话,反倒是王紫亏了。

“够吗?”王紫问道。

“当然!绰绰有余,我只收你两颗便好。”琳姐说道,想着王紫竟然出手如此阔绰,方才那个陈菊若是听完王紫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捡回一条命。

那琳姐正想分开那瓶丹药,却听王紫道:“不必还我,当是为方才的事情赔礼了。”

那琳姐一愣,若是换在别处,在人家的店里杀人,少不得老板责问的,只是刚巧在她店里,而且她又看王紫这么顺眼,见王紫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竟也觉得若是她执意归还三颗护神丹的话才是多余,便踹回了储物袋中,口中说道:

“那也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你再看看还有什么合手的法器,也可一并取走。”

说着便上前打开了那个水晶柜,取出了琴递给王紫,王紫将琴收起来,只说道:“不必了,告辞。”

说罢便转身下楼,那琳姐看着离开的王紫,自己有心结交,人家却是拒人千里,只得可惜,只是笑了笑看着匆匆追出去的帛飞,他可是真的好奇那女子啊。

“帛飞,你干嘛老追着人家不放啊?”褐色头发的人鱼走在帛飞身边,很无语的问道。

“浩言,你干嘛老跟着我?”那帛飞不耐烦的说道,他只跟着王紫到处逛,也没再上前说话。

“诶诶你该不会是见色忘友吧!我们什么事后不是一起出行的啊,我可是你的好兄弟!你说这话我好心寒啊!”那浩言夸张的叫道,面上也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你能不能别烦了,我都听不到……”帛飞又道,只是及时停住了,要不然‘听不到他们说话’就脱口而出了,若是让王紫知道他一路跟着她顺便听她和永安都在说什么,不知道会不会反感他。

他只是觉得王紫这个人类女子很特别,经过了琳姐店里的事情,他反而没那么着急去认识王紫了,他只是想用自己的眼睛多看看这女子,多了解一下而已。

“你竟然嫌弃你的好兄弟烦了!我真实择友不慎啊我!”那浩言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说道。

帛飞顿时站定,回身狠狠的盯着浩言,那绿色的眼睛本是剔透而英气的,现在却好像忍耐着怒气,似乎很像一掌拍飞眼前表情夸张的人,见帛飞如此,浩言猛的停下,脸上的表情一收,一本正经且语速几块的说道:

“开个玩笑而已不要这么当真嘛快走快走你想跟到什么事后就跟到什么事后反正身为你好兄弟的我也一定会陪你瞎胡闹的!”

说着还推着帛飞往前走,只是二人走进一间商店后,却根本没有看到王紫!可是她刚才分明就是进了这里的!帛飞猛的跑出去,四处找了半天,却连王紫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而当帛飞凶神恶煞的去看浩言的事后,浩言只干干的笑了两声,小声说道:“没、没关系的,她就在人类修士的营地,跑、跑不了的,要不我们直接去那找?”

帛飞浑身带着戾气冲向浩言,而浩言只大叫着跑路了:“多点事儿啊!帛飞你不要这么认真好吧!”

……

而另外一边,王紫和永安正悠闲的走在回营地的路上,永安很开心,杀了那三个人的事情似乎完全没在他心里留下痕迹,转眼便忘了,忽然永安凑到王紫面前问道:

“小丫头,刚才那两个人一只跟我们,是不是大尾巴狼?”

王紫奇怪的看着永安,永安的词汇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丰富了?连‘大尾巴狼’这样的词都会从他口中跑出来,不由得反问:“怎么这么说?”

“青龙说,要是有男人无缘无故跟着小丫头,那就一定是大尾巴狼!”永安却颇为得以的说道,似乎在炫耀自己的学以致用似的,不过脸色忽然一变,又道:“青龙说对这种大尾巴狼不能客气的,但是他们什么都没做,我也不好打他们。”

见永安那矛盾的表情,王紫不禁笑了,摸了摸永安的头发,口中说道:“不用听青龙的,他才是真正的大尾巴狼。”

“是吗?”永安疑惑的看向王紫,青龙怎么可能是大尾巴狼?他可是他们的自己人啊,永安有点怀疑。

“别想了。”见永安又是一副纠结的样子,不想让他思考那些‘复杂’的问题,王紫走到马路边上,指着那紫色的马路说道:“取点紫金山砂回去吧。”

永安的注意力果然转移了,也跟着王紫蹲下来,手握着那马路沿一掰,那坚硬的紫金砂便被永安掰下来一大块,沿着那缺口又掰了一些,转头问王紫:“要多少啊小丫头?”

“再取一些。”王紫道,取紫金砂毕竟是爵爷吩咐的,永安依言又取了一些,半晌两人才回营地。

刚到营地便觉得气氛有些怪了,一路上对王紫行注目礼的人太多,有些人暗中指着王紫小声说着什么,王紫只稍稍听了几句,便明白怎么回事了,陈菊和两个佣兵死去的消息倒是比她先回道了这营地……

走到自己的帐篷前,却见已经围了一大波的人,没人说话,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

“她回来了!就是她杀了陈菊和我们另外两个弟兄!”

一个声音在人群之中炸开,那手高高的指着王紫,众人的眼神唰唰唰的移向了王紫,要看看这个杀了陈菊的人是谁,却没想到是个貌美的女子!

“在哪儿呐?把她给我拿下!敢杀我妹妹,老子非要让她偿命不可!”一个震天之吼,带着盲目的怒气,一个人拨开人群大步走了出来,每走一步都踏着地面轰轰的响,似乎把怒气撒在了这地面上一样。

来人正是陈棠,而听到陈棠的命令,在帐篷前围着的几百人迅速的把王紫围了起来,抬起手中的法器便要动手!

“你是陈棠?”王紫虽然没见过陈棠,但陈菊的哥哥,应该没错了。

“给老子纳命来!”那陈棠却充耳不闻,王紫说什么估计都没听见,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妹妹被人杀了,他一定要让这个女人死的更惨!却听陈棠暴喝一声,似乎已经没有了理智!

见陈棠飞身攻来,王紫却不等他来,直接迎上!手掌一握,斩天剑瞬间出现在手中!凌空朝着陈棠看下,强大的威压更是锁定陈棠,而陈棠只觉自己瞬间喘不过气来,如定格在空中一般!

紧接着金色、和黑色纠缠的光芒在眼中放大,劈开了陈棠手中的大刀,一往无前的将陈棠拦腰斩断!

静!几乎窒息的安静!众人看着这可怕而难以置信的一幕,陈棠,一个地灵期的修士,只一招,便被腰斩了?!众人怎么都无法相信,尤其是火曜佣兵团的人,团长就这么死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去报仇吗?可是那个女子似乎太强大了!

众人只看着陈棠那两节尸体,然后是那鲜血飞快的涌进了斩天剑中,然后是陈棠还在挣扎的元神,竟也一并被斩天剑收走!转眼间便剩下两节干尸!

众人惊疑不定的看着王紫,准确的说是她手中的斩天剑!那黑色和金色的光芒纠缠在一起,剑身也整齐的一分为二,一半金色,一半黑色,金色的慈悲,黑色的嗜血,中间镶嵌着一颗金色的石头,整体看起来像是一个妖异的女子,危险却夺目!

“还有谁要报仇?一起上吧。”王紫的声音在众人耳中响起,那声音分明平淡,可他们却愣是打了一个寒战,匆忙收回了兵器,下意识的畏惧。

“不不不,道友得罪了,这陈棠罪有应得,往日在我火曜佣兵团便仗势欺人,现在道友替天行道,我等怎会寻仇?非但不会,而且以后道友要是有什么吩咐,我火曜佣兵团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等了一会儿,却见一个人忽然站出来说道,那语气高亢,似乎响借此掩饰一下自己的战栗,这人也是壮着胆子站出来的,他是火曜佣兵团的副团长,跟陈棠的关系算不上好,但他死了他是真心高兴的,毕竟从此之后,火曜佣兵团便是他的了。

今日这事情发生的突然,陈氏兄妹一天内先后死去,与其树立强敌,甚至性命不保,不如把握住这个良机,正是他上位的好机会!

王紫看了看说话的人,又扫了一眼旁人,似乎在怀疑他能不能做的了主?而众人似乎也明白了,一个个表态,纷纷斥责了死去的陈棠,说他不忠不义、仗势欺人、谋财害命、甚至杀自己人,反正说什么的都有,表现出恨不得亲手杀之的气愤,跟陈棠活着的时候简直是天壤之别。

不过王紫可不想知道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收回了斩天剑,往自己的帐篷走去,而那些人瞬间呈人行分开,给王紫让开了路……

“呵呵,王上今天火气有点大啊,要不要我帮王上分忧啊?处理那些人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南阙随着王紫进了帐篷,笑呵呵的说道,他知道王紫不喜欢见血,今天杀个人动作这么大,若不是刚才那人临战举义了,王紫恐怕会将那些人悉数杀干净吧?

王紫顾全大局,若不是大事,她定然不会跟这些修真界的佣兵团计较,毕竟高阶修士和低阶修士之间有着规矩,不能斩杀低阶修士,而对于高阶修士来说,这也是不屑动手的事情,可王紫要真杀这么多人,定是心里真的不痛快了。

“查查陈棠是仙界哪里的人,若是还有关系,一并斩断。”王紫说道,转身躺在了软榻上,刚才那些人不足为虑,他们的实力摆在那里,没有能力制造麻烦。

但要是陈棠真的在仙界有些关系的话,她却要处理干净了,就当是清理一些蛀虫了。

“好。”南阙挑眉,点头应道,方才他们没动,便是要等着王紫回来再动,却不想王紫已经有了打算,他只管照做就是了。

“永安,今天发生什么是事情了?”东乾却问,刚才议论纷纷的人多的是,他却没有怎么听。

“有个坏女人想跟我们抢东西,还骂了我,然后小丫头就把她杀了。”永安说道。

“那真是该死了……”

东乾说道沉吟道,似乎只是简单的突发事件,那便不用深想了,刚才王紫那一手也震慑众人,这几天光是他们这里就发生了几次混乱,他们都顾及这里是人鱼族,又是西门流云的佣兵团,便不曾真的动手,现在王紫如此一招,日后定然也没人赶来挑衅了,便转而问道:

“抢什么东西?”

“是古琴,但我们要的不是那架古琴,而是木牌!我又找到木牌了!”永安说道,有些兴奋。

王紫也拿出那架古琴,让南阙端着琴,她解下了古琴上坠着的木牌,将穿着它们的红线抽出,又放下那块没用的,只留了两块放在手中端详。

“这也是跟幕天城找到的木牌一样的吗?可这上面已经覆盖了心的符文。”北皇也走过来说道。

“一样……”

王紫说道,一并取出之前那块木牌,然后将三块木牌并排放下,本想看看上面的符文有没有可以拼凑在一起的地方,可是被覆盖的符文干扰太大,看不出来。

“先把这上面的符文洗去再看。”却听乐九说道。

“那要花些时间了。”

王紫道,这符文可不是铅笔画,擦擦就行,必须按照绘符人的习惯,倒着将他的封印去除,过程要很仔细,一时半会见不到效果了,只是又找到两块木牌,也让她更确定了这木牌的出现的确有些蹊跷的,而人鱼族内竟然找到两块,还有多少……

“对了,西诀,你可查到之前那些人类修士的下落了?”王紫重新躺回软榻上,却是看到西诀已经回来了,便问道。

“查到了,无一生还,全部葬身傀儡人鱼腹中。”

西诀回道,王紫墨眸微缩,这答案虽然意外,但她是隐隐有所准备的,当初就感觉事情不像赫王说的那样,而之前那些人类修士都已经死了,可赫王却说是都送出去了……

虽说也有可能是想稳定这一批的人类修士,可也有可能是别的目的……

“你该不会去过傀儡人鱼聚集的地方了?”王紫又问,眉心有些皱起。

西诀似乎看到了王紫微小的表情变化,那张天使般的面孔上没有什么表情,可心里却泛着柔软,很快回道:“没有,我记得王上的吩咐,没有接近,只是有人鱼负责清理展场,都是人类修士残缺不全的尸体。”

“这倒有趣了,傀儡人鱼分明是吃人的,可赫王非要瞒着众人,而且我们来了也有几天了,连傀儡人鱼的影子都没看到,有些稀奇啊。”

南阙说道,王紫也不太明白,躺着想了一会儿,便拿起那三块木牌,跟几人说了一声便闪身进了赤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