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二章 留他看家,人鱼的商店

一团乌烟瘴气之后,几个人影横七竖八的倒在岸边,那因为不时掉下去人而一直处在剧烈波动中的净化之水总算是慢慢平静下来,围绕在一片暗红色的玫瑰花海之中,景致倒是一如往常,只是空气中充斥着复杂的气氛,快意和怨念夹杂在一起,无人有空欣赏美景。

经过长时间乱斗的一群人,各自随意的或坐或躺在那白玉铺就的岸上,也不知道打了多久,但是经过如此打斗,众人却是有深深的放松的感觉,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欺负人的,谁叫这美人鱼出现的这么张狂。

只是后来这目标也没那么显著了,只是觉得这么打一通神清气爽的很,毕竟让他们这样的人赤手空拳的打架,跟一个定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一样,只知道不停的抡拳头,这打法粗鲁,但是畅快。

只是多数人畅快了,那不断散发的怨念却只有君虞一人了,却见君虞低着头,那胸膛还在不断的起伏,估计气儿还没消,伸手一探,品控取来一件银白的衣衫,披在身上,双手狠狠的在腰间打了个结,一甩一摆坐了下来,每个动作都好像带着气,杀气腾腾,只是到底没有再动手了。

君虞喘着气,那白皙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在大开着的衣襟后几乎挡住不多少风景,那双长腿交错着,手搭在膝盖上,衣衫的下摆正好挡住了那隐秘的地带。

这身体着实诱人的很,尤其是现在,那好似泛着柔光的皮肤之上青一块紫一块,好像刚刚被蹂躏过一样,没有破坏美感,反而叫人多了几分遐想,毕竟如此祸国殃民的姿色真是稀罕的很。

只是若看了那张脸……就有些不忍直视了,就那么点大的脸上,却重叠了那么多伤痕,白皙的肌肤上连指甲盖大的完整地方都找不出来,深深浅浅的青紫印记,嘴角还在渗着血,这叫任何人看了、都不敢想象这时那么美的如梦似幻的君虞!

“你们就是嫉妒我太俊美,一群妒夫!”

君虞气哼哼的说道,手指碰了碰嘴角,却沾了殷红的血,竟然叫他见血了!他简直无法理解这些人牲口一样的思维,今天的仇他一定会加倍报回来的!

“别介,您现在的样子,有人嫉妒才怪了。”混沌懒懒的回道,此时一副打累了的样子,仰头倒在岸边不愿意动了。

“可笑的行为,难为你们都是背着上古神兽的虚名了!”

君虞又道,虽然现在仍然气冲冲的,其他人也没给他好脸色,但是现在总归有点默契的感觉,好像有些信念在这么长时间的闹腾当中悄然形成了一样,就好像他刚刚出现在这赤灵时那种微妙的感觉,只是那时感觉是在被排斥,被意念当中深深的排斥。

现在也在被排斥,只是仅限于口头上,自己竟有种被接纳的感觉,这让他即便挨了一顿打心情也莫名的轻快,只是……想到此处,君虞忽然哼了一声,他为什么要为此高兴?他难道很愿意跟这群妒夫为伍吗?

却见君虞忽然起身,两步走近了净化之水当中,从头到尾埋在净化之水当中,不用看他现在的样子也够狼狈,虽然他并不介意,但若是不小心让王紫见到了,他可不乐意……

想到王紫,随即也想起慕千厷说王紫常常泡在这池水当中,而此刻那奶白色的池水细细的拂过他的肌肤,那轻柔的感觉竟有些美妙起来,想着若是王紫此刻也在这里,最好是全身*的,如此一联想,一发不可收拾的想到日前看到的情形,王紫那*弥漫的样子,这净化之水、怎么感觉烫了起来……

“这净化之水,我们也常泡的。”

水上冷不防的传来悠悠的声音,听声音是那个表里严重不一的青龙!好像瞬间被破了一身冷水,那沸腾的净化之水也忽然变得冰冷刺骨起来,君虞从猛的钻出水面,一脸恶心的看着青龙,

“哎,刚才的努力都白费了。”

青龙叹息着摇了摇头,众人抽空瞥了一眼君虞,却见那张猪头一样的脸这半晌已经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这净化之水连白骨之伤也能在片刻之间治愈,别说是那些淤青和小伤了。

“我理解你们的嫉妒之心,但我也会不客气的一直俊美下去的。”

君虞说道,现在满意的很,即便刚才一系列的事情简直是耻辱,但是只凭容貌就叫这些人扼腕叹息,他有种深深的胜利的感觉,奇怪的是这感觉出奇的好,那成就感比他整顿了半月天还要明显。

“这脸皮也够厚的,你是不是觉得有这张厚脸皮就万事无忧了?一会儿我家媳妇儿来了,不知道会不会看到你这张厚脸皮。”混沌摇了摇头说道。

“王紫要来吗?”君虞睫毛一闪,对于混沌口中的‘媳妇儿’,经过一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指的是王紫。

众人没说话,只是在没一会儿,慕千厷的结界波动了几下,却是有人进来了,花海之中走来一个白衣女子,那纯洁冷清的白和满目的红色对比之下,有种强烈的映射的感觉,直直的烙印在人的心底!

来人正是王紫,墨发未经梳理,只是随意的披散在身后,让那神秘的气质之上多了几分慵懒的感觉,穿越花海信步走来,似乎也在欣赏这里的景色,她很久不曾如此仔细的看了。

众人都没动,维持本来的姿势或坐或躺,只是眼神却都盯着王紫的身影,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走近,直到近前,王紫看着他们懒散的模样,而且一个个‘衣冠不整’,发型也多是凌乱,有些人脸上还挂了些彩!

王紫停住脚步,颇为惊讶的看着众人,这幅样子着实有些诡异,毕竟她从来没见过,莫非是他们在赤灵里待着太闷了,竟然打架解闷儿?

“你们干什么了?”

王紫还是忍不住问道,蹲在慕千厷身边,手指划过他嘴角的淤青,带着些柔和的光系能量,在他手指划过的时候那淤青便消失了,随即整理了一下慕千厷的衣服,这凌乱的样子实在叫她有些想歪,尤其是慕千厷那一副妖冶的样子,见到王紫的时候那种诱惑的气息更加浓郁了。

“没什么,在赤灵闲的,活动活动筋骨。”

慕千厷一笑,那双狭长的凤眼更加多情起来,揽过王紫的腰倾身去吻她的唇,只是王紫一低头,那吻便落在了眉心,慕千厷不依,正要再吻的时候却被王紫捧过脸在眉心印了一吻,然后坐在了一旁。

慕千厷眼神灼灼的看着王紫,只是王紫到底没有心软,这里这么多人,要是慕千厷开了头,根本就收不住了,那她还能出去吗……

“媳妇儿,我也受伤了。”混沌翻身坐起来,凑上来说道,一手扒着一副扯下,却见胸膛有道掌印,众人只鄙视的看着混沌,这伤是什么时候留下的?混沌那么强悍的身体,留着这小小的‘伤’可真是为难他了。

王紫看了看混沌,却见他脸上一如既往的痞笑,心中对这种幼稚的行为略感无奈,却没有拒绝,伸手覆在那道掌印上,温暖的柔光闪现,很快便消除了那道印记,只是混沌笑呵呵的把自己的大手覆盖在王紫的小手上,口中满不正经的说道:

“真舒服,媳妇儿在多摸一会儿。”

见混沌眯着眼睛享受的样子,手掌带着她的手在胸膛上揉搓了几下,这话一出,不知道从几个方向伸来的脚,而混沌顺便被踢飞出去了,只落在那净化之水中,溅起一大滩水花,远远的淋在岸边,王紫的衣服上也溅了一些。

“不能好好说话吗,一个个的太粗鲁了!”混沌探出头说道,眼神在岸上的人身上扫过,心想着刚才是谁对他下的脚。

王紫看向混沌,只是这一看才发现岸边还趴着一个人,那银色的外衣贴在身上,湿漉漉的样子实在引人遐想,流水一般的银发服帖的落在身后,一般漂浮在奶白色的池水之中。

而那张美轮美奂的脸正对着她,那蝴蝶一般的睫毛抬起,两弯深深的弧度,纤细美好,而那双漩涡一半的墨眸此时却浅浅的,不知道思考什么,一时间和安静。

王紫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进赤灵本来就是要看这只美人鱼的!因为他就这么出现在他的赤灵里,感觉深深的被侵犯了她的*,尤其是前几天刚被这个美人鱼莫名其妙的折磨过思想。

好不容易现在冷静了,却不愿意见到这只美人鱼,更何况他现在出现在了她的赤灵里!

“是他叫我进来的!”

君虞不知道什么时候回神了,却见王紫隐隐待着怒气看他,心思飞快的转了好几遭,在王紫说话之前先开口,胳膊一抬,那修长的食指直直的指向闲适的靠在长生树旁的冥王。

王紫准备好的话一顿,不久前醒来的时候便没看到冥王,后来发现赤灵里多了一个人,九幽叫她进来看看,她还一头雾水,进来一看却发现多了的人是君虞!

也是,若是别人,也断人没有能够闯进赤灵的能力,可是为什么是冥王叫他进来的?冥王难道不知道赤灵是她私人的领地吗?

君虞看着冥王,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自在的很,并且隐隐为自己这么快找到挡箭牌而叫好,虽然以往这样的祸水东引的事情,即便是事实他也是不屑做的,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很多以前无趣的事情现在坐起来颇有一番味道!

“赤灵里多个看家的也不错,留在外面只会惹麻烦。”

见王紫看着他,冥王抬眸,那双墨绿色的瞳孔看像王紫,深深的,很安静,只是王紫却想不出这样的话竟然是从冥王口中说出来的,这样的安排真的妥当吗?

可或许是冥王一贯妥帖的安排让她下意识的不会反对,总觉得冥王说什么那便是什么吧,她相信他的安排,只是让这只美人鱼待在赤灵当中、总有些别扭的感觉。

因为她根本没法对这只美人鱼放心,她连他的来历都不知道……

“我的麻烦都是因为太俊美。”

君虞瞟了一眼冥王,口中缓缓的说道,听冥王如此怠慢的话,冥王在他心里的仇恨成都恐怕又加一笔,什么叫看家?他堂堂半月天的尊上存在的价值就是看家吗?他明明就是不放心他出现在王紫面前。

“小丫头,我也受伤了……”

王紫正想着要不要问问冥王为什么这么决定,却在这时凑过来一掌很是委屈的脸,一瞬间占据了她所有的视线,面前放大的脸却是永安,那双细长而妖异的红眸,可那火红色的瞳孔中却是那般单纯的颜色,火红色的头发还有些凌乱,想是刚才也加入了战局。

王紫亲了亲永安那细嫩的脸颊,只这轻盈的触碰,永安方才的委屈便瞬间没了,扬起大大的笑脸,盘腿坐了下来,王紫的视线随着永安移动,从他脸上看到手上,似乎在找哪里受伤一样。

可是很快便也反应过来了,永安哪里会受伤?他这身体可从来没有被伤过,也没有有那个能力伤到他,他会那么说只是想引起她的注意而已。

“小丫头,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永安问道,他指的是人鱼族,虽然来了没几天,但不能见到王紫的日子实在有些漫长,更何况还要闷在赤灵里,别人还能修炼或是打坐,他却是没有那个耐心的,所以这便觉得闷了。

“还要几天,一会儿你跟我出去吧。”王紫说道,不由的摸了摸永安火红色的头发,见永安脸上浮现不太开心的样子,王紫这话便忍不住说出口了。

“好啊!人鱼族好玩吗?”永安红眸一亮,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迫不及待的问道。

“好玩。”王紫微微笑了笑说道,虽然于她来说除了景致独特一些也没别的了,但是对于永安来说,他一定能找到好玩的地方。

众人见永安这么轻易的便能跟着混出去了,顿时一阵无语,尤其是君虞,见自己这么着就被忽略了,感觉不是滋味儿的很,他还是想看到王紫面对他恼羞成怒的样子,想着自己答应待在这赤灵里是不是亏了?

而且她干嘛对别人那么温柔?更过分的是那些人,那么点小伤也好意思说出口?还凑上去找王紫治伤?真是丢脸,即便真的受了伤,也不能在她面前表露才是!

想到此处,君虞墨眸微转,鄙视的看了一眼同在净化之水中的混沌,想到自己还跟这家伙泡在一个池子里,忽然撑着岸边跳了上来,那动作太突兀,带起了一大滩水,还有不小的动静。

惹的王紫疑惑的看去,却见君虞全身都淌着水,那件银色的衣衫紧紧的贴着那具修长的身体,将那肌肉的纹理描绘的清清楚楚,君虞似乎不太舒服的动了动衣服,转眼间身上的水便被法术蒸的一滴不剩,而君虞也变回了那个清爽如童话一般的美男子。

往前走了几步,择了一处地方坐下,这地方实在小的很,尤其是被这么多人都挤在这里,君虞看了看周围的花海,说实话这地方确实挺美,状似无意的开口问道:

“这些都是你亲手种的吗?”

王紫的眼神随着君虞的动作移动,直到他坐下,直到他开口,王紫才有些回神,见他看了过来,便也知道他这话问的是她,王紫移开视线,并没有立刻回答,因为她在想为什么自己总是在君虞的动作下失神。

即便她现在已经冷静了太多,但这一点若是想多了,总会叫她困扰的……

“长生树灵气浓郁,净化之水更滋养万物,我只是移了些花束到这里,它自然能长成如今的样子。”王紫说道,顿时有种她跟那只美人鱼竟然也可以如此正常的对话的感觉。

而君虞却瞬间看向了王紫,又问:“那些灵田也是你亲自种的吗?”

“那些灵田土质本就特殊,我只撒了些种子,之后便不用我照看了。”王紫回道,虽然觉得君虞的话问的有些奇怪,但是既然以后他要待在赤灵,告诉他也无妨,反正他迟早会知道的。

君虞转头看了看慕千厷,顿时觉得自己深深的被骗了,可慕千厷却毫无负罪感的回视他,那样子实在叫他气的牙痒痒。

王紫在赤灵内待了半晌,出来时带着永安一块出来了,帐篷内九幽靠在软塌里看书,冥王一出来便躺去床上闭目养神了,王紫坐在床边,还是开口问道:

“为什么叫他留在赤灵?”这他、指的当然是君虞了。

“赤灵里有人看着他,比外面消停。”

冥王闭着眼睛说道,如此简洁的回答,君虞在赤灵内当然不会闹腾的不可收拾,别说他没什么闹腾的,就是想闹里面还有那么多人呢,若是让他在外面,不消停的必然会是王紫,如此一想把他仍在赤灵里似乎也不错了……

王紫被冥王的思想这么一误导,竟然也不去思考为什么她一定要容忍君虞,这么重要的问题了,她明明可以选择决然一点远离这个人,虽然难缠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可她偏偏忍了。

冥王分明有能力对付君虞,却也忍了,王紫竟也没想到这一节……

“小丫头,我想出去。”永安自出来之后已经趴在门口看了半晌了,此时回过头跟王紫申请,随即又道:“小丫头你跟我一块去吧?”

王紫点了点头,想着还是自己陪着永安出去保险一点,便搁下了君虞的事情。

王紫和永安沿着那紫金砂铺就的路,一路进了内城,他们的营地在外城,还是比较偏僻的,永安想进人鱼的市集里看热闹,王紫更不能让他一个人去了。

“这里真漂亮,到处都是亮晶晶的东西,人鱼族喜欢这些吗?”永安说道,四处看着那些晶石和珍珠玛瑙,五颜六色的,很多房屋是贝壳搭建的,很是别致,更精巧好看,跟人类的世界真的很不一样。

而且路上所见都是人鱼,他们展露着自己漂亮的尾巴,永安的眼神不时的流连在那些鱼尾之上,虽然见过了君虞的银色鱼尾,可一下子见到这么多,还是觉得很新奇。

他这么好奇的看着四周,却不想他跟王紫对于那些人鱼来说也是很新奇的,最主要的原因恐怕是因为二人的容貌了,永安一头火红色的头发,满身的灵气,那火红的眼眸好奇的在周围转,一派单纯,叫人生不出防备之心。

人鱼喜欢如此单纯的人,因此对永安的印象很好,而王紫清冷的气质,精致的容颜,目不斜视,多数时候都会注意着身边那火红头发的青年,好像人鱼族的一切都比不上那个青年来的重要一般。

这与其他的人类差异太大,不由的叫人多看了几眼,若是那青年兴致勃勃的说话,那女子一定仔细的听着,然后顺着青年的介绍去看,似乎如此才愿意施舍一个眼神一般,偶尔嘴角还会出现极淡的笑意,却叫人愣愣的移不开视线,真是美极!人类之中竟也能找到如此美的女子!

“也许吧,这是在海里,也找不到那么多木头来建房子的。”王紫回答永安的话。

“这里一点都不像海里。”永安说道,沿途走来,见商店本是很多的,可如今开着的寥寥,此时却是多了一些,想是到了更加繁华的地方,只是即便这里的商店,也都是法器、灵药之类的商店。

“小丫头我们进去看看吧。”永安又道,拽住了王紫,想着要是再走下去,逛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不如停下来看看。

“好。”王紫点头,随着永安进了一个商店。

在路上走着的时候,两边的商店虽多,但店面极小,不似人类的店面做的气派,可进了店内,却发现别有乾坤,只眼下这店内,便有上下三层,陈列的法器跟展览似的,一层较多,也较为常用,来采买防身法器和符箓的人鱼也不少。

永安趴在一个个透明的水晶柜上看着,他是不懂这些的,但是看到别致的也会很兴奋的跟王紫说。

“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楼皆是常用的防御和攻击物件,二楼和三楼有上乘一些的法器,你们有特定要选的吗?”

一个人鱼飘了过来,笑着问永安,眼神只在王紫身上掠过,实在是觉得近距离时,王紫身上那拒人千里的气质更浓了些,叫她方才的好奇心在接近的时候便有些萎靡,只好对着毫无防备的永安说了。

“没有,我只是想随便看看。”永安直接说道,眼神并没有离开那水晶柜,很自然的回道,这要是在人类的地盘,直接说不买东西定然叫店家不满意了,可这只人鱼却笑了笑表示理解,随即说道:

“那你们自己看着,我要去招呼其他的客人,若是有什么询问的,可以唤我。”

“好的好的。”似乎是觉得那人鱼的态度很好,永安也笑着说道,这才抬头看了看那个人鱼,是个漂亮的女子,蓝色的头发,也是蓝色额鱼尾。

王紫的眼神在一楼内看了看,却发现这里卖的东西很多都很珍贵,至少在人类的世界是如此的,就比如那些符箓,竟然多数都是用鱼鳞绘制的!

人类大多会原则用符纸绘制符箓,而符纸是用一些特定的灵树树皮炼制的,既方便又快捷,而且也便宜,但是若想让符箓的登记有突破性的提高,绘制高阶的符箓对符纸和朱砂的要求都很高。

而高阶符箓的符纸一般都会找灵兽皮或者鳞片来代替,因为灵兽皮和鳞片本就有着更大的能量,可以封印更强的符箓,而朱砂若是能以灵兽血代替,那符箓的等级定然会翻倍的。

而这些灵兽皮、鳞片、灵兽血,当然是灵兽的等级越高越好,如此绘制的符箓在人类当中是很少见的,即便是有也是稀有的交易,定然不像此时这商店中一样,只是如此随意的摆在一楼,作为常用的物件。

只王紫看着的那个水晶柜里,便有不下三十种的符箓,各种属性的都有,防御的、攻击的自然齐全,而且清一色都是鳞片上绘制的符箓!

比如那青色的鳞片,有手掌大小,呈三角形的样子,多半是青狮鱼的鳞片,青狮鱼长相怪异,头重脚轻,因为脖子上一圈厚重的鳞片,在那不太大的身体上堆积,很想狮子的头,便被唤做了青狮鱼。

青狮鱼善于伪装,因为体型小,便以此逃避高阶灵兽的追捕,而脖子上的鳞片变换角度,便能隐藏它的身形,叫追捕的灵兽察觉不到踪迹,而它脖子上的鳞片若是用来做隐身的符箓,定然会叫隐身的符文如虎添翼。

而那青色的鳞片,还真是一个地阶超级符箓!这样等级的符箓已经很难得了,要知道在修真界恐怕根本找不出地阶符师!只这一个符箓,若是放在修真界的拍卖会中,定然也会引起一番争抢的。

虽然这隐身符箓作用不比攻击和防御来的走俏,但是这里却也不乏地阶的其它符箓,天阶的竟然也是有的!这倒是叫王紫心中惊讶了,人鱼族的高阶灵兽确实不少,他们在海中找这些鳞片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人鱼族作为灵兽,在符箓上却有着如此高的造诣,确实远远超过人类的,这才是一楼,那二楼三楼的东西、恐怕更叫人吃惊了吧?

因为有了这样的认识,王紫对这商店也多了几分关注,这才发现穿游其中的人类也不在少数,而且各个脸上都是难以抑制的激动,在这里见的宝物多了,不激动才怪。

王紫侧耳听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好笑,原来这商店内是没有灵石这样的相当于货币的交易的,买东西都是以物换物,商店门口的立牌上罗列了许多东西,都是本店可以用来交易的,当然,如果客人拿出店家满意的其它东西,也可以交换。

只是……王紫这才回头看了看那立牌上的东西,蝠鱼幼崽、墨蛇毒液、海莲子、红樟须……这些东西都稀有的很,蝠鱼最护幼崽,别看它个头小却难缠的很,而且蝠鱼多倚海岭深壑而居,轻易不会离开聚居的地方,想要进去抓一只幼崽出来,那是相当于送死的行为,谁这么想不开去抓啊……

海莲子倒是容易一些,但是生长海莲子的地方常有海底风暴出现,一不留神就会被卷走,红樟须是红樟的根须,须要将红樟连根拔起才行,红樟也是一株地宝,红樟果能提升修为,根须更是治伤的奇药,只是红樟有一伴生的灵兽、金斑鲨。

金斑鲨的天赋不浅,能够守着红樟的金斑鲨修为恐怕至少也会是掌神镜了,想要搞定它难度可想而知。

而这些人类就是别说不能出海,就算是能,他们多数也是拿不到这些交换的东西的,他们的修为本就不允许,而站在修为普遍高过他们的人鱼群当中,这些人才清晰的感觉到落差。

那几个人类试图用别的东西换取一些法器,可是那人鱼遗憾的摇头,似乎没有一件他们需要的,那几个人类已经快要发飙了,可是想到这些人鱼的修为实在高,而且他们那种避开高阶修士和高阶灵兽的思想根深蒂固,这些人鱼表面和气,可要翻脸的话,恐怕他们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几个人类的脸色很难看,也是,这其中的宝物多的很,可是这些不比满大街的紫金砂,不能随便就抠走,只能眼红,不能带走,即便交易不成,他们也只黑着脸徘徊,并没有掉头就走,看来是舍不得,还想用别的办法耗一耗。

“小丫头我们去楼上。”永安看完了一圈过来叫王紫。

“没有喜欢的吗?”王紫问道,眼神看想永安,见他方才兴奋的样子,对许多东西都好奇的很,此时确实一样都没有买,倒叫她好奇了,以往永安逛商店不扫一堆货是不会离开的。

“没有没有,我们去看别的吧。”

永安嘿嘿的笑着说道,没敢看王紫便跑去楼上了,他只是见买东西苛刻的很,便不想告诉王紫了,以往有别人在,他胡闹也有人买单,可要是王紫,他可不想叫小丫头辛苦的,再说他也知道自己买走了多半是回头就不喜欢的,所以忍一忍就好了。

王紫怀疑的跟了上去,这商店若是你想看还真可以肆无忌惮的看,二楼三楼即便有更珍贵的东西也不会拦着不买的人,二楼的东西就少了一些,但必然会更精致了一些,法器的品阶更高,质地更好,也添了些独特的种类。

王紫停在刚上楼的地方看了一会儿,却是二楼有新的交易对象,同等级或以上的法器,五品三纹清灵丹,五品祛邪丹,五品清神丹……

除了几样法器之外,交换这二楼法器的东西、竟然大多都是灵药,而且多是五品丹药,四品都不行!而且这些五品丹药也不似别的五品丹药好找,都是有利神石和轮海的药,这些对于伤药来说更难得一些,所以虽说是五品,但也很难找了。

“琳姐,你近来交换的东西都是灵药,你就欺负我找不到这些灵药,连法器都换不到了。”这时楼梯上传来一人怨念的声音,几人的脚步声缓缓接近,顺着楼梯上来。

“那你今日还来干什么?如果没有灵药我可是不换的。”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说着拒绝的话,可是那语气却是有些开玩笑的。

“琳姐你不许取笑我!现在这些灵药我在别的商店都买不到,你就换些别的来嘛。”先前那人告饶的说道。

“呵呵,这些灵药都是紧缺的,赫王要大量收回这些,法器你也不是没有,成天想着占那么多干什么?”那女子笑道。

“哎,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这些药材多是要上岸找的啊,看来一段时间内是调剂不开了……法器留着当然有用,我前天、昨天才跟父亲求过,求他带我上战场,就算只跟着人鱼的军队也好啊,万一遇到傀儡人鱼,必须要用法器的,他们的力量太强,我们要懂的保护自己的是吧?”

那人深深叹了口气,不过后来的话又让他隐隐兴奋起来。

“你父亲会同意你上战场吗?我可不相信你……帛飞这两日怎么如此安静?这可不像你啊。”那女子说道。

“没有啊,我平日不是如此吗?”另外一个人说道,除了之前那一男一女,却是还有第三人的。

“当然不是!琳姐你也看出来了!帛飞这几天中邪了!成天玩儿深沉,我问他事情他也吊儿郎当的不好好对待,大前天还去面见赫王了,可去了之后一句话不说,后来被锦叔训了一顿!”

那活泼一些的男子似乎忽然找到了话题,很实愤慨的说道,跟告状似的,听他如此激动的话,那女子倒是笑的开心,银铃一般的笑声渐渐接近,三人鱼尾轻摆,却是走到了楼上。

王紫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那个女子是近来时招呼过他们的人,想来也是男子口中的琳姐了,而随行的两个男子,一个活泼,脸上还带着些不满的怨气,褐色的头发,而另外一个男子眉目英气,有些张扬,可不说话的样子又有些生人勿近的冷冽。

听他们刚才的话,王紫只是忽然想到为什么二楼的东西多数是用这些五品丹药来换了,赫王是要集中这些灵药给人鱼的军队配备啊,这些都是清毒的灵药,能一定程度的保护神识和轮海,但对于人鱼来说,保护的就是神识和兽核了。

而之所以会这么做,定然是忌惮万一被傀儡人鱼所伤,也能及时的控制……

见王紫看过来,那琳姐冲王紫笑了笑,往前走了两步,却见那两人没跟上来,便回身说道:“你们不是想找法器吗?怎么不走?该不会真以为我逼你们交换吧?”

听口气他们之间像是很熟识的,若是那两个男子需要什么法器的话,那琳姐定然也不会收取交换的灵药的。

“哦,这就去,琳姐最好了!帛飞,帛飞?”

那褐色头发的人鱼一愣,他刚才在看王紫,乍一见到气质和外形都如此出众的人类女子,他有些走神了,听到琳姐这么说便赶紧拽着帛飞走,可拽了一下、两下,竟然愣是没拽走!

那人鱼奇怪的看着帛飞,却见帛飞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王紫,这两天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帛飞似乎顿时精神起来,连带着那懒洋洋的样子也顿时张扬热烈起来。

那人鱼又回头看了看王紫,却见王紫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想着自家兄弟这么直接的看着人家,那人鱼顿时有点尴尬,又拽了拽帛飞,可他还是没有反应。

“不好意思,他、他可能……”那人鱼对王紫说道,尴尬的想要解释,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那琳姐见这幅情形,看了一会儿后有些了然的返回来,莫不是帛飞对这个女子感兴趣?

只是不需要那人鱼再解释什么,那叫做帛飞的男子便忽然越过他走到王紫身边,鱼尾轻摆着停下,英气的面上带着笑,似乎有阳光烤过的沙滩味道,干净清爽,却听他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大前天你没有去王宫吗?”

那语气熟络,似乎跟王紫认识一般,可若真认识的话也不会问王紫叫什么名字了,王紫看了看眼前的人鱼,不明白他对她的熟络来源于何处,但大前天……赫王确实召见了许多人,只是人都是各个组的组长选的,她不是一定要去的,况且大前天她好像还在……床上。

虽然帛飞问的无意,可王紫想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便有些不太自然的垂眸,那天跟那美人鱼分开后跑回去发生的事情她实在不愿意回想,否则她会怀疑那真的是她吗?大胆的让她脸红心跳……

可这样微微害羞的样子看在帛飞眼里却是别有风情,帛飞那绿眸微微睁大,他的心跳似乎也乱了节奏,帛飞紧了紧手,才让自己不至于冒昧的去触碰这样一个美好却还陌生的女子。

“小丫头你快过来!看到发现了什么!”

这时,永安却忽然跑了过来,语气中有惊讶也有兴奋,根本没有发现这里三人的气氛,拉着王紫便向二楼深处跑去,王紫只得跟着永安快步走过去,不过永安的忽然出现也让她暂时摆脱了刚才的尴尬,甩走脑子里零星的片段。

帛飞却是一阵失落,见王紫就这么被那红发的男子拉走了,而且两人似乎很亲密的样子,他还不曾看清那男子的模样,但看样子是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有些青涩,却似乎很单纯直接的样子。

而他唤王紫‘小丫头’!他们又是什么关系、这称呼似乎不太合适啊……

帛飞鱼尾一摆,也跟了过去,他还没跟那女子说上话,叫他想了几天,现在碰到了怎么能轻易错过?这几天他已经够耐心了,没有冲动跑去人类的营地找已经是奇迹了。

那褐色头发的人鱼奇怪的跟去,上上下下看着帛飞的背影,感觉他的专注一下子回来了!可是以往帛飞的专注都来自于挑战和进阶,此时为何是面对一个女子?要知道帛飞对男女之情可是从来不感冒的!

“小丫头快看快看!”永安把王紫拉到一个单独的水晶柜前,那里面摆放着一架古琴,是个高阶神器,可王紫却知道永安叫她看的不是这个,而是挂在它一旁的一串木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