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一章 有本事别打脸!

“真是个好地方啊!”

君虞跟着冥王进了赤灵,眼中所见到的确实一片完整的天地,与外界无异,却只是装在一个法器中的,顿时赞叹起来,能炼出如此境界的法器,想必那炼器之人更加不凡了。

神识在赤灵当中扫过,对这里的情形大致有些了解,君虞那墨眸缓缓的移动,心中想的是,王紫着实有些厉害,他来的匆匆,却是不曾多做些调查,可他当初只是单纯想见这个人,哪有那么多闲情去慢慢调查?

再说即便会有突发情况,以君虞的性格,恐怕也认定自己能够出色的处理好,便不做顾虑了,只是现在看来、单单是王紫身边的人就一个个出现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没错,这是个好地方,是我家小紫紫私人的地盘,不过小紫紫今天不能招待你,就由我们来喽。”

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那磁性的声音中带着些笑意,如此慢条斯理的语气总有种性感的感觉,君虞的眼神放在来人身上,却见来人一袭红衣,暗红的色泽,妖冶高贵之中暗藏危险,吸引人、却也叫人望而生畏。

一双狭长的凤眸几多难言的心计,是……朱雀啊。

“谢谢。”君虞只不语的看着,此时不宜多说,只因陆续出现的人已经足够让他花些时间整理和笑话了,而至于慕千厷口中的‘招待’,他才不认为是真的招待呢。

人来的可真齐全,朱雀、白虎、青龙、玄武、腾蛇、饕餮、穷奇、混沌、梼杌、黑子、永安,如此清一色风姿隽永的男子,别的不说,光说这气质,也是世间再无二般了,尤其是上古四大神兽、上古四大凶兽的身份,这么站在一处好像感觉就更别致了!

君虞的眼神细细的在几人身上游走,其实他在想三声迷打探的消息,这些可都是王紫的夫君……再加上那个闲适的站在一旁的冥王,而他与这些人正面相对、却有种奇异的感觉,这感觉怪的很。

似乎是由于这些人似有若无的排斥,那种感觉很微妙,虽然这些人脸上即便不笑也是斯文有礼,再说了这些人的容颜也太惧欺骗性,若只从面上看,定然是看不出什么信息的……

“不可一世的半月天尊上,竟也知道谢谢二字,难得啊难得!”混沌抱着双臂说道,那痞笑的样子和不规矩的作态显得潇洒,这话似乎有些取笑的意思,可君虞只看了看他,口中说道:

“混沌真是知我,在今天之前,我确实是不知道的。”

那果冻般的唇微微牵起,说的话却是叫其他人心中都有些讶异,混沌说的没错,君虞是不可一世的,要知道他骨子里有着傀儡人鱼的灵魂,不受任何人的摆布,不从任何人的言语,不讨任何人的欢心,骨子里该是杀虐的,该是疯子一般的,更别说他现在一只手握着的是、三分之一的上界!

可混沌这隐隐的为难,君虞却说的如此谦虚,甚至有些……讨好?虽然这讨好的方式可算是极佳了,既不折腰,又不违心,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打算?

谢谢他是不会跟任何人说的,却愿意在他们面前破例,他们可不认为彼此之间有相见恨晚、一见如故之感……

“我倒是不知道你,只知道半月天久居上界,早已视六界为敝履,你这堂堂尊上为何有闲心下来闲逛?”混沌挑了挑眉,又问道。

“混沌此言差矣,上界无趣的很,哪有六界逍遥自在?若是上界之门还照例敞开,几位定然也是不屑去常住的,早前我在水晶宫内沉睡,却叫副使搅乱了半月天,直逼我的水晶宫,手下将我的水晶宫移至妖界暂时躲避,直至王紫的心血的唤醒我,如此大的恩情,我怎么能不还呢是吧?所以我不是下来闲逛的,是来找王紫的。”

君虞笑着解释,见众人侧耳细听的样子,竟是不知道这一节的,当日在妖界的事情,王紫竟然当作没有发生过吗?想到此君虞顿时觉得心里闷的慌,毕竟他可是在上界日思夜想的……

冥王抬眸,墨绿色的瞳孔在君虞身上扫过,想来是明白了那个鳞片的由来。

“听起来你真是治下有方啊,半月天倒是热闹的很。”

混沌笑道,只是这般暗讽的语言,却是处处找着机会给君虞心里放刺儿的,尤其是听到君虞那句“所以我不是下来闲逛的,时来找王紫的’!该说这厮说话太直接还是太自信?

一方面毫不在意的自己揭露自己地盘的丑事,还将自己不得已下来妖界避难的事情一并说出,那情形对于半月天的尊上来说,应该是相当狼狈的,只是君虞说起来倒是轻松,毫无压力。

另一方面却挑衅一样的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就是冲着王紫来的,不论别人是不是要为难他,要怎么为难他,他都会不着痕迹的强调这一点。

“冷清的太久也不是什么好事,偶尔换换血的确热闹。”

听得混沌如此笑话他,君虞却似乎不懂一般说道,他分明是在可以避免跟混沌的正面冲突,众人只不语的看着,现在却也对君虞的想法知道的差不多了。

他们都是从这般执拗的时候过来的,君虞的行为似乎很好理解了……

这只美人鱼,却是没打算跟他们硬碰硬的,否则那根本没有好处,可是他也不会妥协的,否则那就是要错失王紫的,这更加使不得!

“这么说,你是真要留在我家小紫紫身边‘报恩’了?”慕千厷忽然接过来问道。

“正是。”君虞点头,虽然慕千厷那妖冶的笑意当中总觉得藏着刀剑,可是君虞的回答也没有停顿。

“既然如此,初次见面也不好寒碜,我们给你备了礼物,要一起送给你才是。”慕千厷笑道,那双狭长的眼睛笑弯了起来,周身妖冶的味道更浓,君虞的睫毛闪了闪,口中说道:

“不用这么客气的。”

“那不好,必须要的,请吧!”慕千厷笑道,话音刚落便鸿影闪过,红衣展开犹如耀日的翅膀,瞬间的华丽叫人赞叹,而那随之而来的能量亦是不能小觑的!

君虞脚步微错开,正正好闪开慕千厷袭来的攻击,只是慕千厷并未停下,而是转手又来,那招式凌厉,杀气凛然,叫人不敢懈怠,只是君虞却不愿还手,若是真打了,日后在王紫面前不好看……瞧王紫的样子,似乎护短很,倒是她要更不想看到他就不好了……

只是一个慕千厷还好,君虞可以闪避,可要加上青龙、饕餮、梼杌一起呢?双拳难敌四手,君虞是可以躲,可那已经是极限了,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白白挨打的,不得已动起手来,却也没有下死手。

几人招式越来越大,难免伤及草木,慕千厷忽然说道:“忘了告诉你了,小紫紫对赤灵里的东西都宝贝的很,若是进来看到一片狼藉,定然会不高兴的。”

慕千厷说这话的时候,恰逢君虞刚刚认真,那巨大的能量本是想将众人掀开的,可是见身后一片翠绿,若是他这一掌过去,那树林也就不复存在了,君虞忽然收回了手,飞身后撤,落在了地上,那巨大的能量在掌间噼里啪啦的转动着,君虞的手掌上清晰可见暴起的青筋,半晌,那能量以渐退的形式缓缓散去。

君虞注视着几人,墨眸深深,好像有漩涡的在缓缓转动,直视着那几个仍然从容的男子,方才几个对他一个这样低级的事情好像不是他们做出来的一样。

“我们还没完呢。”

青龙笑了笑说道,那俊逸的面容上,一笑当真有春风拂柳的感觉,只是跟那凌厉的手法一对比,这春风化雨一般的微笑实在叫人莫名的心寒,有些人的相貌是永远跟内心对不上的,不巧的是,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如此。

这一次更夸张,青龙飞身而上,紧跟着混沌、慕千厷、饕餮,这几人又打了半晌,期间君虞还是避让,看来慕千厷那句话对他的影响的确不小,现在出手都顾虑的很,可是不久之后梼杌、穷奇、永安也上来凑热闹!

君虞的身形已经是最快,周游在这么多人之间,那银色的衣摆猎猎作响,却是只见影子不见人的!

“你们的待客之道真是独特,这是王紫默许的吗?”君虞忍不住开口问道,他现在似乎知道冥王为什么把他引到这里来了,只是这些人做事没有顾虑,更没有规矩,劝了也无用,却听青龙说道:

“小主人睡着,此时并不知道……但若是醒着,她会明许的。”中间的停顿本是给了君虞一丝希望的,但很快后面的话便让他泄气了。

“如果你不喜欢,可以马上出去的,然后回去你的半月天,不会有人给你这样的招待的。”梼杌也道,君虞却是握了握拳,那果冻般道唇微微笑了,只是此时已经多了些寒意,那带着冰霜一般的眉毛也更加凌厉起来,此时的他显然已经没有之前那般耐心了。

“这不好,既然你们盛情款待,我怎有拒绝的道理?”君虞笑道,只是那美好的声音也带了些硬度,字字都似带着尖刺一般,非但并没有方才那般令人失神,而且字字都有叫人汗毛直立的冰寒。

“既然你不改变注意,我们也不能叫你失望。”青龙赞同的说道,眼神在一旁闪过,正是看了看那几个还在观战的人,于是很快,便看到卫子谦、李战也加入了战局,而卫子谦刚迈出步子,还特意回身跟黑子说了一句:

“他欺负小紫,你不欺负回来吗?”

黑子本是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么多人打在了一起,永安是完全没主见的,更没‘群殴不道德’这样的观念,他只是觉得这么多人打架热闹,而且都是揍那君虞,他也就撸起袖子去打了。

而黑子还到底是不管闲事的,只要跟王紫没关系,别人闹翻了天他也可以不管,可听到卫子谦这么说,黑子一皱眉,卫子谦的话他是深信不疑的,所以不等卫子谦再说什么,他就已经先一步加入战局了!

“为何不换个地方,打个痛快?”君虞的声音自一群人中间响起,声音的温度此时已经快要降到零下,即便所有人都上,他也不会怯战,更何况他也不会输!只是这里束手束脚,施展不开,叫他烦闷。

“既然是招待你,自然是要在自己的地盘,更何况外面可没有合适的地方,不要给小主人找麻烦啊。”青龙说道,一板一眼的解释。

君虞不再言语,已经彻底明白了这些人的用意,只是到底心里想着王紫,没有真正动手,可被这么多人逼着,一直躲闪,却也不可避免的挨了一掌,虽然那力道于他而言不算什么,可如此近的距离,打在身上跟打在脸上似的!

更何况这半晌君虞一直都在有着脾气,现在已经忍无可忍了,只见那流水一般的银发忽然寸寸变做黑色,如被墨染过一般,那青烟一般的黑色一直从头顶蔓延到脚下,只见那双修长白皙的长腿也在那黑色的青烟之下瞬间消失,被一条黑色的鱼尾代替!

整个人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杀虐!那黑色青烟让他整个面容都变得模糊起来,神秘而危险的感觉直面而来!那修长的手指上扎出了分离的指尖,如利刃一般,即便不用能量,那破风而来的力量也叫人来不及躲避!

众人见君虞如此变化,却是那另外一个形态,果然比方才的肆意了很多,那种不加收敛的力量,着实让他整个人都变的可怕起来,变身之后的君虞似乎很兴奋,因为有这么多对手而兴奋!

不似方才的压抑,招式顿时大开大合起来,那利刃一般的指尖闪着寒光,飞速的游走在众人之间,冥王抬眸看了看,忽然身形一闪,再出现的时候已经身在君虞一侧,一手擒住君虞的手腕,那蜷曲的手掌与冥王暗中的力道僵持不下!

君虞侧头看了看,那双墨眸之中的黑色肆无忌惮的在瞳孔之中蔓延,释放着危险,却听君虞说道:“冥王,号称永不踏入六界,如今还不是照样做了局中人?你们越是拦我,我越是好奇呢。”

这话说的肆意,语气中更多狂妄,比之前的君虞多了积分玩世不恭,冥王掀起眼帘,那墨绿色的瞳孔没什么温度的放在君虞的脸上,很快也道:

“她不是你能好奇的人,更不是你能玩笑的人,要么把心留下,要么把命留下。”

君虞笑的更邪气,冥王似乎生气了呢,莫非是因为他说话的语气?只是那么一点点差异而已……要么把心留下,要么把命留下,这选择也太过离谱了些……

若是他选在把心留下,定然是掏空心思为王紫,他君虞身为半月天尊上,如此下界一趟难道就是为了把自由交给一个女子吗?可笑!

至于把命留下,他们也要有本是留他的命才行!

“我若是都不选呢?”君虞笑了笑,哼道,对于冥王提出这样的选项似乎很不屑。

“那我替你选。”冥王说道,话音刚落,手掌松开,却反手直逼君虞的咽喉,君虞眼神一凛,身形在空中诡异的一扭,错开了冥王的攻击,正要出手,却听慕千厷的声音忽然又在身后响起:

“那灵田是小紫紫亲自撒的种子,亲自布的雨水,亲自照看至今,若是毁了……”

这话说的不紧不慢,君虞那黑色的瞳孔中却是巨浪翻涌,身形冲向那灵田的时候忽然便闪开了!那能量在手中散去的感觉颇有种炸到自己的感觉,可事实上让他憋闷的不是能量,而是心情!

君虞这边忽然收了手,可是冥王却不曾停顿,一拳打在君虞身上,而君虞的身形直飞出几十米才堪堪停住!冥王可一点都没有留手,那力道打在他身上也不会是挠痒痒那般,是真的有气血翻涌的感觉的!

君虞身上黑色的青烟更浓,就如他此刻阴霾的心情一般,那双墨眸隔着青烟看向冥王,白日里被他打了一拳他已经劝说自己忘了,这已经是他几十亿年不曾做过的让步了,可现在不过几个时辰,他竟然又受此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君虞飞身向冥王逼去,大有不血此辱决不罢休的架势!然而慕千厷的声音却如影随形般钻入耳朵:

“那棵树就更珍贵了,小紫紫是在这长生树和净化之水中脱胎换骨的,这长生树和净化之水对小紫紫可说是有着重塑之恩……”

“该死……”

君虞只能低咒一声,那黑色的能量已经脱手而出,现在心里想的竟然不是别的,而是慕千厷说话为什么那么慢!他分明是故意的!

却见君虞的身形忽然在空中消失!眨眼的功夫都不到,已经出现在了长生树前,张开双臂结出一个巨大的能量网,而就在他刚刚做完这些,他方才扔出的能量已经扑面而来,猛的撞上那能量网!

刚才受冥王一掌,现在又被自己的能量激荡着气血翻涌,君虞只觉得自己从来不曾如此狼狈过,自己打出去的能量要自己来化解,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他自己都不信!然而他还没思考人就已经在这儿了!该死该死!

最该死的,此役刚刚化解,他竟然还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因为那长生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这样的思维,简直没救了!

然而在君虞陷入痛苦的纠结的时候,冥王毫不留情的又一拳飞来,那墨绿色的能量见缝插针的逼来,君虞毫不怀疑,冥王就是故意的,这分明是偷袭!

君虞被那能量轰的再次倒飞出去,‘咚’的落进了进化之水中,池水不深,俯冲的力量让他直撞到了池底才缓缓浮了上来,那奶白色的净化之水剧烈的波动起来,拍打着岸边。

君虞脚踩着池底直接站了起来,‘哗啦啦’的声响之后,却是一副惊艳的美人出浴图,却见那银色的长发划过一个湿润的弧度,留下一连串的水珠,君虞抹了一把脸,将头发都拨在了身后,而那张如梦似幻的脸毫无遮挡的全部露出来,缓缓淌下几串水珠。

那蝴蝶一般睫毛上漂浮着几点水,竟是舍不得落下一般执拗的呆在上面,果冻一般的唇沾了水,更多几分诱惑,裸露的胸膛泛着柔光,比奶白色的池水更多几分柔和,若是能看到池水中的另外一半场景,定然会更惊艳,只因那池水中藏着的、是一条银色的鱼尾,美的叫人心醉!

只是如此美轮美奂的场景,此时却注定没人欣赏,反倒是叫看到的人都皱了皱眉,想着这君虞的外表也太过夸张了些,比童话中的美人鱼还要虚幻几分,在加上那颇具诱惑力的声音,以君虞的境界,即便不刻意,也能轻轻松松迷惑一个人,王紫被他搅的心烦意乱似乎也不意外了。

王紫本就是一个不愿意被人支配的人,尤其是君虞的出现带给她的影响太大,她会怀疑自己的能力,也会怀疑自己的心性,更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容易动心,她会觉得自己对九幽他们做过的很多承诺都那么脆弱,她或许真的支配不了自己的感情,所以王紫才会那般烦躁。

“离她远一点。”冥王飞身落在净化之水旁边,周围是广袤的花海。

君虞没有看冥王,脸色却很差,鱼尾一摆,趴在了岸边,也不说话,现在被暗算了的人是他!冥王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也不想想他怎么可能会同意。

“离她远一点。”见君虞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冥王看似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不行。”君虞这一次开口了,语气很懒散,却有些鄙视的感觉,不想搭理冥王,他忍了三拳!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奇耻大辱了!他只想让冥王离他远点!

“小紫紫不喜欢被人逼着,你若是不避一避,恐怕你会很惨。”

慕千厷走过来,蹲在岸边说道,这话倒是让君虞意外了,这好像在给他解惑一般,不是逼他罢手,反倒是教他如何正确上位?这太离谱了些,却见那常常的睫毛忽然掀起,君虞睁开眼,怀疑的看着慕千厷,口中说道:

“你会教我?”这怎么可能?这些人分明巴不得他马上立刻消失干净呢。

“当然……”

慕千厷摆弄着手指说道,既然弄不走君虞,便暂且让他消停一下,小紫紫的心思他懂,若是君虞继续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她面前晃,她迟早会被动的发狂的,而那样的后果便是、即便王紫有可能对君虞有那么喜欢,也会因为诸多因素被动的抗拒自己的想法。

王紫的反射弧有点长,必须等她自己反应过来才行,谁也逼不得,虽然君虞被狠狠得踢出局是他们拍手叫好的结局,可他们可不愿意看到之后的王紫心中纠结,若是郁郁寡欢就更不行了!

这些君虞定然是不明白的,他只是凭着一腔冲动来找人,做事情也全凭自己喜好,对王紫的了解还远没有如此深刻的地步,更何况他或许还不懂如何为王紫着想,还不知道其实他觉得好的,于王紫来说恐怕并非如此。

而冥王叫他离王紫远一点,也不是让他彻底消失,只怕也是与慕千厷的意思一样的,只是君虞没领会而已……

君虞还是怀疑的看着慕千厷,莫不是真如他说的这样?他逼的紧了?不是吧?可是想到王紫那般排斥他的样子,又好像有些道理的样子……

君虞正自想着,却没发现慕千厷这话总有些没有说尽的感觉,那手掌活动了一下,忽然握紧了拳头,直直的朝着君虞的眼睛砸下!

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君虞在想事情,而慕千厷的动作又来的太突然,也没有用灵力,而且速度那么快!君虞只感觉眼睛一疼,不用看都挂彩了!君虞怒火中烧,感觉自己的让步简直可笑的很!他堂堂半月天的尊上,这辈子没吃过的亏都在这里破例了!

君虞都没有顾自己的眼睛,第一反应便是打回去,只是手刚抬起便被人抓住了,却见混沌笑呵呵的挡住那只手,同时另一拳冲着君虞的另一只眼睛砸过去!

“当然……是要交学费的!”那边慕千厷还在解释一般的说道。

“朱雀!混沌!若在半月天,你们早已死了八百回了!”君虞忍无可忍的低吼,鱼尾一摆越上了岸,那白皙的胸膛剧烈的欺负,忽然觉得这群人简直不可理喻起来!

“可这里是赤灵,不是半月天。”混沌还状似可惜的说道。

“这样子顺眼多了,如果以这个形象出现在小紫紫身边,小紫紫一定会很满意的。”慕千厷则是满意的看着现在的君虞,两只眼睛像是画上了浓浓的眼影,一双青色的印子出现在那完美的几斤虚幻的脸上,总算让这张脸有点人气的感觉。

“我也觉得,或许可以改造一下。”饕餮也仔细的看了看君虞现在的样子,很认真的附和。

“呵,你们这时嫉妒本尊?本尊确实英俊,而且王紫在看到本尊的时候确实目不转睛,你们这是害怕从此王紫眼中只有本尊没有你们吗?”

君虞忽然笑道,只是那笑声也阴森森的,他觉得他快被自己气炸了,还有这些人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也在不断的刷新他的底线,可是气极了,他竟然还能这般冷静的笑出来了。

“尊?若是论尊,这里每一个都是万人之尊,你何必如此强调,只会让自己尴尬而已。”梼杌笑道,那恶劣的样子颇有些快意,好不容易有整人的机会,而且还是半月天的至尊,更是比他晚到却比他幸运的人,他不趁机踩两脚那不是他的风格。

“呵呵……”腾蛇没有说话,却阴笑着,那双红白相间的大眼睛里有些兴奋的感觉,摩拳擦掌的靠近君虞。

“呵呵……”永安有样学样,也跟着腾蛇逼近,只是那笑声清朗,学不出腾蛇那阴森森的样子,有些搞笑。

“别以为我真的不会还手,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君虞眯了眯眼,轻蔑的说道。

“你可以还手,谁说不让你还手了,只是这里的玫瑰都是小紫紫亲手栽下的,小紫紫最喜欢泡在这净化之水中享受了,要是坏了一朵,小紫紫也会不高兴的……”

慕千厷笑着说道,看似善意的提醒,可是说话间那双手一挥,在周围连续布下几个结节,将所有人都困在这花海之中,就只有岸边这空白的一小片,若是不伤及这里的一花一草,除非大家都站着别动。

可显然是不可能的,腾蛇已经挥拳上来!没有灵力,就只有蛮横的力量,君虞还手了,可要是被群殴了,又要不靠近那花海,君虞束手束脚,连连挨打。

那一团乱斗之中,只能听到君虞越来越暴躁的声音:“你们就是嫉妒本尊!一群卑鄙小人,有本事别打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