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32.(龙凤镜夜)4走丢了

兰芽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从牙行出来,就一路走得垂头耷脑的。

眉烟在后头一路走一路劝解,她听不见;就连走到街市上,那些相熟的摊贩跟她打招呼,她也同样听不见。就连卖吃食的摊贩上前给她塞好吃的,她也都呆呆地,手也不端起来。

大家便都纳闷儿了,跟她本人问不出什么来,便拦住眉烟问。

一不小心,围上来的竟然里三层外三层,将眉烟难为得哟。她总也不能直说,小姐是犯了花痴了呀。

她便搜查刮肚寻个情由,好容易对付过去了,可是等人群散去,再一瞧——妈呀,小姐没影儿了旎!

眉烟是不知道,兰芽的心都没放在外头,于是眉烟被人给拦住了,兰芽其实都不知道。她还按着她自己的步调,直愣愣地朝前走了,所以等眉烟答对完了众人,她就早都走得没影儿了。

一众摊贩因都围在眉烟身边,便也没人留意兰芽这是朝哪儿去了。一见眉烟急了,这便都安慰,说“小公子能到哪儿去呀,一准儿是愣着神儿朝府里回去了。”都叫眉烟别急,就直接回府便罢,回去了就一定能看见鞅。

眉烟也觉着有理,便急忙捉着袖子就往回跑。

跑回了岳府,却见门上的人老远见了她都举着袖子捂着嘴笑,然后挤眉弄眼地问她:“小姐呢?”

眉烟是没心情留意他们是为什么挤眉弄眼,只一听他们的问话,便只觉头都炸了。

“小姐……没回来?”

门上的小子便都乐了:“你怎么傻了?不是你跟着小姐么?你这刚回来,小姐怎么可能已经回来了?”

眉烟的两只耳朵便“滋儿——”地一声。

也顾不上跟那几个小子斗嘴,眉烟赶紧朝堂屋跑了进去。

一进去就愣了,只见小姐心心念念的那个小孩儿,竟然正站在里面呢!

岳如期和岳兰亭瞧见眉烟跑进来就愣住的情形,便也都笑了。

眉烟如此,那待会儿兰芽瞧见了,更得如此。

岳兰亭便问:“兰芽呢?”

眉烟不敢跟老爷和公子说实话,便将一腔的担心和恐惧都撒在那小孩儿的身上,上前盯着他,哇地一声竟就哭了出来:“你怎么来这儿了?你说啊,你怎么就来这儿了?!”

要不是找去却没见着他,要不是因此绝望了,小姐何至于就失魂儿了似的走丢了。

这就都赖这个小孩儿!

少年淡色的眸子忽然眯起,直盯着眉烟:“发生什么事?”

岳如期和岳兰亭也听出不对劲,也连忙追问。

眉烟放声大哭:“老爷,公子,都是奴婢的错……小姐,小姐为了去找他,结果走丢了!”.

堂上气氛陡然大变。

兰芽总往外跑的事儿,岳家上下并非没担心过。

一来她原本是个女儿家,虽说不过七岁,可终究眉眼已经隐约露出了动人的模样;二来又因岳如期的身份,担心或者厂卫,或者江湖绿林,总会有人将主意打到他孩子们的身上。

也正因此,岳如期和夫人才商议着要买个人来陪着兰芽。可是这件事还没办完,哪想到兰芽这便不见了!

岳兰亭面色一变,随即朝父亲一抱拳,转身便带人朝了外寻去。

倒是那少年一把抓住眉烟手臂,声音不大,却音调如冰:“你说清楚,你们究竟往哪边去了;她又是在何处不见的?”

本也就是不到十岁的小子,说话的音调也不高,可是却莫名地瘆人……眉烟盯着他淡色的眼睛,竟然讷讷地都说不出话来了。

少年面上看似依旧淡淡的,可是手指头上却加了力,“快说。”

眉烟只觉自己手臂上的骨头都快被掐断了,又疼又害怕,眼泪一个劲儿地掉。

“还不都是因为你?小姐就是要去看你,结果牙行说把你卖了,还说从此必定是看不着了。小姐便痴了,一路傻傻地走,谁叫也不应,竟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

眉烟越说越伤心:“我从小跟着小姐,这么多年了,就没见小姐对什么这么执着过。小姐原本是最敞亮的性子,每回就算什么得不着也知道给自己开解,没什么过不去的,可是这一回,却成了这样儿……”

这时候岳兰亭带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第一拨报信儿的,说公子带着人将府周围的都找了,没发现,这便叫人回来通报一声,继续朝更远的地方去了。

岳如期听得心如刀绞,起身拍着桌子吩咐管家,将家里人全都散出去,就算整个京师掘地三尺也得把人给找回来。

岳如期爱女心切,真觉刚买回来的小子是个祸水,正想训斥两句,结果一错眼之间,竟然不见了那小子的身影。

岳如期又一拍桌子:“眉烟,那小子呢?”

眉烟吓得噗通跪地下大哭:“他,他跑出去了!奴婢想,他一定是给吓跑了……”.

日暮昏鸦,九门上筛落,是通知城内外百姓,马上就要关城门了。

那响锣筛得山响,震耳欲聋,兰芽这才猛地回过神来。

她上下左右看了好半天,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出城了!

只不过不是自己走的,而是被人装在一个大筐子里。筐子左右摇晃,这个频率步点……兰芽一拍脑袋,应该是被驮在牲口上的!

她连忙扒开柳条缝儿往外看。

果然,隐约能从筐子下头瞧见牲口的蹄子。看样子是驴子。

兰芽下意识想喊,却还是连忙一把捂住自己的嘴。

既然被装进筐子里,筐子上头还盖着苫布,还架在驴子背上出了城……那么泰半她是撞见人贩子了。

许是她呆呆愣愣走在街上,人贩子便趁机下手。应该是用了些药散,只是觉着她本来就呆呆傻傻的,于是药量用得不多,她才能这么快清醒过来。

此时此刻,不能喊。若是喊了,那非但未必跑得成,兴许命还都没了。

她瞄着天色,只盼着天快点黑下来。

只要天黑了,人贩子总要睡觉。到时候她趁着人贩子不备,就能跑。

打定了主意,她就继续窝在筐子里睡觉,养精蓄锐。

终于等到了天黑。

今晚上没月亮,却有一天的星子。那就跟谁洒了一大把芝麻在天上似的,密密麻麻的看得人都直起鸡皮疙瘩。

人贩子是三个男子,扮成商贩的模样。三人显然不敢投宿客栈,于是就在路边用几根树枝搭上块油布,权当窝棚,准备这么睡一晚。

兰芽忍着,忍着,终于听见了他们打鼾的动静,这才悄悄从筐子里钻出来。

她虽然年纪小,可是却胆大心细,算准了人贩子,可惜……却没算准牲口。

这也都是因为从小到大她跟人打交道的机会多,却没什么跟牲口打交道的机会,于是不甚了解驴子的习性。

驴子一觉着身上有人动,它也是出于自保的本.能,这便扬起了脖子,皱起了鼻子,准备仰天长号一场。

驴叫的动静,那可绝对不是天籁。倘若叫驴叫出来了,那兰芽今晚一定完了。

兰芽此时也正一个腿在外,一个腿还在筐子里的当儿,这么悬在半空,是根本没办法去捂驴子的嘴了。

况且……她也不敢捂啊。

她看见驴子做好准备的模样,只觉自己的头发根儿都立起来了。心下暗暗叫道:完了,没想到她岳兰芽一世英明,却要死在一头驴的叫唤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子里忽然响起低低嗡嗡的蚊蝇之声。

几只看不清究竟是什么的虫儿,直接就奔驴子的嘴冲了过来,直飞到驴子嘴里。

驴子极感不适,下意识便闭上了嘴。

兰芽一愣神的当儿,冷不丁身子一把被人给揽住,然后从筐子里就给拎了出来。

兰芽吓得刚想喊,耳边却是冷冷的警告:“想死就喊。”

兰芽便赶紧也跟那大叫驴一样,死死闭住了嘴。

回头,只见没有月光的清冷星辉之下,一个少年面孔煞白,像个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小鬼儿一般。

兰芽又想喊。

这次不是吓的,是高兴的。

可是那小鬼儿不给她机会,直接扬起手来照着她后颈便不留情地砍了下去。兰芽吸不干情不愿地软软倒在了他怀里。

他回眸冷冷盯了一眼窝棚里睡成死猪的三人,忍了忍,才将怀里的小人儿背到身后,然后转身无声奔进了夜色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