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31.(龙凤镜夜)3起了疑

“你又读过什么书?”他竟高高挑起长眉,反问了回来。

兰芽便将自己读过的书名儿全都背出来。

她虽然是个女儿家,可是爹从来不只将她当做女儿家来看,但凡爹书房架子上的书都任凭她选看,而且爹每回出使,甚至从异地带回新鲜的杂书来给她看。于是别说在女孩儿里头,就是同样年纪的男孩子,也未必有几个能及得上她的。

她将长长的一串书名背完,说得都口干舌燥了,却也顾不得去喝水,只顾着翘着眼角瞟他,等着看他宾服的眼色。

孰料他虽说是扬了扬眉,之后却也只是淡淡地又放下了,微微点了点头:“原来只是这些。”

毛鞅?

原来,只是,这些?!

兰芽怎么会听不出来他语气里的轻蔑?!

“那你都读过什么,你也给我背出来听听。小爷倒要看看,你能比我多几页去?”

少年垂眸望着她,淡色的眸子里闪过微波。

不过他随即猛然抬头,目光对上了岳如期的目光。

原来悄然无声地,岳如期已经打量了他许久。

他心下连连皱眉,暗暗责备自己怎么跟个小丫头卯上了,险些坏了大事。

这便忍着,哼了一声:“不知道,总归记不住什么名儿。反正你说的这些名儿,我都没听说过。”

兰芽盯着他,想得意大笑几声,可是也说不清怎么地,就是没笑出来。

心下总是觉得他分明是当真轻蔑她的,所以他一定是看过许多书的,可是怎么忽然就改了调子,变成伏低认输了呢?

岳如期见状咳嗽一声,向管事的使了个眼色。管事的会意,便上前扯住牙婆子:“先带你的人下去吧。来日府里再要人,便再知会你。”

牙婆子情知这是都被拒绝了,虽说有些悻悻的,不过也赶紧福了福身:“好,那奴家就先带着孩子们告退了。大人、公子若有何吩咐,随时叫孙爷里知会就是。”

兰芽一听就急了,攥紧了少年的手腕:“爹,孩儿说了,就要这个!”

岳如期不便说话,便看了岳兰亭一眼。

岳兰亭走上前来,伸手按住兰芽肩膀:“爹自有计较,咱们先下去吧。”

牙婆子便带了人走了,兰芽急着想要追,却被兄长死死攥住了手。

兰芽回头望岳如期:“爹,孩儿好不容易寻见了个合眼缘的,爹怎么不答应?”

岳如期只是淡淡的:“府里买人,买的还是小子,自然轮不到你来挑。还不回去换了衣裳,好好陪你娘说话去?”

兰芽听了也一怔:“不是给孩儿买人?”

自己想罢也觉气馁。可不,没人跟她说过是给她买人,是她自己推测的罢了。如果当真只是府里前院买小子,那倒是当真轮不到她操心了。

她知道在这前院正厅里不能跟爹无礼,便只得躬身施礼:“孩儿告退。”

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等稍后爹回了内宅,再好好跟爹缠磨.

兰芽跟眉烟走了,岳如期方看了儿子一眼:“去查查那孩子的底细。”

岳兰亭点头,“爹放心,孩儿亲自去办。”

岳兰亭担忧道:“只是孩儿担心,凭小妹的性子,她看中的人,怕是怎么都不想放的。”

岳如期点头:“所以更要查清那孩子的底细。那孩子生就异相,气度不凡,为父担心这恐怕不是个普通的孩子。”

岳兰亭也点头:“而且看样子读过不少的书,甚至比兰芽读过的还多。这便蹊跷了。试问凭我岳家门第,小妹读过的书已是惊人,而他一个普通的庄户人家,哪里能见过那么多书?”

岳如期捋髯沉吟:“别的倒无所谓,为父只是担心……”

话到此处,便顿住了。

可是岳兰亭自然也听得明白。如今的世道就是这样,皇上懒得上朝,而厂卫当道,普天之下缇骑四出,监视官民,动辄获罪。

岳兰亭便也自然明白爹担心的是东厂。

岳兰亭却也沉吟:“只是……那孩子不过十岁,按说不可能有年纪这么小的。爹贵为当朝大学士、主管皇上经筵,东厂就算派人也一定派个极为老辣的,怎么可能只派出个十岁的孩子来。”

岳如期便也点了点头:“为父也作此想。想来,应该是多虑了。”

“总之去探探那孩子的来路,如果当真身家清楚,那也省得兰芽不依不饶。”.

兰芽当真忘不了那小孩儿,当晚就搬着枕头进爹娘的卧房,非要跟爹娘一起挤。

岳夫人恼得直拍打女儿:“虽说年纪还小,也总归是个不小的姑娘家了,怎么还这么胡缠!”

兰芽一手抱着枕头,一手死命拽着爹的袖子:“明儿爹上早朝,女儿也要跟着。从此起,爹去哪儿,女儿也去哪儿。”

岳如期又是

气又是笑,实在没辙。

岳夫人也说累了,无奈地坐下来:“老爷说吧,咱们大小姐今儿这又是怎么了。”

岳如期叹气,“看上了个人,非要不可。”

一提到那小孩儿,兰芽登时眉飞色舞。上前来抓过笔和纸来,简单几笔便勾勒出那眉眼,捧给娘亲看:“娘,那小孩儿简直就是画儿里的小孩儿。女儿长这么大,虽说也见过哥哥,还有秦翰林家的那位公子这样风神毓秀的,可是,却都不及他!”

岳夫人也看出相公面色略有沉吟,也情知有事,便打圆场:“再好看也是个小子。兰芽,你个女儿家,休得管那前院的事。”

兰芽恼得跺脚:“娘!”

此时门外传来冉竹的声音:“爹,娘,让媳妇陪小妹说说话吧。”

“也好,”岳夫人也觉是来了救星。

兰芽自然愿意与嫂子说这事儿,便也欢喜跳出门去。见嫂子身边儿还有兄长。

冉竹伸手拢走了兰芽,岳兰亭则借机走进了爹娘的卧房去.

岳兰亭带回了好消息,说那孩子的身家清楚。便连当年出生时候落籍的出生纸都是有的。只是家道中落,活不下去了,才被亲戚交给了牙行,想寻个书童的差事,一来为活命,二来也是为将来谋个出身。

岳如期放下茶碗:“他念过不少书的事,可有个说法?”

岳兰亭恭谨答道:“也有了说法:他爹是个读书人,不事稼穑,又屡考不中,才使得家道中落。他念过不少的书,屡考不中的缘故也都是因为看了太多的杂书。”

岳如期便叹了口气,点头:“那孩子的眼睛……”

岳兰亭道:“也是前者的情由。就因为他爹多看了些杂书,于是瓦肆里结识了异域的舞娘,不顾家里反对缱绻在了一处,这才有了这孩子。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家里的亲友才都不待见这孩子,于是爹娘死了之后就直接送进人牙行里,任他自己死活了。”

岳如期回想那孩子的音容,便也缓缓点了点头:“怪不得那孩子目光里有些超乎年纪的悲凉。”

“既如此,倒是个好孩子,咱们错过了便也可惜。明日嘱咐孙福去牙行,使些银子将那孩子买来吧。”

岳如期做完了决定便笑了,低声嘱咐岳兰亭:“先别告诉兰芽去。这小妮子缠磨为父一晚了,且叫她明儿好好欢喜一场。”

岳兰亭含笑告退。

同样是爹的孩子,可其实爹反倒是更疼爱小妹一些.

翌日兰芽一整天都恹恹的,眉烟瞧着,心里十分的不称意。到了晌午,趁着夫人和少夫人都要午睡,便难得主动撺掇兰芽:“小姐,不如奴婢陪小姐出门散散去呀?”

兰芽抱着枕头一咕噜:“我懒得去。”

眉烟便想了想:“昨儿听书画店的掌柜说,新近来了些上好的彩墨,画出来的人鲜亮得呀,就跟那染坊里新染出来的似的。”

兰芽扑哧儿笑了:“难为你还能这么比拟。”

眉烟见小姐笑了,这才松了口气儿:“反正外头那么多好玩儿的,小姐不是最喜欢了嘛,咱们就出去逛呗。”

兰芽眼珠子转了转,便猛地一拍掌:“没错,咱们就出去逛!”

换好了衣裳,两人这回从花园的小门溜出去。兰芽扯着眉烟的手往寻常不去的方向走。眉烟问:“小姐今儿是朝哪儿走?”

兰芽神秘一笑:“咱们去找昨儿那个好看的小孩儿。”

好容易一路打听,兰芽一路给人描绘那牙婆子的长相,这才找见那家牙行。却不料想,到了却没见那牙婆子,只听伙计说那个好看的小孩儿已经被人给买走了。她们来晚了一步,再看不见了——

题外话——【下一更周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