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章 赖着她

却说刚才那动静实在太大,只拿一瞬间的能量便掀的整个营地都抖动了许久才停下,周围的帐篷更是有些不堪打击的破损了,而风暴中心的帐篷却只有那头顶被掀开的一块,然后再也没有了动静。

不少人都跑了出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刚才各做各的,却忽然发现一阵骇人的能量就在身边暴起,就好像向他们袭来一样,可是竟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可是众人心中却是惊骇莫名,这营地中竟然存在这样都强者?能将能量运用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收发自如!现在褪去的又毫无踪迹,众人只跑出来四处张望,想找到刚才那能量传来的方向。

见巡逻的人朝着一个帐篷靠拢,众人面面相觑,也跑去看,却见那帐篷门口站着几人,拦住了所有窥探的人,就连西门流云、姬炎、北秋离也在使劲儿劝所有人离开,而并未追究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不觉又凑近了一些,七嘴八舌的发问,这才几天,发生了两件事情都是跟西门流云这个佣兵团有关系的,而且若是那天有人见过卫子楚的,现在也不难确定,这一次的主角多半也是同一行人。

刚才的能量太过庞大,众人没办法就这么轻轻松松接过,所以在有人带头的情况下,更是堵在这里不走了,把帐篷围了个水泄不通。

“哼,西门流云,前两天有人鱼族的五公主出来维护你,现在又是什么回事?也是凑巧的事情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动静可是大家都感受到的,这帐篷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你还要拦着不让我们看吗?说不定里面就藏着一只傀儡人鱼!”

一人大嗓门的喊道,这话在这个分明就是在火上浇油,而再看那说话的人,竟然就是几天前那陈棠,那天被卫子楚一拳走的不省人事,后来被抬走,不过看他现在的样子,那些伤似乎也全好了。

“是啊,有什么不能见人的?让大家看看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也有人趁机说道。

西门流云回身看了看帐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只是刚刚过来的时候就只听卫子楚一句话:“把人拦着。”便再也没有别的了,现在围了这么多人,少说也有好几百,虽然他们非要拦着也不是做不到,只是这样拦着只会让众人觉得他们心虚,好让陈棠之流趁机诋毁他们了。

卫子楚见这些人隐隐有些逼迫的意思,眼神在那几个闹的最凶的人身上看过去,见是其它几个佣兵团的人,而且那陈棠,前几天给他留了一条活路,现在竟然还不知道收敛……

“是你、想进去看看吗?”

卫子楚忽然伸出手,在人群中一抓,那陈棠就那么被卫子楚生生从人群中提了出来!众人被卫子楚这么蛮横的行为吓了一跳,没见过人这么嚣张的,尤其是当着他们这么多人!

而且那陈棠倒是想挣扎,可是不管他用灵力还是用蛮力,都挣脱不出,听到卫子楚那阴森森的问话,陈棠忽然就结巴了,刚才他可是喊的最凶,可是面对卫子楚的时候,分明他的修为已经是地灵期,可此刻还是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好像被掐住了喉咙一样!

“我……我不、不……想……”

陈棠艰难的说道,他现在只想赶紧从卫子楚的手上挣脱开来,那天被他所伤,后来他还可以安慰自己说是卫子楚偷袭了他,可现在才清楚的意识到,虽然卫子楚看似只有渡劫期的修为,可他实际的修为绝对不止如此!

也许这人也是仙界的人,对的,一定是!否则西门流云为何会如此袒护他?那他会是什么背景?陈棠心里不住的琢磨,心想怕是不小心撸了虎须,还是早早抽身为妙!

“你到底是想还是不想?”卫子楚声音阴沉的问道,那张阳刚的脸上面无表情的时候竟也那般慑人!

却见陈棠身体一抖,话说不利索,可头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口中不断的说道:“不不不……”

“既然不想,就别挡在这里了,滚!”卫子楚哼了一声说道,一摆手直接把人扔了出去,也不用陈棠自己走出去了,而见自家的老大就这么被扔出去了,而且都没有还手的打算,陈棠的众多手下纷纷撤了出去,去找自家老大了。

“这是我家殿下的帐篷,你们想进去看也不是不行,只是若你们没看到什么傀儡人鱼这么可笑的东西,却打扰了我家殿下练功,那你们进去的时候是竖着进去的,出来的时候只能是横着了!”

卫子楚沉声说道,在众人的吵闹声中把声音送进了所有人的耳朵,众人听着卫子楚如此阴沉的声音都有片刻的怔愣,而且也被他的狂妄震住了瞬间,听他的话是如此,可他的意思分明是、不管帐篷里是什么情形,只要他们进去,就只能死路一条!

如此狂妄!这人有什么通天的本事?若是他们都要进去,难道他还敢杀了所有人不成?可是刚才陈棠那服帖的样子也让众人有些不确定,所以一时间气氛有些萎靡,不似方才那般趁火打劫一般的热闹。

而且众人也不曾听错,为何卫子楚说帐篷里是他家‘殿下’?是何方的殿下?有和尊贵之处?这含糊不清的说法也让众人猜疑,难不成他们的来头真的不小?

“哪有练功有这么大动静的?你诳谁呢!”一人忽然喊道,这声音在此时算是突出的,卫子楚很快便注意到了。

“哼,你做不到,不代表我家殿下做不到……要不这样,我让其他人都退下,你们谁想进去看就来,但是要能过了我这关,如果过不去、那就跟那个陈棠一样,趁早滚的远远的!”

卫子楚眼神犀利的射向那人,忽然开口说道,这话愈发狂妄了,要知道现在他们至少有几百人,要过一个卫子楚,似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简修文超这里看了看,镜片下的眼睛微微含笑,不紧不慢的退开,其他人亦退在一旁,默认了卫子楚的话。

众人只觉得受到了侮辱,一个渡劫期的修士竟然狂妄到如此地步!想要让卫子楚难堪的心一瞬间无比强烈!继而想到他们能够一块上,也生出了些以多欺少的凌虐感,心中想着一定让卫子楚后悔极了自己说过的话!

“这可是你说的!有任何后果都要自负!时候别埋怨别人!”一人喊道,这话有些逼迫的意思,生怕卫子楚反悔一样,已经摩拳擦掌的想上去揍人了,现在那帐篷里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似乎也不重要了,反倒是让这个卫子楚狼狈吃亏才是他们想要的!

“小爷从来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这话还是你们自己记号就行了!”卫子楚冷冷说道,那样子闲适的很,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哼!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说出这么嘴硬的话!”

有人喊道,说罢便当先抢着帐篷的门而去,他的速度很快,自认能够迫近那帐篷,可就在他动了的一瞬间,只觉胸腔一阵剧痛,一瞬间好像五脏六腑都颠倒易位了!他只来得及看到胸前那刚猛的一拳,自己便毫无还手之力的飞了出去!许久都不曾反应过来那毫无能量波动的拳头是这么忽然出现的!

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一起动的,而一时间只能看到那帐篷前跟烟花绽放一样,一个个人痛叫着飞向远处,然后‘嘭嘭嘭’的落地,就那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就那近在咫尺的帐篷,这么半天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接近过!

而卫子楚只飞速的穿行在众人之间,当真有一夫当关之勇!那拳头太诡异,招式更诡异!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没有法术,只有最直接的拳头,让人防不胜防,好像完全没有灵力波动一般!

众人挨打是还来不及思考,可渐渐有些情形的时候,才发现这卫子楚的力量有些强悍的可怕、也强悍的诡异,跟他们所熟知的法术完全不一样!

没过多久,周围的空地上便躺了一地的人,哀号声处处可闻,只因这震碎内附的疼痛当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况且也不是一两瓶药剂便能好起来的,如此一来,还有些人没上前,现在却是不敢去了。

众人犹豫的看着卫子楚,现在才知道卫子楚刚才的方言根本不是狂妄,而是自信,若是他们真走进那帐篷,可就真是自寻死路了!

“咳,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道友如此高超的伸手,您的殿下定然也修为不俗,方才那能量波动也不足为奇了,我等只是好奇,本想看看如此强者是何人,但既然道友觉得不妥,我们便就此告辞了,莫要伤了和气才好!”

一人咳嗽了一声说道,变脸变的比翻书都快,前一秒还起哄,后一秒便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字字在理,说罢退后几步,径自告辞了,卫子楚当然不会有所回应,这些人能识趣点滚蛋本就是他的意愿。

“呵呵,我等也是来看看热闹,不成想是这般误会,既然误会解开了,我等也告辞了。”另外一人说道,竟装起了无辜,笑呵呵的说完便与其他人撤去了。

不一会儿除了还在地上不得起身的人,其他人都撤的远远的了,卫子楚眼神扫过那些人,却叫那些本就受伤的人深深觉得伤处更加疼痛了,忍着疼相继离去,这么以来他们必须得静养几日了。

待所有人都散去,卫子楚才转身面向那帐篷,先是走到了西门流云、姬炎、北秋离三人面前,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不过想着他们混在西门流云他们的佣兵团里,确实给这三人添了不少麻烦。

“没什么,我们也没出什么力……王紫、没事吧?”

姬炎笑了笑说道,那双狐狸眼中依稀可见往日潇洒的风采,只是现在沉稳了太多,似乎看出卫子楚在犹豫些什么,便率先开口,说的很随意,只是想到帐篷里的人是王紫,便还是忍不住问了,眼神中有些担心。

“没事。”卫子楚看了看姬炎,只简单的说道,姬炎的心思他大抵知道,可关于王紫殿下的事情,尤其是感情的事情,他必然不会表态。

“那就好,不用跟我们客气,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姬炎垂眸笑了笑,只是那双狐狸眼中有些微微的落寞,只隔着一个帐篷而已,可他到底是不能知道里面的事情的……

说罢姬炎便笑着走了,走的潇洒,似乎并无介怀,可心中如何只有他自己知晓了……见姬炎已经走了,西门流云和北秋离自然也不会继续待着,便也告辞了。

留下卫子楚几人看着那帐篷,心里一阵翻腾,先后越过结界进去,帐篷内欢爱的味道扑面而来,众人的脚步都有些僵硬,这些天他们也来过不少次,心中还在怀疑九幽偷吃,却不想事实上真是这档子事儿,而且还有冥王也在……

只是现在九幽和冥王都穿戴整齐,一前一后坐在床上,倒是王紫睡的正香,一点都没被吵到的样子,见那被单之下微微露出圆润的肩膀,进来的几人都咽了咽口水。

若是别人也就罢了,简修文却也不曾避嫌,如此气愤之下也不觉尴尬,那金丝边眼镜恰到好处的挡住了那双眼中划过的光芒,笔挺的西服三件套之下包裹着修长的身体,气质凛然,却有种吸引人的斯文和优雅之感。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卫子楚皱眉问道,可眼神却离不开床上的人,脚步也放轻了些走近床边,只是在几步外停下了,见王紫睡的香,即便自己想靠近也不想惊动她了。

“谁来过?”

乐九则是问道,那双冰蓝色的瞳孔一转,看向帐篷顶端那破了洞的地方,其他人经他提起也看了过去,想着方才那能量是冥王发出,能让冥王动怒,恐怕不是小事,现在看来,却也有些猜测了,多半是有人在他们办事的时候闯入了,只是谁有如此大的本事?闯进来了九幽和冥王才发现?

别说是冥王,换做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小公主又招惹了别人,你们有空都要看着她才行。”

九幽缓缓的说道,说这连带被单一起,把王紫抱了起来,在那美人鱼出现后,没过两秒,在王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九幽点晕了,否则按照王紫的性格,现在又要纠结了,本来私密的事情却被闹出这么大的乌龙,倒不如叫她什么都不知道的好,至于他和冥王,他的脸皮绝对经得起考验……

听九幽如此说,众人心中更是好奇,这短短的时间内,王紫招惹谁了?而且似乎还是来头不小的样子?而且九幽虽说的自然,可总有种阴沉的味道,这还是九幽第一次如此说,说是看着她,倒更像是说阻止她一样……

九幽抱着王紫,只走了几步,身形便忽然消失,想来也是去了别处了,只是这营地的帐篷那么多,别人一点事儿没有,他们这里确实接连报废了三顶。

留下几人还不太明白,只能看向另外一个当事人、冥王了,冥王本是想走的,此时见众人的眼神皆是询问的看向他,只好让自己停下,思考了一会儿才道:“是半月天的人,君虞。”

说罢便也忽然消失了,只留下更加纳闷儿的几人,而乐九和东乾眼中却划过些讶然,显然是知道君虞系为何人的。

“半月天是什么地方?君虞又是谁?我怎么没听过?”卫子楚拧着眉头问道,眼神在其他人身上转了转。

“你当然没有听过,这名字早在几十亿年前便不再为人所知了,若不是列爻尊者藏有诸多史料,我也未能得知。”

东乾说道,在子车家族出现后他就费了很大的力气找寻所有有关上界的记载,却也真翻出了不少,此时瞬间的惊讶后现在确实浓浓的思索,他在思考君虞出现的时机,也太过敏感了一些……

“东乾你就直说吧,几十忆年,那岂不是到了上古乃至于太古时期了?”卫子楚催促道。

“没错,君虞此人、是美人鱼的一族,而且是一条傀儡人鱼,只是奇怪的很,这条人鱼分明已经堕落到了傀儡人鱼,却又生生的变了回去,是人鱼族一族的异类,而此人、应该是人鱼族中最具传奇性的一人。

人鱼族不敢拿此人奉做祖先,因为他毕竟曾经是傀儡人鱼,那是人鱼族最忌讳的一点,却又不得不铭记族中曾有过如此辉煌的一人,曾经在各大种族之中无人能敌,平界之中再无对手!

那时上界之门还为关闭,有能力者皆可渡门而过,君虞自然是去上界闯荡了,而且据说成就不凡,上界有三大力量体系,网罗强者效力其中,据说其一便是半月天、其二称作琉璃井,其三是为永恒星盘。

自六界分出之后,上界便再没有了音讯,也自然不知道上界到如今有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最后的消息有记载,君虞那时已经以一己之力占据半月天的半壁江山,如今几十亿年已过,显然也不会比当初差。”

东乾接着说道,众人听了果真是惊讶的,这一次王紫招惹的人真是有些麻烦了,为什么是上界的人?这个身份让他们没办法不警惕,更何况、他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王紫额!为什么他们都没发现?到底是什么地方被钻了空子?!

“是条美人鱼?有多美?还是条傀儡人鱼?那不应该是很丑的吗?”卫子楚说道,可这已经是有点自言自语的味道了,说着脚步不停的往出走去,他得去看着王紫殿下……

下面乱糟糟的发生了一大堆的事情,费了好些力气才叫卫子楚摆平,而之后众人心中琢磨的美人鱼、现在正坐在万里高空之上,身边云雾缭绕,正坐在一大片云雾之中,那微微泛着柔光的手指拨弄着聚散的水汽,沐浴着阳光也暖暖的,只是那美好的容颜此刻却着实有些、呆滞,甚至是、傻。

却见那美人鱼盘腿坐着,松松垮垮的衣衫半遮着那修长的双腿,却中空的部位若是叫人看了定然有流鼻血的冲动,那平坦的胸膛此时微微起伏,脖颈上那条血红色的红绳显得诱惑之极,果冻般的唇微微张着,似乎从方才看到那激烈的一幕便未曾合上过。

那深沉的墨眸此刻却呆滞的看向前方,可却什么都没有放在眼里的样子,整个人呆坐了许久……

君虞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了,亦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了,只是意外的被王紫唤醒了而已,只是觉得跟王紫的联系很让他惦记而已,适逢半月天出事,他的手下都快急疯了,他不得不先回去处理半月天的败类,再回下界找人。

人是找到了,也了却了他这么许久的记挂,只是总有些不够的感觉,他想着,与她待久一些,他心里的记挂定然会平淡一些,只是跟着她而已,又不要求她做什么,为何她如此嫌弃?

倒是别人,为何她那么亲近?等了几天,终究是没有耐心,可为何叫他见到那般情形……

凌乱的大床上纠缠的三人,那个纤细的女子被夹在中间,他只记得她脸上妖异的神情和欢愉的陀红了……

君虞的睫毛忽然颤动了两下,如扑闪着翅膀的蝴蝶一般,那长长的银色睫毛在阳光下留下亮片剪影,忽闪在眼睑之上,许久,那双眼睛轻轻的闭了起来,只是睫毛还在不安分的跳动。

君虞忽然向前趴去,身上那件银色的衣衫毫无预警的消失了!而那双修长的腿也变做了一条银色的鱼尾,在阳光下反射着偏偏银光,美轮美奂!

那结实的背脊弯成一个诱人的弧度,只有那流水一般的银色长发匍伏在那弧度之上,双手摆在头的两侧,阳光下那云雾中的美人鱼是那般的如梦似幻!着高空之上并无眼睛,如果不然定然能叫那眼珠子滚落一地!

许久,那乱颤的银色睫毛才重新掀开,露出一双很不满意的墨眸,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王紫轻轻的呻吟,还有似隐忍似享受的表情,完全冷静不下来!

“那是什么……”君虞自言自语的说道,他迫切的想探索,只是一头雾水。

君虞的眼神似乎又恢复了呆滞,过了许久,那有些疑惑的声音才又响起:“很舒服吗……”

就在那云雾中躺着,这里的太阳是能量凝结的,却也有日升日落的规律,完全仿照外界的世界所设的,觉得自己根本想不出头绪,君虞才直起身来,身形忽然朝着下方闪去。

途中一伸手凭空拿出了那银色的衣衫,披在身上,双手揪着腰带潦草的在腰间打了个结,化出双腿,神识在下面一扫,见王紫已经换了帐篷,变径直朝着那个帐篷去了。

只是这一次不顺利的很,进来是进来了,可是那被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床帏,他知道王紫就在里面躺着,可是见面前几人、那脸色却决计是不好的。

“……你们好。”

君虞墨眸盯着闯许久,才失望的收回了视线,王紫呼吸平稳,确实睡着了的,这才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几人身上,这三天他都是暗中见过的,三声迷也给过他这些人的资料。

与王紫的关系皆是……夫妻?

之前君虞还觉得这个信息并没有什么价值,只是此刻却忽然间有了完全不同的认识,想起九幽、冥王和王紫三人之间的旖旎,莫不是只有夫妻之间才可以如此?而他们都是可以的?

这么一想君虞的心中竟有些怪异了,眼神在这些人身上看着,有些重新审视的意味,若是在今天之前,与这些人客不客气是完全遵照他的意愿的,可如今……他竟主动与这些人打招呼了。

“你想干什么?”卫子楚最直接,因为君虞的身份,他已经想了许久,想不出君虞是不是有别的动机,如今见他出现,微微不善的直接问出口。

“什么?”君虞反问,似乎没明白卫子楚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装什么傻?谁让你来缠着我家王紫殿下的?”卫子楚又道,拧眉看着君虞,似乎在审视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

“我这么聪明,为什么要装傻?我是打算缠着王紫的,可我还没开始,也不是有人让我来的,这世上还没有能驱使得了我得……”

那君虞看着卫子楚,很认真的解答了他的话,那双果冻一般的唇缓缓开合,吟唱一半的声音飘入众人的耳朵,使得几人都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这人的声音着实有些魅惑,而他的容貌、也太过害人了。

“当然,以后就有了,我可以随她驱使的。”似乎没注意到众人的神色,君虞只是继续说道,说话间眼中还微微带了笑意,似乎对被人‘驱使’这件新奇的事情很期待一样。

“君虞,我明说好了,你是半月天的人,六界早已与上界割裂,不会再有瓜葛,你代表的背景太复杂,而我们是不会同意你待在王上身边的。”

东乾忽然直说道,君虞墨眸看去,对于他能叫出他的名字并不意外,毕竟冥王是知道他的,只是东乾的话却叫他听了不乐意了。

“你说错了,半月天是我的,而非我是半月天的,另外,在你们把西方界面并回来之后,上界之门打开的日子就不远了,你们把太古的世界重新拼凑回来了,该出现的都会出现,这跟我没关系,我代表的背景不复杂,我只有代表我自己,就算你们不同意,我也不会听。”

君虞微微摇了摇头,对于东乾对上界如此陌生的说法表示了包容,但是若叫他离王紫远点,那时万万不可能的,他才刚决定赖着不走的,总之一句话,他就要赖!着!她!

东乾审视的回望,君虞的话直接,看似平和实则却霸道的很,每句话都说的很绝,不容人再找空隙,不过他们也算知道了,君虞如今已经是半月天的尊上,说一不二了,再者,他虽久居上界,却着实说对了,太古时期的所包含的世界,正在拼凑回来,上界的出现也在所难免,只是君虞先了所有人一步。

这些、不是他们决定合并东西方界面时就有所准备的吗?

“我说了,她不喜欢你。”这时,冥王却道。

“我也说了,久了她会喜欢的,你这么死板,他不是照样喜欢了,我这么英俊,比你强多了。”

君虞却不假思索的回道,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理解了冥王所说的不喜欢是什么意思,冥王不由得摸了摸指间的墨绿色戒指,君虞的眼神跟着那戒指看去,想到刚才自己莫名其妙的挨了一拳,不过那好像是他理亏在先,他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冥王计较了,可他万万不会再让冥王再有机会出手的。

冥王忽然站起来,引的君虞的视线也随着他动,因为冥王现在周身的气息本就低沉的很,一副要打架的样子,而君虞也不以为意,反正他乐意奉陪。

只是冥王本想换个地方的,可是想到若是回来这里误了这里的事情便不好了,便忽然收回了脚步,侧头看了看君虞,那墨绿色的瞳孔似乎有些异色,忽然道:

“跟我来。”

冥王从被单下取出王紫的胳膊,握着她手腕的地方,不久,却见那手腕处浮现一处火红的印记,正是赤灵,而冥王用了些灵力,便闯了进去。

君虞看的好奇,走过去握住了那纤细的手腕,却没立刻进赤灵,而是抓着那温热的手有点松不开的感觉,直到一双红眸扫来,君虞才不甘不愿的闪身进去。

“最好把他打成一条死鱼……”卫子楚咬着牙说道,他到现在都还没有能够突破赤灵的力量,可那条美人鱼这么轻易就进去了,心里自然不平衡的很,但是想到赤灵里可是有一群等着招待他的人,便又放心了。

------题外话------

所以美人鱼其实是只傲娇受吗(^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