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九章 乌龙见乌龙

被王紫抱住的人似乎僵硬了一瞬,王紫则是沉浸在自己凌乱的心绪中,尤其是察觉到身后如影随形的气息,在她刚刚到了这里之后便出现了,王紫心里更绝望了,头使劲的埋进那人的怀里,不想看到那只美人鱼。

而很快,被王紫抱着的人渐渐放松,一只手环上王紫的手臂,紧紧的把人抱在怀里,胳膊一动,一件厚厚的狐裘披风便把王紫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只露出一个后脑勺。

王紫却是忽然间一抖,也不知道是暖和的还是冷的,那狐裘舒服的很,柔软的毛发仍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只是同时袭来的冰冷却也难以忽视,那冰冷让王紫方才凌乱的思绪有暂时的清醒,而且有越来越清醒的趋势。

抓了抓掌下毛茸茸的披风,王紫顿了顿,只是从中探出头来,她心里在祈祷着,千万不要……可是事情那么荒唐,呈现在她眼中的,却是一张英俊非常的脸,那淡色的唇,白的毫无血色的脸,还是那双雪白的瞳孔,近看时更如雪花一般,从那双眼中似乎能看到一片雪原,寂静安宁。

这……分明是冷殇!王紫愣住了,我这么这间帐篷偏偏是冷殇的?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她会把人认作乐九?现在两人如此近的距离,冷殇用那狐裘披风把她纳入自己的怀里。

可她的身体却隐隐发着抖,王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冷,但她直到自己今天不顺利的很,先是被冷殇那一眼看的心烦意乱,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惦记上了这个冰雪一般的人!为此她烦恼不已。

可是好不容易暂时忘记了这件事情,却在河边遇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美人鱼,更让她心绪纷乱,逼的她再度跑了回来,可为什么偏偏一头扎在了冷殇的帐篷里?

今天一定不是什么好日子,不管是面前的冷殇,还是门口那一动不动的美人鱼,她都不想看见!

“我……我认错人了……”王紫退着冷殇的胸膛想站起来,他们两人现在的姿势让她浑身的抖不舒服,她进来的着急,几乎整个人扑在了冷殇身上,若不是冷殇坐的稳,恐怕早就被她扑倒了……

开口的话有些微颤,牙齿好像在打架,冷殇的眼神一直放在门口那人的身上,脑海中回荡的是王紫那句充满依赖的‘救我……’,此时听王紫如此说,雪白的眼眸垂下,眼神落在王紫微微失去血色的脸上。

顿了一会儿,却没有放开王紫,将王紫细微的挣扎视作无物,眼神中思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王紫发现冷殇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抱的更紧了,有些惊讶的看向冷殇,可是偏偏那双雪白的瞳孔里波澜不惊,好像只是给她提供一个避风港一般,不曾有与她一样纷乱的心思。

而更奇怪的是,从她发现是冷殇之后便如影随形的冰冷却好像渐渐散去了,从冷殇身体里散发出阵阵温热,比常人的温度还要高些!这不是她的错觉!

王紫更惊讶的看冷殇,似乎想确定一下这是不是真的,毕竟她从认识冷殇起,冷殇身上的冰冷就不曾褪去过,而且他也从来都是一副很怕冷的样子,不管是多热的地方,他总是这一身厚厚的穿扮。

可现在他身上却如此温暖!许是转移了注意力,王紫一时竟也忘了自己还在冷殇怀里,而她刚才还想着赶紧离开呢。

“半月天的尊上,竟也做起了欺负人的勾当。”

不管王紫现在惊讶些什么,冷殇却是已经移开了视线,只要王紫安分了便好,眼神看向门口的人,随意的站着,一身银色宽袍,只在腰间松松垮垮的系了一根腰带,半场的胸膛微微泛着柔光,结实的肌肉却也不会叫人想歪。

而脖子上系着一根血红的细绳,与那白皙的皮肤对比之下有几分致命的诱惑,衣衫的下摆微微晃动,那双结实而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那流水一般的银发在身后静静的躺着。

而那精致的俊脸上没有表情,蝴蝶一般的睫毛微微敛下,藏在其中的墨眸却是定格在王紫身上,那墨眸中涌动的风暴却被悉数藏了起来。

听到冷殇的话,那美人鱼却并未回应,而是朝着他们缓缓的走了过去,赤着的脚并未踩在地面上,只是自空中悠闲的踏过,然而他刚走了一般的距离,便感觉有一股推力袭来,阻止他继续向前。

那美人鱼只是微微停顿,便继续走,而那推力也似乎于他并无大碍一般,冷殇的眉毛微微皱起,看了看怀里的人,终究没有再动,否则会惊到她。

“到我怀里来,他身上冷,抱着不舒服。”

那美人鱼低下身体,用他特有的声音轻轻的说道,仿佛更加温柔了,那吟唱一半的语调说出来,让王紫的脑海中有瞬间的空白,抵着冷殇的胸膛离开一些,却忽然间警醒了过来,猛的扑了回去,紧紧的抱着冷殇,看着美人鱼的眼神有些恨恨的。

这一次总该不会还是她自己定力不行吧,明明是这只美人鱼在诱惑她!王紫低下头,揪着冷殇的披风往头上一盖,彻底缩了进去,一根头发丝儿都没露出来!双手捂着耳朵,她不要听到这只美人鱼说话,不让自己要抓狂!

更不要见到这只美人鱼,相比起面对那只美人鱼来说,她更愿意在冷殇怀里纠结。

而见王紫竟然是这个反应,那美人鱼这才看向冷殇,却见冷殇正垂眸看着自己鼓鼓囊囊的披风,那寒冬一般的瞳孔也有暖化的痕迹。

“这个世上,竟然有人能走出星盘。”

那美人鱼缓缓的说道,抬起了那蝴蝶一般的睫毛,那双墨色的瞳孔直直的看向冷殇,明明那面容梦幻而美好的不似真人,可那双墨眸却隐含狂妄,霸道的像是另外一个灵魂,只禁锢在那双眼中。

“你能走出半月天,我为何不能走出星盘。”

冷殇也缓缓的回道,动作很轻的收拢了披风,那美人鱼见了只是勾着唇角笑了笑,那笑容一出现,让整张脸都更加梦幻起来,只是那笑却带着些轻蔑似的不赞同,只语气不变的说道:

“可你付出了代价,你把自由留在那儿,可我的自由还在我手里。”

听了美人鱼这样的话,冷殇的瞳孔微微波动,却并没有大的反应,如果以前听到这句话,他或许会反唇相讥,可现在,这已经不是他的逆鳞。

“不管你是如何遇到她的,都不要纠缠她。”冷殇却道,即便他不明说是谁,那美人鱼也定然知道这人说的是王紫,只是这话说的他却觉得好笑的很。

“你管不了我。”那美人鱼说道,应该说、这世上还没人能管得了他,话音一转,又道:“若不是她躲我躲得紧,会慌不择路的找你吗?”

这话说的血淋淋的,直接说道了点子上,两人明明半斤八两,谁也不用挖苦谁。

两人的言语间闪闪烁烁,眼神间更是频频交锋,只是都没泄露除一丝紧张的气氛,似乎是怕再惊到王紫,只是现在的王紫也莫名其妙起来,缓缓的放下了捂在耳朵上的手,心里想着半月天是什么地方?星盘又是什么东西?怎么冷殇似乎跟这只美人鱼认识似的?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只想着离开,可她要怎么离开?为什么不是乐九的帐篷,为什么不是九幽的,或者是冥王的,换成他们任何一个人她都不必像现在一般狼狈……

似乎听到了王紫内心的呼喊,只见帐篷的门帘微微晃动,已经有两个人影先后出现在了帐篷之中,却是九幽和冥王,两人的眼神都不太客气,九幽的红眸落在冷殇身上,准确的说是冷殇那藏了一个人的披风之上,脚步不停的走了过来。

那笔挺的西服之上隐隐泛着寒意,只轻轻的唤了一声:“小公主”,王紫先是一愣,然后便剧烈的挣扎起来,这一次冷殇却没有再阻止,王紫挥开冷殇的披风,看到九幽伸过来的手便直接迎了上去,那前倾的身体似乎有显而易见的急切。

九幽把人抱在怀里,却见王紫似乎全身都很紧张,眉心一皱,红眸在那美人鱼身上掠过,抱起王紫便直接转身走了,走之前看了一眼冥王,似乎在说这里的事情交给他一样。

转眼间帐篷里就只剩下了冥王、冷殇、美人鱼三人,冷殇目送王紫离开,轻轻收拢了散开的披风,慢条斯理的动作如他平时一般,优雅的让人几乎移不开眼,双手也重新放回了狐裘披风内侧的口袋中,那双雪白的瞳孔中重新变回一片雪原,而那温暖的周身也快速的慢上了厚厚的冰冷。

那美人鱼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眼神追着王紫的身影离去,那双半掩的瞳孔中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直到冥王开口,他才转动眼珠看了过去。

“她不喜欢你。”

冥王说道,那双墨绿色的瞳孔淡淡的看着那美人鱼,薄唇微微开合,那美人鱼以为冥王会说些什么让他立刻离开的话,却不曾想到是这样的一句话,真是、别致的很啊。

“久了,会喜欢的。”那美人鱼想了想,缓缓的给出了答案。

冥王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垂着眼眸,手指间拨弄着那墨绿色的戒指,想到王紫刚才不安的样子,这才又道:“我也不想看到你。”

“呵呵……”那美人鱼笑了笑,果冻一般的唇微微上翘,笑声迷人,眼神也在冥王的戒指上转了一圈,说道:“我跟你一样的想法。”

冥王走了,看似没头没脑的话,可在场的三人都懂,如果王紫不愿意看到这只美人鱼,冥王是不会让他再次出现在王紫的面前的,而如果这只美人鱼不回避的话,那下次见面可就没这么友好了。

“你会分我一块地盘的吧。”在冥王走之后,那美人鱼侧头看向冷殇,用陈述的语气问道。

“不会。”冷殇却没有犹豫的说道。

“不行,我要守着她,不能走远。”那美人鱼却同样拒绝,说话间已经在帐篷里放出一张水床,而那水床一出现便占据了几乎一半的空间,让整个帐篷都变的狭窄起来。

只是那水床刚刚放稳了,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了起来,然后不断的膨胀,颇有崩坏的趋势!却是冷殇做的,那美人鱼手中涌出一股能量,瞬间涌进了那水床之中,两股能量在一张水床上较量,许久都没有胜负。

而另一边,被九幽抱着离开的王紫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即便他们经过的路上石化了一大片的人,两人的丝毫没有在意,回到帐篷,九幽刚刚抱着王紫坐下,抬起王紫的头本想看看她到底怎么了,却不想王紫直冲冲的吻上了他!

似乎动作太猛了,两人的鼻子撞在一起,王紫瞬间觉得眼中有些酸涩,可是却没有停下来,很是急切的探索着九幽的唇,如此盛情,即便知道王紫心里有事,九幽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让她停下来。

王紫可从来不曾如此热情过,便微微眯着眼睛,一边享受王紫带着生涩的吻,一边看着王紫的面容,本以为她只是发泄的吻一会儿,却在没多久之后,那双小手从他的脖子上离开,缠上了他西服上的口子,灵活的手指一颗一颗的解开,若是以往劳她大驾,定然许久都不能如愿以偿,今天却是脱的如此顺利。

九幽的红眸有些加深,感受着那双小手拽下了他的外套,然后是衬衫,然后那双还带着些冷的双手胡乱的游走在那精壮的身体上,而王紫始终闭着眼睛,脸上却陀红着,若是她再不停下来,就没机会了,九幽默默的想着……

“九幽,你说说话……”王紫轻喘着,有些急切的说道。

“说什么?”九幽问道,声音已经是异常的沙哑,他在维持着最后的一点冷静,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房间的结界却是微微波动了一下,有人闯了进来,九幽没动,眼神却暗了暗,王紫此时正伏在他的肩膀上,小手不规矩的乱动,细细密密的在他肩膀上乱啃。

冥王进门便看到这样一幕,九幽抱着王紫坐在床上,而王紫正跨坐在九幽身上,虽迎面的是王紫的背,可她相较于九幽来说还是太纤瘦了,根本挡不住九幽的身体,九幽现在却是衣衫凌乱,几层衣服都被退了一半,看起来之前的情形很是‘激烈……’。

冥王那墨绿色的瞳孔闪了闪,有些异色在其中划过,耳中是王紫断断续续的话:“九幽,你快说话,说什么都好……不然我脑子里都是那只美人鱼的声音,我不想听……”

王紫的声音里有明显的烦躁,咬着九幽的肩膀泄愤,只是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了让在场的两人都紧缩了瞳孔,九幽抱紧了王紫,一转身把王紫放在床上,自己倾身而上,空气中有布匹撕裂的声音,冥王也闪身近前。

“小公主,你会忘记的……”九幽的声音低沉,甚至有些阴沉的味道,他还不知道那个美人鱼是谁,那人却已经带给王紫如此大的影响,他的小公主可从来不曾如此烦躁过。

而此刻冷殇的帐篷里,却听‘膨’的一声,那水床承受不住两人交错的能量,终于炸开!帐篷里到处都是水,没有一个角落幸免,而冷殇和那美人鱼却挥下了结界,并没有受到影响。

“到底是离开了星盘,你如今竟然如此弱。”那美人鱼说道,还是那般好听的声音,冷殇却一点都不受其影响,听到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径自出了门。

那美人鱼也走了出去,银色的衣衫下摆走动间不听的晃动着,那双修长的腿也更加撩人起来,外面正迎面走来十几人,是巡逻的人,见冷殇的房间中忽然涌出那么多的水,帐篷也微微晃动了一下,此刻正是赶来看情况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人问道,这人是知道冷殇的,他们是一组,只是这冷殇与王紫几人一起,都神秘的很,让人望而生畏,更何况他们都是西门流云和姬炎的朋友,这些佣兵团里的人自然就客气了很多。

“没什么。”冷殇却只说道,那问话的人愣了一瞬,想来是觉得冷殇这话太过简洁了,可见冷殇也不再开口继续解释的样子,那人便好脾气的又道:“我们能进去看看吗?”

而冷殇只是点了点头,几个人便上去看了看,却见帐篷内到处都是水,而且多数摆设都砸毁了,像是有人在这里打过一架似的,那人反身回来,面上却没有怀疑,反而有几分了然的样子,便说道:

“是法术失灵了吧?这帐篷也不能住了,我先让兄弟们拆了吧,那边还有地方,你在那儿重新搭一个,我们清理了这里还要继续巡逻,就不能帮你了。”

冷殇这才看了看说话的人,见那人笑的爽朗,只微微点头,四处看了看,便转身走了,而那小组的组长见冷殇就这么走了,又觉得那一眼让他有瞬间的压力,虽然冷殇似乎高傲的很,但强者总有些傲气,那人随便想了想便抛在脑后了。

命人将那帐篷拆了,没一会儿便成了一片空地,只是地面上水渍渍的一片,一个小插曲很快便过去了,那小组的人继续巡逻去了。

冷殇选了一块空地挥手放出了帐篷,他自己的东西定然比人鱼族准备的豪华多了,外面倒是看不出来,若是走到里面,就能发现从外面看着只有与别的帐篷差不多大小的空间内,其实暗藏乾坤。

“有这样的空间,早拿出来不是简单?”

身后跟来的美人鱼说道,他一直就站在冷殇旁边,一路走来却没人注意到他,仿佛他是空气一般,却是他用了隐身的法子。

此时那美人鱼满意的看了看帐篷里的构造,却是四个房间,两间卧室离的很远,中间隔了两个房间,想来这也是冷殇故意的,既然这只美人鱼赖着不走,他也会尽量让他待在离他远一点的地方。

这帐篷不单单是简单的帐篷,而是一个法器,在炼制的时候便叠加了空间,是冷殇随手炼的,却不想今日派上了用场。

那美人鱼晃到了窗户那里,打开窗户,外面的景色一览无余,可外面的人却是看不到里面的,抬头一看,才发现正对面的帐篷就是王紫所在的地方,而旁边那帐篷应该是九幽的,因为刚才九幽就是带着王紫进了那里。

“他们在干什么?”那美人鱼撑着下巴,那双墨眸看着那座帐篷,好像要透过那层结界和帐篷的布墙看到里面似的,声音轻轻的开口,像是自言自语。

这一等便是三天,期间三人一个都没有走出过那帐篷,倒是有其它几个人在那门口徘徊了许久,那美人鱼多数时间便拖着一张椅子坐在窗口,看着去找王紫的人,那双墨眸之中偶尔闪着思考。

冷殇却是在自己的卧室不曾动过,看似淡定的很,那美人鱼刚开始还会问冷殇那些人是谁,跟王紫是什么关系,可冷殇不愿意跟他说,后来那美人鱼只得遣了三声迷出去打探。

直到方才,那三声迷才回来汇报,而听了三声迷那些话,那美人鱼似乎显得有些意外,六界的事情早已于他无甚关系了,若不是忆起王紫还在这里,他处理完半月天的事情也不会下界来找人。

只是再度踏入六界,东西方界面竟然已经合并了,那个血族的新王早已是王紫倾心相许的人,连冥王也会随在她身畔,还有其他人,若是深究起来,也都来历不俗。

“偷天鼠。”却听那美人鱼唤道,只是那好听的声音在偷天鼠耳中却冷硬的很,跟着尊上这么多年,对尊上的了解已经深入骨髓,如果在这美好的声音中失神,那他的死期就不远了。

偷天鼠消瘦的身形忽然出现,微微弯着腰,等着那美人鱼的吩咐,那美人鱼却没有再说话,只是站起身来,那阳光下微微泛着柔光的手指指了指他一直看着的那个帐篷,三天了,他得亲自去看看王紫在干什么。

那偷天鼠会意,身形一闪变出了本体,在它还没动的时候,冷殇的声音忽然传来:“你最好别去。”

“不行。”那美人鱼却道,冷殇便不再言语,只是已经想到了一会儿会发生的事情。

那美人鱼倒是可以自己穿越空间过去,但难免惊动九幽的结界,而偷天鼠的本事就这么点好,它能把这里的一小片空间和九幽帐篷里的一小片空间对调过来,他会悄声无息的出现。

他自然知道九幽和冥王的本事,所以才不能给他们阻拦的机会。

偷天鼠的身形飞窜,在那美人鱼身边的空气中划过,留下一道道透明的痕迹,很快,却见那小片空间微微一闪,那美人鱼的身影便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而另外一边,那美人鱼敛去了气息,空间切换的又天衣无缝,再加上床上的三人沉浸在另外一件事情当中,五感也不似正常时候敏锐,几秒钟后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九幽来不及看是谁便先扯了被单过来遮住王紫的身体,冥王却是猛的一挥拳,紧紧攥着的拳头第一次展现出直接的怒气,而无名指上那墨绿色的戒指猛的爆发出一阵咆哮的能量,呼啸着朝着那呆住的美人鱼飞去!

此刻的冷殇正站在那美人鱼先前所在的窗口,那双雪白的瞳孔注视着不远处的帐篷,没过几秒钟,便见那帐篷的顶部忽然被一个庞大的能量轰开,其间一个人顺着那能量飞出,那飞走的速度太快,如流星一般划过,直没入了云端不再出现。

同样看到的偷天鼠震惊的张大了嘴,全身都忽然哆嗦了起来,刚才、刚才那飞……飞出去的人是……不是吧……

偷天鼠想去找找,可冷殇只淡淡的一句话便让他止步了:“想死就去。”

偷天鼠痛苦的揪着头发低头,它把这两颗牙齿拔下来双手奉送给尊上,刚才那一幕它什么都没看见,好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