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八章 乐九,救我

这么一愣,已经又是一会儿,面前那美人鱼兴味的看着王紫,也不提醒了,似乎要看看王紫什么时候能回过神来,不过那似笑非笑俄样子,似乎对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是满意。

“你……”

许久,王紫才开口,只是语塞的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颇有些狼狈的一开始先,许是从那美人鱼脸上的表情也能看出她方才到底有多失态,只是这也不能全怪她,不是她定力不好,而是这美人鱼是在有些超乎常人的审美了,只怕穷尽一切虚拟的办法,也难构造出这么一个美好的人物吧,太过虚幻了,这一次见面甚至更甚第一次,这冲击是在有点大。

眼神若无其事的看着周围的景致,却是没有了欣赏美景的心情,只是随意的晃着,实在是因为眼前已经有了一个能让万物失色的美人鱼,再美的景致摆在这里又有什么用?

“我什么?”

那美人鱼却道,开口的话一字一句都如吟唱,童话中说这世上最美好的声音来自于美人鱼,他们会吟唱出天堂般美妙的歌声,让听者在那声音中忘记了烦恼和痛苦,出神的跟着美人鱼的指引。

只是这指引在传说中并非好意,而是索命的歌声,美人鱼会以歌声诱惑人类,然后夺取他们的灵魂吞食,王紫奇怪自己从小不曾看过童话,却对美人鱼的故事印象深刻,也许是因为幼时也有那么一个天使般的女孩喜欢美人鱼,让她至今都记在了心上。

如今听到眼前这美人鱼的声音,王紫觉得童话并非说假,这人的声音的确能让人甘愿沉醉……

意识到自己又走神的王紫晃了晃脑袋,莫不是这美人鱼真有悄声无息诱惑人的本事?连她也没有发现?无意间却见那美人鱼轻轻的笑了,很淡很淡,果冻一般的纯色微微漾开,如此细微的笑容让那张梦幻的脸整个都更加诱人起来。

不知为何,面对这个人王紫有种想要拔腿就跑的感觉,想着自己刚刚因为不想被人盯着忽然跑出来,可相比起这个美人鱼,王紫还是想回去,那里毕竟都是自己人,而这个美人鱼来历成谜,而且心思难测,他身上那种低调却霸道的感觉,会让她下意识的离远一些。

这样想着,王紫的脚步已经渐渐后退了,口中说道:“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她不想问这个美人鱼为什么忽然出现在这里,偷天鼠那几个太古的妖物有没有跟来,既然是无意打扰的,就跟第一次见面一样,就这样分开好了,若是以后偶尔想起来,她还能跟自己说也许是自己做了个梦,竟然梦到童话里的美人鱼,反正不是真的……

那美人鱼没有动,手中转动的石头却是微微停顿了一下,只有那深沉如夜的瞳孔在随着王紫的远离而缓缓紧缩,那很深的眼底好像酝酿着波涛,跟那平静美好的美人鱼似乎完全不搭。

那长蝴蝶一般的睫毛微微一垂,挡住了眼中的神色,在王紫走远后竟然也不曾开口阻止,而已经远离的王紫也松了口气,那个微微垂眸站在河边的人在阳光下更加不真实,好像虚幻的光影一般。

王紫不再让自己去看,猛的转身跑开,只是刚跑没两步,迎头便撞进了一堵结实的人墙,王紫刚才走的急,这一撞还真让自己眼前发蒙,撑着面前的‘墙’站直了身体,入手的却是一片如玉般光滑的肌肤,带着温热,许是这触感来的突然,王紫摸了两把才反应过来手掌下的不是其它,而是肌肤!

王紫忽然后退了两步,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竟然还是那条美人鱼!而在再看看,他仍然站在河边,还是不久前他们两人面对面的情形,好像她跑了那么远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王紫很清楚不是自己出现幻觉了,而是有人再暗中捣鬼!

王紫的眼神忽然间便的有些凌厉,快速的在周围扫过,五感也瞬间便的敏锐无比,这样的事情除了偷天鼠还有谁能做到?在迷境岛上就被偷天鼠暗算过,最终都没有正面见到那只老鼠,现在却又被它捉弄了!

而在王紫集中神识四下查看的时候,却没注意到方才那美人鱼却笑了,手指朝着朝着某个方向微微一勾,看似随意,可在另一个空间偷偷注视着这里的偷天鼠却是全身的都僵硬了!

那双老鼠眼瞪的快要突出来了,肩膀上被一个纤纤玉手拍了拍,却是那风骚的三声迷,好像在给他默哀一样,不管他有没有错,只要尊上高兴,刀山火海他都得去。

偷天鼠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闪身藏到了草丛中间,那微微带起的风声立刻就让王紫的注意到了,却见王紫的身形忽然消失,两指如钢,在草丛中飞速夹起一只毛茸茸的老鼠!

那老鼠的身体很长,皮毛也不是灰色的,而是黄色中带着褐色的条纹,跟老虎的皮毛竟然有些相像,王紫提着那老鼠的尾巴倒吊起来,想着偷天鼠的本体还真是小,不过太古时期身体小而能量大的妖物真的不少。

“你是在装老虎吗?”王紫忽然问道,因为看着他的皮毛那么想便直接说出来了。

“本大仙需要……”

那偷天鼠本来就在挣扎,用本体面对这个人类已经够耻辱了,而且还被吊起来!他可从来没受过这样的‘特殊待遇’!现在又说他装老虎?老虎是什么玩意儿?他需要装吗?随便牵一只虎属的灵兽出来,谁见了他不得吓的全身哆嗦!

这简直是耻辱!可是他那忍无可忍的话刚说了几个字,看在倒置的视野中看到了尊上那一双黑沉沉的眼睛,再大的怒气也没了,只哆嗦着身体在王紫手里减少存在感。

王紫晃了晃偷天鼠的尾巴,见偷天鼠紧闭着嘴,任凭她怎么摇晃都不说话了,而且那配合的样子有些‘您玩尔,您玩儿,您一定尽兴的玩儿’的意思,至于说他装老虎,那就装吧,您说什么装什么我就装什么……

偷天鼠的四只爪子缩起来,干脆装死了,它许是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催眠自己,那不是他,那不是他,那……不是……他……

王紫许是觉得无趣,把偷天鼠提到了眼前,那双墨眸盯着偷天鼠露在外面的两颗鼠齿,这鼠齿代表着他的修为,距离她上次取了他一颗鼠齿也没有过了很久,为何这缺了的鼠齿已经长出来了?

该不会当初给自己的是假的吧?王紫的眼神忽然看向被她忽略半晌的美人鱼,那墨眸中微微怀疑的神色,似乎在询问一样。

“是真的,我让它吞了别的偷天鼠内丹。”

似乎明白王紫在疑惑什么,那美人缓缓说道,声音依旧好听,王紫却在给自己打气,不要被这声音迷惑了,听了他的话,王紫点头,可是更觉得这个美人鱼复杂了。

偷天鼠何其珍贵?这样一只偷天鼠就是自己单独一人也能在六界逍遥横行,可偏偏那么听这个美人鱼的话,而且为了给它补足损失的修为,那美人鱼竟然给他吃偷天鼠的内丹?这补的是不是有点大发了?

“你竟然吃同类。”

王紫对偷天鼠说道,也许是王紫的眼神太直接,偷天鼠早早的捂住了自己的两颗牙齿,只留下那连个又圆又小的眼睛滴溜溜的转,虽然它向咆哮它吃的是内丹不是同类!那不能相提并论!

但它更清楚,只有自己闭紧了嘴这场这么才会快一点结束,否则自己再损失一颗鼠齿,到时候可找不到同类的内丹给他吃了!

“既然涨了修为,你怎么变的更没用了?”

也许是这只偷天鼠跟她想象中过的差距太大了,王紫兴趣缺缺,不想再逗他了,也许刚才找这只老鼠也只是想转移一下注意力,不然那着了火一样的手掌,还有剧烈跳动的心脏,都让她觉得自己不正常,不正常!

偷天鼠没有说话,如果不是尊上示意,你找十天都找不到他!可这些他是绝对不敢说的。

见这只老鼠一副死扛的样子,王紫已经完全没有了兴趣,抓着他的尾巴绑在了他的脚上,一只脚,两只脚,三只、四只!竟然生生将它的四只脚都用它自己的尾巴绑了起来,看起来跟扭成的麻花一眼,而后偷天鼠只觉得自己再空中晃了晃,然后忽然被丢了出去!

直到嘴里、鼻子里都灌满了水,它才猛的张口一咬!可就那么渐渐的一咬,一片空间便被它撕了下来,本体忽然落地,竟是到了另外一个被切割出来的空间,看似瞬间便到了,其实这地方离王紫所在的河边远着。

见偷天鼠就这么出现了,几个偷看的人乐的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后合,三声迷妖娆的声音笑着问道:“我瞧瞧这高难度的动作你是怎么扭出来的?鼠齿还在不?哈哈哈……”

“哼,会轮到你们的……”

偷天鼠只阴沉着嗓音说道,不顾形象的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才解开了那被绑着的四肢,身形一晃变成了一个消瘦的男子,脸上阴云密布,让那张骨瘦如柴的脸显得有些阴森。

只是再生气也只能咽在肚子里,要是让尊上知道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王紫转身,见那美人鱼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忽然间有些无语,便重新走了回来,在遍布草地的斜坡上一坐,眼神看向河面,还是开口问了: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可不认为真的是自己的石头把这美人鱼砸出来了,他分明是有备而来的,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不让她走?刚才那偷天鼠那么听话,把自己弄回来的命令显然是这只美人鱼下的……

美人鱼是美,但要是会吃人,她可就不敢欣赏了……

“因为你在这里。”

却听那美人鱼说道,抬起脚缓缓走到了王紫对面,那双赤脚出现在王紫的眼中,转眼便见那美人鱼也席地而坐了,这样粗犷的动作,却被他做出来优雅的很,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成功的占据了王紫的所有的视线。

王紫的眼神一只从那双白皙的腿网上看,衣衫的下摆轻飘飘的盖在他的腿间,腰间的带子松松垮垮的,手支着头,显得有些慵懒,本就遮挡不了多少的前襟更是肆无忌惮的掉了下来,胸膛到腹部的大片风景一览无余。

王紫本想说你露点了,可最后只含蓄的说了一句:“你挡住我的视线了。”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眼神离开这个人,可这个人故意似的,这么霸道的挡住的挡在她面前,还能不能好好谈话了?

“看我不够吗?”面对王紫隐隐无奈的语气,那美人鱼只平静的说道,王紫的审视的看了看对面那张脸,可以说他自恋吗?他以为自己的容貌真的能让周围的一切都失色吗?

王紫到时很想如此反驳一下,可到底没说出口,因为事实好像就是如此的……

“你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直说可以吗?”王紫几乎想把脸埋在手中了,如果不看这个人该有多好,他现在最好有很重要的事情,让她知道这个美人鱼其实可以按照常理来推断的,不要再浪费她的脑细胞了……

“我不知道。”那美人鱼却道,只是这四个简简单单的字,却让王紫的心情有点崩溃,他、不、知、道?为何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不知道找她来干什么?

“那你回去想想吧,想好了再找我好吗?”王紫忍着,建议似的说道。

“不好,我已经想了很久了,还是没想到,也许见到你会慢慢想到。”那美人鱼说道,支着头别提有多惬意了,那声音如音符一般缠绕在王紫的耳边,有种久久不散的感觉,看着那张果冻一般缓缓开合的嘴,王紫真的很想让他闭上嘴不要再说了!

“其实我们也不熟,如果你是想要回那几个妖物的东西的话,我给你,这些我都还没动过,呐……”

王紫垂眸,自顾自的说着,从赤灵中翻出了那几样东西,本来还想着回头有时间炼制些法器,但是现在如果能快点摆脱这个人鱼的话,她宁愿还回去,把那几样东西推过去,王紫不等那美人鱼开口又道:

“除此之外没别的了,妖界那个小岛你不至于要回去吧?我可以给你另外找一坐岛。”

迷境岛现在是她的地盘,其作用不能轻易转移,这个不能还,何况妖界都是她的地盘,心里想了想,忽然伸手撤出了脖子上那个细线,那西线上挂着一片银色的鱼鳞,泛着莹润的白光,王紫又道:

“要不这东西你也拿回去,我留着没用,也许是你记挂自己的东西。”

王紫似乎在竭尽全力的帮助那美人鱼想着他为什么会对他好奇,又为什么会来找她,可刻意低头的王紫并未看到面前那美人鱼眼中深沉的漩涡。

却见那美人鱼忽然伸手,那修长的手指捻着那块鳞片,微微摩挲,王紫不曾阻拦,甚至心中一喜,也许真是这个鳞片的原因!他快点取下来也好,带一个这玩意儿在脖子上,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刻意忽略,但是看到的时候还是不舒坦,毕竟这是被人强加在她脖子上的,她想取都取不下来。

“这是我身上的鳞片,这根线……是我的心血捻成的,没人摘得下来,只有我可以。”

那美人鱼说道,若有似无的呼吸吐在王紫的下巴上,她这才注意到此时两人的距离埃的多近!王紫屏住了呼吸,否则呼吸之间都是那美人鱼身上奇异的香味,心里想着既然你可以就赶紧给她摘下来吧。

可那美人鱼却忽然又开口:“可是我不愿意摘下来,你带着挺好看的。”

说罢松开了手,身体也直了起来,方才两人之间紧迫的气氛被他这么一离开一并驱散了,王紫却是皱眉,见他把偷天鼠身上取下来的那几个东西又推了过来,那云淡风轻的样子让王紫真的猜不透这个人要干什么?

“可我不想要这个。”王紫捻着那块鳞片说道,她并不想带着一个还算陌生人的鳞片,这个东西她早就想摘下了,可是奈何一直没有办法,现在见到了本尊,提到了这件事情,她岂有放弃的道理?

“为什么?这是我的心血,不好吗?”那美人鱼淡淡的开口问道,好像只是想弄清楚他的礼物为什么会让她不喜欢?这样的礼物,他可从来没有给过别人。

“……这跟它有多珍贵没什么关系!”王紫说道,对美人鱼所关注的地方很是无语,这样禁锢的东西,搁在谁身上会乐意?而且也应该是这个鳞片,才会让这个美人鱼知道她在这里的吧?

他们来这里是由人鱼族的长老带路的,而且进了这里之后她都还没有摸清出去的路,可这个美人鱼轻而易举的就出现在了这里,这让她如何能放心这个人?

“那跟什么有什么关系?我记得我嘱咐过你,若遇到麻烦,你只需在这鳞片山滴一点鲜血便能找我来,可你不曾用过,莫非是忘了我说的话?”

那美人鱼又问道,眼睛微抬,没有了那蝴蝶一般垂下的睫毛的遮挡,那双幽深的墨眸在王紫眼中暴露无遗,那漩涡一般的黑色,带着些莫名的森然,好像完全是另外一个灵魂一样,跟这个美好的人鱼躯壳有些分裂的感觉!

王紫忽然间想到了初次见到这美人鱼的时候,她可以跟一个通体漆黑的美人鱼交过手的,而且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打败了!而这双眼睛,似乎与那条黑色的美人鱼如出一辙!

王紫皱了皱眉,那两条人鱼本来就是一人……

想着,王紫心中顿时生出些警惕的心思,一直以来对这美人鱼几乎没有防备,这半晌却在一点点的增强。

“求人、不如求己。”王紫只缓缓的说道,她记得,可是谁知道这个美人鱼是什么来头,能有多大的本事,她为什么要找他帮忙?

美人鱼却没说话,只是眼神看着王紫,从那双深深的墨眸中很难看出他现在在想些什么,只是渐渐的,王紫觉得周围的气压慢慢的低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那跟什么有关系?”许久,却听那美人鱼又说道,王紫只看着那双长长的睫毛忽然垂下,似乎慵懒的样子,挡住了那双深沉的眸子,于是那低压也飞快的散去,王紫还没来得及奇怪这人的想法,便听他这么问,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这说的是哪出。

回想了之前他们的对话,才想到他问的是那个鳞片跟什么有关系,可王紫真的很想问、他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无法,王紫手指一动,在中指上花开一道血口,抬高了手指,鲜血如细线一般落下,那美人鱼微微抬眸,却并未言语。

却见王紫手中又出现一簇火焰,那火焰的温度极高!只小小的一簇,可一出现便让周围的空气都变的灼热起来,却见那火焰沿着血线烧过,转眼间那血线便凝成了实质,王紫快速的在火焰中带入几个法印,火焰蓦地一闪!如焦了油一般,然后快速的消失了!

王紫倾身凑近对面的美人鱼,将那跟红线飞快的系在他的脖子上,手指交错着一碾,却见那根红线的两端便合二为一,而且丝毫看不出有接缝的痕迹。

“这是我的心血,用天火凝练的,也许这世上也是只有我能打开的。”

王紫说道,眼神看着那美人鱼的,似乎想等到他暴怒的表情,让他知道这就是身不由己的滋味,她身上没有像鳞片那样可以分离的东西,可拿下法印照样有跟踪的作用,红线不破法印便不除,他也奈何不了!

王紫以实际行动告诉他这跟什么有关系,可等了半晌,却始终不见那美人鱼有什么反应,只是低着头,修长的手指缓缓的转动着那条细线,许久都没有抬头,莫非是酝酿着什么大招?

如此想着,王紫顿时警惕了起来,这时才想是不是自己有些鲁莽了,这个美人鱼的实力强的太离谱了,万一他暴怒,变成那黑色的人鱼那样,她今天岂不是糟了?

王紫紧了紧手,却见那美人鱼忽然抬起了头,王紫的身体警惕的微微后仰,而那美人鱼似乎没注意到她到动作一样,只用那好听如吟唱的声音问道:

“有镜子吗?”

“啊?”王紫呆楞,她没有听错吗?为什么她听到了‘镜子’两个字?

“好看吗?”那美人鱼见王紫呆楞的样子,便放弃了借镜子来这样的事情,转而问道。

“什么?”王紫仍然没懂,可见美人鱼一副耐心的样子,那纤细的睫毛,果冻一般的纯色,流水一般的银发,微风拂过,那徜徉在他脸庞的丝丝银发,显的那么梦幻,而那眼角眉梢带起的笑意更加夺人眼球。

王紫的视线移到了他不断抚摸的红线上,那红线是血一般的颜色,挂在那人如玉的脖颈上,那柔软的细线在两片性感的锁骨上微微下陷,这红线,颇有锦上添花的味道,好看,好看极了……

“好看,好看极了……”

王紫却不知道,她只是心里想着,可口中竟然无知无觉的说出来了,而听到她如此说,那美人鱼嘴角的笑缓缓的扩大,他很喜欢呢……

可王紫只看着那诱人的锁骨,怎么都移不开视线了,这两片锁骨跟子谦的有的一拼,她不曾见过还有谁的锁骨生的比子谦的好看,不,还是子谦的最好看,无人能比……可眼前的也不差……可……啊!

王紫忽然站起身来,那动作真的太突然,几乎惊到了那美人鱼,抬头看去,却见王紫面上一片纠结的神色,自见到她起,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不冷静的样子。

可王紫现在眼睛只着了火一般等着那美人鱼,她为什么要去对比!这有什么可比性?!

王紫觉得她快要疯了!只跟这个美人鱼待了不到一个时辰而已,她不取这个鳞片了可以吗?她只想离这个人远一点,否则她根本掌控不了自己乱糟糟的心情!

王紫转身便走,不管怎么说,她要离开这个人,一定要!

“你去哪里?”不出意外的,那美人鱼跟上来问道。

“回营地。”王紫冷冷的挤出三个字。

“你怎么了?”身后的人走路似乎没有声音,只是那气息如影随形,不管王紫走多快,他始终紧紧跟着。

“不开心!”王紫的声音更冷了。

“为什么?”那美人鱼不解,刚才还好好的。

因为你!王紫很想咆哮,可是她确信,那个美人鱼是不会懂的,深吸一口气,忍了下来。

“你怎么才会开心?”见王紫不说话,那美人鱼又问了。

“你不要跟着我,我的心情就会好。”王紫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不行,你要习惯我的存在。”那美人鱼却道,若是别的,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可这一点绝对不行,如果她一直都不开心,他难道一直不出现吗?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王紫不理解这个人强悍的思维是怎么来的,王紫加快脚步走着,那美人鱼只闲庭漫步一般跟着,半晌,那美人鱼还是说话了:

“为什么看到我不开心?我以为,像我这么英俊的人,你看着幸福感会很高的。”

王紫脚下一闪,堪堪稳住了身形,缓缓的、坚定的迈开了步伐,那个人说的话她都没有听见,没有听见……

那美人鱼也停了一下,那双墨眸注视着王紫离开一段距离,为什么她不愿意听他的话?

两人一前一后默默的走着,直到快到营地的时候,谁都没有再说话,直到看到了营地外围巡逻的人,王紫才停下了脚步,见那美人鱼真的没有离开的打算,王紫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我要回营地,你不能跟着。”

“为什么?”果然,那美人鱼问道。

“这里也许几天后是战场,那里没有你的位置,就算你是人鱼族的祖宗,也请看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好吗?我也是混在别人的地盘上,你想玩去别的地方,不要妨碍我好吗?”

王紫无法对一个什么都不愿意思考的人去解释,这分明是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说出来!王紫觉得自己的精神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我不是人鱼族的祖宗,也没有玩,更不会妨碍你。”那美人鱼说道,竟然有闲心纠正王紫话里的不妥,完全不管王紫口中的重点。

王紫点了点头,只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随、你!”

说完便闪身走了,这次她的速度很快,绕过那些巡逻的人,身形再空中划过一个残影便消失了,王紫猛的钻进一个帐篷,即便现在要崩溃,她还是记得这几个帐篷都是他们的。

王紫一头扎进帐篷,还不待看清帐篷里的人,便扑上去抱住了那人,呼吸间仿佛有海风的清新,王紫往那人的怀里钻了钻,声音闷闷的传出,似乎还带着些委屈:

“乐九……救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