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七章都是妖精惹的祸,石头砸出鱼美人

“西诀。”王紫唤了一声,西决抬眸看去,那双清澈的眼中微微兴起波澜,只因王紫这一声平淡的呼唤,却听王紫又道:“你去打探一下,前几个月来这里的人类修士都去哪里了?”

“是。”西诀点头,起身行至门口,身形一闪便消失了,西诀的速度很快,又是暗卫出身,让他躲过这里的人鱼自然轻而易举。

“王上是怀疑他们根本没有离开?”南阙问道,眼中有些疑惑,今天在乾坤殿的时候,赫王说了已经将之前的人类修士送出海域,而王紫现在又让西诀去探查,岂不是怀疑赫王的话有问题?

“不算怀疑,只是想确定一下,总觉得赫王的话不能全信。”王紫说道,人鱼族有难是真,赫王需要帮助也是真的,但是总觉得这里还有什么没有说清楚的,这一点她想不通,不如自己去找找线索。

“要不要顺便出去找找傀儡人鱼藏身的地方?”北皇问道。

“不可,在对傀儡人鱼上,还是等着一起行动比较好,它们的数量定然不在少数,若是被你找到了,就算你能脱身也会激怒它们,先不要去管,看看赫王如何安排便是,再说我们现在是只有渡劫期修为的修士,不要惹麻烦的好。”

北皇的话音刚落,东乾便出口阻止,人鱼族也不是吃素的,既然他们只照了修真界的修士帮忙,不愿意其他界面插手,那他们的身份就不宜暴露,还是要静观其变的好。

“那就只能等着了,管它有什么猫腻,到时候总能知道的。”卫子楚说道,跟着几人的脑子转的飞快,此时他已经不愿意多想了,反正多想了无益。

众人又在王紫的帐篷待了许久,都没有走的意思,最后还是昏昏欲睡的王紫抓住了九幽的手,不让她继续按了,再按下去她都快睡着了,却听王紫说道:

“你们不回自己的帐篷吗?”

这里有人类修士巡逻,也有人鱼族的侍卫,他们不可能一直窝在她的帐篷里吧?否则一会儿得有好几拨人来找他们谈话。

“这里挺好的,回去那么闷,我不要回去。”卫子楚先说道,他才不管有什么后果呢。

“这里确实挺好的。”九幽也道,也没有走的意思。

“可我想休息。”王紫说道。

“那就休息。”九幽很自然的说道,一变按着王紫的肩膀,让她更舒服的躺着,那一动不动的架势,似乎打定主意做王紫的枕头了。

王紫停顿了一下,感受到众人僵持着的气氛,倒是丝毫没有顾虑背的,就连冷殇的巍然不动,只得又道:“你们先回去,你们都在这里我哪里有心思休息?”

“那王上有心思干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都会奉陪的啊。”

南阙紧接着说道,他本来在地毯上坐着,往前蹭了记不就到了床边,趴在王紫的腿便笑问,着反应难免有点太快,那张妖孽一般的脸上瞬间带上了有些不正经的笑,桃花眼瞟向王紫,从王紫的角度更觉得那眼角飞扬了起来,心中暗道一声‘妖精’,抬脚踢开了南阙,实在不想看到他。

可南阙身体顺势一朵,一手抓住了王紫脚,还暗中捏了捏,微痒的感觉从脚底一瞬间窜遍了全身,使得那精致的脸上也挂了些氤氲的红,南阙看的清楚,虽好好的将王紫的脚放在床上,却舍不得移开手了。

“我只想安静一会儿,你赶紧走了我便舒坦了。”

王紫说道,许是被几双眼睛同时看着,她此刻的身体又有些不听使唤的怪异,隐隐咬了咬牙,都怪那只作怪的妖精,脚上的那双手捂的她整个身体都奇异的发热了。

九幽按摩的手也听了下来,一双红眸定格在她的脸上,不知在想些什么,身边的冥王动了动,此刻也不睡了,那双眼睛睁开,定定的看了过来,墨绿色的瞳孔淡然幽暗,轻轻的在王紫脸上扫过,看了一眼她被南阙握着的脚上,莫名的有些思索的神色。

“王上说这话可伤了属下的心了,莫非王上就如此不愿意看到我?”

南阙状似委屈的说道,那婉转的声音似乎也染了些低落,只是那桃花眼依旧魅惑,似嗔非嗔的样子很难让人想象得出这时出自一个男子身上,而且更加让人难以拒绝。

王紫看相南阙的眼神也带了犹豫,她在想她刚才说了什么?好像脑子有点发热,说了什么话转眼间便有些记不清了,只是南阙幽怨的神情让她有些不忍,莫不是自己说了什么过分的话?

这边王紫还没有想清楚,身体便被九幽捞了起来,九幽的吻随之落下,有些急促,不容她拒绝的样子,而王紫的神志更是在这一通长长的吻当中支离破碎了。

直到九幽吻够了放开她,眼前一转,已经落入另外一人的怀中,却是冥王一手插入王紫的头发,捧着她的头吻的霸道,眼前那双半眯的墨绿色的瞳孔,慵懒中带着丝丝奇异的蛊惑,王紫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更晕了。

一吻方罢,王紫趴在冥王的肩膀上微微喘气,感觉到脚上那双手正有往上爬的趋势,暗道这只妖精真是越来越大胆了,惯着他的后果就是时不时的给自己造成这样的困局,感觉到几双眼睛都灼热的放在她的身上,王紫只觉得头大。

微微清醒后想着要不她跑路得了,既然他们都这些喜欢这帐篷,让给他们好了。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眼神一转,本想着给南阙点颜色悄悄,可刚抬头便看到对面一身清冷的冷殇,方才还晕乎乎的脑子只觉得瞬间清醒无比,也许是冷殇周身那寒冬一般的气息,一并冷却了她方才还发热的身体。

却见冷殇那双雪白的眼睛落在她的脸上,如往常大多数时候一样,淡的仿若冰雪,不带任何感情,只是那种无声无息的注视却莫名的显得执着,王紫有瞬间的怔愣,似乎才记起来原来冷殇也一直不曾离开。

而冷殇席地而坐,那厚厚的狐裘披风几乎遮住了他全部的身体,脖子周围那纤细的狐裘毛发随着他很淡的呼吸微微摇曳着,衬托着那张冰雪一般剔透的面容也有些模糊起来,而那锦缎一般的墨发铺陈在雪白的狐裘披风之上,有种令人屏息的美好。

“这里热,我出去透透气。”王紫忽然说道,这话说的突然,声音还未落下人已经消失了,只留下那帐篷上垂坠的布帘微微晃动,方才有些诡异的气氛此刻、更诡异了。

南阙缓缓的站起了身,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遗憾刚才还什么便宜都没讨到,九幽和冥王的眼神却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冷殇。

收到两人的注视,冷殇也无别的神色,好像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神情一样,只站起身来,双手交握着放在披风内侧的口袋中,眼神在众人身上扫过,好像这便是道别一样,然后便施施然出门去了。

“咳咳,我也出去透透气。”

卫子楚站起身来,虽然反应微微有些吃顿,并未察觉出这其中跟冷殇有什么关系,可能是刚才他的视线都放在王紫身上了,可恶他下手太慢,王紫殿下跑的又快,倒是王紫那殷红的脸颊让他心中莫名的起了旖思,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哑了,不得不轻咳一声清清嗓子。

说完便也快不出去了,走出门口,外面清新的空气涌入口鼻,确实有些清醒了,眼神四望,似乎想找一下王紫的身影,可王紫这明明是想躲,怎么会让他瞧见?便径自回自己的帐篷了。

期间走走停停,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不时的再四下张望一会儿,那踟蹰的样子实在有些怪,引的巡逻的两队人马都怀疑的朝他看来,似乎觉得这个人很是‘可疑’。

“这不是子楚吗?这是怎么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西门流云正好看见,便转身走过来了,他刚从姬炎的帐篷走出来,见那巡逻的人朝着卫子楚走过来,怕引起误会便抢先一步过来了。

“我就是觉得我是不是太……”卫子楚下意识的开口,许是因为西门流云的声音和气息是熟悉的,他并没有防备,便将脑海中想的事情说出来了,只是在说到重点的时候堪堪停住了,面上干笑了一阵,还好没说出来,否则他的脸面往哪搁?

“太什么?”见卫子楚忽然停住了话口,西门流云下意识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刚才在想事情,现在没事了,我先回帐篷了啊。”卫子楚干笑着说道,他会告诉西门流云他刚才想的是自己是不是太笨了吗?笑话,身为宇宙无敌超级聪明的他是不会提出这么可笑的问题的……

说着便想错身离开,搞的西门流云一头雾水,只是卫子楚刚走没两步,一个人便忽然挡住了他的去路,而且还有些蛮横的去扯卫子楚的胳膊,只是他注定没把人扯过来,而且一阵风闪过,然后是‘嘭’的落地声,然后是一声闷哼,只见刚才那拦路冲过来的人已经四脚朝天的摔在了不远处,引来路过人的哄笑。

却见那人一个鲤鱼打挺烦山神起来,怒目瞪着卫子楚,此刻外面的人也不少,尤其是巡逻的人当中,都是他认识的,而他正好还是个小队长,被卫子楚这么一摔,面上顿时过不去了,冲上来就要对卫子楚动手,口中还喊道:

“你趁人不备!鬼鬼祟祟不说,竟然还敢出手伤人!当老子好欺负啊!”

“诶诶诶陈兄,你这是干什么?一点小事儿不要动这么大的火气吧?”

西门流云赶紧上去拦人,看起来看是认识那个人的,双手往那人胳膊上一架,那人便动不了了,西门流云那么一下,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暗中是使了力气的,那人被阻拦了,愤怒又重新对上了西门流云。

“谁他妈跟你称兄道弟啊?赶紧给我放开!”

那人冲着西门流云便吼道,好像那怒气更盛了,胳膊上覆盖了一层能量,眼看着便想蛮横的甩开西门流云,只是西门流云面上一笑,手中也出现一股紫色的能量,那是雷电属性的能量,瞬间便化解了对方甩开的力道,仍然看似友好的抓着那人的胳膊不放。

“呵呵,这是多大的事情啊,刚才我朋友不是没看到吗?摔一下不疼不痒的,当时兄弟们之间的玩笑了,陈兄海量,定然不回计较这些的,大家眼睛也都明亮着,陈兄的为人我西门还是很敬重的。”

西门流云笑着说道,众人听着他的话,想着刚才那人被卫子楚那么一摔,虽然狼狈了点,但要是玩笑的话,也不打紧,便也一笑了之,觉得并不是纠纷,也便打消了那些看热闹的心思。

只是旁人却没看到,在西门流云说话的同时,两人暗中已经计较了几个回合了,只是那人面上还有隐忍,西门流云却笑的‘友好’,卫子楚这会儿也从刚才飘忽的神志当中回过神来了,看了看两人,也才明白原来这两人本来就不对付,这会儿正暗中较劲儿呢。

卫子楚想着要不要自己上去劝劝,毕竟这时他惹的,也不能叫西门流云兜着,只是两人斗的热闹,他好像也不合适去插一脚,便站在一旁看着。

“西门流云,我陈棠什么时候跟你关系这么好了?多日不见,你的厚脸皮真是见涨啊!”那人咬着牙说道,他觉得这是自己被西门流云和卫子楚联手陷害了,现在想让他吃闷亏,没门儿!

“这是哪里的话?脸皮就这么些尺寸,哪里会成天长啊?莫不是陈兄整天还对镜自怜?知道自己不仅修为长,连脸皮都日渐丰满吗?”

西门流云笑着说道,众人不由跟着哄笑,因为这玩笑实在逗趣,哪有大老爷们儿每天对镜自怜的?尤其是陈棠其人,长得魁梧,人高马大的,丝毫么有纤弱的美感,想到他对镜自怜时一副少女做派,众人只觉得笑的对子都快抽筋了。

“西门流云,你少跟老子装熟悉!你他妈在对镜自怜,你他妈在日渐丰满呢!你们全家都日渐丰满!滚开!那个人对巡逻人员动手,一路上鬼鬼祟祟,别因为是你队里的人你就袒护,现在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吗?战时容不得这样鬼鬼祟祟的人,兴许转眼就把我们的防御出卖了,到时候死了我们的人,你他妈还能袒护吗?”

那人竟然不再配合西门流云暗地里的较量,使出一股很强的能量推开了西门流云,西门流云脸上的笑也冷了一瞬,这陈棠非要找麻烦,他竟然不得不奉陪了!

“我知道陈兄平时爱开玩笑,可是今天开的有点大了,我队里有些什么人我会不清楚吗?你这乱扣的屎盆子,我可受不起,也请陈兄注意言辞,别叫人知道你跟姑娘家似的,受了点委屈便乱咬人!”

西门流云沉声说道,那双桃花眼仍然精明,却是有些凌厉了,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帐篷就在附近的姬炎也走了出来,那双狐狸眼瞧这眼下的情形,这会儿正是有些剑拔弩张的时候。

几步走了过来,见对面站着的人是陈棠,不用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多半是陈棠找事儿,陈棠也是星锐大陆的人,同样是佣兵工会的,只是他带着的是另外一个佣兵团,也是仙界的人,而且在仙界也小有背景。

同在一个佣兵工会,难免有些冲突,而且这陈棠嫉妒心重,曾经在仙界跟东方野共事过,只是后来因为些事情决裂了,一并跟他们几人都断了往来,后来在星锐大陆又遇上之后便三番四次找麻烦,好像一定要较量个高低一样。

这一次不无例外的,陈棠也带着他的佣兵团过来了,今天正好他们的人巡逻,想必又滋事了……

“西门,今天不是说有一堆人负责巡逻吗?我怎么只听到狗吠?这样的低等生物巡逻,若是遇上傀儡人鱼偷袭,还不是给人家当甜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到时候死了我们的人,这责任要谁负?啧啧,我看不行,这巡逻的事情还是着急大伙儿重新商量一下吧!”

那陈棠还在为西门流云说的话愤怒不已,卫子楚便忽然开口,一番话说得流畅,丝毫没给那陈棠插嘴的机会,说完便看到那陈棠的脸青一阵紫一阵。

先是西门流云又说侮辱他跟姑娘似的,现在卫子楚直接说他的是狗!而且还仿照他的语气想要引起众怒,陈棠气急,竟然一时顶不上来,他本就是有些鲁莽的人,没有那巧言善辩的本事,现在面对西门流云和卫子楚,几乎完全使不上力!

而西门流云的笑脸,还有卫子楚闲闲的站着,竟然有些高高在上的意味,让陈棠心中一把火烧的快把自己都点起来了,张了张口,只是恶声恶气的吼了一句:

“好两张利嘴!任凭你们能说出朵花儿来,刚才他鬼鬼祟祟的在营地张望,我上前查问他竟然出手打人!这是我队里的人有目共睹的!废话少说,这个人必须拿下审问!”

而被他点名的那些‘队里的人’本来还愣着,此刻纷纷点头,忽然围上来要拿下卫子楚,本来他们跟西门流云所在的佣兵团便一直不对付,现在有了机会报复,定然跟自家队长同仇敌忾,纷纷使出了能量,竟然要合力对付卫子楚,虽然在他们看来,这卫子楚只有渡劫期的修为而已。

“我可没有出手打人,刚才我好好走着,忽然感觉有恶狗扯住了我的衣袖,我这人平时没什么讲究,就是讨厌阿猫阿狗近身,便一掌拂开开了,半道上见影子像个人,才卸去了力道,否则你的狗命、哦人命早没了,哪里能继续在这里吠、哦喊叫啊。”

卫子楚耸了耸肩,看似无奈的解释,那有些流氓的样子恐怕要让本就在气头上的陈棠一口老血喷出来了,那一次次看似‘失误’的停顿,更让人忍俊不禁,瞧着陈棠那人高马大的样子,被屡屡‘误会’成了狗,是个人都要气出内伤了。

“你说谁是狗呢!你他妈才是狗,你们全家都啊……”

陈棠那头发都快竖起来了,瞪着眼睛红红的,那眼珠子几乎突了出来,这么看去,看真有些……像恶犬了,只是他这愤怒的吼声还没完,便伴随着一声惨叫戛然而止了!

众人只觉得这剧情转变的太快了,而且中间他们确定没有漏掉什么被剪辑的片段吗?怎么转眼间那陈棠的身体便再次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华丽丽的砸了地上?

而且看陈棠的样子,满脸的血迹,瞬间便不成模样了,众人有点惊骇,这面目全非的人还是陈棠吗?那塌下去的鼻梁,似乎已经碎成喳喳了,脸上一个明显的拳头印子。

众人只觉得脸上一阵疼痛,似乎想捂一捂自己的脸似的,这一拳砸下去几乎能在那头上凿一个血洞,木愣愣的看向那动手的人,却是卫子楚,那年轻的男子只一派悠闲的变出了一块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血迹。

面上还是一副很嫌弃的样子,口中呢喃着说道:“今天还是坏了规矩,竟然主动碰了阿猫阿狗,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就不把这出生neng死了,留着看门吧……”

众人隐约听到了这话,顿时觉得心中一寒,这人太胆大包天了,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他竟然敢这么出手!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一时也不敢出头,只因刚才卫子楚是怎么动的他们都没看清楚!

更别说那陈棠了,被这么打了,他竟然一点防备都没来得及做,可见这人的速度是有多块,而且这手劲了忒狠了!只见那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陈棠倒在地上之后直接抽出了几下晕了!

那陈棠已经是地灵期的修士,多数人只知道他是渡劫期,可他的队友清楚啊,一个地灵期的修士身体哪有那么弱?非但不弱,而且该是很强悍的,毕竟是经历过两次雷劫的!

可卫子楚身上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好像只轻飘飘的一拳,便把那地灵期的修士打晕了?

“队长!”“队长!”“队长……”

陈棠那十几个队友也慌了一下,刚才他们还包围着卫子楚扬言要拿下他呢,怎么转眼那卫子楚就不见了?而他们的队长变成这样血淋淋的样子?

“队长你别死啊!”

“你死了我们怎么办啊?”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道,众人只觉得好笑,他们距离那么远还能感觉到陈棠的气息,只是晕了而已,这些人哭丧着脸干什么?而那些人抱着陈棠摇晃了许久,终于把人摇醒了,却见陈棠那被鲜血模糊了的眼睛好像还蒙圈着,看来那一拳真的砸的不轻。

要知道卫子楚修习的可是武道,让他出手定然能轻轻松松砸死一头超神兽,刚才给他那一拳真是轻的不能再轻了,这厮也明白现在不能闹出人命,不然几个队之间定然要乱,便饶他一命了。

如果这人事后想找麻烦,那就找啊,卫子楚可不信他能翻出什么浪来。

“蠢货……别摇了,拿下那个狂徒!”

陈棠勉强说道,咬牙切齿的样子,只恨自己刚才大意了,那一群队友也是傻的狠,不想法子给他们队长上药,还在那鬼哭狼嚎,也不想着再晚一点他们的队长就要毁容了。

而陈棠说完之后又华丽丽的晕了,众人不由得又去摇他,有个人还清醒一点,忽然恶狠狠的瞪向卫子楚,口中说道:“拿下这个狂徒!否则我营地不得安宁!”

众人一听也对,扔下陈棠便一起扑向了卫子楚,这会儿西门流云他们队里的人也出来不少,见对方扑过来,自然是要跟自己人并肩作战的,便也摆出了一副要打架的气势。

只是就在快要交手的一瞬间,之间一条火红的软鞭从空中甩下来,“嗷嗷”的痛叫声四起彼伏,之间刚才还怒气冲冲的人一个个抱着脚滑稽的跳来跳去。

“你他妈找死啊,敢偷袭爷爷……”

一人见手上满是鲜血,低头一看才发现脚背上皮开肉绽,再见那刚才打过来的软鞭,那上面的一排排锋利的刀片如鱼鳞一般,正缓缓的合上,贴合在那软鞭之上,那火红色的软鞭便恢复了光滑的表面。

一声刚怒吼完,却见众人面前站着的却是一个有着火红色头发、火红色鱼鳞的美女,这美女眼熟的很、可不就是那人鱼族五公主?众人的气焰顿时有些萎靡,在这东道主面前,定然是要收敛的。

“外敌还未清除,内里竟然滋事,如果这么不省心的话,本公主可疑遣人送你们回去,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不必诸位在这里委屈。”

那五公主慢条斯理的收起了软便,语气有些轻蔑的说道,众人顿时瞪大了眼睛,恐怕在琢磨这个五公主说的话有积分靠谱了,他们才刚才,这酒杯遣回去岂不是太亏了?

“五公主有所不知,是那个人形迹可疑,是他先动手,还打伤了我们队长,你看人证就在这里!要走也是他们走啊!”一人愤愤的说道。

“要么一起滚,要么就闭嘴。”

那五公主说道,轻蔑的语气似乎显得有些不耐烦,这话说的好似对谁都不讲情面,可刚才那一鞭子,直接抽在了陈棠他们那一队的人身上,这也太、巧了吧?

“五公主莫动气,只是一点小误会而已……我看诸位今天也不宜巡逻了,这样吧,我们两队巡逻的任务换一下,今天便由我们先巡逻,诸位好好养伤便是。”

西门流云适时的上前说道,这话说的甚至大度,对面那些人心里气的发抖,可见五公主那不耐烦的样子,便只能住口,生怕这火爆的五公主真的作出把他们送出去的事情。

便怒瞪了西门流云一眼,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声“谢谢”,便扛起陈棠走了。

围观的人见好戏也散场了,便纷纷撤回了自己的帐篷,只是走之前又看了看卫子楚和西门流云,想着这两个人可不是好惹的,这么一阵子,那陈棠一堆人什么便宜都没捞着,却是闷了一肚子气,恐怕有几天让他们寝食难安了。

“多谢五公主解围。”西门流云对那五公主火烯拱了拱手,真诚的说道,若是她没出现,这儿恐怕免不了一场混战,但能这样落幕已经相当不错了,至于陈棠会不会找麻烦,那就日后再说了。

那火烯看了看西门流云,又看了看卫子楚和姬炎,最后视线重新回到西门流云身上,只是那高挑的眼睛有些高傲的俯视,哼了一声说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完便红尾一摔,走了。

只留下西门流云被这句话说的一愣,他有招惹到这个五公主吗?为什么她的口气这么冲?桃花眼看着那火红的身影远去,想来人际关系好到不行的西门流云第一次怀疑自己哪里得罪了人。

“各组安排接手巡逻,马上行动!”姬炎看了半晌,见没事了,便安排等在后面的自己人办正事了,走之前停在西门流云面前,拍了拍西门流云的肩膀,那双狐狸眼中有些无奈,摇了摇头说道:

“西门,你也不时什么好东西啊。”

“诶姬炎你发什么神经?”西门流云的眉毛一拢,觉得姬炎这话有点落井下石的意思,还有些别的意味他却是没琢磨懂,而姬炎已经摆了摆手走远了。

“西门,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西门流云一转头,却见卫子楚也凉凉的说了一句,西门流云那桃花眼有些无语的睁大,这句话有什么玄妙吗?怎么叫着两人轮番来笑话他?

“我好着!像我这么好的人世上已经难找了!”

西门流云无语的回道,而卫子楚直接转身,似乎不忍听他自欺欺人一样,不过在走之前留下一句:“谢了。”

西门流云还想补充点什么,听到卫子楚这两个字,却是忽然收住了口,直到看着卫子楚的背影晃进了帐篷,西门流云还是直直的杵在哪里,那双桃花眼中忽然间闪过什么情绪。

如此精明的西门流云,会听不懂这二人口中的调侃吗?只是那五公主火烯,根本与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丝毫无意,曾经那般深刻的爱过一个人,即便说服自己放弃,又怎能轻易移情他人?

却见西门流云笑了笑,那笑却是带着几分萧索的,口中呢喃:“我能帮你……们的,也就只有这点了。”

王紫的帐篷陆续出来几人,却是九幽、冥王、南阙、北皇、乐九,虽然听到了方才的动静,却也并未放在心上,各自分开回了自己的帐篷,王紫这么不负责任的遁了,留下他们在帐篷里大眼瞪小眼,还不如各自离的远远的,免得互相嫌弃。

而早就离开的王紫,却是寻了一个方向闪电般窜出去了,也未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只是没有往城里去,而是朝着更加安静的边缘而去,直到来到一处旷野,满目的草地,宽宽的大河。

只是着河水定时从海里引进来的,做成了这般陆地的景象,在这巨大的人鱼城池之中,倒是什么都有,似乎为了满足时代生存在这里的人鱼,否则单调的环境定然让人闷的慌。

而这里的景象却是美的很,四下无人,王紫便飞身落下,踩在了柔软的草地上,直到距离河面不远处才停下了脚步,在地上见了几块石头仍在河里玩儿,许是心里有事,动作也幼稚起来。

奔走了这么半晌,脑子里也彻底清醒了,却也不由得更加懊恼刚才自己真是太丢人了,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都是她饿男人,可冷殇也在场,而且冷殇那雪白的瞳孔看向她时,总有些挥之不去的样子。

王紫甩了甩头,似乎想把那双眼睛甩掉,可是好像怎么做都没用,她似乎有些不冷静了,这不能怪她,得怪南阙,还有九幽!还有冥王!反正一个个都不省心!

手中的石子儿仍的有点狠,再宽宽的河面上窜起一个又一个水花,好像那石头仍的是那些不省心的人,仍完了最后一个石头,王紫长长出了一口气,有些丧气的坐在了地上。

揉了揉自己的脸,一定是自己的想多了,不然她怎么会觉得冷殇那双眼睛里满是……侵犯?分明那双如雪花一般剔透的眼中没有丝毫情绪的,一定是她当时有些一乱情迷,竟觉得跟自己接吻的人是冷殇一般。

想着冷殇那冰冷的气场,虽然他现在远在营地,王紫却蓦地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被冻到了,也亵渎了那个如雪一般洁白的男子……

“都怪南阙……”

王紫轻轻的呢喃出口,好像在催眠自己一样,把责任都推倒了那只妖精身上,然后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就这样愣愣的坐了一会儿,眼睛看着河面,那缓缓流淌的海水让她的心情也渐渐宽慰了些,将注意力慢慢转移到了周围的景致上,想着自己真是找到一处美妙的地方,这里可真美,河面如玉带一般从草地间穿过,而微微突起的河岸两边却好像夹着那河流,仿佛摇篮一般。

两岸绿茵遍野,繁花似锦,加之那些好看的沙石铺在草地上,放眼望去,很是绚丽,心情也终于轻快了些,王紫便是如此,一旦被感情的事情扯住,便有种扯毛线的感觉,越扯越乱,但若是撇下了,王紫定然乐得忘记,说是忘了也好,躲避也罢,反正别让她继续烦恼就行。

正欣赏的高兴的事后,却忽然见一个石头仍了过来,王紫眼神一转,很快便发现了,可那石头只以正常的速度在空中划过,落在她的脚边,王紫向石头飞来的方向看去,却是从河边飞过来的,可是那河面上平静的很,并无异样。

正自疑惑的时候,却见又一个石头飞了过来,这次她看的清楚,是从河里飞出来的,又是落在了她的脚边,不待王紫询问,河中变接二连三的飞出一堆石头,可河水一点波动都没有,颇有些诡异。

“是谁在那里?”王紫没有动,却是问道,只因她发现,这些石头似乎都是她刚才扔进河里的,这会儿它们总不能是自己跑回来的吧?

王紫的话音落下之后,却没有让她久等,那宽宽的河面便忽然有意识一般从中分开,流出一条宽宽的水道,那微微翻滚的水面看起来如地毯一般,而一个天神一般的人……人鱼正在缓缓走出。

王紫有些怔愣,不知是因为那人鱼的出现莫名的带着些光环,还是因为那耀眼的颜色有丝丝熟悉,可看清了那人鱼的容貌时,王紫还是有些下意识的屏息,如第一次见到他那般,因为那如童话一般不真实的美好,让她下意识的误以为自己撞见了童话中的人。

却见那人鱼有着一条银色的鱼尾,像是动画作出的效果一般,微微反着莹光,一点都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她这二十四小时内见过的人鱼也不少,五颜六色的鱼尾也算见的眼花缭乱了,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银色的,现在又见,却更有种独一无二的感觉。

王紫忽然想着,怪不得自进入这片海域以至于到了这人鱼的城池当中后,旁人看着那么多人鱼都兴奋莫名的样子,只有她有些兴趣缺缺,她也是第一次到人鱼的地盘,却完全没有新奇的感觉,现在竟有种了然的感觉,莫不是因为她已经见过了最美的人鱼,再见别的,也觉得乏味起来?

而那人鱼的脸更是美的有些如梦似幻,那白皙的有些透明的肤色,长的过分的睫毛,不是黑色,却是水晶一般的颜色,向上的弧度让那睫毛看起来像极了一双翩然欲飞的蝴蝶翅膀,那忽闪的睫毛几乎扫进了王紫的心里,痒痒的……

那双形状的美好的眉毛邪飞入鬓,却带着一丝锋利的感觉,眉上似乎结了一层不化的寒霜,呈现银白色泽,在整张脸上,也许只有这眉毛生的凌厉了。

而那双唇如果冻一般,有些苍白、也有些透明,让人不由得想这每人真是处处撩人……

而那流水一般的银发,如鱼尾一般的银色,仔细看的话却能看到银色中夹杂着些许浅蓝,像是阳光下流过的虹彩一般,穿着一件银色的外袍,里面似乎没什么都没有了。

如此真空的穿着,出了南阙之外,竟然还有另外一个人如此,王紫不由的又有了见到南阙时的想法,这人的衣服下面是否真的什么都没穿,露出那白皙的有些透明的胸膛,平坦结实。

即便美的如梦似幻,也不会让人误会了他的性别,那男子气概让人很清晰的能感受到,不小心往下看去,却见方才那银色鱼尾忽然消失了,那衣衫的下摆垂下来,要见松松垮垮的系着,似露非露着一双白皙的长腿,赤着脚站在她面前……站在她面前?!

王紫忽然后退了一步,瞪大眼睛望着两步之外的人鱼,却见那双果冻一般的唇似笑非笑,那修长好看的手指之间还捻着一块石头,那普通的砂石在他的拨弄下也便的不凡起来。

“看够了?”

却听一个好听的声音想起,似乎带着细微的笑意,如吟唱一般,让人心神一松,王紫也不免被这声音弄的有些走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