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1章:真相公布!

萧氏集团接二连三的出事,让网友们展开激烈的争论。

然而,在他们争论还没有结果时,警署官方网站上,公布的消息,又如沸腾翻滚的开水,炸开了锅。

海市警署官方网站:

对于萧氏房地产公司所属项目工程:海市焦阳区在建工程坍塌事故,经安监部门及警署等多个机关部门,联手调查,经多方取证,确认此事故为人为因素所造成的安全事故。

此次事故造成的原因,即是扣架模板的螺丝被人拧开松动,致使得支架支撑力不足,造成坍塌,人员伤亡!

此次事故造成的直接原因,即螺丝被人拧开的嫌疑人,系死者杨大嫌疑最大。

杨大此案件行为动机原因,待警署进一步调查!

我靠,这是神逆转啊!

本是因房地产商偷工减料造成了事故坍塌,而死者杨大却是他们事故最大受伤害承受者。

死者杨大的家属则是一口一口的大骂萧氏房地产的偷工减料之罪,网友们则是以先入为主的观点,也对萧氏集团的信誉产生了重大的质疑,一时之间对萧氏集团更有甚至对他们的老板萧摇,指责大骂。

然而,短短半天功夫,风向却突然变成,本是最大受害者——杨大,却成了事故造成者,成为最大的嫌疑犯。就因为他,所以才会有事故发生。

官方一公布这个消息,有人持有怀疑,但大部分已经相信了官方公布的消息。

原因呢,当然是杨大那一对无耻的父母。他们提前知道,杨大会死,所以早早就准备了丧服黑纱,还准备好了担架。

这一切证据表明,杨大父母是知道杨大所做之事。然而,这对父母不但没有阻止杨大的行为,还在杨大死后的第一时间内,闹上了萧氏房地产公司,还狮子大开口的要公司赔偿一千万。

一时之间,本是同情杨家人的,全部大骂杨家人。说他们真是丧心病狂,为了钱,连人命都不顾,还无耻有脸的想要赔偿。

哼,如果杨大没有死的话,就不是萧氏公司赔偿杨家,而是要杨家赔偿萧氏公司吧

……网友们大骂之声响起时,接着京城警署官方网站上也公布了:关于萧氏集团旗下的权金城会馆吸毒事件澄清!

网上有网友爆料:京城权金城会馆为客人提供吸毒场所。此事,经查明,确实有人吸毒,然,他们却是在权金城会馆包厢玩乐时,恰巧一人毒瘾发作,被有心人拍摄下来,并不是如爆料者所说,是权金城提供吸毒场所,让人聚众吸毒。

经查明,那位爆料网友称,他是一名狗仔队,因为早知某明星有吸毒,为了获得某明星的吸毒证据,此次跟踪某明星,偷偷混进权金城会馆,恰逢某明星毒瘾发作。

京城警署官方网站上,就没有公布再多的消息。

然,网友们一瞧这信息,真是藏着猫腻呢。

第一,这位爆料者既然是一名狗仔,他混进权金城就是为了某明星吸毒的证据。可他为何对于某明星吸毒一事一字不提,一来就说权金城会馆有人聚众吸毒,让所有人去猜测是我权金城提供吸毒场所,还帮忙隐瞒。

第二,现在众所周知,萧氏集团旗下的权金城会馆,现在可是国内标志性的高端享受的高级会馆。

会馆的安全措施、保密工作都是最严苛的http://

天绝剑仙。

某员工姓李,在不久前染上恶习——赌,欠下了一屁股债。后因还不起,被人追着打,过着东藏西躲的日子。

后某公司,也就是萧运快递公司的竞争对手夏通物流公司的人,找上了他,只要他答应帮忙陷害萧氏集团,那他的赌债就全部还清了。

李姓员工,经过思考最终答应了。

然后,李姓员工从夏通物流公司的人手中拿过毒品,利用公司名义把毒品运到某个人的手中。

然后,交接时,就按被人拍照了。当然了,拍照之人,也是被收买的人。

原来这就是事情真相。

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此时,回到集团的杨玉蓉看着,这些信息,喜笑着道,“呵呵,老板真有你的。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用做,就已经有人给我们澄清了一切。”

只是,萧摇看着那个夏通物流公司时,眉头稍微蹙了蹙。

杨玉蓉看着萧摇的表情,有点疑惑的道,“老板,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明明是一件高兴的事,怎么萧摇一点都不高兴的样子。

萧摇指着说道,“这个夏通物流公司的老板夏树奎,我认识,我们还在一起聊过天,谁能想到,不到两年,他就用着肮脏的手段陷害于我。”她是很肯定夏树奎绝不会是轩辕一族的人。那就是为了利益了。

杨玉蓉有点不明白了,“老板,陷害萧氏的不是章家么,怎么又闹出一个夏树奎了?”

萧摇轻蔑的笑了笑道,“呵,也就夏树奎这个蠢货被人利用了而已,现在无利用价值,就被人扔了出来。”如果夏树奎不存了陷害萧运公司的心思,也未必能让章家利用得起来。

杨玉蓉实在不了解萧摇与章家人的恩怨,也就不在多问了。

冷家

章玉敏已经在冷家哭了一天了,谁劝也没有用。

章玉敏眼睛红红的哭着求着道,“姥爷,我妈妈到底犯什么错了,会被表哥抓起来?姥爷,求求您了,让表哥放了我妈妈吧?”

冷竞尧听着烦了,就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去了书房。

章玉敏一直在冷家客厅哭,当然惊动了冷家其他人。都出来想看个究竟,为何章家的小公主,会在冷家一直哭。

当然了,这些人现在还不知道,冷昶睿把冷凌茹给抓了,不然,就不会这样想,也不会出来看个究竟。

冷雪妍自从上次在萧摇的认亲宴会上,被冷昶睿吓过之后,就变了另一个人一样,不爱说话,脸色阴沉,但野蛮性子仍然没有改!

她看着章敏玉,没有好气的说道,“你哭什么哭,你哭丧啊!”

章玉敏只是红着眼瞪了一下冷雪妍,然后继续哭。

厉梦娴寻着声音过来,正好看到,章玉敏红着眼睛与冷雪妍大眼瞪小眼呢。

厉梦娴看着章玉敏红肿的眼睛,柔着章玉敏的头发,问柔的问道,“敏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章玉敏抽抽嗒嗒的说道,“大舅妈,求求您,让大表哥把我妈妈放了吧!”

一屋子冷家的人,听到这个傻愣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