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75小黑篇:厉枫殇迟早要面对车轮下的炸药

“温晴了解我,我不是一个那么容易被人用语言激怒的人。所以我会因为担心出意外,更加会避开那条分路。”厉枫殇不太赞同李荣的分析。

李荣想了想,试探地说道:“那么,如果不是分路有危险,温晴小姐的真正意思其实是悬崖路段会有埋伏?”

厉枫殇像是突然被点醒,一下子明白过来。

“对,她让我别往分路走的时候,眼神并没有直视我的眼睛,说明她认为自己说的话是在骗我。而后那么急着赶我走,就是因为怕我发现事实。”

李荣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道:“不管是什么意思,总之政和党那帮人是还会再来偷袭的,这才是肯定的。妈的,真不让人安生。”

厉枫殇嗤笑道:“这就不安生了吗?哪一次我们的任务是安生度过的?李荣,你要知道,做我们这行的,就要能面对这些不安生的事情。一旦解决的次数多了,以后的任务才会变得安生,懂吗?”

李荣点点头,“我知道了。老大,那我们接下来的路线该怎么办?改计划往分路走去吗?”

厉枫殇看了看外面,又探出身子看了下后面车辆的行进速度,坐回车椅上,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路线方案。

李荣则在一边安静地等着厉枫殇发话。

就这么过了好一会,眼看就快到分叉口了,李荣有些着急,但又不好打扰厉枫殇,只能提醒司机放慢车辆的速度,好争取点厉枫殇考虑的时间。

终于,在离分叉口只剩一点距离的时候,厉枫殇开口说道:“李荣,你吩咐下去,除了一车装满炸药那辆留下来跟我们前三辆车走悬崖路外,其余的车辆全部往分路走去。”

李荣连忙按照吩咐去通知。

等到了分叉口的时候,李荣看着车辆分批进入各自的道路,忍不住开口问道:“老大,你明知道悬崖路口有危险,为什么我们还要往哪里去呢?”

厉枫殇淡淡地看了李荣一眼:“谁说是我们要往悬崖路口开去?是我,不是我们。”

李荣眼睛一睁,瞪大双瞳,完全不赞同:“这怎么可以?要是遇到危险的话,我还可以帮忙老大作战。”

厉枫殇示意司机停车,眼神一瞥,让李荣下车。

李荣有些不太愿意,坐在车里不肯动。

厉枫殇没了耐心,一把拉下李荣,李荣只好从车上下来,被厉枫殇塞到另一辆车的副驾驶位置上。

看着李荣一脸担心的样子,厉枫殇好气又好笑:“你是忘记了我是谁了吗?就那么一点偷袭,你觉得我会怕,会搞不定?”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厉枫殇对于手下人的关心,还是挺感动的。

“我知道老大你很厉害,可是那帮政和党的人,我了解。他们为了达成目的,真的是什么阴招都能用出来的。要是你……那该怎么办?”李荣还是很担心,他这条命是厉枫殇救的,他不想自己没有机会报答他。

厉枫殇正色道:“我见过的事情,经历过的战斗,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了。”

“你知道为什么不让你跟我吗?就是因为这两条路都各自暗藏玄机。我们必须分开,各带各的队,这样才能保证任何一方要是碰上偷袭都不会损失太严重。你要是再这样拖延下去,知不知道我们面临的危险就多增加了一分呢?”

李荣被厉枫殇的话震慑到,只好不再说什么,关好车门,示意司机开车。

厉枫殇站在原地,看着最后一辆车拐进分路口后,往旁边的树枝上看了看,果不其然又发现了一根断枝。

料姜堰永远也不可能想到他那么周密的计划,居然会败在这种小细节上面。

厉枫殇心里叹口气,看来这次任务注定要好事多磨了。

等到他重新坐上车后,司机发动车辆带着后面的三辆车往悬崖路段开去。

厉枫殇拿起对讲机,沉重地开口说道:“我们这段路注定是要非常危险的。所以一旦碰到任何伏击,大家不要管车里的东西,马上拿起武器战斗吧。”

说完,他就放下了对讲机,心里想着,不知道温晴到底怎么样了?很快,就要再见面了吧,温晴。

被厉枫殇记挂着的温晴现在的处境比之前是要好太多。她坐在姜堰的车上,正与他们商量着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温晴指了指悬崖路段的入口,说道:“这一段路,地势比较险峻,要是我们在这里设下埋伏,可能还没等到袭击他们,我们自己就会因为各种意外先丧命。所以我不赞成在这里埋伏。”

“可是这里是唯一一个只要设了埋伏就一定会成功的路段。就这么放弃了,我觉得太可惜了,而且谁也不能保证就我们这么点人,可以在后面的路上能够一次袭击成功。”老吴厉声反对道。

姜堰摸摸下巴,帮着温晴说道:“老吴你先别急,让温晴先把她的想法说完。”

“老吴也没说错。这里的确是最能成功的点,但不是一定能成功。你们看这里……”温晴指了指地图,继续说道:“要是他们没有从我们的正面进来呢?”

老吴顿时语塞,低头仔细看地形图。

温晴可顾不上老吴有什么表情,继续分析道:“要是他们没有从我们的正面进入这个入口,那么哪怕是稍微近一点的距离,他们就可以非常轻易地发现我们的身影,从而先发制人,那我们就真的没有胜算了。”

“的确,这个方案只是看似完美,但实际上漏洞百出。因为关键点在于他们会按照我们计划的方向走。那么,温晴你有什么别的方案吗?”姜堰此时对温晴已经有了完全的信任。

温晴摇摇头,说道:“我暂时还没发现什么比较安全的伏击点。”

老刘观察着地图:“我倒是有个想法。”

“你说来听听。”

老刘说道:“既然在悬崖路入口处设埋伏比较危险,那么我们何不在悬崖入口稍远一点的距离设埋伏呢?”

姜堰蹙着眉毛,问道:“要是在这里设埋伏,我们的目标会很大,更容易被发现。”

老刘摇摇头,指了指地图上的那一段路:“你们看,在这里虽然有姜先生说的问题在,但是我们的伏击,又不一定需要人在那里。”

众人一脸疑惑,看向老刘。

老刘解释道:“我们上一个任务,打得是在那条分路上埋下炸药,炸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后再上去抢。那么这次,虽然这地方是悬崖,不太好行动,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用炸药,炸他们个措手不及。”

温晴连忙阻止道:“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用炸药固然可以快速解决战斗,但是他们车上的东西不是别的,全是君火。”

“我们如果这样做的话,不仅拿不到君火,还白白浪费了那一堆炸药。要知道,现在姜先生最缺的就是君火。”温晴当然不希望他们用炸药,万一伤到厉枫殇怎么办。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是说,咱们埋的炸药,不用太多,目的就是要吓唬他们。”

老刘觉得自己这个主意虽然不说特别好,但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我的意思是说每一辆车前炸一次,让他们的力量可以分散掉,这样我们冲上去,只要快狠准地干掉开车的人,那么这辆车上的货,不就是我们的了吗?”

温晴还想继续阻止,但是姜堰却意外地觉得这方法很好,赶在温晴开口前,说道。

“虽然老刘的话讲的糙了点,但是这样的方法,却显得干脆利落。我们现在的要旨就是抢君火,而不是要跟他们战斗,的确需要快狠准地完成任务。”

温晴依然没放弃,试图劝服他们不要埋炸药。“可是要是引爆员没有掌握好时机,把车一起炸掉了,那么不也是得不偿失吗?”

“温晴小姐,如果我们都一直在担忧这不行那不行的话,按照我们这么短的时间,根本来不及想出你想要的完美方案来,难道我们就不行动了吗?”

姜堰在一旁示意老吴讲话不要那么冲,自己转身看着温晴说道。

“温晴,你别介意,老吴也是当兵出身的,说话都是那么直接。不过,虽然老吴的话听起来很不中听,但是我跟他的想法是一样的,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温晴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只好说道:“我的意思也不是非要我们的计划达到有多完美,只是目前大家定下来的计划都有致命的问题。如果不把这些问题解决,就算派再多的人,有再多的设备,都无济于事。”

“那温晴小姐否决了我们那么多计策,那你现在是不是有更好地计划了呢?”老刘反问道。

温晴硬着头皮回答道:“我的确没有想到什么可行性强的计划,但是这不代表我看不出来你们的计划有什么不妥。”

老吴嘟囔了一句:“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还说个屁啊。”

姜堰在老吴身边听到了这句话,暗地里瞪了老吴一眼,老吴只好闭上嘴,不多说些什么,但是脸上的神情分明写着“不想搭理温晴”几个字。

温晴知道现在她靠的完全是姜堰的信任才能站在这里跟他们商量对策,要是自己真的今天没有说出什么有价值的话,那么不说姜堰,他的这几个手下恐怕都要对她有异议了。

温晴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地形图上面,试图找出更加安全可靠的方案来。

姜堰安抚着老吴和老刘,让他们在一旁等待着。

温晴扫过地图上的每一个点,试图找一个不那么明显的位置去安排伏击点。

看着看着,她的眼睛一亮,抬起头说道:“你们看这里。”

众人的目光被她所指的位置吸引,只见地形图上的那一点,是非常靠近悬崖的一块大石头处。要是人走在那里,根本就是没有悬念的,一定会掉到悬崖下面去。

老刘跟老吴立马觉得温晴是在戏耍他们。

老刘说道:“我还以为温晴小姐能想出什么好的计策和伏击地点来,你看看,这是一个好地点吗?难道不是要送我们的兄弟直接去死吗?”

“我看啊,温晴小姐恐怕是还想着寒鹰的那位老大吧,所以根本就不是诚心实意地为我们出谋划策。”老吴也跟着老刘一面倒。

姜堰一听到老吴的话,立马制止道:“闭嘴!”

老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讲得有些脱离了底线,立马将剩下的话咽会肚子里面。

姜堰这才敢抬头去看温晴的表情。

温晴自己倒是没有姜堰那么大的反应,她只是很温柔地对姜堰笑了笑。

“我没事。只是还是想请你们听完我的计划,再来质疑我可以吗?毕竟,你们在审问俘虏的时候,都是还会给他们开口解释的机会吧?”

姜堰连忙说道:“你怎么把自己跟俘虏相比,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你有什么就说什么,不用理会他们俩。”

温晴看了下老刘跟老吴,他们二人只好开口说道:“温晴小姐,我们当兵的都是直脾气,你就大人大量别计较我们刚刚的态度了地,你请说吧。”

温晴点点头,说道:“刚刚你们提过,可以直接用炸药炸一个猝不及防。我之前反对,是因为你们要埋的地点太容易造成误伤,到时候引起车里面君火炸药的爆炸,那我们也活不下来。”

温晴指着地图上的那一点,嘴角浅浅的往上扬起:“但是面对面的战斗,我们的确有人数上的吃亏,那我们唯一能利用的就也只剩下炸药。所以……”

“所以我刚才看了看地图,试图去找一个既不会因为误伤,炸到君火,也能够引起他们慌乱的方法。”

姜堰追问道:“是什么?”

温晴指着地形图的悬崖附近说道:“你们想想,他们肯定心里也会有心理准备来面对我们的偷袭所以我们的袭击点必须攻其不备。”

“入口处,出口处,都不可以,因为这些地方是他们一定会加倍警惕的。只有路中间,是他们最有可能放松警惕的地方。”

老刘不解地问道:“可是路中间地势那么开阔,我们根本找不到掩埋点去掩埋炸药啊?”

温晴勾起嘴角,说道:“所以我们需要这块大石头。”

众人一齐看向温晴,不知道温晴是什么意思。

“你们看,这块石头跟路中间的距离有多远?”

姜堰凑上前看了看:“这地形图是一比一百的比例,按照图上来看,不会超过两百米的。”

“但是要是这块石头被炸掉,那么石头的碎片和炸药的响动,它们的程度是不是一定会超过两百米呢?”

姜堰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利用炸药炸起的碎石和响动来干扰他们?”

温晴勾起嘴角,见姜堰差不多被自己说服了,心中暗暗喜道:“就是这样。”

“你们看,首先,碎石一定会炸到他们的车附近。这样车是不是必须得停下来,然后一定会有人下车来察看情况。只要我们的人趁他们想要挪开挡路的石头的时候,摸上车去,杀掉车里的其他人,我们的任务不也就能完成了吗?”

老刘还是有些担心,问道:“你确定炸飞的石头一定能影响到他们吗?”

温晴摇摇头,说道:“我不确定。但是我知道这石头就算不能影响到他们,但起码还是可以挡路的。只要他们中有人下了车,我们就可以上前攻击。”

姜堰摸摸下巴,也在思考着温晴的计划的可能性:“老吴,我们的先头部队什么时候才会到悬崖路段那里?”

老吴上前说道:“上午的时候,我刚跟他们联系过。他们已经超越了寒鹰组织的队伍,大概能比寒鹰的人早一天到达。”

姜堰摇摇头:“不行。只是提前一天还来不及。”

“你马上去联系他们,让他们务必连夜赶路,提前两天到达,而后将身上的炸药全部埋在悬崖处的石头那里,埋得越多越好。”

老吴点点头,马上就去联系先头部队的负责人。

姜堰又仔细看了看地图,对旁边的老刘说:“老刘,你去安排下底下的人,跟他们交代好我们的计划,告诉他们到时候一看到人下车,就代表任务开始,三人分一辆车。要是发现有些车里只坐着人,那就不用客气,直接塞一个手榴弹进去。”

老刘说道:“是,姜先生。”说完便也转身离开了。

现在,这辆车的内部会议室,只剩下了姜堰和温晴。

温晴明白姜堰是故意将他们俩支开的,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姜堰要单独留下她,是要跟自己说些什么吗?

温晴心里有点紧张,难道姜堰看出她的真实意图了吗?

姜堰却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温晴在这一瞬间僵硬的身体,而是非常自在地靠坐在凳子上,也不说话。

温晴终于有些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姜堰摇摇头,指着会议室里面的另一把椅子,对温晴说道:“来,你把椅子拿过来,坐到我身边来。”

温晴摸不清姜堰的心思,只好按照他话来做。等到她坐到姜堰旁边的时候,姜堰突然一下子抓住了温晴的手。

温晴被姜堰的举动吓了一跳,低头去看姜堰,只发现姜堰的眼底深不可测。温晴立刻绷紧了神经,试图加强自己的警惕性。

姜堰能够感受到温晴的身体在那一瞬间变得僵硬无比,他有些失落。

温晴虽然跟他合作,但是心里对他还是设防设得太过明显了。

要是温晴此刻知道姜堰心里所想的并不是在怀疑她的合作性,而是在担忧自己对他过于警惕,不方便谈个恋爱,蹭个油什么的,温晴肯定会直接踹他一脚。

谁叫这男人之前脾气反反复复,还划伤了她的脸,没跟他算账就好了,还想她对他态度好,搞笑吗?

很久以后知道这个事实的温晴在心里吐槽着。

不过,回到现在这个时候,温晴是真的有些紧张,要是姜堰不按照她之前的计划进行布局的话,那么厉枫殇迟早要面对车轮下的炸药。

就在温晴心里各种想法翻来覆去的时候,姜堰又像刚抓住温晴手时那么突然的样子,又放开了温晴的手。

温晴一下子被姜堰的态度搞得彻底糊涂了。

但是她是什么人,心思何等聪明伶俐,看着姜堰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心下便知道自己的计划是万无一失的了。

于是,温晴越发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看着姜堰,姜堰只觉得头疼,他不相信温晴看不出他故意流露出来的情绪!可是人家就不上当,怎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