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74小黑篇:温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姜堰回想了下温晴的话,说道:“我们这个方案也只是初步,因为说到底,我们不是厉枫殇,不能保证他一定会走那条路的。”

温晴说道:“但是我却把你接下来可以做的事情都告诉你了。”

姜堰眼睛瞬间睁大,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一定会走那条路?确定吗?”

温晴也收敛调笑的神色,严肃地说道:“是,因为除了这条路,他们无路可走。厉枫殇虽然并没有太过于直接的告诉我他们的路线,但是我可以从他的言辞中得到这个消息。”

姜堰笑了笑,对于温晴的配合相当的开心:“好,这个合作真的是相当有利可图。温晴,这次的任务要是成功了,我一定会在结束后,好好报给上级,让上级多给你些奖赏的。”

温晴神色变得更加严肃:“我只是跟你合作完成任务,并没有说要加入你们。”

姜堰不以为意,说道:“只要完成了任务,那到底是谁完成的,何必分的那么清楚呢?该得到哪一些东西,这些才是你最需要计较的。”

温晴看着姜堰的神色,莞尔一笑道:“那不知道姜先生,想要的是什么呢?”

“我想要的,当然是这批君火。”姜堰从未隐瞒过自己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况且现在他与温晴已经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就更无需隐瞒什么。

温晴从他的话中却听出了弦外之音,顿时有些惊讶道:“你不是为了政和党的任务?你想要独吞这批货?”

姜堰点点头,说道:“你也不需要这么震惊,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W国现在国内是什么情况,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要是我真的将君火抢到运回去,哪怕我这边的队伍赢了,我也会被秘密处死。因为身为政aa府的人,是不可能让一个做暗面里工作的人掌握太多秘密的。”

温晴抓了一下被单,说道:“那你为什么要劝我加入W国政和党?”

姜堰浅浅的笑了笑,现在才是真正的对温晴有了信任:“我原先也只是试探你,看来你现在并不是很想跟镇府扯上关系,那么我也不用害怕你日后会向镇府告密。”

“不过,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加入我的队伍里来,以后跟着我混,我们一起重新组织个新的组织,让其他人能够听到我们的名字就闻风丧胆,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未来?”

温晴没有料到姜堰的真实目的居然是这样的,她觉得事情有些超乎她的想象,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地步,温晴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姜堰也不气恼,耸耸肩说:“我也不在乎你愿不愿意,只要你能帮我拿到这批货,那么我就一定会放了你。并且答应,以后绝对不会威胁你加入我。怎么样?”

温晴镇定着自己的情绪:“我想要跟你合作,是因为我现在的确没有能力自己一个人完成任务。而你,你既然已经计划的那么好了,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跟你合作呢?”

姜堰摸了摸温晴的脸,说道:“原先我认为你是可以制衡厉枫殇的王牌,虽然现在我已经不那么认为了,但是我忽然发现,在设计进攻路线上,你比我的人都更有远见和才华。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姜堰弯下身子,附到温晴耳边,轻声说道:“我说过了,我喜欢你。当然希望以后我能得到的一切,都可以跟你一起共享啊。”

温晴被姜堰的话,弄得鸡皮疙瘩的掉了一地,她一直觉得姜堰的行为很反常,所以想挖出点更多的东西,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姜堰的胃口居然那么大。

姜堰以为温晴被自己的话吓到,非常满意。于是他站了起来,稍微离温晴有一点距离,继续说道:“怎么样?还想跟我继续合作吗?”

温晴悄悄地松开一直抓紧被子的手,笑道:“当然,为什么不呢?说到底,你是为政和党做事情,还是为了谋划自己的利益,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只要完成阻拦厉枫殇的任务,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姜堰勾起嘴角说道:“你认为你可以全身而退吗?”

“你今天既然跟我说了这么多,肯定不会让我安安稳稳地离开的。”温晴又不笨怎么可能会想不到。

姜堰很欣赏温晴的直接,说道:“那么,你的决定呢?”

温晴想了一会,给了他一句很肯定的回答:“我跟你合作。”

姜堰邪魅一笑,朝温晴靠近了些:“我可以认为你这是选择了我吗?”

“随你怎么理解吧。只是我们现在还不出发吗?寒鹰组织的车队,此时应该快要到沼泽地那里了吧。”姜堰怎么想那是他的事,至于是不是选择了他,只要她心里明白就好。

姜堰看看外面的日头,说道:“差不多了,我们马上就出发。不过,你现在的身体,可以行动吗?”

温晴下了*,走到姜堰身边,还转了一圈:“你觉得我有那么弱吗?虽然不能跟之前相比,但是跟着你们的队伍去进攻,这样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姜堰点点头,伸出手来扶着温晴,温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姜堰解释道:“我们合作的事情,我只希望我们俩心中有数就行,不要声张。”

“这样在路上,万一有寒鹰组织的人来跟踪,他们也只会以为是我挟持了你。既然他们可以来找你一次,那么一定会来找你第二次的。”姜堰很狡猾的算计着。

温晴瞬间明白了姜堰的意思,有些气愤的开口道:“你想让我来当诱饵是吗?”

姜堰点了点头表示温晴猜测得没错。

温晴几乎是立刻反驳道:“厉枫殇已经对我下了杀心,你觉得他们还会来救我?”

姜堰解释道:“不,我是让他们来杀你的。”

温晴表情愈加的不好,“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厉枫殇之前是以为我已经死了,所以不会担心我把他的计划说出去。而你现在就偏偏要让他们发现我还活着,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出发了,无法临时更改路线。所以势必会想方设法地来找人杀我,以堵住我的嘴。那样,你就可以设下陷阱,先解决掉寒鹰组织的部分兵力是吗?”

“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件好事情啊,温晴。”姜堰摸了摸温晴的头,冷冷笑着。

温晴耸耸肩,说道:“没办法,天生丽质,又聪明绝顶。你能怎么办?反正我已经确定你现在杀不了我,你也别想用其他事情来吓唬我。”

姜堰几乎要被温晴逗笑,他还想再说些什么。

帐篷外,传来老吴的声音。

姜堰干脆扶着温晴走出帐篷,老吴看到他们俩在一块的时候,不自觉张开了嘴,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

他没有理会老吴的吃惊,示意老吴直说什么事情。

老吴的眼睛往温晴身上看了看,姜堰说道:“不必担心,直接说吧。温晴是不会说出去的。”

老吴只好遵命,说道:“我们的小分队已经派出去了,刚刚传来消息说是已经赶上寒鹰组织的队伍,他们果然是往悬崖路走去的。”

温晴得意地看向姜堰,示意姜堰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姜堰看了眼温晴的样子,笑了笑,示意老吴继续说下去。

老吴有点不理解这两个人的关系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黏糊,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他们已经加快速度赶到寒鹰组织前面去了,明天晚上大概就能赶到悬崖路段进行埋伏了。”

温晴听到这里,说道:“你们的速度还挺快,但是不怕寒鹰组织也有先头部队在前面吗?万一两支队伍碰上怎么办?你们打得过他们吗?”

老吴被温晴的话抢白,脸上一红,“我们这支队伍是以隐藏技能出名的,从来只有我们发现别人,还没有别人发现我们的时候,所以你说的这种情况,是根本不会出现的!”

温晴吐吐舌头,不再搭理老吴。老吴看着温晴一脸不屑的样子,想要继续跟她说,但是被姜堰给拦住了。

“温晴说的也有道理,你传话回去,让他们务必要小心。对了,我之前让你通知大家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现在情况怎么样?可以走了吗?”

“姜先生,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不过……”

姜堰偏头看向老吴,问道:“不过什么?把话说清楚,别吊人胃口。”

“那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啊,到时候别怪我。”

姜堰不耐烦地说道:“你再不说的话,是想被削职吗?”

老吴只好闭着眼睛大声说道:“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差你这里的帐篷了,但是因为你一直在里面不出来,我们也不敢进去打扰你。”

由于老吴的声音太大,本来还在营地里收拾东西的人,一下子就全部停下手里的的动作,集体看向姜堰这里。

姜堰怎么也没想到老吴的话原来是这个,他顿时被底下的人看得有些脸上挂不住,正想说些什么斥责老吴,就听到旁边传来温晴的笑声。

温晴笑着说:“哎,你身边的人还挺好玩的啊。要是到战场上去,根本不需要什么手势来传递战略了,让他在那里一喊,整个战场上的人都可以听到了。”

老吴说完也发现现在的处境有点诡异,趁着姜堰被温晴的话吸引走注意力,赶紧脚下像摸了油似的,飞速从姜堰身边跑开。

老吴跑走的时候带起一阵风,姜堰这才反应过来,大骂道:“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说完后,姜堰恶狠狠地看向营地里的人,大家立马转过身来,赶紧忙着手头的事情,都装作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

姜堰这才觉得脸上好受了些,回头看向温晴,却发现温晴还是笑的花枝乱颤,顿时没了脾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另一边,霍北的队伍刚刚赶到悬崖路段那边。霍北一路上都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厉枫殇要支开他。而且,还选了这么一条危险重重的路段。

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赶到了这里。

霍北带着队伍在悬崖旁边进行休整,顺便看看在这样的地形上要是遇到了伏击该怎么解决,毕竟未雨绸缪总是有道理的。

他安排手下的人占据好地理位置安营扎寨,自己溜达到悬崖附近。

他探头看下去,发现悬崖下面并没有地图上标的那么凶险。

虽然从悬崖上往下看,这个高度是很深,但是并非不能看到悬崖底部。霍北小心地挪到悬崖最边上,往下探头看去,只见底下是一大片比他身处的森林还要茂密的原始森林地带。

霍北有点心惊,这要是掉下去,就算运气好到不会死,但是要想活着从这样未开发的原始森林走出来,可行性也是非常的小。

他小心翼翼地从悬崖边离开,回到中间安全的路段,心里还有点后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霍北打算转身去查看下他们将帐篷安得怎么样,却在转身的瞬间看到有什么动静从森林里传来。

他非常警觉地示意其他人都不要出声,往隐蔽的地方躲去。他自己则开始往传来声音的那个方向慢慢走去。

等快走近的时候,突然跳出来一只兔子,活蹦乱跳地从霍北身边跑开。

霍北被突然出现的兔子吓了一跳,但还是快速地平复心情,往兔子出来的方向看去。

霍北定睛看了好一会,没发现什么情况,但是却总觉得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于是他走到队伍中间,对大家说道:“我们还是把营地扎在比较隐蔽的地方吧。接下来大家的任何行动都要小心隐蔽,我总觉得这里不只有我们在。”

等到所有人都按照吩咐去完成各自任务的时候,霍北又看向了刚刚兔子跳出来的地方,那里还是无声无息的样子。

霍北想,该不会是自己紧张过头了吧。

他摸了摸脑袋,索性不再细想下去,转身去隐蔽地点集合了。

那时候的霍北,根本没想到他不好的预感是真的。等到他在飞机上疯狂寻找的时候,他才在无比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再靠近去看一眼呢。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正沿着霍北留下的痕迹赶路的厉枫殇队伍,此时已经走过一天的路程。厉枫殇坐在车上,看着外面的景色,不发一语。

李荣在厉枫殇的旁边显得有些不自在。没办法,老大不高兴,作为属下的自己也不能光看着主子不高兴,现在霍北也不在这里,只能自己得想办法帮老大排忧解难。

觉得自己身负重任的李荣,于是有话没话的开始找厉枫殇聊天。

李荣说道:“老大,你看这森林的景色还真是好啊,虽然被开发了主道路,但是这内部还是纯天然,想我以前在W国的时候,都没有机会见到这样的风景。”

“你以为我们是来旅游的吗?”厉枫殇瞥了李荣一眼。

李荣忙解释道:“啊,没有,我不这个意思。我就是想说,你看我们都已经出来了,那有些不高兴的事情就跟这风景一样,看过就过去了呗。这样不是更好吗?”

“看过就过去?你心也可真大,万一就在刚刚过去了的风景里面,敌人就在那里埋伏,按照你这个理论,那我们永远都发现不了敌人,并且找不到可以隐蔽的地点,只能被敌人追着打了。”

李荣一下子被厉枫殇充满火药味的话给呛到,说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你也不用想着说些什么来让我开心一点,与其想着这些,还不如想想该怎么解决W国政和党这批人吧。”厉枫殇摆了摆手,示意他安静。

李荣摸摸脑袋,果然安静了下来。

厉枫殇继续看着外面,心里的不安也随之加强。他一直想着温晴的一句话“不要走那条分路”,重点是在那条分路,还是在不要走上面?

厉枫殇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开始痛起来,接连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他完全是在靠自己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

有些受不了了,厉枫殇稍微靠了一下椅背,想要闭上眼睛休息一会。但在闭上眼睛的瞬间,他往外面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厉枫殇发现刚刚经过的一棵树,看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

他忙坐直身体,往外看去。他发现那棵树上有一个枝干居然无端端的断掉了。

厉枫殇心里一下子警惕起来,看来有人已经跟过来了。这时候,李荣不动声色地用胳膊撞了一下厉枫殇的的胳膊。

厉枫殇转头看向李荣,发现李荣也是一脸严肃,指着外面一棵同样断了枝干的树给他看。

二人对视,互相点了点头。

李荣拿起对讲机,对后面装着军火的车辆发话:“各分队注意,加强警惕,加强警惕。”

厉枫殇皱眉看向李荣,问道:“我们这条路走过去,会有一条分叉口,一边通往悬崖路,一边通往分路,你说他们这样是会在哪里设埋伏呢?”

李荣苦恼的摇摇头:“恕属下愚钝,只从这方面来判断,暂时还看不出他们会在哪里设埋伏。也没准可能会设在还没到分叉口的路上,这也说不准的。”

“的确,我们都不能确定。那为什么温晴会那么肯定地跟我说不能走分路呢?”

李荣听到“温晴”这两个字,回过头看了厉枫殇一眼。

厉枫殇察觉到李荣意味深长的眼神,解释道:“这是那天我见到她时,她跟我说的。不过估计也没什么用吧,她都已经跟姜堰合作了,那么告诉我的讯息估计要么是假的,要么就是无效的。”

李荣倒是听到这番话后,眼珠子转了转。

“我不那么觉得。老大,你想啊,如果她真的跟姜堰合作的话,那又何必告诉你这个?而且要是真的没什么用的话,说出这句话,岂不是很奇怪?”

有时候啊,这感情的事也同样是当局则迷,旁观者清。

厉枫殇觉得有些道理,问道:“那你觉得呢?”

李荣摸着下巴想了想,说:“我有一个猜测,不过有点冒险。”

“快说。这时候别卖什么关子。”厉枫殇明显有些不耐烦。

李荣点点头,道:“温晴小姐让你别往分路走,那么她的意思肯定是分路会有埋伏。但是如果她一开始就能预料到你一定不会信她的话,那么老大你肯定不会听她话,所以接下来你的路线就一定会是这条分路。你看,她这是不是在故意刺激你,好让你按照她的路线来走?”

“温晴了解我,我不是一个那么容易被人用语言激怒的人。所以我会因为担心出意外,更加会避开那条分路。”厉枫殇不太赞同李荣的分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