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73小黑篇:你是在想为什么我既然见到厉枫殇,为什么没跟他走?

众人点点头,姜堰继续说道:“我原先也不确定的。但是我问过给我帐篷里看伤的医生,说她的伤是被其他人划伤的,那么如果她没有阻止了对方什么事情,对方为什么要对她下手呢?这一切难道还不能证明我们的计划已经被对方得知了吗?”

众人被姜堰的话堵住,一时没有声音。

这时候,老吴站出来问道:“那姜先生,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姜堰想了想,原本就皱起的眉此时拧得更紧:“先等老刘回来。”

“我想寒鹰组织的人就算今天就开始出发,也走不了多久的,他们的东西太多,行走的速度也就会比一般人慢一点。我们稍微晚一点设下埋伏,也来得及。所以目前,就是要找出他们会往哪条路行进。”

众人觉得姜堰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大家开始商量如何设计埋伏的事情。姜堰在一边听着他们的各种主意,心里却想着不知道温晴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同样也正在想着温晴的厉枫殇,此时刚刚摆脱了后面政和党的追兵。

厉枫殇带着小分队穿过重重森林,终于在日落前赶回了自己的营地。

一到营地,就看见李荣正在营地门口急的团团转。

李荣一看到厉枫殇的身影,就连忙跑上前,说道:“老大,我们昨天晚上不是说过今天的任务由我来执行吗?你怎么就自己带着队伍跑出去了?”

厉枫殇没有理会李荣的话,只是一个人木讷地往营地的小木屋走去。

李荣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向旁边的人问道:“老大这是怎么了?你把今天发生过的事情统统都给我说一遍。”

旁边的人回答道:“我们早上到了那里便按照计划进行,成功地掩护老大进了营帐。不过,他出来就变成这样了,然后就告诉我们可以撤退了。”

李荣本来还以为能听到很长的一段话,只是没有料到这么快结束了,他一愣,说道:“就这样?”

说话的人点点头,很严肃认真的回答说:“就是这样。当时只有厉先生进了帐篷,我们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李荣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在人群中看了看,似乎没看到那个人的身影:“那个女人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吗?”

那人点了点头,说道:“撤退之前问了厉先生,他说不用管了。”

李荣听到他的回答,心里想了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挥挥手,示意小分队的人都下去休息,便往小木屋走去。

厉枫殇此刻正坐在小木屋的门槛上,眼神非常冷冽地望向政和党营地所在的方向。李荣还没靠近厉枫殇,就已经觉得浑身被厉枫殇散发出来的冷意给刺激到。

李荣走到厉枫殇身边,怯怯的说:“老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听到话的厉枫殇像是才发现李荣进来了似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是真的来问接下来的计划吗?”

李荣嘿嘿笑道:“被你看穿了啊,那老大想要说些什么吗?”

厉枫殇站了起来,脸色很冷,说道:“没什么可说的,你吩咐下去,明天太阳一出来,我们就开始动身,沿着那条悬崖路的方向走。”

李荣说道:“真的走悬崖路啊,之前确定的森林大道的分支不是更安全一些吗?”

听到这条路,厉枫殇耳边就响起温晴说的“千万不要走”,他觉得自己应该不能相信温晴的话,但潜意识又觉得温晴的话饱含深意。

于是厉枫殇说道:“你怎么那么多话?不走那条路肯定是因为那条路谁都能想得到,谁会不知道那条路最安全呢。但是往往以为是最安全的地方,通常也是最容易制造危险的地方。”

李荣想想觉得厉枫殇的话很有道理,于是便准备下去吩咐各路小分队。但在转身前,李荣一拍脑袋,暗责怎么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于是他转回身来问道:“老大,你这次去探查情况,敌方的兵力有摸清楚吗?”

说起姜堰那边的兵力厉枫殇便暂时忘记了温晴的事,认真的给李荣分析着敌方的形势。

“从表面上来看,他们现有的兵力非常精锐,但其实精锐的兵力只有一部分,其他的都非常好对付,不过是滥竽充数而已。而且,我们今天捣毁了他们的弹药库,想必他们的战斗力会直线下降。”

李荣惊喜地说道:“老大,你毁了他们的弹药库啊,太好了!”

厉枫殇皱着眉头,像是特别嫌弃李荣的大嗓门,于是李荣赶紧降低声音,却还是忍不住兴奋道。

“老大,你出马果然事半功倍,这样的话,就算遇上了,他们也不是我们的对手。那么这一路上最大的障碍相当于已经解决了一半啊!”

厉枫殇看着李荣高兴的样子,冷冷地补刀道:“我说了,那只是表面上的兵力,我还没有说他们的隐藏兵力,你那么高兴干什么?”

李荣一愣,说道:“啊,还有其他兵力?”

厉枫殇面色沉重地说道:“捣毁他们弹药库的时候,我发现有很多武器套,但是里面却是没有武器的。算了算他们营地里的人,这些武器套都是多余出来的。那么,只能证明一点,他们有一部分人并不在营地里。”

李荣心下一凛,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老大,你是怀疑他们在我们可能行进的路上设下了埋伏?”

厉枫殇点头应道:“只怕这埋伏,会是沿路设下小型炸药。”

李荣着急地说道:“设下炸药,他们是疯了吗?不怕我们的货也会跟着爆炸吗?”

厉枫殇皱紧眉头,他也不知道是因为担心埋伏的事,还是因为温晴不愿意走的事。

转身看向窗外,暂时收拾自己的心情,“我们明天就出发,沿着霍北留下的痕迹走,这样的话,起码可以躲过他们的埋伏。”

李荣有些担忧地说道:“万一他们能猜到这条路,怎么办?”

厉枫殇深思了一会,说:“我猜他们想要获胜的关键点就是那些炸药。要是我们能够撑到他们的炸药全部浪费完,就根本不怕他们的攻击了。”

李荣想想也觉得对,但还是有些担心地说道:“要是真那么不巧该怎么办?”

厉枫殇叹了口气,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那就只能硬拼了。只要熬到炸药炸完,他们就只能乖乖地被我们虐杀了。”

李荣心里有点烦躁:“要不是因为运送的是君火,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这么束手束脚的。不能痛痛快快地打这场仗,心里真是憋屈。”

厉枫殇拍了拍李荣的肩膀,说道:“行了,你先去安排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李荣早就看出厉枫殇的神色非常不对,虽然他一直在很冷静地解释各项事情,并安排出发事宜。但是他的眼睛却冷冷地,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这木屋里的人。

李荣不知道怎么安慰厉枫殇,只好一直插科打诨,只是还是不能让厉枫殇的心情好起来。

他也知道,厉枫殇对温晴的感情不是旁人三言两语就能说得了的。

于是李荣便默默地退出了木屋,留厉枫殇一个人在里面想事情。

厉枫殇感受到门被关住时带起的风,知道木屋里只剩下他一个人,顿时卸下所有的防备,将自己靠在窗边,目光悲凉地望向远方。

同一时刻,温晴也正望着厉枫殇这边的营地。她被包扎好后,不敢离开帐篷,只能趁姜堰去和人商量接下来的对策的空隙,捂着脸默默地流眼泪。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想对厉枫殇说出那样狠心的话,只是当时实在骑虎难下,不得不将厉枫殇推开自己的身边。

温晴对着空无一人的帐篷,默默地对自己说道:“现在,你是真的失去他了。再也不能陪着他了。”

正在帐篷里商量事情的姜堰突然感到心里一阵酸痛,于是只能捂着胸口,停下手里的动作,微微喘气。

帐篷里的众人没有听到声音,都抬头看向姜堰,一脸的茫然。姜堰缓了缓口气,又站的笔直继续讲接下来的安排。

两边的营地里,所有的士兵都在忙碌于收拾行李,将一些军需用资装到车上,营地里灯火通明。

倒是没有人再害怕会有人来偷袭了。

李荣指挥着手下的人,仔仔细细地检查着放君火的车辆,让人将君火里的炸药全部都集中在一俩车上,并把炸药的引线统统拆掉。

老吴跑到营地门口去迎接刚刚赶回来的老刘部队,并带着老刘往商量事情的营帐走去,边走边告诉他现在的情况。

在森林的另一边,霍北正带着小分队在开路,在沿路的树干上留下只有寒鹰组织才看得懂的标记。

这段路实在太险恶,霍北好不容易才救起了不慎掉落在沼泽地里的同伴,摸了摸自己沾满泥浆的脸。

霍北心想,等这段日子过了,一定要给W国政和党好看!

这个夜晚,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忙碌着。

终于,天光微熹,太阳从森林的另一边升起,宣告着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厉枫殇带着李荣一辆辆的最后确认车辆,等到所有人都武装齐全后,厉枫殇下令,所有车辆开始发动,离开了营地,往悬崖处开去。

姜堰那边却还是没有什么动静。温晴一觉醒来,睁开眼就看到姜堰正托着腮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脸上带着些许笑意。

温晴心里一下子打突,摸了摸脸,发现并没有眼泪,心下松了一口气。

姜堰看着温晴的动作有趣,开口问道:“你害怕自己睡觉流口水吗?”

温晴庆幸姜堰没有发现她动作的真实目的,于是也插科打诨地说道:“被你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当然会害怕自己流口水啊。”

温晴说完,抬头看向姜堰。她这才发现姜堰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脸上的神色很是憔悴,头发也有些乱蓬蓬的。

姜堰发现了温晴的目光在自己的脸上流连,于是说道:“昨天商量接下来的对策有些晚,刚刚才结束,就想着来看看你,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自己。”

温晴敏锐地捕捉到姜堰话里的信息,好奇道:“你们商量得怎么样了?”

姜堰深深地看着温晴的眼睛,说:“我可以相信你吗?”

温晴不屑地说道:“算了,当我没问。反正你们也一直怀疑我合作的决心,那我也不用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了。”

姜堰眉头一跳,急忙追问:“你知道什么事情?”

温晴故作神秘地说道:“我知道寒鹰组织接下来的运输路线。”

姜堰有些怀疑:“你怎么会知道?”

温晴挑了一下眉毛,嘴角轻轻一勾,很得意的说:“昨天我亲自问的。”

姜堰心里还是很疑惑,问道:“你亲自问的谁?”

温晴很无所谓地回答道:“厉枫殇啊。”

姜堰故作很惊讶的样子,说道:“厉枫殇昨天来到这间帐篷里面了?”

温晴明知道姜堰不可能不知道,不过没有拆穿他的谎言,说道:“对啊,来了。”

不提这个他差点忘了,昨日一进来温晴就昏迷到现在也没来得及问她,为什么没有跟厉枫殇走。

温晴看到姜堰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你是在想我既然见到了厉枫殇,怎么不跟他走是吗?我也觉得奇怪,到底是谁告诉你我跟他有关系的,以至于让你一直认为我一定会跟厉枫殇走?”

姜堰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问道:“那你的伤,是他弄的吗?”

温晴笑笑,说道:“不然呢?我知道了他的行进路线,他不杀了我,难道还要留我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吗?”

姜堰咽咽口水,问道:“他为什么要告诉你?”

温晴撩了下头发,虽然受了伤脸色很苍白,却依然风情万千的说道:“他也跟你一样,不知道从谁那里听到了话,以为我真的是跟他一拨的,所以就把路线告诉了我,让我跟他走。只不过,他没有考虑到,我怎么可能真的依附一个男人呢?”

姜堰紧张地问:“那他说的路线是什么?”

温晴意味深长地看着姜堰,说道:“你现在相信我了?”

姜堰点点头。

温晴冷笑道:“但是我不相信你。我跟你说了后,我的利用价值岂不就没有了,这个时候我又受了伤,万一你要杀我怎么办?”

姜堰连忙解释:“我怎么可能是利用你呢?你看这几天,除了你不配合我的问话以外,你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我可都是千依百顺的。更何况,你也知道,我喜欢你,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会过河拆桥。”

温晴还是摇头,说道:“虽然这话听起来很顺耳,但是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翻脸无情呢?人跟人之间,是根本没有信任可言的。”

姜堰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对温晴说:“既然你不肯告诉我,那又何必告诉我你知道这件事情,就不怕我再想出什么招来对付你吗?”

温晴听闻,反而笑出了声音:“对付我?等你真的从嘴里问出什么来后,恐怕厉枫殇都已经把货运到了目的地了。你不会做这么浪费时间的事情。”

姜堰咽下一口气,说道:“你想要什么?”

听到这句话后,温晴的脸色终于变得严肃:“我想跟你合作。”

姜堰了然地说道:“我记得我们应该早就已经合作了。”

温晴嗤笑道:“那个合作难道不是你用来当做陷阱的吗?”

“那我们来个真正意义上的合作怎么样?”姜堰也笑了笑,温晴如果愿意和他合作当然是最好不过,毕竟他一点都不想与她为敌。

温晴看着姜堰,说道:“什么叫真正意义上的合作?”

姜堰说道:“互相信任的。”

“互相摊底牌的那种信任吗?”温晴对于这个提议显然比较感兴趣。

姜堰点点头,说道:“但是前提还是要看你给的路线到底准不准确了?”

温晴挑了下眉毛,她可也不笨,“准确?要是我告诉你了,你又耍赖说这是不准确的,背地里却按照我说的路线安排事宜,那我该怎么办?”

姜堰知道温晴没有那么好骗,又仔细想了想她这两天的反应,心里其实对温晴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怀疑和戒备了。

最后姜堰索性说的:“那好。我可以先告诉你我的计划。”

温晴点点头,示意姜堰说。

姜堰看了下四周,说道:“我们原本是想在森林主大道的小分支设下炸药埋伏,但是昨天我把他们叫回来了。”

姜堰说道这里,停了下来,看着温晴。温晴知道姜堰是希望两人把各自的情报都一句一句分别讲出来,这样就不用害怕对方反悔。

温晴明白这个意思后,心里暗想姜堰还真是狡猾,想获得他的信任也太难了。温晴只能把自己知道的事捡些不太重要的说出来。

于是温晴对姜堰笑了笑,开口道:“他们原来也是想走这个路线的,但是昨天的进攻,我想厉枫殇肯定已经知道你们的计划了,所以他们今天一定会改变的。”

姜堰目光深沉,在得到了温晴的情报后很满意的继续说:“所以我们最后决定要换一条路。换一条更为冒险的路来进行埋伏。”

温晴心里一动,说道:“看现在的形式,最为方便的路被你们堵住了,厉枫殇也肯定不会再走那条,他不敢拿这么多军火来冒险。那么,他就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

姜堰勾起嘴角,说道:“但是那条路非常危险,沿路沼泽地、野兽,都可以成为他们的致命武器。”

温晴心里很震惊,但是稳住自己的情绪,继续沿着姜堰的思路说道:“所以如果将炸药埋在那里,很可能会引来一些状况,没准寒鹰组织的队伍还没散,你们的人可能也会被激怒的野兽所伤害。”

姜堰点点头,说道:“是的。所以我们不会在那里设埋伏的。”

温晴补充道:“你们会在那条路快要结束的悬崖处设埋伏。因为那里有天然的屏障,而且你们也怕炸药会引爆君火,所以你们的炸药只会用来弄乱他们的队伍,趁他们不注意地时候,能抢多少军火是多少军火,对吗?”

姜堰的笑变得非常僵硬,说道:“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全盘计划,我的诚意已经给你看了,那你的诚意呢?”

温晴也笑道:“我的诚意?我的诚意在刚刚的话里都告诉你了。”

姜堰回想了下温晴的话,说道:“我们这个方案也只是初步,因为说到底,我们不是厉枫殇,不能保证他一定会走那条路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