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72小黑篇:厉枫殇,你不用再来找我,我们立场不同

温晴此时心中的激动比厉枫殇更甚,她其实根本就不敢妄想他会来救她,她以为他在知道自己是暗门的人后,会恨她呢。

忽然,温晴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非常不好看,于是转过身体,背对着厉枫殇说:“你怎么来了?”

厉枫殇走到温晴的旁边,直接拉着她的手说:“跟我走。”

温晴背对着厉枫殇,把手抽了出来摇了摇头道:“我现在还不能走,我刚查到了他一些东西,现在走就前功尽弃了。”

厉枫殇将温晴掰过来,让温晴正视着她:“你想做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受折磨吗?噢,我说错了,不是受折磨,是想跟姜堰卿卿我我是吗?”

听到厉枫殇这样的语气说话,温晴反倒是觉得他恢复了正常,不知道是不是和厉枫殇待久了,自己都成受虐狂了。

“我跟姜堰?你看到了什么?”

厉枫殇放开了一直抓着温晴肩膀的手,说道:“我看到了什么?你自己做过的事情还怕别人知道吗?我原来还以为你……可是你居然还是让我失望了。”

温晴知道厉枫殇肯定误会了什么,她也不想一直被厉枫殇误会,特别是误会她与别的男人有什么,于是难得的解释道。

“我只是为了获取姜堰这次任务的主要情报,弄清政和党到底想要他做什么而已。”

一听到任务,厉枫殇就想起了前几天温晴与他对立的画面。

只听自己的声音缓缓的在帐篷里面回荡:“任务?对啊,我怎么忘记了你和姜堰的任务都是要抢我的货。”

其实他也知道这其中有隐情,温晴并没有真正与姜堰合作,可是话一出口便成了这样。

伤人亦自伤。

温晴看到厉枫殇一脸受伤的表情,想要解释,但是这时候她听见外面战斗的声音越来越响,担忧厉枫殇不能全身而退,只好狠着心肠。

“所以你根本不用来这里找我,我跟你,立场完全不同。”

厉枫殇冷笑道:“跟我的立场完全不同,那你跟谁的立场相同?姜堰是吗?所以你一开始在我身边果然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来应付我的吗?”

温晴眼睛使劲往上看,逼着自己不要掉眼泪,嘴上说着言不由心的话:“对,为了完成任务,我什么都可以做到的出来。你难道刚知道吗?”

厉枫殇心里想说,如果我知道你只是为了任务,现在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是从嘴里脱口而出的却是另一段话:“是啊,我当然一直都知道,只是我居然还想着你会为了我改变?我居然还那么担心你会受到伤害?结果呢,结果是你在这里乐不思蜀啊!”

温晴也冷笑着说道:“是啊,我在这里乐不思蜀,那厉先生你是不是可以带着你的人走了呢?我根本就不需要你来救我。”

厉枫殇不屑地说道:“谁说我是为了来救你才来的,你未免也太自作多情了吧。我不过是来看看你有多惨而已。”

两个人都硬撑着说着伤人也伤己的话,谁都不愿坦承自己的内心。

温晴有些忍不住自己的眼泪,转身说道:“那你现在不是看到了吗?还不走,留在这里做什么?”

厉枫殇看着温晴的背影,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不跟我走吗?真的要和姜堰合作来对付我吗?”

温晴不说话,从厉枫殇的角度看过去,他发现温晴的背影在瑟瑟发抖。

厉枫殇觉得还有一丝希望,于是继续说道:“你刚刚都是在骗我的,是不是?你不是那么想的,对不对?你告诉我,你说我就会信你的,说出来,好吗?”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白若素除外的女人这么温柔,会说出这些以前让他觉得示弱的话,可现在为了温晴,他都做了。

温晴忍住眼泪,强制压住话里的哽咽,说道:“你记住,到时候动身走的时候,千万不要走森林的大道分支,那里会很危险。”

厉枫殇不管,继续追问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故意讲别的,你知道我想要你说什么的。”

温晴抬起头,将眼泪逼回到眼眶里面,转过身来,面对厉枫殇的时候,已经很难看出不舍、痛苦的情绪。

她缓缓地说道:“我本来不想把话说得那么绝情,所以只是找些无关紧要的话来说,可是你好像听不明白的样子,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说出实话。”

“那好,我告诉你,不是,我从始至终说的话都没有再骗你。我就是在跟姜堰合作,我们的任务就是一起将你的货夺过来,让你不能将这批军火带出森林。我和你,我们不是朋友,只能是敌人。”

厉枫殇这时候觉得自己的心变得更加冷了,此刻他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爱,当知道若若有心上人的时候,他虽然有些难过她选的不是自己,可他却从未绝望过。

可此时,听到温晴这么直白的对他说,他们只是敌人,他居然感觉到了绝望。

堂堂寒鹰的Jack霍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觉得生不如死,这是何其荒唐的一件事。

温晴就只是站在那里,嘴里不痛不痒地说着这些话,他就觉得自己已经被温晴大卸八块了。

这时候,他也终于明白,前段时间里听到温晴被姜堰困住的时候,自己那么着急担忧的心情从何而来了。

也可以说是他终于承认自己爱上温晴了,所以才会对她被困住的消息那么上心,才会再听到偷袭者说温晴只是被迫跟姜堰合作的时候,心里那么高兴。

但厉枫殇却不得不承认,终于分辨清自己的感情也不是一件好事情,就比如现在这种时候,温晴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他的心上划上狠狠一刀。

厉枫殇觉得这森林里的寒气,都比不上温晴的这席话带来的寒意更浓,让他冷得仿佛会被冻在原地,失去思考能力,连带着失去行动能力,不能呼吸,不能感受到外界的一切动静。

他现在觉得连呼吸都是带着痛的,但是他越是内里伤心痛苦,表面上却不能被人窥探到分毫。

这是他作为一名专业佣兵的本能反应,所以温晴并没有发现自己刚刚的那番话在厉枫殇的心里已经搅动了风云。

温晴只知道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这就说明姜堰已经发现自己被骗了,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而现在外面混乱的情况,正是厉枫殇跑出去的良好时机。

温晴看厉枫殇一点动静也没有,于是说道:“你还不快走吗?不怕姜堰回来,我和他联手把你杀了吗?”

厉枫殇冷冷地看了温晴一眼,终于恢复了他以往的冷俊表情:“你以为我会害怕他那么点兵力吗?要是我今天就不管不顾了,你觉得我和他,谁会死谁会生呢?”

温晴心里着急,说道:“姜堰这个人很狡猾,谁知道他背地里还藏着什么招数,你要是就那么贸然地冲出去和他战斗,被暗算了怎么办?”

厉枫殇勾起嘴角,冷笑道:“那不是正合你心意吗?你不就是为了杀死我才跟姜堰合作的吗?那要是今天我就死在了这里,你不是应该更高兴吗?怎么?你现在又是在演哪一出,让我对你心软吗?”

温晴只能硬着头皮,催促道:“厉枫殇,你再不走,待会就真的走不了了。”

厉枫殇冷冷地看着她,仍旧不动,说道:“我这趟总不能白来,总得要看看你们是怎么联起手来对付我再走,这样才对得起这次行动啊。”

温晴明白自己之前的话是真的激怒了厉枫殇,原本以为厉枫殇一气之下会拂袖离开,却没有料到他这次反而更加铁了心要留下来跟姜堰面对面碰上。

虽然厉枫殇不一定会输,但是在还没有弄清楚姜堰的隐藏实力到底有多少之前,温晴不敢让厉枫殇冒这个险,于是她逼着自己狠心,趁厉枫殇不注意,向厉枫殇进攻。

厉枫殇万万没有想到,已经虚弱成这样的温晴,居然会为了姜堰而跟他动手。

温晴出手动作又快又急,但招式只是看起来好像很狠毒,实际上却只是为了逼对方不停后退而已。

温晴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状态,肯定是打不过厉枫殇的,但比起说废话来看,起码姜堰走进来看到这样的情况,就不会怀疑自己跟厉枫殇有关系。

而且,也只有帐篷内也乱了起来,厉枫殇才更有机会离开营地。

于是温晴下手越来越快,逼得厉枫殇几乎没有可以躲闪的地方。

厉枫殇一边后退一边说道:“看来,你是真的想置我于死地了。”

温晴说道:“不然呢?我已经将话说的那么明白,但是厉先生却一直不肯离开这里。那就不能怪我出手了。”

厉枫殇知道自己只要一出手,就肯定能解决现在这种不停躲闪的局面,但是看着温晴瘦弱的身子,就算心里劝着自己不要太心软,可他还是不忍心出手。

于是,在又一次被温晴逼到帐篷角落的时候,厉枫殇只能一个翻身,躲开温晴的进攻,跑道帐篷出入口处,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停下动作的温晴,便闪身离开了帐篷。

等到厉枫殇的身影从帐篷里完完全全消失后,温晴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完全没有了刚才面对厉枫殇时候的力气,散了架一样的摊倒在地上。

而跑到外面去的厉枫殇,回头看了看温晴所在的帐篷,心里百般复杂滋味。

手下的人看到厉枫殇一个人跑了出来,便上前问道:“老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厉枫殇看向正在战斗的人群,说道:“现在他们的军事实力,我们已经摸清楚了。朝天开枪,示意兄弟们撤离。”

手下点点头,正要开枪,又像是想起什么来一样,问道:“那温晴小姐呢?她不跟我们走吗?”

厉枫殇脸色一冷,说道:“这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事,你只管鸣枪就好,其他的都不要再管。”

手下被厉枫殇的神色吓到,立马点头,掏出枪来示意。听到枪声后,帐篷里的温晴知道厉枫殇已经平安撤退了,心下感到安稳。

但温晴又随即苦笑,知道这次任务结束后,自己是真的再也不能出现在厉枫殇面前了。

温晴用手撑着地,勉强着自己站起,走到桌子旁边,将盛着面的碗,摔碎在地上。

温晴捡起碎片,闭上眼睛,在自己的胳膊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顿时流了出来,滴在地上的碎片上。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温晴将自己弄的乱了一些,趴在地上,装出一副不慎从*上摔落的样子。

姜堰虽然带着手下一路狂奔回来,但还是来晚了一步。等他跑回营地主帐篷这里的时候,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姜堰叫来老吴问道:“这里什么情况?”

老吴回答道:“刚刚寒鹰组织的人来这里偷袭,幸好兄弟们反应快,没有被他们占得太多便宜。”

姜堰皱着眉,连声音里都能听出他此刻很不开心:“看清负责人的脸了吗?”

老吴摇摇头,回答道:“他们的武装设备太厉害,我们只顾得上闪躲与进攻,没有太仔细看人的脸。”

姜堰点了点头,厉枫殇的手段他也不是不知道,只是……

他没想到,他们居然会用调虎离山这个计策。他以为厉枫殇一定会先来救温晴,谁知道他先去了弹药库,当他以为厉枫殇这次的目的不是为了温晴时,他居然又跑回去救她。

现在发现他其实一点也不了解厉枫殇。

“厉枫殇过来救人救走了吗?”

老吴听到姜堰的话,说道:“救人吗?他们没有救人,只是来跟我们打了一场,就走了。”

姜堰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你说什么?”

老吴回答道:“虽然战斗过程里,我没有看清他们每一个人的人,但是他们走的时候,我出来补了一枪,并没有看到他们带着谁一起逃跑。”

姜堰一听,连忙往自己的营帐跑去,在营帐门口,他却停了下来,深深呼吸一口气后,掀开帐篷布,走了进去。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先看到温晴,鼻子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姜堰心中警铃打响,连忙往帐篷里面走去。一走进,血腥味及更加浓烈。

姜堰只看到,温晴虚弱的躺在地上,身边是被砸碎的碗碟碎片,在碎片上,沾着从温晴胳膊上留下来的血。

而温晴,像是没有什么知觉似的,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动作。姜堰连忙跑过去,将温晴扶起来,查看她的伤势。

虽然血流的很吓人,但是看看伤口,并没有伤到什么主要筋脉。姜堰稍微放下心来,忙把温晴扶到*上。

然后,他便连忙去外面招来医生,为温晴包扎。

医生仔细检查温晴的伤势,说道:“她的血流的太多了,要是再晚一点被发现,可能就活不下来了。”

姜堰担心地问道:“那现在她怎么样?”

医生拿出东西来为温晴包扎止血回答说:“现在温小姐需要静养。养个一两天,度过这个危险期,身体就会自然地好起来。”

姜堰点点头,心疼的看着毫无血色的温晴:“那她什么时候会醒来?”

医生想了想,说道:“等这瓶水挂完,体内有营养了,自然就会醒过来的,她现在就是太虚弱了,才昏过去的。”

姜堰点点头,和医生一起离开了帐篷。

帐篷里本来应该昏睡不醒的温晴,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帐篷的顶端,嘴巴微微勾起弧度,她拿出身上藏着的暗门自制的独特的药丸吃了下去,而后又闭上了眼睛,像是从来没有醒过来一样。

帐篷外,姜堰对医生说道:“你能看出那个伤口是怎么造成的吗?”

“是被外力割伤的。”

“那你认为有没有可能温晴自己割伤了自己?”

医生摇摇头,说道:“虽然看起来这个伤口自己也可以割伤,可是这个力度不像是一个身体虚弱的人能够造成的。”

“你的意思是?”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但是我能确定光靠温晴自己,她是不可能自己划出那么大的伤口来的。”

姜堰脸色非常严肃,说道:“好,我知道了,你记住,这帐篷里面发生的事情,以及我刚刚问你的话,都不要向第三个人提起,知道吗?”

医生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送走了医生后,姜堰来到老吴的帐篷,老吴已经带着其他人在里面等了许久。一看到姜堰进来,就问道:“姜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出手了吗?”

姜堰走到主位那里,自顾自坐下,并没有说话。众人看姜堰神色非常凝重的样子,也不敢说话。

过了一会儿,姜堰才开口说道:“老吴,你去派人连夜把老刘叫回来,我们需要换一条路线伏击了。”

老吴连忙招人进来吩咐下去,而后问道:“姜先生,是临时有突发状况吗?”

姜堰点点头说道:“我猜今天寒鹰组织的人应该已经获悉了我们的埋伏路线。”

众人大惊:“难道他们今天有人进了姜先生你的营帐?”

姜堰点点头,说道:“是我疏忽了。我原以为他们一定会先来我的营帐里面救人,所以想着我自己埋伏在那里,可以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万万没有料到,他们居然会先去派人攻击我们的弹药库。所以一时匆忙,就没有守住帐篷。”

老吴跳出来说道:“不可能进去吧。我带着兄弟们一直在帐篷那边跟他们打着,没有看到有人进去啊,姜先生,你是怎么判断出来他们进去了呢?”

姜堰冷冷的解释说:“事发的时候,我帐篷里是有人的,等我后面匆忙赶回来,发现那人已经受伤倒地,说明我的帐篷肯定进来过人。”

老吴想了想,问道:“姜先生,你能确定你帐篷里的那人讲的是实话吗?”

“这不是她跟我说的,她流血太多,还没有醒过来。”姜堰摇了摇头,想到现在脸色苍白还躺在那里昏迷不醒的温晴,脸上不禁浮出心疼的表情。

“那就真的只是姜先生你的判断了吗?”

姜堰点点头,说道:“也不能说是我的判断。大家想一想,如果你是寒鹰组织的人,来到敌对方负责人的帐篷里面,是不是会翻一下他里面的东西,来看看有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呢?”

众人点点头,姜堰继续说道:“我原先也不确定的。但是我问过给我帐篷里看伤的医生,说是她的伤是被其他人划伤的,那么如果她没有阻止了对方什么事情,对方为什么要对她下手呢?这一切难道还不能证明我们的计划已经被对方得知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