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71小黑篇:温晴看到厉枫殇出现,心里的委屈一下涌了出来

来人正是营地守卫的总负责人老吴,他点点头,说道:“昨天夜里兄弟们守了*,刚刚换完最后一班岗才去休息的。姜先生,你说,这寒鹰组织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

姜堰也觉得奇怪,于是问道:“老刘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老吴回答道:“我昨天夜里派人去联系老刘,他那边刚刚早上传回来消息,说是根本没看见有人经过那条道。姜先生,你说他们这又不走,又不偷袭什么的,究竟要干嘛呢?”

姜堰脑子里快速地思索,但是怎么也想不出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为什么。

于是只好说道:“现在先别想那么多,谁也说不准他们会不会趁现在来攻击我们。”

老吴点点头,同意姜堰的看法:“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姜堰看了看自己的帐篷:“你吩咐下去,让兄弟再熬熬,务必要撑到*点的样子,这样的话才能确保他们不会来。”

老吴点点头,正要去按照姜堰所说的来做,但他转身的时候,却又被姜堰叫住了。老吴回过头来,疑惑地看向姜堰。

姜堰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你把营地门口的人减少一点,将他们派到我的帐篷附近。记住,不要做得太明显,要让其他人觉得他们只是守着别处的帐篷。”

老吴疑惑地说道:“为什么?营地那里要是减少了人,万一真的有人来攻击的话,就凭我们现在的人也只能勉强抵抗,更别提人更少的情况。”

姜堰知道老吴的担心,可是他现在也只能赌一赌。

于是说道:“我猜他们一定会想先来找温晴的,与其在营地门口跟他们斗得死去活来,还不如直接在我帐篷那里设埋伏,这样一来,不是更好吗?”

老吴拍手,觉得姜堰果然聪明:“妙啊!好一出瓮中捉鳖的计策啊。那我赶紧去安排人了,”

老吴转身想走,想想总觉得有些不对,于是问道:“不过啊,姜先生,你真的能确定他们会一来就找那个女人吗?万一没有,那我们就不妙了啊。”

姜堰看向远方,心里有些担忧,但还是坚持自己的猜测。

“就算其他人不会,那个人也一定会的。只要抓到了那个人,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所以现在我们只能赌一赌了,不然就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老吴知道姜堰嘴里的那个人指的是寒鹰组织的老大,于是点点头,不再多问,便下去安排了。

姜堰心里很复杂,他的确对温晴有点意思,但是温晴却是能引出厉枫殇的关键诱饵。

而且这局要是设计成功了,他还可以再最后一次试探下温晴的态度。

姜堰苦笑道,要是温晴这几天的行为只是为了哄骗他的话,那他只能将温晴动手杀掉,至于上级要求他策反温晴的任务,只能找个理由搪塞掉了。

只希望,温晴千万不要将自己逼到这个地步。

姜堰心里想着,还是往炊事班那么走去。毕竟现在还是好局面,还是好好对待温晴比较好。

姜堰一边这样决定着,一边对锅里的面条感到愁容满面。谁能告诉他,面条到底该怎么做啊?

由于时间太早,炊事班里一个人也没有,姜堰只能勉强自己摸索做面条的步骤,开始一点一点的慢慢往锅里放东西。

这边姜堰在与面条作斗争,那边温晴一看到姜堰的身影离开帐篷,便竖着耳朵听周围的声音。

等到确认真的没有人在帐篷附近后,温晴一个翻身下*,开始翻起姜堰桌上的地图。

如果这时候有人掀开帐篷进来,一定不会相信这个人一秒钟之前还是一脸病容的躺在*上,一副根本站不起来的样子。

温晴快速记下姜堰队伍在地图上画出的伏击地点,并仔细观察这几条路有哪些特征。等看到森林大道的分支路时,温晴心里一惊。

在那条分支路上,姜堰重重地画了一个五角星。

温晴心里快速盘算着,五角星的意思是什么呢?她试图举起地图,想要立起来看看地图。

这时候,从地图上飘下一张纸。温晴捡起这张纸,惊讶地捂住了嘴巴。这张纸能够非常鲜明地向她解释,五角星的疑惑。

五角星是姜堰队伍对炸药的代称。在这张纸上,姜堰写了一个“老刘”的名字,并在他的名字后面也加上了五角星。

温晴感到心惊,难怪姜堰面对自己明显不及寒鹰组织的兵力,还敢那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偷袭,原来打得居然是要将他们炸死在森林里的念头。

可是姜堰难道不怕炸药的爆炸会点燃那一车车里面的军火吗?这么两败俱伤的方法,姜堰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温晴心里满腹疑惑,她放下纸条,还想要继续仔细观察地图,却听到帐篷外传来很多人走来的声音。

温晴走到帐篷布附近,悄悄掀开一条缝,偷偷往外面看。

她看到外面很多装备齐全的士兵,从帐篷前走过。每经过一个帐篷,都会在附近留下一个士兵。一眼望过去,除了温晴所呆在的帐篷外,其余帐篷前面都是重兵看守的。

温晴有点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微微地探出头,眼神在外面的士兵身上绕过一圈,仔细观察他们的武器。

等她还想再看清更多细节的时候,温晴眼尖地发现姜堰正端着一碗面,远远地往帐篷这边走来。

温晴忙抽身回帐篷里面,赶紧将姜堰桌上的地图和纸条等收拾成原来的样子,然后躺回病*上,快速平复心情,闭上眼睛假装在休息。

姜堰端着面走来的路上,看到旁边的帐篷都有人在看守。

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些装备齐全的士兵只是在为帐篷站岗。但是从他这个策划战局的人看来,这些士兵已经以一个不容易被肉眼看出来的圆圈形状,将自己的帐篷牢牢围住了。

姜堰笑笑,端着面条继续走着,丝毫不在意士兵们看到他这样的形象时,心里回想着什么。

等到姜堰终于将面条端到温晴面前的时候,温晴一把端过面条,开始大快朵颐。

姜堰看着温晴吃的那么快的份上,忍不住开口说道:“你悠着点,刚煮出来的,还烫着呢。”

话音还没落,姜堰就看到温晴吐出舌头,在“哈哈”地喘着气。温晴大着舌头,说道:“你怎么不早点说啊?烫死我了。”

姜堰赶紧拿来水给温晴,温晴接过水“咕噜咕噜”地喝着,终于将嘴里的烫意减轻了。

嘴里不烫后,温晴这回就变得小心翼翼地,每当用筷子夹起面条,就会轻轻地吹一吹。

姜堰看着温晴的动作,只觉得温晴非常可爱,于是忍不住一直盯着温晴,看她吃饭的样子。

温晴刚吃了几口,让肚子不至于产生空腹感,便发现姜堰的目光是在太过于*。于是,温晴只能咳了咳,示意姜堰不要那么直白。

姜堰却丝毫不像之前偷亲被发现时候那样的尴尬,而是更饶有兴趣地看温晴吃饭。

温晴只好放下碗筷,说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会吃不下去的。”

姜堰探头看了看温晴的面条,虽然温晴的动作摆的很大,但是面碗里的面条,只是少了一点点。

姜堰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喜欢吃吗?”毕竟这还是他头一次煮面条,味道也的确不是太好。

温晴怔愣,摇摇头回答:“没有啊。”

姜堰的视线移到碗里,有点小失落的说:“你都没有吃进去多少啊?”

温晴没想到姜堰会那么在乎她有没有吃进去东西,只好说道:“我会吃完的,只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盯着我吃,这样我根本就吃不下。”

姜堰没有理会温晴的话,只是说:“你连吃饭的样子,都那么漂亮,我被你吸引的视线根本挪不到别的地方去。”

温晴被姜堰的话弄得一愣,虽然姜堰已经在很多地方暗示过对自己有意思,但是这么直白还是第一次。

现在姜堰不是应该最担心寒鹰组织的进攻吗?怎么还会选择这个时机来说这些夸她漂亮的话呢?

温晴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为了能弄清姜堰究竟想要干什么,于是微微笑道。

“反正我现在都在你这里,你放心,我不会逃的,而且我也逃不了了啊。所以,吃饭的时候还是给我一点自由吧。”

姜堰笑笑,说道:“我只是觉得你很美而已,你怎么就扯上了自由不自由的。怎么?很想离开我这里,去厉枫殇那里呆着吗?”

温晴暗道,果然如此。但是她的面上不显,姜堰也一时无法从温晴的表情上看出什么端倪来。于是,帐篷里面形成一种诡异的局面。

吃饭的人捧着饭碗不吃饭,看美人的人因为美人不配合而干瞪眼。

过了一会儿,姜堰只好妥协道:“我不看你,不看你就行了吧,你吃你快吃。”

说完,姜堰就真的转过身去,背对着温晴。温晴努努嘴,心里觉得得意,便又重新动起筷子,继续吃面。

姜堰听到温晴吃面的声音,心里也同样觉得好笑。帐篷里逐渐又弥漫出一股温馨的气息。

也正是由于这种*又温馨的气息,将在外面偷看的厉枫殇气了个半死。

自从昨晚商量好还是第二天清晨来试探下对方营地的计划后,厉枫殇一晚上总觉得心神不宁。

于是,厉枫殇索性瞒着李荣,带着早上执行任务的小分队,前往森林西南边的营地里去探查情况。

到了营地外围,厉枫殇发现营地门口守卫的人居然只有正常守卫人数的一半,他心里隐隐觉得不对,想着姜堰肯定在营地里安排下了天罗地网在等他来。

厉枫殇想了想,决定不从营地里进去,而是带着小分队前往里营地稍远的小山坡上。分队的人本来不是很明白老大是什么意思,但是一到小山坡他们就明白了。

姜堰选择的营地安札点因为这里地势陡峭,所以想成了天然保护障,易守难攻。

但是姜堰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正是因为这里地势陡峭,所以有很多起伏的小山坡。

虽然这些山坡并不能对作战起什么影响,但是却可以给别人提供良好的俯瞰整个营地的天然机会。

厉枫殇此时就正在这样的一座山坡上查看政和党营地的情况。

从明面上来看,厉枫殇发现这次姜堰所带出来的人马并不是特别多,但是有一些被油皮覆盖住的车辆上隐约露出些军用设备。

厉枫殇一时无法估算出政和党这次执行任务的实际军事力量,于是他只好拿着望远镜到处查看。

说来也巧,营地里刮起一阵风,将姜堰和温晴所在的帐篷布吹起一角。

厉枫殇也正好将望远镜挪移到这个方向,就恰好看见姜堰和温晴两个人你情我浓的样子。

顿时心里的情绪一下子翻滚了上来,但是他逼着自己要冷静,拿起望远镜想继续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

也正是因为他这样一看,厉枫殇发现温晴和姜堰所在的帐篷看似是没有什么人保护,但是他们帐篷的旁边却永远不少带着武器的人。

厉枫殇怕自己看错,举着望远镜往政和党营地里其他地方在看,发现果然除了温晴所在的帐篷附近士兵多外,其他地方只有不到五个人的看守量。

厉枫殇眉毛皱起,心里明白姜堰打得是什么主意。

好一出“瓮中捉鳖”,但看到了刚刚的场景,厉枫殇觉得先不去搭救温晴,而是先去众多车辆停放的地方查看对方的军事实力。

厉枫殇挥挥手,小分队的人迅速背上小型降落伞包。

他示意小分队的人往营地西南面降落,而后吩咐他们务必不要被人看见,只要调查清楚对方的军事实力即可。

小分队的人听命,然后一个个悄无声息地从上空潜进政和党的营地里面。

厉枫殇看到分队里的人全部都降落好后,自己也背起降落伞跳了下来。

众人聚齐后,厉枫殇带领着小分队翻开姜堰车队的油皮。厉枫殇发现,虽然每辆车看上去裹着油布都鼓鼓地样子,但是真正好用的枪支却并没有很多。

厉枫殇心里想,就这么点东西还想跟我们斗?还以为这次政和党的实力会有多强呢?现在看来,W国国内内斗是真的达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不然仅凭这些,怎么敢抢劫寒鹰组织运输的货物呢?

也难怪,姜堰会设下这么一个局来等自己,目的恐怕是想要靠智取,而不是直接战斗的方式,以此完成自己的任务。

厉枫殇觉得不屑,示意小分队的人将车上的枪支挑选几支比较好的带走。等到小分队都已经全部挑选好后,厉枫殇示意大家离开。

等到小分队的人都已经撤离到安全位置后,厉枫殇示意大家在原地等候。话一说完,厉枫殇就一个人孤身进入了姜堰的营地里面。

而此时的姜堰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武器已经被寒鹰组织抢走,他现在的兴趣还是催着温晴将面条吃完。

温晴看着他的眼神也顿时觉得无语,这姜堰是不是被自己的电傻了呀,吃面有什么好看的。

更让她无语的是,她刚刚吃完后只是玩笑的说了一句,真好吃,如果还有的话,就算三碗都能吃完。

结果这家伙居然真的跑去给她又煮了三碗,看到那些面她差点没晕过去。

只好选了一碗看起来最少的,说:“我只吃这一碗了,再来的话,我真的吃不下去了。”

姜堰点点头,示意温晴快吃。温晴边吃边疑惑,明明昨天还那么残酷,今天又像是换了一个人,是不是人格分裂呀。

不过这些话她当然只是想想,没有说出口。

毕竟,在计策当中,学会随机应变是杀手从小听到大的计策中最有用的一条。

等到温晴终于把面吃完,姜堰还是没有等到有人来袭击的消息。他略微有些失望,难道寒鹰组织真的不打算计较这次的偷袭吗?

姜堰想的太认真,一时没有察觉到温晴将空碗伸到他面前。

等到温晴哼了一声,姜堰的注意力才又回到温晴身上。

温晴噘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模样说:“你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我都吃完好久了。”

姜堰连忙陪笑道:“不好意思,是我不对,刚刚一时分心。希望……”姜堰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营地另一边传来枪声。

姜堰暗道不好,原以为厉枫殇一定会率先救出温晴,只是没想到厉枫殇居然先去袭击了他的弹药库。

姜堰来不及跟温晴说什么,连忙飞身而去,前往弹药库追杀入侵者。但他在调走大部分人的时候,还是留下最精良的队伍对这间帐篷严加看守。

等到姜堰赶到弹药库的时候,发现这里早就没有了人。姜堰觉得奇怪,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

他摸着脑袋想一想,一拍大腿,说道:“不好。”

姜堰连忙召集起所有人,说道:“第二、第三小分队现在赶紧去弹药库拿出E国买的那款枪支,跟我去消灭寒鹰组织。其余队伍留在这里继续查看情况。”

姜堰边带着人往自己那里跑去,边在心里想,温晴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在帐篷里,温晴只知道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然后本该在她帐篷附近的人全部都往另一边赶去。

温晴知道外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于是索性也起身,想要走到外面去查看情况。

但是温晴还没来得及走过去,就看见厉枫殇一把掀开帐篷的布,走了进来。

温晴看到厉枫殇的出现,一下子心里不知道是惊喜还是委屈的情绪全部都涌了上来。

厉枫殇看到温晴的时候心里的震动也很大,他有想过温晴可能会被姜堰囚禁,而后用一些手段来折磨温晴。

在营救前,厉枫殇已经给自己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告诉自己到时候一定要忍耐,不能轻易地被激起怒火,一切复仇计划什么的都要等到回到自己的营地再做决定。

但是当厉枫殇真的看到温晴现在模样的时候,他心里还是燃起了熊熊怒火。

只见到温晴的脸色非常惨白,整个人瘦的仿佛风一吹就飘走,头发蓬乱着,显得脸越发小,而那张脸,上面还清晰地留有被刀划伤的痕迹。

厉枫殇此时恨不得一把火将这营地全给烧了,让这里的所有人都为温晴脸上的伤买单。

温晴此时心中的激动比厉枫殇更甚,她其实根本就不敢妄想他会来救她,她以为他在知道自己是暗门的人后,会恨她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