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70小黑篇:姜堰喂温晴喝粥

有人暗落落地发问:“姜先生也是的,明明刚从帐篷里面出来,又那么费劲跑去另一个帐篷干什么?不都一样吗?”

旁边的人用手肘戳了戳他,说道:“哪里一样了?那间帐篷怎么可能和姜先生自己的比,姜先生这间的设施好了可不只一点点。更何况那里不是还有具棺材吗?谁会有心情跟棺材呆一起啊?这都不懂,笨!”

被说的人吐了吐舌头,说道:“就你懂的多。”

姜堰全然不知道自己心急的样子,落在他手下们的眼里会有这样一番的讨论。

他只知道当他抱着温晴跑进自己的帐篷时,不管他怎么叫温晴的名字,温晴都没有回应他,而且睡得似乎越来越迷糊。

等随队医生提着医药箱匆匆忙忙地赶到姜堰的帐篷里面时,温晴烧红了的脸吓了医生一跳。

医生让姜堰将温晴放到病*上,给她量体温。温度计一取出来,医生就说道:“她已经发烧到快40度了,怎么才送过来?再晚一会,都可以直接去见上帝了。”

姜堰担心地说道:“你快给她打针开药吧,我看她都快呼吸不了了。”

医生点点头,动作麻利地给温晴打了退烧针,又帮她的伤口换了药,最后还用清水擦了擦温晴的脸。

姜堰在一旁还是很着急的样子,一直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还好吗?烧退下来了吗?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医生有些不耐烦,他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对于姜堰现在的态度有些不太认可:“你没看我正在治病吗?你那么多话,还让我怎么安静地看病?姜先生,这不过是一个俘虏,你表现的是不是过于关心了。”

姜堰被医生的话一下子提醒了,这才发现自己从刚刚发现温晴发烧,到现在看着她躺在病*上的这些过程,自己的情绪外露的实在太厉害。

医生看到姜堰终于收敛了情绪,但是眼底还透露着对温晴的关心,叹了一口气。

“姜先生,这个女人的病只是因为昨天那场大雨而着了凉,再加上今天身上的伤没处理干净,所以发炎了,这才会发起烧来。你也不用太担心,很快就会好的。只是好了后,千万不能再折腾了,不然是好不了的。”

姜堰点点头,脸色跟生病的温晴差不多惨白:“我知道了。”

医生处理好温晴的病后,说道:“姜先生,按理说我只是个医生,不该问太多。但是我好歹也是个军医,知道这次上级布置的任务。”

“所以,姜先生对这个俘虏那么用心,不怕会耽误了自己的任务吗?”随队医生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温晴,这女人的确漂亮,也的确是有让男人为之疯狂的本钱。

姜堰心中一紧,面上却毫不在意地说道:“耽误?怎么可能会耽误任务呢?你没看到外面已经戒备森严了吗?”

“我早就下好了套,就等着寒鹰组织的人钻进来。我不过是用了这么点等待的时间让你来看个病,这就会耽误了任务吗?”

医生低下头,表情变得严肃了许多:“我不是这个意思。”

“只是既然在这个女人的嘴里问不出什么的话,我们也不需要这么救她。就让她发烧致死,这样说出去,暗门也不会将罪名怪到我们头上的。这不是更好吗?也省了麻烦。”

姜堰看了眼熟睡的温习,说道:“就算问不出关于寒鹰组织的事情,这个女人我也自有用处。”

“医生,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你只要知道,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至于这个原因是什么,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他现在不可能就这么让温晴烧死,她的用处还多着呢。

至于真的是为了利用温晴对付厉枫殇,还是单纯只是因为他舍不得她就这么死,姜堰也不想再过多的去想。

医生听到姜堰的话,知道自己的话已经问到了姜堰的底线,于是收拾好医药箱,转移话题。

“那就请姜先生好好为W国效力,我就先会自己的帐篷去了。要是夜里,温晴小姐又发起烧来,你只需要将桌上的药给她喂下去,就没什么事情了。”

姜堰点点头,示意医生离开。

等医生走后,姜堰这才放下了他刚刚一直甭着的威严,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在营地里引起议论了。

原本他也是想着从温晴嘴里翘出点什么话来的,但是想了想之前的几次问话,可都是失败。

也许,温晴是的确不知道寒鹰组织武装设备的真实情况。

那么,自己是不是一直错怪了她呢?还是,温晴演技太高超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等到温晴起来必须要哄哄她,不然恐怕温晴一怒之下真的会对他生了恨意。

打定主意的姜堰,却没有考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乎温晴的感受。毕竟,他一开始只是想把温晴当做是他为了对付厉枫殇而留下的王牌。

姜堰还在想着等温晴醒来怎么哄她,就听见温晴微微的咳嗽声。姜堰赶紧走过去,坐在温晴*边的椅子上。

温晴其实是故意让自己生病的,因为她知道只有柔弱才能使得姜堰的征服欲得到满足,从而将视线暂时转移到她的病情上,而不是一直纠结于问她那些根本回答不了的问题。

但是温晴也没想到会将自己弄的那么严重,她动动嘴唇想说话,结果就发现嗓子眼里干涩得要命,疼的开不了口。

于是她只好朝姜堰挥挥手,示意他自己要喝水。姜堰倒是反应灵敏,第一时间就把水杯送到温晴身边。

但是看到温晴一副虚弱的样子,姜堰将水杯反正旁边的桌子上,坐到*头,将温晴扶起来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才将水杯递到温晴的嘴唇边。

这时候姜堰才发现,温晴的嘴唇已经泛白,甚至起来干燥的皮。

姜堰才想起,自从将温晴困在营地里面后,好像没有供给温晴任何的食物,哪怕是水。

温晴此时并没有感受到姜堰正在自责的心情,反而一咕噜地将水杯里的水喝完了。

喝完后,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姜堰,似乎还想再要一杯。

姜堰读懂了她的意思,连忙又倒了一杯水凑到温晴的嘴边。温晴这次倒是只喝了半杯就摇头表示不喝了。

姜堰将杯子放到桌子上,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温晴试着开口,但沙哑的声音把她自己和姜堰都吓了一跳,她才说了个“啊”字,姜堰就忙把她的嘴巴捂住,说道:“你别说了,好好养着嗓子。”

温晴点点头,示意姜堰把手放开。

姜堰正想放开,却感受到温晴的双唇在他手掌里面吐出的湿热气息。他的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明显能感受到身上腾起一股火,直直地往下腹冲去。

姜堰连忙站了起来,背对着温晴说道:“你这几天肯定都没怎么好好吃饭吧?一定饿坏了。我现在就让人给你煮碗粥来,你等着我啊。”

语毕,姜堰便急匆匆地跑出帐篷。

温晴本来还不明白怎么好端端地姜堰突然变了脾气,但一看姜堰跑出去的姿势,她就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晴捂住嘴无声地笑,笑着笑着,温晴忍不住又猛烈地咳嗽起来。

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温晴暗暗叹口气,只是想用个苦肉计而已,却没有料到这苦肉计使起来,第一个受害的就是自己。

出了门的姜堰,在帐篷慢慢地平复自己的心情。等到身体的热度褪去后,姜堰叫住巡逻而过的守卫,说道:“今晚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吗?”

守卫点点头,回答道:“是的,姜先生。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特地去营地附近的森林里也转了转,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物。”

姜堰点点头,说道:“不管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反正今天晚上到明天凌晨这段时间是最需要加强警惕的。你通知下去,让每个人务必打起精神,千万不能松懈。”

守卫立马立正行礼回答道:“是,姜先生。”

行完礼后,守卫转身想离开,姜堰看着守卫的背影,突然开口道:“你等等。”

守卫转身看向姜堰,问道:“姜先生,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吩咐吗?”

姜堰红了下脸,清了清嗓子:“你去让炊事班的煮碗粥,端到这里来,记住,动作要快。”

守卫很惊讶,以至于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姜堰不耐烦地说道:“让你去叫碗粥来,怎么?听不懂指令吗?”

守卫这时回过神来:“是,姜先生。”

而后守卫便马上转身,往炊事班的帐篷跑去,边跑边想,妈呀我这是看到姜先生脸红了吗?他是脸红了吗?他真的脸红了?

天呀,姜先生会不会将我灭口,不管了,将这个消息讲出去,肯定又能当几天话题说了。

姜堰并不知道他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他的士兵们给当做谈资。

嘱咐完给温晴安排的白粥后,姜堰抬头看向远处的森林,有点捉摸不清寒鹰组织的想法。

明明已经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了,为什么不来偷袭一下呢?哪怕不偷袭,那也应该派人来查看情况的。

可是偏偏这一整天毫无动静的样子,让姜堰仿佛觉得自己的判断失误了。

但是应该不可能的,自己的人虽然没能给他们惹出什么大幺蛾子来,但是也伤了他们不少人,一向护短的寒鹰组织,这次会善罢甘休?说出去,鬼都不信。

姜堰拍了拍脑袋,想着不管今晚或者明天他们来不来,自己也得动一动了,是时候发起第三波攻击了。

姜堰还在脑里想着对策,就看到刚刚的守卫端着一碗白粥走了过来。守卫将白粥交到姜堰手上,便继续前去巡逻。

姜堰一只手端着手里的白粥,一只手整了整衣服,掀开帐篷布,走了进去。

一进去便看到温晴又躺回了病*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假寐还是睡着了。

姜堰不敢轻易说话,便小心翼翼地将白粥放到桌子上,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盯着温晴的脸看。

姜堰必须得承认,哪怕他见过那么多漂亮的女明星,温晴仍旧是她们中气质最不同也是最有魅力的那个。

其实躺在病*上的温晴并没有睡着,她只是想试探姜堰会怎么做。只是千算万算,温晴没有料到姜堰居然只是坐在一边牢牢地盯住她,什么也不做。

温晴能感受到姜堰的目光从她的眼睛落到嘴唇上,又落在她放在被子上的双手。

温晴被姜堰看的有些不自在,姜堰的目光就像是她正赤果果的躺于他面前一样。

温晴想还不如干脆睁开眼睛,假装自己睡醒了,以此摆脱现在尴尬的局面。

那个吻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温晴睁开眼睛,正想伸伸懒腰表示自己休息的很好,结果就看见姜堰离她很近,几乎要亲上来了。

温晴一紧张,连忙扭头,姜堰的吻就落在了温晴的侧脸上。

姜堰也没有预料到温晴会在这当口醒来,他想抽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只能直挺挺地亲下去。

触碰到的那一刻,姜堰感觉到自己的唇瞬间发烫,有一种细碎的电流窜满他的全身。这样的感受太刺激,以至于他一时间忘记了抽离。

温晴只能轻声咳了咳,借此提醒姜堰。

姜堰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从温晴的脸上撤离。一时间,两个人都说不出话来。帐篷里面弥漫着一阵尴尬的气息。

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

温晴庆幸地想还好醒的早,不然就真的被占便宜了。而姜堰则遗憾地想要是温晴醒的晚了一会,或者自己的动作快了一会,就不会错失这个机会了。

但是两人的想法并不能被对方获悉,帐篷里面也就长久的没有声音。

温晴偷偷看向姜堰,以为姜堰起码会说点什么,却没料到姜堰也正偷偷看看她,两人的目光一下子对了上来。只是刚对上,二人又立马看向另一边。

还好这次帐篷里面没有太长时间的尴尬,为温晴再次测量体温的医生走了进来,说道:“哎,你醒了啊?头还痛吗?身子乏不乏?有没有什么其他不舒服的地方?”

一串话噼里啪啦问了下来,温晴一下子被问懵了。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医生啊,怎么一上来就对自己那么关心?

姜堰看到温晴的样子,刚想开口替温晴说明情况。医生却又开始转身对姜堰噼里啪啦地说话:“姜先生,之前我说过如果她又发烧,就把这药喂她吃了,你看她现在脸这么红,怎么还不给她吃药呢?”

医生对于姜堰的心思真的很不能理解,明明看起来很在乎这个女人,可是对她的病似乎又不是很上心,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姜堰一时找不到话反驳,忙靠近温晴身边,想给温晴喂药。拿药的时候,姜堰发现自己端来的白粥还没有给温晴吃。

于是姜堰将本要去拿药的手硬生生转了方向,说道:“还是先吃点粥吧,不然温晴的身体肯定吃不了消。”

医生觉得姜堰这话也挺有道理,于是点头同意:“那快吃点粥啊,让胃里有点东西,然后还是把这药吃下去吧,以防万一。”

姜堰赶紧将放到一边被遗忘很久的白粥端在手上,用勺子舀起一勺,递到温晴嘴边,示意她吃。

温晴被姜堰无比自然且熟练的一连串反应和动作惊住了。

姜堰看温晴没什么反应,便又将勺子往温晴嘴边靠,用眼神示意她吃,动作没有一点点的不自然。

可温晴却觉得相当的不自然,虽然已经决定要用美人计暂时拖住姜堰,可是让他这样一勺一勺喂,她觉得自己吃完之后一定会不消化。

于是只好抱歉地笑了笑,说道:“我自己来吧,不用那么麻烦姜先生。”

姜堰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是有多不妥,于是心里也尴尬,忙将手里的粥放到温晴手上,便立刻转身,趁着温晴看不见他时,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脸。

刚摸完脸,表达害羞之情的姜堰发现有一道目光正落在他身上。他抬头看去,发现医生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姜堰连忙将情绪收敛,对医生说道:“这没你什么事情了。你回去吧。天都快亮了,你还不去休息一下?”

医生点点头,说道:“那我就先下去了。”医生说完,便离开了帐篷。

姜堰看着医生走掉,整理好情绪,转身面向温晴。

温晴此刻还在慢悠悠地吃粥,看起来根本不像是饿了两天的人。

其实温晴既然是有意把自己弄生病,那肯定事先做过准备的。但是唯独吃饭这一点,她没有亏待自己。

在姜堰忙于找人应对对策的时候,温晴早就偷摸到炊事班那里找东西吃了。

再加上刚生病,刚醒来的她的确没有太大的胃口,所以这碗粥,她只是略略地吃了一小口。

但是这些事情姜堰并不知道,他只看见温晴脸色很憔悴,并且看起来没有什么胃口,连一碗白粥也吃不下。

于是姜堰关心的问道:“是饿过头了吗?还是想吃点别的什么?”

温晴摇摇头,说道:“我现在不怎么想吃东西。”

姜堰劝道:“怎么能不吃呢?你都两天没吃饭了。再不吃,病怎么能快点好起来?”

温晴重新躺回病*上,有些任性的说:“我刚刚已经吃了这么多,现在觉得一点也不饿,你就不要让我继续吃了。而且,白粥一点也不好吃。”

姜堰看看那碗粥,还是觉得她不多吃点东西不行:“那我给你去煮碗面来?”

温晴转头看向姜堰,眼睛亮闪闪地说道:“真的吗?”

姜堰被温晴的样子取悦了,笑得合不拢嘴地说道:“当然,我还会骗你不成。”

温晴眨巴眨巴眼睛,说道:“那你现在还不去?”

姜堰被温晴的话堵住,一拍脑袋,笑着说道:“好,我这就去给你煮面,你好好躺着睡一会。这天都快亮了,不知不觉又过了一晚。你别睁开眼睛,好好躺着休息。”

温晴点点头,很配合的闭上了眼睛。姜堰深深地看了看安安静静的温晴,笑了一下,便掀开了帐篷布,离开了帐篷。

一走出帐篷,门外就已经有人在等候着他了。来人正要开口说话,姜堰指了指帐篷里面,示意来人跟他一起往另一边走去。

直到离帐篷有一段距离后,姜堰才开口问道:“还是一点情况都没有吗?”

来人正是营地守卫的总负责人老吴,他点点头,说道:“昨天夜里兄弟们守了*,刚刚换完最后一班岗才去休息的。姜先生,你说,这寒鹰组织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