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9小黑篇:到底谁是寒鹰的老大?

那些人不好意思地说道:“要是能直接进去看,我们那还用得着围着你啊。就是因为姜先生叮嘱过无论里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能进去,但偏偏我们又可以在外面听到声音,所以才好奇啊。”

医生不耐烦地说道:“里面就是在审问,能有什么好好奇的,你们也够了啊,现在是非常时期,都好好给我去守卫,那么多好奇心干什么?”

医生说完,就不再理会这帮人,往自己的帐篷走去。

守卫们只好互相对看一眼,准备回到自己的岗位去,偏偏这时候帐篷里面又传来一声轻喘,挠的他们心痒痒,只好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这间帐篷,忍住好奇心离开。

而刚刚发出轻喘的温晴,此刻非常想破口大骂。

医生离开后,姜堰才发现温晴的膝盖处也受了伤,于是索性自己动手,将医生留下来的紫药水取出,要为温晴涂抹。

但是姜堰忘记了,从来都是别人帮他处理伤口,自己却没有帮别人处理过。

所以一个不小心,下手重了,反而让不怎么疼的伤口,涂上药水后,反而有些被烧的伤口仿佛在跳动。

温晴没忍住疼,哼了一声。

姜堰顿时手足无措,说道:“你怎么样?我不是故意的。”

温晴的语气非常的不耐烦:“还是算了吧。本来这点小伤,我自己都可以解决的。偏偏被你这么一搞,我的手又被捆住,反而变成大麻烦了。”

姜堰刚刚才觉得温晴对他有了那么一点点好感,不想把两人关系又再次闹僵,于是声音温柔了许多:“反正药已经上完了。你就别嫌弃我手脚笨了。”

温晴继续不太高兴地说:“是啊,药都上完了,反正你就是不愿意帮我松绑是吗?那也没关系,来吧,继续审问我啊。拿好你的刀,我身上还是有地方可以给你刮来刮去的。”

姜堰有点头疼,明明温晴才是阶下囚,偏偏因为自己表露了一点对她的中意之情,结果局势就变成现在这样。

这个女人可真会蹬鼻子上眼啊。

但是没办法,姜堰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面对温晴这样的居高临下的态度,反而生出了一种非常享受的感觉。

姜堰不想两人关系弄僵,可是又不能让温晴太嚣张,于是还是出声提醒道:“温晴,你可别忘记你的身份。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讲话的时候还是不要图一时口快,小心你那句讲的不好,我这把匕首就真的再往你脸上招呼了。”

温晴自从之前看出姜堰对她存的心思后,便不再像刚刚那样对姜堰的话感到恐惧。

她想,反正你都已经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了,我不好好利用,你真当我傻吗?

温晴故意装作非常伤心的样子说道:“都说女人善变,我倒是觉得男人比女人更加善变。你看看你,就这么一会儿,都变多少嘴脸?一会跟*一样想要我命,一会又柔情似蜜地帮我上药,现在呢?居然又开始威胁我。哼,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她温晴最厉害的可不是她的功夫,而是她出神入化的演技。

姜堰心里一边告诫自己,温晴现在的样子都是在作秀,故意演给自己看的。但是他又实在忍不住主动进套,为了不让温晴真的对他生气。

于是姜堰只好在心里默默唾弃自己,开口说道:“你要知道我是政和党的人,做事情的时候必须要冷酷一些的。更何况我也没说错啊,你现在的确是我的阶下囚。”

“而且外面那么多我营地里的人看着,我不能对你太好,不然他们会有异议的。”说着,姜堰的视线朝帐篷外望去。

温晴撇撇嘴,说道:“凭什么对我好就会有异议?”

“杀你们的人又不是我,侵入你营地的人也不是,现在倒好,我本来是想跟你谈合作的,结果却成了现在的样子。你让我以后还怎么相信你的话。”温晴抓住一句话柄便将其无限放大。

姜堰越发觉得头疼,并且认为自己刚才是真的不应该表露出爱慕的情绪,但说都说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但是你的确不能否认你跟寒鹰组织老大的关系的确密切,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到你的身上。况且,前段时间你和厉枫殇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姜堰发现自己刚说完这句话,温晴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连忙又补充了一句。

“你别这样,只要你告诉我寒鹰组织这次的武装力量到底如何,这样我也可以跟底下的人交代,商量出应对对策,那样我也可以把你松开了。”

温晴冷笑道:“我还以为你刚刚是真心想对我好,所以才叫来医生。原来使得是苦肉计啊。”

“这个问题你已经翻来覆去的问了这么久,是不是因为你们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应对他们,所以在担心害怕呢?”

姜堰神色一冷,声音也瞬间变冷了许多:“你只需要回答我就好,其他事不是你该管的。”

面对姜堰的喜怒无常,变来变去,温晴也渐渐的习惯了,冷笑道:“这个问题我一开始就回答过你了。你不肯相信我,我还能说什么?亏我还以为你真的对我有意,白白地感动了一下。结果还不是一样。”

姜堰知道再在这里待下去,肯定会受不了温晴摆出来的可怜模样,只好不出声,转身出了这间帐篷。

留在帐篷里面的温晴,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副柔弱样子。她的眼神里深藏着算计,决心好好利用姜堰刚刚难得流露出来的心疼。

那第一步要解决的,就必然是姜堰担忧的寒鹰组织的武装力量问题。

姜堰还真的猜错了,温晴是的确不知道的。当时太着急,根本来不及观察。

但是姜堰不相信自己不知道,那该怎么办?

温晴心里一时没了主意,信任这个东西是最难控制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刺激一下的话,姜堰哪怕对她再有意思,也不可能将组织的任务抛在脑后,要让他完全相信自己,并不容易。

温晴头疼,只好按兵不动,决心走一步看一步。

而处于话题中心的厉枫殇,却没有温晴那么烦恼,头疼的反而是李荣。

之前厉枫殇将他叫进木屋商量营救对策,给出的方案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李荣觉得自己还可以再争取一下,说道:“老大,你真的确定要自己亲自执行这个营救计划吗?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

厉枫殇摇了摇头,示意李荣不需要再说。“基本计划你已经看过了,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在我不在的时候,镇守营地,别让其他组织的人来搅乱。救温晴的事本就是私事,我不能让你们去冒险。”

可李荣哪里能放心让厉枫殇亲自前去呀,现在霍北也不在身边,李荣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老大,那边营地具体情况谁都不知道,你就这么贸然过去,万一中了陷阱怎么办?而且昨天的那两场偷袭后,对方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说明了他们知道我们一定会去偷袭的。所以他们那里肯定是做了万全的准备。”

厉枫殇知道这样做有些危险,但是他心里实在太担心温晴的安全,不愿意让温晴在那个营地里多呆一会,哪怕是一秒钟也不想。

厉枫殇做好决定的事就不会再轻易改变,不管谁来劝都没有用。

“所以我更要去了。既然对方精心设下这个套,那么肯定是拿出了他们最精良的作战兵力。这样的话,我不就能更好地摸清对方的实力吗?”

李荣此刻心里十分希望霍北能回来,不然以他的口舌本领,怎么能说服厉枫殇呢。

但是没有办法,李荣低头仔细看厉枫殇拟出来的营救计划,试图从计划里找出破绽,好来反对厉枫殇的这次行动。

厉枫殇知道李荣的心情,也不多说什么,任由李荣几乎将脸贴桌子上看计划书。

厉枫殇看向窗外,停了雨的森林,在月光下,看着也不那么阴森恐怖了。不知道温晴在哪里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厉枫殇叹口气,是真的很担心。

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前一天他就不该让温晴离开。

李荣看了半天,还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发现计划的纰漏,唯一的致命点就是他们不了解那边的战斗实力,可是这一点已经反复跟厉枫殇提起过,但是厉枫殇却偏偏不愿意为这个妥协。

李荣还在纠结,却听到厉枫殇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我这次会冒进,但是没有办法,我必须去,那里有我必须要救的人。”

李荣经过这一天*如果还不知道厉枫殇指的是谁,就不配待在寒鹰了。

“我知道老大你现在心情很急切,但是你也要想一想,万一这次行动失败了,没有救回来温晴小姐,那她在那里的处境就会变得更加糟糕。”

厉枫殇握紧拳头:“我知道这会很冒险,所以我必须成功。”

李荣劝道:“我也没说不去救啊。我只是觉得我们可以在好好商量商量,不一定急着今晚就去,那样真的会弄巧成拙。或者让我去,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寒鹰可以少了我,却不能少了你啊,老大。”

李荣也是条硬汉,可此时也情不自禁的用起了温情攻势。

厉枫殇转头看着李荣,说道:“我厉枫殇要做的事,还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这点吗?”

李荣还是坚持说道:“我知道老大的能力,可是去一个敌人熟悉的地方作战,总是有危险存在。”

厉枫殇像是终于忍受不住,怒吼道:“那你让我怎么办?就不管了吗?你知道她多呆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吗?你让我怎么冷静!”

李荣还是头一次看到厉枫殇的那么失态的样子,但他还是不怕死的坚持说道。

“我相信温小姐会保护好自己的。所以我们不如明天先派一支小分队去摸清情况,等他们回来后,听到详细情况把计划做的更加完善一点,难道不是更好吗?

厉枫殇拼命忍住自己的情绪,他知道李荣的方案更好,可是还是忍不住质问道:“万一她在今天就出了意外呢?”

李荣看到厉枫殇的情绪稍微安稳了点,说道:“不会的。要是我们那么贸然去营救,反而会给温晴小姐造成麻烦的。老大,你就先镇静下来,我们再好好商量营救计划好吗?”

霍北在离开之前可是给了他任务,绝对要保护老大的安全,不能让老大去冒险,他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得把老大给稳住。

厉枫殇面对这么倔的手下,也很无奈,只能点点头。

也许不了解厉枫殇的人会觉得他很冷,就跟一冰山似的,其实真的和他熟的人就知道,他是个很重义气,也很看重自己兄弟的人。

“行了。就按照你说的那样做吧。要是他们今晚真的在设下天罗地网的陷阱,那么明天清晨就是他们守卫精神最差的时候,你去挑一支小分队,让他们明天清晨出发,路上速度务必要快,探明情况就回来。千万不要被那边营地里的人发现。”

李荣点点头,满意的回答道:“那老大,你要先答应我不轻举妄动。起码今晚不能一个人偷跑出去。”

厉枫殇气极反笑,看着李荣说道:“行啊,寒鹰组织到底谁是老大,现在你还管起我了,是吗?”

李荣看到厉枫殇的表情,心里知道今晚这一困难算是解决了,于是面上故意露出不敢的样子,说道:“我哪敢呢?只是老大一定要记得今晚别出门啊。”

厉枫殇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抬起脚作势要踢李荣:“我不出去。你还不快给我滚?”

李荣连忙捂着屁股跑出木屋。

等到木屋内的声音重新归于平静后,厉枫殇收起脸上的笑意,心里还是不是什么滋味。不知道,这个晚上温晴会过的怎么样。

温晴的处境其实正如李荣所说的那样,她自己聪明伶俐,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她是足以自保的。

现下,温晴虽然还是以之前的姿势被绑在椅子上,但脸上的伤口却已经不再疼痛了。

姜堰自从离开后就没有再回来,温晴也不知道他去做什么。本来以她自己的生活,这点束缚她的东西,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开的。

但是温晴总觉得帐篷附近像是有很多眼睛在盯着她,要是她敢这么做的话,肯定会有人察觉到自己的。

所以温晴只好安安静静地坐在椅上,顺便时不时哼一声,以此表示自己被捆的正的很痛。

她知道,一定会有人将情况报给姜堰的。

那么现在这段时间,完全可以用来思考对策。温晴闭上眼睛假寐,大脑开始疯狂地搜索各种取得信任的方法。

其实姜堰本人已经相信温晴所说的并不知道寒鹰组织这次兵力情况的事情,但是他离开的时候还是安排了暗哨在暗中悄悄观察。

虽然喜欢温晴,但是姜堰自己也知道他不能完全的信任温晴。毕竟,温晴的心不在他身上,为了逃脱,她肯定会使出百般招数。

但姜堰并没有料到,当底下的人隔一个小时就跟他汇报的时候,他居然没有听到任何一条关于“同伴解救”、“自己逃脱”的信息。

底下的人继续说道:“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

姜堰不可置信地问道:“她就只是闭着眼睛睡觉?连话都没有说吗?”

底下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姜堰会那么接连着追问,只是点点头,说道:“我们也不能保证她在睡觉,只是看到她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不动。”

姜堰想了下,说道:“她是不是知道你们在外面,故意演给你们看到的?”

底下的人都能互相看彼此的动作,示意对方说话。

姜堰看着他们推推来来的样子,有点烦,说道:“我派你们去是观察她一举一动的。要是你们发现温晴的什么猫腻,千万不要藏起来不说。要是被我知道有谁这样做了,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底下有个人终于站了出来,索性闭着眼睛一口气说道:“我们发现温晴小姐一直在喊你的名字。”

姜堰愣了下,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问道:“她喊我名字,是找我有事情吗?还是怎么了?”

那人继续说道:“属下也不知道。只是那个女人一边闭着眼睛,一边脸色发红地再念着姜先生你的名字。我们也不敢仔细想是因为什么?”

姜堰的耳朵突然红了一下,说道:“行了,你们下去吧,待会还是回到之前的位置上去,不用再来那边的帐篷了。我自己过去看一下。”

底下的人都退散后,姜堰拍了拍自己的脸,难得的有心情去洗了洗脸,再出发往温晴的帐篷里走去。

他想,按照那人说的话,温晴恐怕是梦里梦到跟自己在做什么事情了吧。

那既然底下的人都那么汇报了,自己再去看她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这样想着,姜堰便加快步伐走去。等他走到帐篷前,终于亲耳听到帐篷里面温晴喊他名字的声音。

姜堰又拍了拍脸,掀开帐篷布,故作无所谓地说道:“怎么了?大老远地就听见在喊我的名字,是有什么事情吗?还是你想告诉我那个问题的答案了吗?”

但是姜堰并没有听到温晴的回答,温晴仍旧闭着眼睛在叫着他的名字。

姜堰心中大喜,走上前去,本来想叫醒温晴,却意外地发现温晴的脸红得有些吓人。

姜堰将手覆上温晴的额头,被温晴额头的热度吓到了。

怎么会这么烫?姜堰摇了摇温晴的肩膀,说道:“温晴,你醒醒。你怎么了?”

温晴被姜堰晃醒,有些迷糊,想要伸手触碰姜堰,却又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被缚住,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黯淡。

温晴的动作没有逃过姜堰的眼睛,姜堰心里酸了一下,问道:“你感觉怎么样?你身上很烫,是不是生病了?”

温晴点了点头,说不出什么话来,又闭上了眼睛。

姜堰心里急切,松开了困住温晴的铁链,一把抱起她,往自己的帐篷跑去。他跑出来的时候,吩咐着旁边的守卫赶紧通知随队医生到他的营帐里面去。

守卫刚应了个“是”,一抬头,就发现眼前早就没有了姜堰的影子,姜堰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于是保护营地安全的士兵们,就看见自己队长抱着面色发红的俘虏往营帐跑去的急匆匆地样子。士兵们互相对看了一眼,都心知肚明地笑了起来。

有人暗落落地发问:“姜先生也是的,明明刚从帐篷里面出来,又那么费劲跑去另一个帐篷干什么?不都一样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