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8小黑篇:你真的舍得我受伤吗?(三更)

等姜堰回到自己的帐篷,准备好好面对接下来的一场恶战的时候,却发现营地里还那么安静,根本没有任何人闯入营地。

姜堰立马来到营地出口,问道:“从早上到现在为止,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守卫回答道:“是的,姜先生。”

姜堰心里觉得奇怪,想着寒鹰组织不会今天已经启程,准备离开了吧?

但他又回过头想想觉得不太可能,今天雨那么大,要是挑这个时候走,就不怕路上会有埋伏吗?

而且他派去盯路的人也没有来汇报情况,这就说明寒鹰组织还停留在原地。可是停在原地又不来偷袭,难道就真的只是纯粹地休息吗?

姜堰摸不透厉枫殇的心思,只好吩咐守卫不要放松警惕,便离开了。

而厉枫殇打得究竟是什么主意呢?厉枫殇自己也不知道。他站在自己的营地里,仔细查看着每一辆车的防护措施。

另一边,霍北已经收拾妥当,正准备出发前去探路。在临走前,霍北找到厉枫殇,跟他告别。

看着霍北的样子,厉枫殇再次叮嘱道:“这一段路上,肯定会有不少的危险,你要小心。”

霍北笑了笑,他其实也知道这次的危险性很高,不过他一点都没有怕过,反而是有些担心自己不在厉枫殇身边,万一他身体出了什么状况怎么办。

“没事的,老大你不用担心。按照路程,我大概两天就会到达那里,希望到时候可以很快看到车队的身影。”

厉枫殇点点头,看了眼跟在霍北身后的人,说道:“此去前方探路,希望各位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也要加强警惕,不要轻易陷入敌人的陷阱里。我对你们的要求,就只有四个字,警惕,平安。”

厉枫殇的表情一直不怎么好,他不是一个太擅于表达自己情感的人,可是看到霍北又忍不住再一次的嘱咐。

“要是你一直没等到我们,也千万不要回头找我们。记住,不管等的时间有多久,一定要留在原地,千万不要离开那里。”

霍北点点头,向后招手,他身上的小分队便队伍整齐地走出营地。

霍北落在后面,对厉枫殇悄声说道:“我知道老大你这样做的举动是为了温晴,我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老大,在准备救人的时候,记得多加小心。”

厉枫殇拍了拍霍北的肩膀:“我自有分寸,到时候悬崖处见。”

霍北点头应道:“是。”

然后,他便跟着队伍离开了营地。

厉枫殇一直站在原地看着霍北他们的身影正逐渐地消失于森林中,李荣则在一边看到厉枫殇的样子,走上前轻声的说道。

“老大,你放心,霍先生的警惕性非常强,是不会轻易出事的。”

厉枫殇听罢,说道:“李荣,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说完,厉枫殇便往木屋走去,李荣紧紧跟随起后。

躺在棺材里面的温晴完全不知道厉枫殇正在找人紧急商量营救她的事情,她正安安稳稳地合着眼休息,并不怎么担忧接下来的处境。

但是她的清静很快又被姜堰打破了,姜堰把温晴从棺材里放了出来,将她的双手反缚在身上,牢牢地固定在椅子上。

姜堰看着温晴狼狈的样子,问道:“你知不知道厉枫殇打得是什么主意?今天一整天,他的队伍一点动静也没有。”

温晴打了个哈欠,说道:“这事你问我,我要怎么回答你。姜先生,你是不是记错了,我是暗门的人,不是寒鹰组织的人。他们的老大爱走就走,不想走那就不走了啊,我哪能知道他的想法。”

姜堰不信,继续盘问道:“我们的人在第一次偷袭的时候,看到你在木屋内跟厉枫殇单独呆了很久,你说,你们在里面都做了什么?”

温晴听到话,思绪忍不住想到那天木屋里的场景。

氤氲的浴室,厉枫殇那健壮的身体,还有他冰冰软软的双唇,让她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

姜堰看到温晴的脸突然一红,心里想了想,顿时冒出一股子酸意。

看来,这个温晴跟厉枫殇的关系,是真的不一般。

温晴缓了缓心情,告诉自己现在不少花痴的时候,开口说道:“我也是来执行任务的。你说我在木屋里面能做什么?当然是忙着对付干涉我的人咯。”

姜堰努力让自己放缓神色,说道:“你看,既然我们俩的敌人都是一致的,你为什么就不愿意跟我合作呢?”

“我们一起合作,寒鹰组织的人是抵抗不了我们的。这样,我们就都能完成任务了。”

温晴笑笑,说道:“你一边说着要我跟你合作,一边手里却不自觉就摸到放枪的地方,姜先生,你是以为我很天真吗?”

姜堰被拆穿,但是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仍然将手放到枪支上。

“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吗?我一边要防着寒鹰组织的偷袭,一边又要担心温晴小姐要是死活不肯跟我合作的话,那我该怎么办呢?”

温晴眯着眼说道:“你在威胁我吗?”

姜堰笑笑,也不隐瞒:“对,只要你不答应,我就会每天每隔一个时间点,就来重复一次,来威胁你一次。现在只是摸枪,下一个时间点,没准就是掏枪了。”

温晴看了看姜堰,说道:“那行,姜先生,我答应跟你合作。这样如何?”

姜堰笑着说道:“温晴小姐还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可惜,现在我并不相信你的话。”

温晴装作无奈的样子,瞪着姜堰:“姜堰你不觉得自己很矛盾吗?你一直逼着我跟你合作,可是我说了要合作,你又不肯相信我的话。那我还能做什么?请姜先生教教我。”

姜堰嘴角往上一勾,明显的说道:“你告诉我件事情,我就相信你合作的诚意。”

温晴点了点头,相当的配合,“你问吧,不过我可不是什么事情都知道的。要是问到了我不知道的事情,姜先生可别怪罪我不说话。”

姜堰不理会温晴的后半句话,直接问道:“寒鹰组织这次运送军火的兵力为多少,有多少辆车,车上有几个人?都带了什么样的武器装备?”

温晴听完愣了一秒,随即大笑出声:“我都让姜先生你别问那些我不知道的,可是你居然还真的问这些我一定不会知道的事情。这不是难为我吗?”

姜堰直勾勾地盯着温晴看,说道:“你别忘记我的人第一次偷袭的时候看到了你的这件事情。”

“就算你真的没有和厉枫殇有过什么交易,但是起码你也应该比我的人更近距离地接触过寒鹰组织营地里的人吧,我不相信暗门的人居然会浪费那么好的时机。”

温晴不屑地说道:“我跟你们可不一样,我的任务只是阻拦这批货,所以我只要做到阻拦就可以了。我能用到方法太多,哪里需要估算他们的武装力量,更不需要跟他们面对面硬碰硬。”

姜堰冷哼了一声,随手拿起旁边的匕首,在手里把玩。

说道:“你是想跟我耗是吗?你觉得他们会来救你?别妄想了。”

温晴毫不在乎地说道:“我哪里有在耗什么呢?是你一直在问我一些我根本不能回答的问题,我又不想骗你,只能老老实实说不知道啊。”

姜堰将手里的匕首轻轻贴在温晴的脸上,有些威胁的开口:“我是不是忘记跟你说一件事了?不过现在讲也不算太迟。”

“我派人去寒鹰组织那里散播谣言,告诉他们你已经跟我合作了,偷袭的计划也是你怂恿我的。现在,我想厉枫殇估计已经对你恨之入骨了吧。”

温晴撇一撇头,躲开姜堰的匕首,说道:“他恨不恨我,对我来说还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反正不管怎么样,我跟他的立场不同,早晚有一天是要撕破脸的。那倒不如由你来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也省得我再去想什么计划。”

姜堰将匕首轻轻下滑,横放在温晴的脖子上:“是吗?其实我一直很奇怪,厉枫殇为什么会对你那么特别,你说会不会是因为你这张脸呢?”

姜堰将刀在温晴的脸上比划道,威胁的意味比刚刚更甚,这也表示姜堰此时已经没有多少耐心。

“要是我在你的脸上划上几刀,厉枫殇看到会不会心疼?或者我割了你的手指扔到他的营地,你觉得厉枫殇会有什么反应呢?”

温晴觉得姜堰的语调太过于恶心,强忍着内心的翻涌。

“你这人真是有意思,刚刚还在恐吓我,说是厉枫殇恨死我了。现在又要以我为条件去吓唬厉枫殇,你觉得你的计划会成功吗?”

姜堰将刀猛地横过温晴的脸,温晴感到一阵刺痛,似乎有什么东西涌了出来。也就在这个时候,温晴看到姜堰用舌头舔过匕首,将匕首伤的腥红卷进嘴里。

温晴才意识到,脸上是被姜堰划破了。但还等到她反应,姜堰忽然离温晴极近,用舌头轻轻扫过她受伤的脸。

温晴忍不住往另一侧偏了偏头。

姜堰就着舔她脸的姿势,莫名笑了起来。

笑声嗡嗡的在温晴的耳边响起,温晴心里忽然升起一丝惊惶,她想,是不是自己太小看姜堰了,这个人的心思很复杂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好对付。

姜堰终于离开了温晴的脸。从划破温晴的脸到姜堰舔上温晴脸上的伤口,不过短短一瞬间。温晴却觉得这仿佛过了一世纪那么漫长。

姜堰似乎很满足于温晴眼里流露出来的恐惧,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看来你现在才有当一个俘虏的自觉了。”

温晴咬牙,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姜堰将手里的匕首换了个方向,朝着温晴另一侧脸轻轻贴去:“我的问题之前已经说过了。”

温晴将脸扭向另一边,她其实一点都不想再和姜堰这个心里*的人说话,可是时下的情况又不能让她任性妄为。

“我是真的不知道寒鹰组织这次派出来的军事实力到底怎么样?我也只是那晚比你的人提前到了一会,等我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打得那么混乱,我还要对付厉枫殇。哪里顾得上看他们的防卫。”

姜堰扭转匕首,又是一划,温晴的另一边脸,也开始往外渗血。

温晴盯着姜堰,说道:“你何必用这种方式来逼我说话?”

姜堰笑道:“谁让你没有说出我想听的话啊?”

温晴恨恨道:“你想听的话根本不存在。看来姜先生不喜欢听实话,那也行,我干脆就随便编一下寒鹰组织的军事实力来糊弄你,你是不是觉得这样更好呢。”

“只是等到你真的要按照我的话去进行战略部署,但是最终又发现实际情况完全不是我口中说的那样的时候,想必姜先生也是回不来这营地找我算账了。”

姜堰被激怒,将匕首一下子直指温晴的喉咙,说道:“你还真是敢说?都已经是这幅德行了,还偏偏要逞口舌之快,怎么?你不知道这样的人往往死的要比别人更快吗?”

温晴冷笑道:“反正你已经存了要杀我的心,那我何必要讨好于你?还不容易干脆死个痛快,也不用受你的摆布。”

姜堰听到温晴的话,反而收起了匕首,说道:“你想死?我怎么可能让你这么轻易地死去呢?你还没有亲眼看到我打败厉枫殇,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

看着姜堰忽然一脸迷醉的样子,温晴觉得浑身毛骨悚然:“姜堰,你清醒点!”

姜堰笑着说道:“这还是这次见面以来,你第一次叫我全名。但可惜的是,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温晴,你知道吗,有些时候我是真的想杀了你,可是有些时候,对,比如现在,我却又有点舍不得你死了。”

温晴现在也只能与他周旋着,这样才能找机会逃出去:“那你为什么又不想我死呢?”

姜堰将匕首扔回桌上,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我也不知道,可能真的是受你这张脸的蛊惑吧。哪怕现在,我都把你的脸划花了,还是觉得你怎么能那么美呢。”

温晴听到这话,心里一动,说道:“你觉得我美?”

姜堰痴迷地看着她,点了点头:“当然。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美到……让人心痒。”

温晴觉得机会来了,虽然姜堰的态度前后变得太快,但是她只能赌一把。

温晴试着动了动小腿,在姜堰的注视下,慢慢地将腿蹭到姜堰的腿上。

温晴故作失落地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呢?非要将我们俩的局面弄到现在这个样子。你看你现在说出来了,我的心也就放心了。”

姜堰享受着温晴的蹭来蹭去,虽然并不完全相信这个狡猾的女人,却又十分满足地眯着眼睛享受。

“你放心了些什么呢?”

温晴笑着说道:“我放心终于不用担心你杀我了。”

姜堰似乎很感兴趣温晴的话,追问道:“怎么?你刚刚不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吗?现在又害怕会死了?”

温晴停下小腿的动作,收回腿,说道:“我一向吃软不吃硬。你看看你,从困住我到现在,又是拿话逼我,又是掐我脖子,又是什么棺材囚禁,现在还划伤了我的脸。你觉得我会在你面前表现出软弱的样子吗?”

姜堰听到这话心里居然莫名地很舒坦:“这么说,你的意思是,你是听到我舍不得杀你,才这么讨好我吗?”

温晴不屑地撇撇嘴,随即又莞尔一笑,将自己最完美的微笑呈现在姜堰的面前:“谁讨好你?我不过也刚刚好对你有点兴趣罢了。”

姜堰心里一阵喜悦,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道:“对我有点兴趣?”

温晴装作很害羞的样子,默默地点了点头,低下头不说话。

姜堰想靠前一步来跟她继续说话,却听到温晴“嘤咛”一声,忙问道:“你怎么了?”

温晴像是在极力忍受什么似得说道:“你刚刚在我脸上动的刀子,我现在一说话就扯动伤口,疼得要死。”

姜堰感受到温晴话里的娇嗔,心里一阵舒坦,对温晴的戒心也少了一些:“是我的错,我这就去叫随队医生来给你包扎。”

看到姜堰正要转身离开,温晴连忙叫住他,说道:“等等,你不先给我松绑吗?这么困住我,人家的胳膊早就酸死了。”

姜堰安抚着:“这还不能解开,你战斗力那么强悍,万一刚刚的话都是骗我的,我给你松绑,不就是在自找苦吃吗?”

温晴心里暗骂,怎么那么不容易上套?

还以为刚刚那番话可以干扰姜堰的判断能力,结果人家只是愿意享受温柔乡,并不愿意对温柔乡本身多加信任。

温晴只好说道:“但是你真的舍得把我弄伤吗?我就算再怎么厉害,被你绑了那么久,也没有力气在做什么的。”

姜堰虽然是有色心,却还没有完全失去心意,知道温晴的话不能全信,“是吗?那就再绑一会吧,反正医生我已经叫过来了。要是真的把你弄伤什么的,医生也可以帮你检查一下。”

温晴只好作罢,任由随队医生检查她脸上的伤口。

随队医生打开医药箱,清理好温晴脸上的的伤口后,说道:“其实这伤看起来很严重,但是划得人力道很小,所以没什么大事,很快就会好的,连疤痕都不会有的。”

温晴听到医生的话,看向姜堰。姜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说话。温晴觉得好笑,但是又瞬间被医生上药的动作弄疼了。

姜堰紧张地对随队医生说道:“你动作轻点!”

随队医生心里想,明明是你弄伤的人家,当时怎么就不知道小心点,现在还来怪我不小心。

而且这女人不是俘虏吗?姜先生这态度……随队医生瞥了一眼姜堰,女人果然是祸水。

在心里默默吐槽着队长的不靠谱,随队医生还是放轻了手里的动作。等到消毒完毕,上了药后,医生默默整理完东西,快速地离开了这间帐篷。

走出来后,有其他好奇的人围了上来,问道:“姜先生在里面干嘛啊?一会里面时不时发出尖叫,一会又时不时听到姜先生再哄人家姑娘?”

医生犯了个白眼,并不想谈论上司的私事:“你们那么好奇干嘛?想知道就自己进去看啊,问我干什么?”

那些人不好意思地说道:“要是能直接进去看,我们那还用得着围着你啊。就是因为姜先生叮嘱过无论里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能进去,但偏偏我们又可以在外面听到声音,所以才好奇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