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7小黑篇:温晴,你就这么安静地躺在棺材里,挺好(二更)

“昨天那个俘虏临死前说,姜堰的营地在森林的西南方。”霍北一边说一边用余光瞟向厉枫殇,他知道老大现在一定很担心温晴的情况,让他等一个晚上已经是极限,他们必须拿出方案,立刻出发营救。

“我昨天晚上看过地图了,那一块易守难攻。周边全是树,一大片的将路堵的死死的。要是我们从地上进攻,一定会被他们的人设下埋伏的。”

霍北顿了顿,指着地图上方,分析道:“但是也正因为那里树木茂密,我们的人只要做好伪装,每个人身上带一个小小的降落伞,就可以从树的枝干上面通过。”

霍北看了厉枫殇一眼,见他点了点头,于是解释说:“我们可以先派一人前去观察合适地降落地,而后我们就可以空降到他们的营地中央,分开行动。”

李荣拍着巴掌,说道:“妙啊!政和党那帮人,就算再怎么在地面上布置兵力也没用了,我们可是从空中进来的。”

霍北也有些得意的浅浅一笑:“他们自以为占据了一个好地方。可是我想他们怎么也料不到偏偏是这些树给了我们机会。”

厉枫殇没理会他们,看了看窗外,冷冷地说道:“先别高兴的太早,你们先看看窗外。”

霍北、李荣闻言,齐刷刷地转头看向窗外,等到二人同时僵硬着头转回来的时候。

二人的表情都是如出一辙的“逗我玩呢”的神态。

原来,这个计划是天衣无缝,可是霍北偏偏就忘记了现在外面可是大雨滂沱的时候。

别说带着小型降落伞降落了,还没等人走到森林里去,这雨就要先给降落伞增加重量了,还怎么飞得起来?

霍北顿时焉了,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说才可以挽回点颜面,然后又要想个什么样的主意才能顺利把温晴救出来呢。

李荣是粗人一个,对于霍北计划的考虑不周详心里毫不在意,说道:“恩,霍先生这个主意是真的好,只是居然碰上这样的天气,也是意外。不过这主意,我可以拿来以后对付其他人。想想,到时候做事肯定会事半功倍的。”

听到李荣的话,霍北觉得心里好受了一点。只是他悄悄看了眼厉枫殇,厉枫殇一脸不耐烦地听他们说话。

而后厉枫殇发现霍北在偷看他,眼睛一斜,丢了个眼刀过去,吓得霍北赶紧回过目光,盯住面前的地图。

厉枫殇冷哼一声,他现在的着急心情不是霍北和李荣能体会的。

“想得都那么简单,你以为他们为什么敢那么大胆就驻扎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吗?还不是因为那里的地形得天独厚。而且现在这种大暴雨的天气,更是为他们增加了天然的保护屏障。”

霍北被厉枫殇的话堵得死死的,只好闭上了嘴。

李荣看着这两人,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那么我们该怎么部署兵力去进攻呢?”

厉枫殇横了李荣一眼,说道:“为什么要进攻呢?那里地势险峻,我们的人只要一进入到他们的地盘,他们只需要往森林里扔个手榴弹,我们就全都完蛋了。”

李荣一时被噎住,顿时没了主意:“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还去不去那边营地啊?”

厉枫殇冷冷一笑,说道:“去,当然去。不仅要去,我们还要找将那里一锅端掉,就算端不了,也要给他们制造点大麻烦,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李荣点点头,又重新回到之前的问题上了:“那我们该怎么部署呢?”

厉枫殇看了眼窗外,皱了皱眉道:“现在就只能等雨停了。反正雨还那么大,我们带着这批货也走不了。他们估计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恐怕现在正在时刻担忧着我们的进攻呢。”

李荣愣了一下,说道:“我们就停在这里不走了?可是这货是有规定时间的啊,再耽误下去,我怕我们不能及时送到。再说,我们其实并不是必须要冒险去他们那里。”

“反正只要货还在我们手上,他们迟早会主动来找我们,那样我们就可以引出他们,以不变应万变,岂不是比冒险闯进他们营地要更好!”

厉枫殇瞥了李荣一眼,淡淡的说:“你觉得这个方法很好是吗?”

李荣不知道自己哪里有说错了话,被厉枫殇这一眼看到心里惴惴不安的,不敢回话。

霍北有心想帮一下李荣,于是便道:“从减少人员消耗的角度来说,这也不失为一种办法。毕竟,我们不能精准确定对方的实际兵力。”

厉枫殇摇摇头,并不赞成:“这种方法虽然以听起来很保险,但是你们都不要忽略了这是在森林。森林里有很多树,这会给偷袭者提供天然的屏障,路上只要我们稍微不小心一点,就容易中了对方的埋伏。”

李荣拍了拍头,说道:“那不如这样吧。反正对方是为了抢我们的货物来的,但是他们只知道我们的货物数量庞大,可是他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啊。我们可以现在先派出一支小分队来运送部分货物,然后我们这边去跟他们周旋,让他们以为我们还滞留在这里。接下来,我们就一天一支小分队趁着半夜出发,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霍北赶紧捂住李荣的嘴,说道:“你以为这是两全其美吗?万一他们一旦察觉到,中途派出兵力截杀怎么办?这样我们就更没有胜算了。”

李荣拉开霍北捂着他嘴的手,说道:“那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可以,这样看来我们不管怎么样都是死路啊?”

厉枫殇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死路。你们别忘记了,你们现在所有方法的前提条件下,都是对方兵力跟我们相当,要是对方兵力不如我们呢?”

霍北心下了然,但仍然疑惑地说道:“昨天他们毕竟在短短一段时间内组织了两次有预谋的偷袭,能想出这样计划的人,肯定是因为自身军事力量雄厚,所以才不怕人员伤势惨重啊。”

厉枫殇勾起嘴角,邪邪一笑,说道:“有时候我们往往会忽略掉最基本的信息,我们的敌人是谁?他们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我想你们应该比我还了解吧。”

李荣恍然大悟般地说道:“是啊,他们现在可是自身难保,几个与他们敌对的组织打得火热,大量的兵力全部都用在了那边,哪里还有多余的力量来攻击我们呢?”

霍北不赞同地说道:“可是这支攻击我们的队伍,一看就是经过长期严格训练的。不说他们特别精良,但是两支偷袭队伍都能达到这种地步,我觉得他们为了这次任务是下了血本的。保不定他们营地里还藏着什么精良的队伍。”

李荣反驳道:“我不信。我半个月前才出过一次任务,到过W国,你是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局势,真的是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几乎所有能用到的兵力全部投入进去了。我看这次政和党的队伍,应该是他们从前线抽调出来的。想必,人数不会太多的。”

霍北摇摇头,说道:“政和党一向是是W国政aa府的秘密组织,他们的兵力向来不是在明面上的。”

“而且他们一直有规矩,组织的兵力是组织的兵力,镇府的兵力是镇府的兵力,二者是绝不会混为一谈的。”

李荣立刻说道:“所以我才说他们一定是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不然,W国怎么会想着来抢我们的货?”

“我们都特意绕开了他们的航线,而他们呢?居然可以派人到这片森林里来伏击我们。这一切不就证明了,他们已经山穷水尽,所以在抓住一切有可能赢的机会吗?”

霍北也马上反击道:“W国政aa府的人一向贪得无厌,而且杰森这批货物又不是小数目,换做你跟我,得知有这么一大批货物在这里运输,你我难道不会心动吗?这跟国内情况到底好不好不能一概而论,也不能用来盲目地判断敌方那个的军事实力。”

李荣还想说些什么,厉枫殇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停下。

霍北和李荣只好将话咽回肚子,看向厉枫殇,等候厉枫殇的指示。

厉枫殇仔细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外面的天气,终于做出了决定,说道:“李荣,你通知下去,全体继续休整,但是千万不能放松警惕,尤其是保护车辆的各个小分队,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李荣说道:“是。”而后他便离开木屋,前去布置任务。

厉枫殇又对霍北说道:“霍北,你带一支小分队去这条路线先行探路。”

霍北朝着厉枫殇指着的路线看清,心里大惊,说道:“老大,这条路万万不能走,要是有埋伏在那里,我们全部的人都要丧命。”

厉枫殇指着的路线,正是出发前大家商量过最不能走的悬崖路线。

虽然这条路线小道很多,可以掩人耳目,但是在快出森林的地界有一道很高的悬崖,行进过程中,只要稍微的放松警惕,那么人就会很轻易地掉入悬崖。

厉枫殇又何尝不知道这条路的凶险,但是此时此刻在不知道对方实际军事实力的前提下,他只能冒冒险,走这样一条危险的路。

更何况,温晴还在那帮人手里,要想救出温晴,只怕队伍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而为了减少时间消耗,接下来的日子肯定要日月兼程,而这条路虽然很凶险,但是却是最快的路线。

于是厉枫殇坚持道:“所以我才派你去前方探路。你记住,要是前面的路上有什么阻碍,你要统率好你的小分队,替大部队铲平一切不利的条件。”

厉枫殇指了指地图上的悬崖标志,叮嘱道:“走到这里的时候,你记得多关注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埋伏的点,提前做好应对准备。而后我们会赶到这里跟你们汇合的。”

霍北只好听从厉枫殇的安排,说道:“是,老大。我们会沿路做下标记的,大部队到时候就按照我们的标记来走。我会尽可能在这条路上找到最安全的行进路线。”

厉枫殇点点头,说道:“好,你准备准备,立刻出发。”

霍北起身刚走几步,厉枫殇便叫住他,“霍北……小心一点,注意安全。”

如果可以的话,厉枫殇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弟兄去冒险。

“知道了,老大,你放心吧。”

霍北离开木屋后,厉枫殇心里反而提上一口气,哪怕安排完所有的事情,他仍然很担忧。厉枫殇走到窗户旁,看向森林的另一边,隐隐担心着温晴的安全。

正被人担心着的温晴,处境也的确不好。

温晴知道姜堰为镇府工作,所以手段难免狠辣。但是温晴没有料到,姜堰不仅仅是狠辣,他还是*。姜堰给予她的折磨,根本被不是柔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姜堰在面对连损两名得力战将后,将一切的怒火都涌向厉枫殇。可是他现在无法当面对厉枫殇撒火,只能来折磨温晴。

在帐篷内有一具棺材,姜堰处理好尸体后,默不作声地将温晴带到这间有棺材的帐篷,将她关在了棺材里面,并让人在棺材外面上了铁链。

温晴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多久了,时间的流逝对她来说,变得非常没有意义。她什么都感受不到,除了黑暗。

而在外面的姜堰,其实将温晴锁在棺材里面后,自己也没有离开这间帐篷。

他一直将头贴在棺材上面,试图能听到温晴的求救。只是很可惜,除了呼吸声外,他什么都没有听见。

姜堰其实是有计划的的,他想按照寒鹰组织的个性,一定会在今天来偷袭。

按照营地里那么严密的防守,他们一定闯不进来,但是寒鹰组织一定会安排之前潜藏在营地里的人跟温晴联系。

这样的话,他就能抓住这个在他的营地里放肆杀人的偷袭者。

只是等了整整一天,除了雨势开始逐渐变小之外,至今没有人来跟他汇报营地被袭击的消息,也没有其他人遭到袭击的消息。

姜堰心想,难道自己预料错了吗?这个偷袭者已经逃走了?不可能的,自己的营地严密得跟铁桶一样的,怎么可能放走他。

但是随着天色越来越黑,姜堰的心也越来越落在谷底。

这时候,帐篷外有人说话:“姜先生,今天一整天我们已经搜查过所有的帐篷,连营地附近都已经看过,没有发现任何有人的踪迹,更没有发现有外来者。”

姜堰是脸色越发阴沉,问道:“确定是地毯式搜查过了吗?”

帐篷外的人说道:“是的,一切按照姜先生的指令进行的,没有半点角落放过。”

姜堰心里还是存在疑惑:“真的没有发现任何人?那我的人难道是自杀的吗?”

门外的人小心翼翼地说道:“肯定不会是自杀,但是我们的确没能找到人。不过现在想想的确有一个地方没有搜查过。”

姜堰立马命令道:“那就就赶紧去搜查,你有这个功夫跟我说这话,还不如动作快一点,免得人跑掉了。”

外面的人欲言又止,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但是那个没搜查过的地方就是这间帐篷,而且这帐篷里不就有一个最有可能杀人的人吗?”

姜堰被提醒,脑子一时转过弯来,看向棺材。

他想了想,脸色微变:“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等等,告诉下面的人,越是到夜里越要加强警惕,敌人很有可能已经埋伏在我们附近了。”

外面的人应道:“是。”而后他便离开了。

等到帐篷外面终于安静下来后,姜堰转过身,走向棺材。

棺材里的温晴也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心中顿时放下心来,看来沈追是真的成功逃脱出去了。

她刚松了口气,就发现棺材旁边传来铁链“叮叮当当”的声音。然后,棺材上方便露出了姜堰那让她觉得恶心的脸。

姜堰发现温晴的神色并没有多大变化,而且还非常坦荡地看着他。

姜堰想了想,说道:“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温晴笑道:“不知道姜先生,希望我说点什么呢?”

姜堰沉下神色,问道:“人是不是你杀的?”

温晴本就没有杀人,所以相当的坦荡,反正姜堰也不可能拿出她杀人的证据。“什么人?我杀了谁,还请姜先生把名字告知下。不然我怎么承认这个罪名呢?”

姜堰深深地看了一眼温晴,想从她的每个细微的表情看出一些端倪:“我最后再问你一遍。王科和任丘,是不是你杀的?”

温晴装作一副在思考的样子,说道:“我刚刚认真的想了想,但是发现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啊。所以说,我到底该不该承认我杀了他们呢?”

“你可以尽管岔开话题,但是这笔账我是一定会算到你身上。”姜堰看到温晴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心里不免有些生气,至于究竟是气什么,恐怖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温晴嗤笑道:“所以你何必来问我呢?不管我的答案如何,你都已经在心里狠狠地记上我一笔了。那你干嘛还要多此一举呢?”

姜堰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复杂,说道:“我有的时候真的很想一枪解决了你。”

温晴毫不在意,耸了耸肩:“可是你留我到了现在,所以你这时候说这种话,对我来说根本起不到一丁点的作用。”

姜堰仿佛没有听到温晴刚刚的话似的,继续说道:“但是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还是挺想你就这么安静地躺在棺材里面,然后我在外面守着你。没有人来打扰我们,我可以不用去担心有袭击,就这么静静地把耳朵贴在棺材板上,听着你的呼吸。”

温晴心里一怔,想着这是姜堰新的招数吗?她心里想了想,试探性地说道:“姜堰,你知道你现在在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吗?”

姜堰忽然笑了:“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可惜啊,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不能两全其美的。有些事情,终究只能是脑子里想想而已。”

姜堰说完,便重新盖上棺材,将铁链锁好,离开了这间帐篷。

他走到帐篷外,此时森林里的雨已经停了,外面重新出了月亮。姜堰看着月亮,心里竟然感到有些许的悲伤。

想想,他也不过是政和党手里的一颗棋子,只能趁着自己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多为其做一点事情,这样他才可以得到所有想要的东西。

姜堰想,这一个晚上还是很漫长的,他拍了拍自己的脸,保持清醒,以便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但是等他回到自己的帐篷,准备好好面对接下来的一场恶战的时候,却发现营地里还那么安静,根本没有任何人闯入营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