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6小黑篇:温晴,你最想要的不就是厉枫殇吗?(一更)

姜堰自动忽略了温晴的前半句话,说道:“这次合作结束后,我希望你可以答应加入到W国政和党,成为我们的一员。”

温晴的脸色一下子从嬉笑变得严肃,并且皱起了眉,说道:“姜先生你难道是忘记我是暗门的人吗?暗门向来有规矩,一个人是不能同时加入两个组织的。”

姜堰似乎很欣赏温晴的神色,因此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温柔了许多,“政和党也是不允许底下的人同时为两个组织服务。”

温晴深深地看了姜堰一眼,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背叛暗门,选择政和党来当做我接下来的依靠吗?”

姜堰点点头,表示对温晴的欣赏:“你很聪明。那么,我希望你的选择也可以同样是聪明的。”

温晴想了想,反问道:“难道你们不怕我今天背叛了暗门,下一次也会背叛政和党吗?”

姜堰很有自信地说道:“你不会的。暗门再怎么说也只是也道上的组织,只能在背地里混着,永远走不到台面上来。但是政和党不一样,这是一个合法的组织,在明面上永远没有人敢反对它。只要你乐意,你可以*之间变为一个记录在册的镇府要员,手里有非常诱人的权利,想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来阻拦你。”

温晴嗤笑道:“想做什么都不会有人阻拦我?姜先生下一句想必就是‘但是’了吧。”

姜堰赞许地开口说:“跟温晴小姐讲话就是痛快。上级希望你,日后可以为他们暗地里解决些麻烦。就这么简单而已,你就可以获得你在暗门里得不到财富、权利,甚至在没有任务的时候,你是自由的。”

温晴点点头,说道:“的确很*人。看来你们为了我,是下了很多功夫啊。”

姜堰继续蛊惑地说道:“所以,温晴小姐,只要你在这次的任务中,帮助我们成功夺得君火,那么上级就会在你成为政和党一员的时候,给你更加大的惊喜。”

温晴挑眉,问道:“什么惊喜?”

姜堰勾起嘴角,邪魅一笑道:“厉枫殇。”

温晴的神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说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姜堰回答道:“你不是喜欢厉枫殇吗?只要你答应了我,那么这次任务一旦结束,我会将厉枫殇绑来送给你,你想怎么对付他都可以。不管是喜欢还是恨,他整个人都任由你处置。”

姜堰故意停了几秒,才继续缓慢的开口:“这难道不是你心里最想要的吗?”

温晴冷着脸看向姜堰:“姜先生,你是把我温晴当成什么人了?一个只为了谋取自己私利,满足自己私欲的女人吗?”

姜堰眉毛一挑,说道:“温晴小姐,人活在这个世上,最看重的不就是*跟利益吗?我也没有侮辱你的意思,只是把更适合你的条件讲了出来,你何必气恼呢?”

“更适合我的条件,亏你也讲得出来,你真的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温晴不屑的瞪了姜堰一眼,像他这种男人也难怪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就是为了*和利益而活。

姜堰趁机问道:“那你说,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温晴靠近姜堰的耳朵,说道:“你的命!”

姜堰双眼大睁,看着温晴,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三个字:“你是认真的?”

温晴很满意姜堰的表情,心情似乎终于好了点。

“你可以当真,也可以不当真,反正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姜堰这才发现自己被温晴戏弄了,略有恼意地说道:“你别忘记你现在在谁的手里,在这么轻狂下去,你就不信惹恼了我,我真的杀了你吗?”

温晴无所谓地说:“本来我还是怕你杀了我的,毕竟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是你自己刚刚给了我轻狂的理由,我不好好利用,怎么对得起你呢?”

姜堰咬牙,说道:“你想得太天真了。我完全可以杀了你,然后汇报给上级,你打伤了我的人,自己逃了出去。然后我再放消息给厉枫殇那边,告诉他们暗门已经与我们合作,让他们乖乖地留下军火赶紧走。你说接下来,在道上,暗门要因为你遭多少殃啊?还有厉枫殇,恐怕这一辈子都会恨你的吧?”

温晴告诉自己不要被姜堰的一些话影响了心情,他的那些计谋根本不可能成真。

照沈追的话来说,厉枫殇既然会带话给墨澄,让暗门的人来救她,就说明他心里其实有她,也并没有完全相信她会和姜堰合作。

于是温晴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冷笑道:“可是你还是没有杀了我,不是吗?”

姜堰笑道:“我刚刚说的是最坏的那种情况。如果你肯合作,乖乖听话,那么这种情况就不会出现。但是要是你还是这样反抗我,我刚刚说的就会很快变为现实了。”

温晴只好忍住话,撇过头不再去看姜堰。

见状,姜堰心情大好。

在离开前,姜堰好心的提醒道:“你有两个小时的考虑时间,要是两个小时后,你还是不配合的话,那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对了,你也别想着要逃跑,营地里多的是你想不到的暗箭。”

说完,姜堰就离开了温晴的帐篷。出来后的他,觉得因为厉枫殇摆出的尸体而积压在心里的愤怒终于好好地发泄出来了。

他回头看看帐篷里面面色不虞的温晴,心里十分畅快。

这时,突然有人来报,说发现了王科的尸体。姜堰大惊,连忙赶过去查看情况。

在姜堰离开后,一直隐藏于帐篷旁边的沈追露出了身影。

他一个侧身进了帐篷,看到温晴坐在椅子上满眼恨意的样子。沈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走上前关心:“温晴姐,你这是怎么了?”

温晴白了他一眼,没好心的气:“你不一直在外面偷听吗?还问我?”

沈追嬉皮笑脸地凑上去,说道:“我这不是顾忌你的面子吗?所以没敢靠的太近,不过我可是看到你跟那个姜堰举止很是亲密呢?羞得我啊,根本不敢听你们的内容。”

温晴脸上明显的不悦,相当反感沈追的用词:“谁跟他举止亲密,不是你昨天夜里叫我去*他的吗?今天翻起脸来倒是快的哦你。怎么,皮痒了,想挨揍是吗?”

沈追讨饶道:“温晴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开你玩笑了。”

温晴这次脸色总算好了点,也没有之前姜堰在时那么紧张,整个人放松了一些。

“哎,你怎么还没走啊?我这里不需要你,我一个人可以解决的。你让门主放心,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沈追撇撇嘴,说道:“本来是要走的,只是记挂着你,想要打下招呼。就是没想到那个姜堰居然呆了这么久,我在外面,都快被雨淋死了。”

温晴笑笑道:“行了,这告别也该告完了吧。快走吧你,看着你我就想到你给我出的那个破主意,害我现在都快恶心死了。”

沈追立马反驳,说:“什么破主意,我倒觉得很好用呢。不过,我刚刚进来看到你脸色那么差,姜堰说了什么?”

温晴耸耸肩表情倒是很无所谓,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他想杀了我。”

沈追大吃一惊,双瞳睁得老大:“什么?姜堰不是来劝你跟他合作的吗?怎么会要杀了你?不行,你跟我一块走,我最擅长躲避了,一定不会让他们发现你的。”

温晴连忙安抚着沈追,说道:“你激动个什么劲,我话还没说完呢。他想杀我,是他的下下招。只要我答应跟他合作,他是不会动手的。”

沈追不解,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答应他呢?”

温晴解释道:“我要是那么容易答应了他,他肯定会觉得我打着什么别的注意。我越是这么吊着他,不答应他,到最后才答应他的话,他对我的信任就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沈追虽然觉得有点道理,不是他一向是个爽快人,对于温晴的这种迂回的做法还是很困惑。

温晴也看出了沈追的不解,于是接着解释道:“姜堰是为镇府工作的人。镇府的人做事一向讲究以利益为合作的前提,或者就是把人逼到绝境处再谈合作。只有这样,双方的根才能牢牢困在一起,就不用担心半途会遭到对方的暗算。”

沈追像是懂了,可一想到刚刚姜堰差点掐死了温晴,还是忍不住说道:“那你也没必要那么刺激他。万一刚刚真被他掐死怎么办,我差点就忍不住出手了。”

温晴安抚着沈追:“不受点皮肉之痛怎么玩苦肉计啊。”

“你看着吧,他接下来肯定会将我转移到一个更加隐蔽的地方,好对我进行各种模式的折磨。我只要在中途装熬不下去,他肯定就会比现在更加信任我的合作诚意的。”

沈追还是一脸不开心,这不是在自找罪受吗?

温晴继续说道:“门主不是说过吗,为了完成任务,有一些事情都是需要忍耐的。对了,你就这么走了,那原先装的那个人怎么办?”

沈追一脸神秘地说道:“我已经让他合理地死亡了。”

温晴疑惑地说道:“合理地死亡?”

沈追点点头,说道:“恩,你不用担心我会暴露,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的处境吧。”

讲回温晴自己本身,温晴也一脸不在乎地说道:“你也不用担心我。反正只要满足了姜堰的征服欲,我就可以装装柔弱,不用受苦了。”

沈追还是有点担心温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再见到温晴,他总觉得她哪里变了,也总有种会出事的不好预感。

“但是我觉得姜堰这个人挺不择手段的,温晴姐,你还是要多加小心一点。”

温晴点点头,说道:“行了,你快走吧。免得待会被人发现就脱不了身了。”

沈追也明白温晴说得对,再不走可能真的就走不了了,于是只能挥手告别。

正当沈追准备离开的时候,营地的另一边传来轰动声。

沈追停下动作,笑了笑说道:“看来他们是发现王科尸体了。温晴姐,看来我现在是不得不走了。”

温晴点头说道:“现在走也好,趁着他们自己内部慌乱,估计是注意不到外面的动静的。”

沈追听后,便转身离开了帐篷。

外面的雨还是很大,雨水冲刷了一切人走过的痕迹。姜堰在王科的帐篷附近转了一圈,硬是没有发现有人经过的痕迹。

帐篷里面的医生已经检查完尸体,向姜堰汇报:“王科的血液还是新鲜的,应该是刚死没多久。但是很奇怪,我发现他的眼睛里面有很新鲜的眼屎,这说明他应该是睡了很久。但是明明上午我们才见过他啊。”

姜堰眉毛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你放心说,把想到的每个可能性都说一遍。”

医生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说出自己的猜测,可是当看到姜堰冷冽的眼神时,还是说了。

“我猜测他应该是被人惯了安眠药,睡了起码一整天,然后才被开枪杀死的。”

姜堰心里一惊,说道:“那我们上午见到的又是谁?”

医生唯唯诺诺地说:“不过我也不能明确地下判断。毕竟这里条件有限,实在不能做药物测试。我只能根据我的经验判断这么说的。”

姜堰踱步,忽然抬头对旁边的手下说道:“快!让营地出口的人加强守卫,通知各小分队,武装戒备,不管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起码能肯定一件事情就是有人混了进来。”

沈追正准备通过最后一个关卡离开营地,忽然看到身后涌出一支带着枪支的队伍,他忙转身将自己藏匿于旁边的帐篷里。

沈追透过帐篷的缝隙,看向外面。他心里知道,姜堰现在一定明白有人闯进了他的营地,正在派人四处搜捕他。

不过,他沈追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抓到的主。

他正规划着接下来的路线,耳朵却敏锐地捕捉到帐篷内传来一声极细微地咳嗽声。沈追心里一惊,暗道不好,雨势太大,显得帐篷里特别黑,一时情急居然忘记仔细查看帐篷内有没有人了。

沈追僵直着身体,一边隐藏着自己,一边慢慢回过头来。等他终于看清楚帐篷内的场景时,沈追深深地松了口气。

只见帐篷内的东西不是很多,唯一算是大物件是一张流动病*,此刻,上面正躺着刚刚换过包扎的任丘。

但因为伤势过重,任丘现在无法动弹,只能仰面躺着,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沈追放下心来,正想离去,但转身走到了任丘旁边,他借着帐篷缝隙透过来的光,仔细看了看任丘的脸。

沈追认出,这人就是那天晚上跟王科一起逃命回来的。看来他的运气挺好,还能活着跑回来,并且看样子这伤口再包扎几天,伤势就会痊愈。

沈追邪恶地笑了下心想,姜堰之前在帐篷里面那么凶狠地掐住温晴姐的脖子,自己也总该为温晴姐报仇才对。

虽然不能直接对上姜堰,但是折损一个知道寒鹰组织营地情况的手下也不失为一个报仇的好替补。

可怜的任丘,昨夜才从宛如修罗地狱的营地里捡回一条命,现在却又落到了死神的手里。

沈追拿出消音枪,对准任丘的头部,开了枪。

而另一边,姜堰自己也来到了营地出口,问道:“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经过?”

守卫的人回答道:“姜先生,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人。”

姜堰点点头,说道:“今天务必要把这里守住,尤其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就算这个侵入者找不到,寒鹰组织那边也会派人来探查我们的。”

守卫的人说道:“是,姜先生。”

姜堰叮嘱完后,继续在营地附近巡查。他走了一圈,经过任丘所在的帐篷,决定进去探望一下任丘,顺便问问任丘还有没有想起其他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

姜堰掀开帐篷的门前布,一进去,就说道:“任丘,你今天怎么样?能坐起来了吗?”

但是任丘却并没有回应他。帐篷里光线实在有些暗,姜堰只能看到任丘睡着病*上模模糊糊的样子。

于是,他心想,大概任丘还在睡吧,那还是继续巡查比较重要,晚些时候再来。

但他刚一转身,鼻间就闻到帐篷内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姜堰心中一挑,连忙跑到任丘身边。姜堰发现,越是靠近任丘,这股血腥味就越重。

他站定在任丘的旁边,有点不敢掀起任丘身上的被子。

但挣扎了一会,他还是掀开了。一入眼的,就是任丘肚子上的伤口,从伤口处留出的血已经漫到了地上。

其实只要及时发现,原本任丘是死不了的。但是这漫天大雨,将所有味道都冲刷的干干净净。

姜堰怒目,紧咬着牙,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时,在帐篷外的人感到不对劲,也匆忙跑进帐篷内。

他们看到自己的领导人姜堰,一脸的阴沉气息,而病*上的任丘,早已面色惨白,魂归西去了。

姜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道:“你们将任丘抬到王科那里去,别让他淋着雨。到时候,千万要记得将他们一起带回W国。”

说完这句话,姜堰便离开了帐篷。

他又回到营地出口处,深深地充满恨意地望向寒鹰组织的营地处。

正在营地帐篷里商量进攻事项的霍北,突然感到浑身发凉。

厉枫殇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其实没有必要从地面上进攻。经过昨天的事情,他们肯定会严加防范的。最好的选择就是我们从他们的营地上面进攻。”

李荣有些不解,问道:“可是我们这次没有带任何空中设备啊,这要怎么进去?”

霍北一脸坏笑,跟了厉枫殇这么久当然明白他的想法,于是替厉枫殇对李荣解释道:“虽然没有空中设备,但是李荣,大家都会爬树吧。”

李荣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那当然。树谁不会爬啊,前几年的时候,总部里的男人们还举行过爬树比赛。”

厉枫殇不耐烦的开口,说道:“说正事。”

李荣伸手捂着自己的嘴,抬头示意霍北继续说话。

“昨天那个俘虏临死前说,姜堰的营地在森林的西南方。”霍北一边说一边用余光瞟向厉枫殇,他知道老大现在一定很担心温晴的情况,让他等一个晚上已经是极限,他们必须拿出方案,立刻出发营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