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5小黑篇:你是要我背叛暗门,加入你们?

沈追不以为意:“他就算再狡猾,他也是个男人。温晴姐,你对付过那么多男人,难道还怕对付不了他吗?你想想,男人的通病不就那么几样吗?”

温晴拍打了一下沈追,说道:“你这话说的,难道你就不是男人了?”

沈追讨饶道:“我就一时心直口快,温晴姐别介意啊。”

温晴笑了笑,说道:“你的计划我知道了,接下来我会好好策划的。倒是你,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沈追看着手上的人皮面具说道:“我吗?再装几天好了,到时候就装作被厉枫殇的人打死了,这样就可以脱身。不过,我看寒鹰组织的消息也不怎么牢靠嘛?”

温晴疑惑地说道:“恩?这话如何说起?”

沈追这会的状态相当的轻松,一点都不像是在敌营,走到温晴的铺边坐下,慢条斯理的回答道。

“他们的人说你被姜堰困住了,脱不了身,所以门主这才派我来察看情况的。但是我现在看来,你不是还挺好的吗?这么大个营地,想怎么跑就怎么跑啊?”

温晴勾起嘴角,说道:“虽然我不能真正跑出这个营地,但是在几间帐篷里穿梭还是小菜一碟的。不过,你还是要感谢寒鹰组织,不然你那里混的进来。”

沈追点头,说道:“那倒是。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回到帐篷里去了,不然容易被怀疑。”

温晴点点头,说道:“你知道这人的帐篷在哪吗?”

沈追示意温晴自己知道,而后便离开帐篷,身姿轻盈地往另一边走去。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

一大早,姜堰就让联络员拨通上级的电话。

但是森林里信号实在太差,又加上风雨交加,联络员试了好几遍才拨通电话。

等到电话里终于传来“喂”的声音的时候,姜堰立马跟上级汇报自己的计划。

上级听完后,说道:“你稍微等一下,我们要商量一下。”

姜堰在一旁等着,等到电话里嘈杂的议论声终于停下来后,上级说道:“一切按照你的想法来,但是务必要控制好这个叫做“温晴”的女人。她是我们这次计划的唯一变量,要是整盘计划在她身上出了意外,你负全责。”

姜堰应道:“是。”

电话本该进行到这里就结束的,但是电话那头似乎有人又有了别的主意。

这时另外一个人接过电话,对姜堰说道:“这个叫“温晴”的女人,你觉得她有多少叛变原来组织的可能性?”

姜堰深呼吸一口气,回答道:“这个属下暂时不能判断。从之前的相处来看,温晴对组织的忠诚度非常之高,她叛变的可能性恐怕非常低。”

电话那头的人又嘀咕了下,说道:“不管她叛变的可能性有多少,我们都希望,再接下来的任务中,你可以策反她,为我们所用。你知道,我们现在急需要有这样的人才。”

姜堰有些吃惊,但还是回答道:“是!”

上级继续说道:“这次的任务必须要成功,我们的对手越来越强大,我们需要这批武器来帮助我们。当然,我们也知道你的任务很艰巨,等你成功后,组织会好好奖励你的。”

姜堰一个正步道:“是!”

电话到这里就被挂掉了。姜堰握着话筒,心里百般滋味环绕。

姜堰其实还是有些担忧,将全局最重要的关键环节,压在温晴的身上,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呢?

他看了眼还在狂风骤雨的森林,心里又计较了一番,对联络员说道:“你们将设备收拾收拾好,尽量躲到营地最深处。没有我的指令,不要轻易暴露身份,还有就是刚刚的通话,谁都不许说出去,知道了吗?”

联络员们说道:“是。”而后,他们快手快脚地收拾完东西离开。

姜堰看着他们的身影,确定他们后面没有人跟着后,拔腿往温晴所在的帐篷走去。但是在中途,他被王科,即是易了容的沈追截住了。

王科看似有些心急地询问道:“姜先生,你是已经联系过上级了吗?他们怎么说?”

姜堰环顾了下四周,悄声说道:“你昨天的建议被他们采纳了。放心,回去的时候我会如实禀告你的功劳的。”

王科谄笑着说道:“功劳什么的,我可不敢独占,这次的任务最主要的还是靠姜先生你。不过,上级就只说了这些吗?没说接下来的具体行动吗?”

姜堰深深地看了王科一样,说道:“你觉得他们能在那么短的通话时间里给我做好战略部署吗?”

王科意识到自己的问话有点太过于急功近利,于是掩饰道:“是我僭越了。”

“那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才能让温晴答应我们的合作,不过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怎么才能确定她是真心跟我们合作的?”

王科赶紧转移话题,希望姜堰没有对他起疑。

姜堰想了想,说道:“让她答应合作什么的,我倒是自有方法,只是温晴这个女人也是块硬骨头,让她完全听命于我们,基本上不太可能。”

王科疑惑道:“为什么要让她完全听命于我们呢?昨天不是说好以厉枫殇为诱饵让她不敢起反心吗?”

姜堰叹气道:“上面说,要将她拉拢到我们的队伍里。”

王科心里一惊,W国的政和党居然想策反温晴,还真是胆子不小:“他们看上她了?”

姜堰摇摇头,说道:“与其说是看上她,倒不如是看上她暗门头号杀手的身份。你不知道最近的局势,内斗是越来越激烈了。”

王科想了想,忍不住心惊肉跳,不可思议的问:“上面是想利用温晴来刺杀敌方重要指挥人员吗?”

姜堰不说话,点了点头。

王科连忙说道:“上面想的也太容易吧,暗门的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叛变。”

“我是觉得光让她真心实意地跟我们合作都是一个难题,更别提这个了?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姜堰突然横了一眼王科,王科立马噤声。

姜堰看到王科终于安静下来,才开口说道:“你也不看看我们现在在哪里,就敢那么随便说话。不要命了是吗?”

王科弱弱地说道:“我就是太担心姜先生你的处境了。所以一时情急,我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没来得及想场合。”

姜堰挥挥手,说道:“行了,对了昨天夜里匆忙,没来得及问太多寒鹰组织那边的具体情况。你再给我说说,昨天还有没有观察到什么?”

王科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姜堰被勾起好奇心,问道:“怎么了?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别吞吞吐吐的,快说。”

“虽然昨天寒鹰组织的营地很黑,但是我一埋伏到他们周边就闻到了血腥味。本来也闻不到的,大雨把一切痕迹都冲干净了。偏偏我鼻子就那么灵,那么一点味道都能闻到。”王科故意卖关子,不一次性把事说完,勾起姜堰的兴致。

姜堰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忙说道:“快说,不用讲这些细节了。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王科索性闭着眼睛,一下子说道:“在他们营地的入口处,全部摆放着我们前去偷袭的人的尸体,堆了整整一座小山那么高。”

姜堰眉头一跳,心里大怒,说道:“他们是在向我们示威吗?啊?示威吗?”

王科不忍地说道:“寒鹰组织未必没有这个意思,所以我回来才那么想让姜先生你能赶紧跟暗焰门合作,这样的话,虽然我们打不过他们,但是也可以大伤他们的元气,为弟兄们报仇。”

姜堰恶狠狠地说道:“当然要报仇,好,你这几天探查情况也辛苦了,先回去好好休息,我这就去找温晴说说事情。看看,这次究竟鹿死谁手!”

姜堰气冲冲地离开王科,独留王科一人在原地。

王科面上难过的表情维持了一会后,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后,冷笑道:“这招果然好用。幸好昨天没太急着说出来,怒气冲天的男人可是最不理智的啊。温晴姐,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我也该让真正的王科也出现一下了。”

沈追转身,回到王科的所属帐篷里,看着*底下已经没有了气息的王科,踢了踢他,冷冷地笑。

他将王科扶起来仰面横躺在地上,用消声枪在他的肚子附近开了一枪,而后,拍了拍手,看了眼帐篷,转身离开。

另一边,气急败坏的姜堰顾不得躲雨,大步往温晴的帐篷走去。

到了帐篷门口的时候,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情绪重新压回到内心最深处。

等到姜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愤怒,只剩下了平静。他平复了下刚刚快速起跳的呼吸,掀开了温晴的帐篷。

但眼前的一幕,让他几乎惊呆了。帐篷里面,温晴背对着他,上半身的衣服正不知道穿还是脱的露出一半少女美好的肌肤。

哪怕是风餐露宿的出任务,少女身上皮肤依然如象牙般瓷白嫩滑,仿佛上前去咬一口,就能品味到果冻般的口感。

只是这一道风景很快就被遮住了。姜堰不由地舔舔舌头,竟然觉得有些可惜。

而听到姜堰进来声音的温晴,则转过身来,非常不满地说道:“就算我是你困住的俘虏,姜先生进来的时候也不出个声吗?”

姜堰还在回味刚刚看到的风景,但却被温晴的话一下子拉回现实。

他不由地在心里想,真是不可爱,怎么这人就不能安安静静地讨人喜欢吗?

温晴看到姜堰的神色还是那么恍惚,忍不住靠上前,说道:“看来姜先生是被我迷倒了是吗?”

“噢,我明白了。原来姜先生困我在这里,不是为了任务,而只是单纯地想给自己创造随时随地见到我的机会是吗?姜先生现在是不是在想,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最好是能多来几次刚刚那样的意外,是吗?”

姜堰皱了皱眉,说道:“看来温晴小姐是精于此道啊,这么被人看了身子,居然一点也不慌张?反而还那么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真是不得不让我想多啊。”

温晴冷冷一笑道:“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当自己开了家染坊吗?说,你现在又来干什么?”

姜堰看到温晴生气地走开,摸了摸鼻子,鼻间似乎还能闻到温晴刚刚靠近来时留下的味道。

温晴走到一半,发现姜堰还没有动静,转身就看到姜堰一脸痴汉相的摸着鼻子,她心里一动,看来昨天沈追的建议没有错。

男人嘛,果然都还是下半身动物,这么点招数就能拿下。

温晴心里得意,面上却半分不显山露水。

她整理好衣服瞥了姜堰一眼,嗤笑道:“姜先生,我劝你还是有话就赶紧说吧。不要再一脸惷心荡漾的表情了,不然你的人都要以为我们在帐篷里做了些什么呢?”

“那不知道温晴小姐有没有这个意愿跟我在帐篷里发生点什么呢?”姜堰故意在嘴上占温晴的便宜。

温晴挑眉看向姜堰,心里想这人变得还真快,嘴上说道:“你都把我困在这里了,你想要做点什么,有谁能阻止得了你吗?”

姜堰笑着说道:“我的营地里面是没有人能阻止得了我。但是最能阻止我的,不就是你本人吗?”

温晴不屑的说道:“我要是阻止得了你,我还能被困在这里?说来也有意思,你这营地,我在外面看的时候,根本不能发现里面的防卫居然那么严,我竟然真的没有脱身的办法。”

姜堰走近温晴,说道:“但是还不够,你看你都还可以在我的营地里来去自如,除了能突破防线外,你也是做到了将这里摸得一清二楚的地步了吧。”

温晴知道姜堰将她的行为看得一清二楚也不惊讶,说道:“那又如何?这还不是你放任的吗?”

姜堰此时已经很靠近温晴,用手轻抚过温晴的脸,嘴角勾起一抹色色的笑:“你看你的脸,一点也不像是被困住的人该有的神色,好像只是来我这里商量事情似的。”

温晴笑道:“难道你不是来找我商量事情吗?”

姜堰别有深意地说:“你为什么觉得我一定是来找你商量事情的呢?你有什么地方是被我看重的呢?”

温晴嗤笑道:“既然姜先生觉得我没有什么地方值得被看重,那你何必总是困着我呢?难道是寂寞了想找个人聊天?”

姜堰像是被温晴的话逗笑了,说道:“温晴小姐讲话果然有趣,避重就轻的手段运用的可是炉火纯青啊。”

温晴的嘴角微微上扬,笑言:“我也是跟姜先生学的。你看看,从你进来到现在,所有话题都是姜先生你自己引导的,我不过都是顺着你的话来附和的。现在怎么又怪我讲话不到重点呢?”

姜堰收敛了调笑的神色:“所以温晴小姐是知道我有事要跟你合算,才那么配合我的是吗?”

温晴靠近姜堰,鼻尖几乎要贴到姜堰的鼻尖,说道:“如果不是有要紧的事,姜先生日理万机的,怎么可能会到这里跟我废话那么久?”

姜堰站直身体,说道:“温晴小姐不愧是暗门的人,不过你为什么不认为我是因为被你的美貌吸引到了,所以才来见你的呢?”

温晴不屑的说道:“被我的美貌吸引?要是放在平时我一定会那么想的,不过我可是刚刚听说姜先生昨天拖住我去偷袭寒鹰组织的人,可都全军覆灭了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姜先生还能那么无所谓地来找我调笑,那我可是真佩服你啊。”

姜堰脸色一变,在温晴来不及反应的时间里,一手掐住了温晴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谁告诉你的?”

温晴有点喘不过来气,但仍然嘴角勾起,神情一点都不像是个被威胁的人。

不屑地说道:“昨天那么大阵仗出去,咳,到现在都没有听到回来的声音,咳,你说不是全军覆灭是什么?咳咳,更何况寒鹰组织的兵力一向强大,你那点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姜堰听到这话,明知道温晴是在故意激怒他,却还是忍不住怒火中烧,手里的劲越来越狠。

温晴只觉得脖子越来越疼,呼吸越来越困难。她整个人已经被姜堰掐住脖子略微离开了地。

可是姜堰还处在被激怒的状态,温晴只好看准时机,趁着姜堰注意力都在她脸上的时候,双脚分开,双手撑在姜堰的手上,两腿夹住姜堰的头,一个扭动,将姜堰掀翻在地。

在姜堰翻倒的时候,掐住温晴脖子的手,终于松开了。

温晴在借力翻身的时候也跟着姜堰一起倒在了地上。但是温晴起身的速度快姜堰太多,她一只手横放在姜堰脖子上,上半身几乎贴着姜堰,以此来压制住他。

发现姜堰已经被自己完全控制后,温晴揉揉了自己的脖子,说道:“你也太禁不起刺激了吧?我才说了些什么?就下那么大的狠手?你们政和党的人不是最会玩这些语言游戏的吗?你怎么就是个例外?”

姜堰被温晴那么压制,也不反抗,只是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完全放松地躺在地上。

温晴看到姜堰的情绪已经慢慢平复下来了,索性也松了对姜堰的压制,也躺在了地上。

两人都累得够呛。姜堰是由于一晚上的担忧,以及刚刚突然爆发的情绪,使得生理与心理都十分疲惫。

而温晴纯粹是因为她没有料到姜堰的力气那么大,扳倒他的时候花了太多力气,再加上脖子刚被解放出来,急需喘口气。

于是帐篷里的画面变得诡异地和谐。

两人各自安安静静占据一块地方休息,也不说话,狭小的空间里面一时间只剩下呼吸声。

帐篷外面的雨越来越大,雨落在帐篷上的声音也越来越响,终于姜堰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温晴身边,伸出手来。

温晴将手放在姜堰的手上,姜堰一把将温晴拉了起来。二人对视一眼,姜堰说道:“你要不要跟我合作?”

温晴歪头说道:“合作?你昨天不就在跟我谈合作了吗?怎么今天还再问要不要合作?”

姜堰嘴角一勾说道:“都到了这个地步就不要再装傻了。温晴,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想要你真心实意地跟我合作。”

温晴轻轻笑道:“我人都在你手里了,哪里敢不跟你合作呢?”

姜堰自动忽略了温晴的前半句话,说道:“这次合作结束后,我希望你可以答应加入到W国政和党,成为我们的一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