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二七:【筱雪番外】三五

‘凰胤璃,爱她,或者是继续错过她,你自己决定!’

这句话,在楼湛转身离去之际,也不停的在凰胤璃的耳边荡漾徘徊着!

爱她,他还能吗?!

错过她,想想就心痛!

可是,即便现在他能够决定自己的心意,但是筱雪呢?!

楼湛虽然给了他一句肯定,但他终究只是他和筱雪之间的外人!

他说的话,真的能够付诸行动吗?!

眼下,在凰胤璃的心里有着无数的疑问,同样他也很清楚,在自己的内心中,筱雪始终存在着,而且难以拔出!

彼时,他站在太女宫后院的一隅,缓缓举目看着眼前的一切!

也许,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驻足在筱雪一直生活的地方!

有些不那么真实,同时又有些让他感怀!

“喂,你们听说没有,最近太女殿下时常出现在未央宫呢!

你们说,殿下她会不会……会不会也染上女皇那种病啊?”

正当凰胤璃心情焦虑之际,不远处走来的两名宫人,似是久居在女人为主的皇宫中,身为男人的天性也渐渐泯灭,变得非常八卦!

闻声,旁侧端着托盘的人手一抖,煞有介事的咂舌,“不会吧!听未央宫的人说,女皇……女皇不是得了花柳,那如果殿下也染上的话,这……那……我们怎么办?”

宫人之间的对话不难听出他们的胆战心惊,而凰胤璃则是浓眉一拧,脸色有些难看!

女皇竟然得了花柳?!

难道说,正因如此,所以她才想要在这等时刻见他父皇?!

花柳病,这乃是天下人都极为唾弃的病症,而且据传还会沾染到接触过她的人身上!

如果这样说来……

凰胤璃几乎是一瞬间就冲到了两名喋喋不休的宫人身前,他冷不防的出现,将两个宫人吓得连连后退!

直待他们看清楚眼前之人时,才慌忙的下跪,“见过齐楚太子!”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凰胤璃的口吻不善,两个宫人更是恨不得咬断舌根,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半饷也没能说一句完整的话!

而看到这般情形,凰胤璃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他冷哼一声,甩袖离去,步履匆忙,直奔着太女宫外走去!

两名宫人大气都不敢喘,直到身边良久都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时,他们才小心翼翼的抬眸,眼前一大片绿意茵茵的草地,让他们二人倏地拍着胸脯!

“天,怎么办,齐楚太子好像听到我们说的话了!”

“还能怎么办,我们哪知道他老人家会出现在太女宫啊!

说来也奇怪,这里明明是太女宫,而且太女现在也身在未央宫,是谁把齐楚太子也领进来的?”

俩人的表情又惊又怕的暗自嘀咕着,随后他们抬起头,打量了四周后,这才连忙跑走!

毕竟,女皇身染重病的事情,在皇宫里可是秘闻!

他们都是看透不说透呢!

现在竟然这么不巧的让齐楚太子听到,若是惹出了什么乱子,恐怕他们小命不保!

彼时,不管两名宫人的心情如何,但是凰胤璃却已如热锅上的蚂蚁,顾不得任何礼仪举止,直接从太女宫一路冲到了未央宫!

未央宫的附近,凰胤璃缓缓慢下了步伐,他叹息一声,便驻足不前!

似乎在得知女皇身染重病之后,他站在未央宫的附近,都能感觉到周围不同寻常的气氛!

偌大的未央宫,门口竟只有两名小厮静候!

而且,这青天白日之下,殿门和高窗全部紧闭!

如果说没有任何问题,凰胤璃绝对不信!

站了良久,未央宫周围始终都没有闲杂人等靠近,更别说是身为帝王左拥右簇的场面!

此时,凰胤璃仔细的回想当日见到夏绯绵时,她那么激动的神色以及不停张望的表现!

虽然她的脸颊上用上等的胭脂点缀,但是潜藏的煞白憔悴还是无法逃过他的双眸!

只因当时他再次遇见筱雪,所有的心神都被她所牵引着,一时间竟也忽略了女皇的不对劲!

他想,或许这段时间以来,他的确是错过了太多太多关于她的故事!

而这也直接导致了弟妹苏苓对他愈发冷漠的态度!

也许,苏苓什么都知道了,但终究却什么都没告诉他!

凰胤璃泛出一抹痛楚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百米外的未央宫!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么想进去将筱雪拉出来!

他甚至想大声的质问她,到底知不知道花柳病是何等可怕的绝症!

但,偏偏有之前楼湛对他的那一番话,竟让他现在有些怯步,他似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始终还是害怕自己的做法会将事情再次推向无法挽回的地步!

“太子爷……”

正当凰胤璃的心情格外的沉重时,齐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侧!

彼时的齐黑,依旧是盯着两个铜铃一样的眸子,但是他的手上却拿着一封褐色蜡封的信封!

“何事?”

齐黑原本还不太敢接近凰胤璃,他也实在是无法搞清楚,自家这位大爷的心情究竟如何!

“太子爷,这是尘王妃给您传的书信,说是让属下务必亲自交给你!”

齐黑恭敬的将手中的书信呈上,一板一眼,有模有样!

闻声,凰胤璃的瞳仁一紧,瞬了一眼信封之后,就一把夺过来,当着齐黑的面直接将信封拆开,展开宣纸阅览的一瞬,他的脸色倏然大骇!

齐黑余光偷瞄着凰胤璃的表情,心里也是忐忑不安!

太子爷这是咋地了?!

怎么又是惊喜又是惊愕的,甚至他好像还感觉到太子爷身上散发出的怒气是那么的吓人!

他真是越来越觉得暗卫不好当啊!

凰胤璃的呼吸都开始凝结,有那么一瞬他感觉自己雀跃的心情似乎让天地都愈发的明媚!

但是看到宣纸的最后,他的脸色却渐渐深重,神色也是阴晴不定!

“太子爷……您没事吧!”

齐黑忍不住开口询问了一句,而凰胤璃却恍若未闻般,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再一次热脸贴了冷腚的齐黑,只能默默的退到一边,充当一个可有可无的背景板!

“齐黑,给父皇传信,告诉他本宫暂时不会回去!朝中若有大事,让他自己扛着!”

凰胤璃话音落定后,他手中的宣纸也顺然被内力化为粉末!

这情形,齐黑整个人都不好了!

“太子爷,太子爷……”

他站在原地,对着凰胤璃远走的身影伸着手,但似乎怎么也唤不回他的决心!

娘啊,让他给皇上传信,让他告诉皇上朝中大事自己扛着,他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太子爷,你这是将他往火坑里推,甚至都不带眨眼的啊!

至此,齐黑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将自己关在房中,仔细的钻研该如何写一封既能禀明太子意愿的信函,同时又不会得罪老皇帝!

尼玛,暗卫真的不好当啊!

当然,谁也不知道那封由苏苓亲手所写下的信函到底说了些什么!

包括齐黑也无法参透太子爷决定暂不回朝的动机是什么!

只是,有一点他能够肯定,那就是太子爷心情不爽,而且是非常的不爽!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想法太大胆,他总觉得太子爷的不爽好像是来自于……老皇帝!

*

身在南夏国的时间总是不经意间就在眼前匆匆流过!

辗转几日后,凰胤璃已经在南夏国皇宫驻足了三日之久!

而让他颇为郁闷的是,他和筱雪在这三天中,见面的次数一个手就能数过来!

他似是感觉到,筱雪在有意的回避他!

这种情况,让凰胤璃整个人焦躁不安,而每每想到苏苓信函上所写的东西,都让他在深夜中犹如梦靥般惊醒!

他后悔,他自责,他痛苦,却无人知晓!

尤其是他回想起当初他自己所做的那些荒唐事,还有说的那些荒唐话,对筱雪来说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折磨!

他一直都自负的认为自己的做法没有错,可如今在苏苓所写下的白纸黑字中,却那么现实的给了他一个狠戾的巴掌!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