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二三:【筱雪番外】三一

一场别开生面的接风宴,让凰胤璃整个人都陷入了焦躁的情绪中!

他无法正视筱雪和楼湛之间那么默契的融洽!

尤其是每当他的目光看向筱雪时,明明那么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偏偏感觉两人的距离远在天涯!

不光是凰胤璃焦虑的坐立不安,就连齐黑也只能默默的擦着额头上不停沁出的汗水!

他觉得这辈子最艰难的事,根本就不是跟太子爷打拼天下!

反而是跟着太子爷看着自己的旧爱在面前笑靥如花!

这感觉,真是透心凉心飞扬了!

“时间不早了,齐楚太子舟车劳顿,还望接下来的几天,在南夏国能够好生休养!

近来母皇的身体欠安,若是对太子有任何招呼不周的地方,希望太子能够海涵!”

当宴会即将接近尾声,筱雪的视线终于缓缓地落在了凰胤璃的身上!

只是她的那双漾着清浅暗芒的眸子,睇着他时再没有曾经让凰胤璃倍感熟悉的恋慕!

她澄澈的眸子带着幽幽的荧光,在太行宫无数的夜明珠照耀下,愈发晃人!

凰胤璃紧抿着红唇,沉默间似是想和筱雪脉脉对视!

奈何,筱雪言罢,就已起身,在楼湛的陪同下,两人同时对着凰胤璃点头示意,下一刻就相携而去!

郁闷呢!

气氛不算火热的太行宫,在筱雪和楼湛离开后,一众小心伺候的宫人也慢慢的舒了一口气!

凰胤璃甚至感觉,自己在这些人的眼里,完全没有半点存在感!

让他更加无法自持冷静的,就是筱雪对他的态度!

原本,他早就开始怀疑瑾彦的身世,毕竟那个孩子和他的长相相似的不无二致!

可现如今猛然看到筱雪和楼湛,他有不禁再次产生了自我怀疑!

是不是他想的太多,所以一直在自欺欺人,甚至是自作多情?!

这事,还真是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

“太子爷,殿下已经走了……”

“本宫不瞎!”

齐黑:“……”

他简直是欲哭无泪!

分明是一句好心的提醒,结果偏偏撞上了枪口!

玻璃心,碎成渣了!

“你先回行宫吧,本宫还有事!”

凰胤璃的态度不算和悦的吩咐了一句,旋即他便在一众宫人偷瞄的视线中,跨步离开了太行宫!

齐黑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他有一种自己成了太子爷和太女之间的炮灰!

翘妹,你在哪儿!

最终齐黑耷拉着脑袋,垮着肩膀,无比惆怅的离开了太行宫!

一切本该就此落幕,但太行宫的偏殿中,这时候才终于传来几声叽叽喳喳的讨论,“天啊,三皇姐,你看到没,那个就是齐楚国的太子呢!他好英俊啊!”

“六妹,八妹,看你们两个那样子,别搞得像是没见过男人似的!

难道你们发现,刚才大皇姐对齐楚太子的态度很诡异吗?”

“诡异?没有吧?”

几个女子窃窃私语的在太行宫偏殿热络的讨论不休,而另一边的筱雪和楼湛离开后,两人脸上的伪装也倏地收敛殆尽!

月光下,朦胧的月色为南夏国皇宫平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楼湛边走边看着身边的筱雪,笑道,“怎么?紧张了?”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又不是没看到,他现在一见到我,还是那个德行!早就习以为常了,谈不上紧张!”

筱雪撇嘴漠然的态度让楼湛的眸子深邃了几分,他负手前行,目光看向夜幕上萦绕着流光的银月,“他恐怕没你想的那么淡然!尤其是送子观音的时候,你没看到他的脸色难看的像要杀人吗?”

“嘁!我这么大度,都能直接以送子观音祝福他早生贵子,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筱雪嘴硬的反驳着楼湛,但心里却是苦涩一片!

不管过了多久,也不管他们之间到底距离多远,可每一次看到凰胤璃,心里翻腾的往事就还是将筱雪平复的心情再一次狠狠的*了一遍!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筱雪都无法明白,为什么她就是走不过凰胤璃的这道坎?!

她身边有楼湛,偶尔还会有不安套路出牌的凰胤玄,他们同样优秀,但就是无法走入她的内心!

“呵,你还是无法真正的放下!”

楼湛似是轻叹了呢喃,而行走间的筱雪,也因此而顿住了脚步!

“你别瞎说,现在你可是我的男人,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筱雪嗔怪的睇着楼湛,而她平静的表面下却是一片波澜起伏!

“殿下恕罪,臣夫不是有意的!”

楼湛的几句玩笑话,很快就将此事掩盖过去!

而筱雪也只能凝眉剜了他一眼,轻叹一声,“走吧!瑾彦和连翘应该都等着急了!”

“嗯!”

话落,两人便不再开口,在一片月色的笼罩下,走向了太女宫的方向!

风过无痕,树影婆娑!

两人之前所站立的地方,不多时便从暗处走来了一人!

他站定在原地,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眼底似是有些冰冷!

凰胤璃并未听到筱雪和楼湛之前所说的话,反而在他到来的时候,恰好就听到了筱雪的那一句‘你是我的男人’!

好刺耳啊!

凰胤璃脸色诡异的凝聚着一层冰霜,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烧!

他搞不清楚自己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但他就是知道,看见筱雪和楼湛在一起,他觉得十分的碍眼!

楼湛这病鬼,何德何能得到筱雪这般的维护!

哪怕换了其他人,他说不定都能默默的接受!

嗯!

他们两个不合适!

要尽快拆散他们!

凰胤璃心里的想法一生成,顿时他的唇角就泛出一抹诡谲的冷笑!

若是他这样的想法被筱雪知道,一定会啼笑皆非!

她和楼湛已经在一起这么五年之久,合不合适也不是凰胤璃说了算的!

只是这样的想法一旦落地生根,凰胤璃顿时就感觉浑身轻松!

反正他好不容易离开齐楚皇宫,定然要利用在南夏国的这段日子,给他们俩制造点误会!

只要让他们分开,他才能走的义无反顾!

此时此刻的凰胤璃光想着让筱雪和楼湛分开,却从未真正正视过自己的内心!

又或许,他在故意的无视!

他以为只要让筱雪和楼湛分开,他的心里就不会那么纠结!

只是当筱雪和楼湛真的分开以后,他却还在因为另一件事而苦恼!

那就是,如何让筱雪再接受他!

这个夜晚,注定让凰胤璃的情绪无法平静!

他一个人在南夏国的皇宫漫无目的的行走,每走过一处,他似乎都能在脑补出筱雪在这里成长过的足迹!

深夜愈发的暗黑,但凰胤璃却了无睡意!

直当他行走到一处灯火通明的殿宇处时,抬眸一看,心下微惊!

他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太女宫!

“喂,你这是干嘛呢?”

近在咫尺的太女宫那么清晰的入目,凰胤璃还来不及凑近一步看的再仔细一些,耳边就传来一声熟悉又不乏陌生的冷喝!

凰胤璃凝眉回眸,一眼就看到从太女宫附近闪身而出的某人!

他的眸子有些熟悉,但是那张过于美艳的脸庞,他却十分陌生!

“你是何人?”

凰胤璃故作冷漠的态度,让对方嗤笑一声,“凰胤璃,这才多久没见,你连我都不认识了?”

对方说话之际,扬着下颚,额前的碎发也顺着他的动作飘荡在脸颊的两侧!

“你……凰胤玄?”

闻声,对方冷笑,“怎么着,就许你大半夜的跑到太女宫欲图不轨,就不许老子在这守株待兔麽!”

听听,这话多么的尖锐讽刺!

而凰胤璃更是浓眉一蹙,目光上上下下的在凰胤玄的身上滑了一圈,态度不善,“守株待兔?你出门忘吃药了?”

“凰胤璃,你说话少给老子夹枪带棍的!咱俩到底谁出门忘吃药了你自己不知道啊?

身为齐楚国的太子,整天不务正业也就算了,你大半夜的在一众女流的南夏国皇宫走来走去,你这是给物色嫔妃呢,还是想尝尝侍夫的滋味?”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