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二二:【筱雪番外】三零

凰胤璃一声冷厉的嘲讽,话落转身就走!

只不过,他面色虽如常,但是那用力踩着地面的脚步,似乎恨不得能在地上踩出两个窟窿似的!

齐黑,也直接哭了!

太子爷,您老在皇宫里不是这样的啊!

自打凰胤璃本想着利用身份之便去探望夏绯绵,结果却意外的在未央宫门外看到了让他怒火中烧的一幕!

他那张俊雅非凡的脸颊上就像是被施云布雨的天气一样,阴晴不定的!

太行宫内,晚宴已经准备就绪!

凰胤璃也早早的落座在宾客的位置上!

虽然是对齐楚太子的接风宴,但似乎这宴会中的人却少的有些可怜!

非但没有百官大臣的陪伴,就连宫人都是小心谨慎的伺候着,偌大的太行宫内气氛有些凝重!

凰胤璃稳坐泰山,余光却不停的打量着太行宫的大门!

自他从未央宫离开到现在已经足足有半个时辰了,刚才他隐约听到他们要是未央宫偏殿梳洗!

这特么半个时辰还没梳洗完?!

窝火,狗男女!

凰胤璃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内心几乎要将他燃烧殆尽的情绪!

这里不是齐楚,所以他丝毫不用顾忌所有人和态度,也不会有当朝天子在他身边耳提面命!

虽然他的身份依旧是齐楚的太子,但这是南夏国,他有绝对的自由可以想干嘛就干嘛!

要不是因为他早就发现在太行宫拐角处有好几个身着宫装的女子对他指指点点,这么长时间的等待,恐怕他早就忍不住去未央宫偏殿打探一番了!

那几个穿着宫装的女子,一脸淫邪的样子,想必能够在太行宫内如此胆大行事,必然是皇女无疑了!

这南夏国的风气,真是越来越让人唾弃了!

此时,凰胤璃根本就没时间去思考自己为何如此愤怒的原因!

甚至他都没发现,站在一旁的齐黑,那双眸子睁的像牛眼一样!

他怎么从来没发现,原来太子的表情上竟然也会出现这么多类似于……类似于怨妇的神态!

啧啧啧,甚至活得久了什么都能看见啊!

“太女殿下驾到,太女皇夫驾到!”

一声高扬的长调从太行宫外传来,众人似是神色一紧,纷纷投以注目礼!

唯有凰胤璃,依旧故作冷漠的倨傲而坐,只不过他故意端起酒杯且暗自用力的举动,泄露了他并不平静的心情!

“参见殿下,参见太女夫!”

刺耳,非常的刺耳!

凰胤璃觉得,他从没有哪一刻,有那么那么那么的讨厌楼湛!

太女皇夫?!

什么鬼!

“都起来吧!今晚是恭迎齐楚太子不远万里莅临南夏,都不必如此拘礼了!”

彼时,筱雪身着一身枚红色的凤飞展翅的凤袍缓步入内,身畔的楼湛却是一袭绛紫色飞鹤锦袍陪伴在侧!

他左手的掌心拖着筱雪葱白的指尖,两人身后曳地的裙裾纠缠在一起,差点没晃瞎凰胤璃的眼睛!

尤其是他听到筱雪那一句不必拘礼,心里更是愤懑难平!

“太女殿下真是太客气了!正所谓来者是客,本宫今日倒是见识了南夏国的礼数!”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但是筱雪就感觉凰胤璃是在出口讽刺!

罢了!

她如今早就没心情和他做那么多的纠缠,随他怎么样!

筱雪淡笑不语,甚至莲步徐徐前行,连余光都曾看向凰胤璃,就那么将他无视的彻底!

当然,楼湛和筱雪同气连枝,他含着浅笑,目光微凝,“凰太子真是说笑!南夏国的礼数自是周到,但若有什么地方让太子不满,也请明示!”

凰胤璃手中的酒杯一顿,唇齿一噎,本想反驳什么,奈何一抬眸就看到筱雪和楼湛相视而笑,他们二人之间那股子外人根本插不上话的错觉,让凰胤璃胸口闷的发疼!

他就是自作自受,他就是自讨苦吃!

当初父皇明明说过不必理会南夏国女皇的书信,可他就是突然间不想这么错过!

甚至和父皇说了许久,才说通让他前来南夏国作为解释!

现在倒好,他来这里给出的解释非但没有起什么作用,反而让他自己憋屈的有口难言!

真特么活该!

当楼湛随着筱雪缓缓踏上太行宫的上首高位,并一同落座其上时,筱雪云袖轻舞,“今晚,本殿要感谢齐楚凰太子不惧劳顿驱车前往南夏,早年间早已听说凰太子娶妃纳妾,但由于朝政繁杂,本殿没能亲自恭候!

来人,将本殿给凰太子准备的送子观音抬上来!”

送子观音?!

夏太女这是要气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吗?!

此时,齐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他近距离的站在凰胤璃的身边,感觉从他身上冒出来的火气都快把他烤成乳猪了!

别闹了好嘛,现在可是初春,夜晚还很凉呢!

尤其是这太女殿下要送给太子爷送子观音,这是……这是在挑衅?还是在嘲讽太子爷没有能力?!

他好乱,他想静静!

齐黑一脸屎色的看着那通体玉白散发着荧光的送子观音被宫人小心的抬上来摆在他家太子爷的面前,一瞬间他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冷意!

这特么一会冷,一会热,玩冰与火的游戏是吗?!

尼玛,心好累!

他的翘妹也没出现,不是说翘妹一直都跟在太女的身边嘛?!

早知道没有翘妹的话,他就不来了!

“夏筱雪,你这是什么意思?”

凰胤璃终是忍不住,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放在桌上!

眉目之间染了一片冰霜般瞪着那造价不菲的送子观音!

闻声,筱雪不怒反笑,脸上似是还噙着一抹不解:“不知凰太子为何事发怒?这送子观音乃是南夏手雕大师花费了一年时间所著!之前的确是本殿无法亲自去齐楚贺喜,所以现在补上薄礼,莫不是凰太子对着礼物……不满意?”

筱雪说着就看向了楼湛,她明显疑惑的态度,却似是在向楼湛讨教!

微嗔的姿态和柳眉微凝的样子,或魅或娇,看的凰胤璃心里更加的火烧火燎!

“不是不满意!而是……太满意了!有劳夏太女的一番苦心,待本宫回到齐楚之后,一定尽快和东宫美眷绵延子嗣!”

凰胤璃完全失去了冷静的态度,越说越离谱!

而筱雪却在他故意的激将法中,笑得愈发的开心,“湛,你果然说对了!看样子太子很喜欢这个送子观音!”

凰胤璃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没把自己噎死!

楼湛,楼湛,又特么是楼湛!

叫他太女夫也就算了,现在都叫上湛了?!

湛你妹啊湛!

凰胤璃早已经出离愤怒,甚至连他自己走不知道,自己磨牙的声音让齐黑都快哭了!

在齐黑的感觉里,此时以太子爷为中心,向外扩散十米内的距离中,除了他准没有任何生物!

这一会散发火热的怒气,一会又爆发寒凉的冷意,现在都开始磨牙了!

太子爷,好刺耳呢!

“太子喜欢就好!”

楼湛和筱雪对视的眸子内,散发着只有他们彼此才看得懂的精光和戏谑!

对于凰胤璃,楼湛对他是无感的!

但出于这么多年来和筱雪的相濡以沫,他总觉得凰胤璃这个男人,骄傲的让人发指!

若是不让他吃些苦头,恐怕他永远都看不清楚自己的内心!

楼湛比谁都清楚,他能够呆在南夏国皇宫的日子不多了!

这五年,对他来说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他以为自己这辈子注定孤苦,但老天还是让他享受了五年的美好时光!

有相敬如宾的‘爱人’,也有平白得来的儿子!

他很满足,也正因如此,他才不得已亲自出手,在让凰胤璃失去冷静的情绪中,尽快看清楚他的内心!

筱雪和他根本就不是兄妹,如果他们之间真的相爱,未来又有什么能够成为阻挡他们在一起的障碍呢?!

他想,唯一能够让他们止步不前的,就是这两个人与生俱来的骄傲自尊!

可自尊在爱人面前,又何足挂齿?!

重要的是,他们本就相爱,不是吗?!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