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二一:【筱雪番外】二九

“小侄不必多礼,你……父皇呢?”

夏绯绵病重却因激动而灿发出灿烂星光的眸子,瞬也不瞬的望着凰胤璃!

她甚至失去了往日所有的威严和凛然,像个等待着丈夫归家的小女子一样,满怀期待!

可是事实往往的残酷的令人发指!

凰胤璃的余光不偏不倚的看向了夏绯绵身侧的筱雪,旋即他收回视线,淡淡的垂眸,“请女皇海涵!父皇近来因国事繁重,无法抽身前来,故此让小侄特来觐见!”

国事繁重……无法抽身前来……

这每一句话,都像是无形的刀子一样,将夏绯绵期盼的心戳成了千疮百孔!

她倏然暗淡的眸光,伴随着不可置信的轻笑,悲恸的情绪一瞬间犹如洪水般无法自抑!

“他那么忙,甚至忙到宁愿让你带他前来,也不愿将国事暂交给你吗?

连最后一眼都不想和我相见,那你来了……又能如何?”

夏绯绵整个人瞬间就变得无比的消沉!

她的脸颊上明明噙满的激动也如烟云般在眼前渐渐散去!

她似是再无法撑着自己的身子,呢喃过后,倏然就向后倒去!

“陛下……”

“母皇……”

筱雪和悦嬷嬷同时惊声喊了一句,随后在旁侧宫人手忙脚乱的动作下,再次将她抬上了软轿,匆匆返回未央宫!

然而,在筱雪跟着软轿跑了几步之后,她回身看着还站在原地隔空望着她的凰胤璃,眼波一闪,“送齐楚太子去行宫休息!今晚酉时在太行宫晚宴准备!”

话落,筱雪便再没有半点的留恋,径自跟着软轿的方向款款离去!

凰胤璃望眼欲穿般看着那远走的倩影,久久没有回神!

许久不见,她似乎还是那么英姿飒爽!

只是……现如今她的身边……

未央宫内,夏绯绵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在路上之时,她就已经在软轿内晕厥!

空等了五日,加之凰胤璃带来的消息,直接将夏绯绵活着的最后希望彻底打破!

明明她以为在临死前,还能再见他一眼!

哪怕,就是远远地看一眼,也于愿足矣!

可他不但没有来,还吩咐了凰胤璃给她带来了那么残忍的消息!

以至于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给她,就这么生生的断了她活下去的念想!

此生此世,似乎再没有什么人和事能再继续牵动她一颗千疮百孔的心了!

晕厥中的夏绯绵,早已不知未央宫内乱成了什么样子!

她只是在睡梦中,仿佛又回到了曾经还未登上皇位的日子!

她,夏绯罗,还有凰毅!

他们都是诸侯子弟,两家也是上一辈的世交!

她爱慕凰毅,夏绯罗却爱慕着赫连拓!

她们兜兜转转,在各自抉择后,命运便不再相同!

她有满腔抱负,不愿为情爱所累,最终选择了对她来说具有无比吸引力的皇位!

可是真正走到最后,她却终老一生,落得如此的下场!

浑浑噩噩的夏绯绵,眼角不停的落着泪水!

她这一生,看似荣华富贵,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身在高位,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是彻夜陪伴着她直至深入骨髓!

*

“启禀殿下,女皇的身子已无大碍,但……”

“太医,但说无妨!”

此时,距离夏绯绵晕厥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而酉时将至,太医也终于说出了让筱雪心中大石落地的言语!

太医看了看一畔还未清醒的夏绯绵,旋即哀叹,“只是,女皇的身子再无法承受太多的打击!

且……怕是女皇大限将至,臣等无能,还请殿下责罚!”

身为太医,以救人为本!

可是说出这番话,也是她们最无奈的决定!

闻此,筱雪的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她只是缓缓将目光定在夏绯绵的身上,沉默良久,才口吻低沉,“本殿知道了!这件事,还请诸位太医为本殿保密!”

“殿下请放心,臣等定不会乱说!”

太医们各个恭谨虔诚,她们本就是新入宫的太医!

对于五年前太医院被太女殿下命人包围并全部斩杀之后,她们就知道这个看似柔弱的太女,实则手段强悍!

在太医纷纷退下后,筱雪轻叹的坐在了夏绯绵的身侧,她拿着绢纱轻轻擦拭着夏绯绵涂满胭脂的脸颊,心里怅然所失般难过!

也许曾经她恨过她,也怪过她,但走到最后,她却觉得这天下间,真正对她好的人,寥寥无几中,仍然有夏绯绵的一席之地!

只是她给自己的爱太过尖锐,太过锋芒,她为了将南夏国的江山送给她,宁愿让她屡次身陷险境!

但也正因为她这样的锤炼,才造就了她自己如今这般坚毅的性格!

孰是孰非,似是早已不再重要!

“殿下,酉时快到了!这里还有老奴,不如您先去太行宫吧!”

站在一旁许久的悦嬷嬷,看着筱雪和夏绯绵,眼底再次泛出了感慨的泪水!

也许真的到了即将要失去的一刻,被蒙尘的内心才能再次透彻起来!

陛下在已经知道了殿下真实身世之后,仍旧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在她的心里,怕是早已经将殿下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而这份执念,也是反映出陛下对齐楚帝王的怀念!

“悦嬷嬷,辛苦你了!”

筱雪垂眸,不期然的用袖管擦了擦眼角,愈发澄澈的眸子睇着悦嬷嬷,满目的敬怀!

“殿下严重了!照顾陛下,是老奴的福分!您去忙吧,这南夏国的江山,以后就要靠你了!”

离开未央宫之际,走到门扉出,筱雪仍旧不放心的回眸久久注目!

总是不知道为何,或许是因为母皇变成了现在这样子,所以她最近特别容易落泪!

只是,在这还不稳定的皇宫深渊中,她有必须将自己强悍的武装起来!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南夏国是她母皇毕生的心血!

拉开未央宫的殿门,一阵凉风倒灌,吹散了筱雪起伏的情绪!

她几乎是一瞬间将脸上所有的表情瞬时收敛,再次变成了那个说一不二的太女殿下!

“传本殿命令,即日起,没有本殿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靠近未央宫!即便是其他皇女,也不行!”

门口今后的宫人胆战心惊的颔首,甚至有一种南夏国即将要变天的错觉!

筱雪看着西落的日头,脸颊紧绷僵硬,缓缓吐息一瞬,正要迈步走下台阶时,单薄的肩膀上却忽然被披上了一件带着暖意的披风!

“天凉了,小心身子!”

侧目看去,筱雪的疲惫瞬间染上眉宇,她轻轻的靠在楼湛身上,问道,“你怎么来了?”

楼湛含笑,以不算强健的臂弯撑着筱雪的重量,“不是说今晚有宴会,连翘已经在未央宫偏殿等着了,简单梳洗一下,一起去吧!”

筱雪心中一暖,轻笑出口,“你每次都这么面面俱到,万一以后你不在,那我怎么办?”

这是一句玩笑,有似是一句调侃,更胜似感慨的,就这么脱口而出!

然而,即便如此,楼湛的神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陪着筱雪边走边说,“当没有我的时候,肯定还会其他人的!”

此话点到即止,筱雪不再问,楼湛也不再说!

他们之间,都知道那个其他人指的是谁!

但在筱雪的心里,却不禁一番自嘲!

她和那个人之间,恐怕是再没有机会了!

楼湛举止优雅的揽着筱雪走向未央宫的偏殿,他发乎情止乎礼,没有半点的逾越!

偏偏,在这样天色渐暗的视线中,在未央宫的远处回廊一隅,凉风吹乱了两人的衣袂!

“太子爷,这……楼湛也太不要脸了!”

齐黑还是那么虎,还是那么愣!

尤其是当他看到楼湛搂着筱雪太女离开时,恨得直咬牙!

在他心里,太女明明应该是他家太子爷的!

楼湛那个病鬼,简直就是小人得志!

“哪不要脸了?人家现在是夫妻!有时间关心这个,还不如仔细想想怎么追到你的翘妹妹呢!”

凰胤璃一声冷厉的嘲讽,话落转身就走!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