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二零:【筱雪番外】二八

“齐楚帝,凰……毅!”

筱雪闻声一怔,心里却是无边的苦涩蔓延!

她终于知道,哪怕已经到了生命垂危之际,母皇的心里最放不下的竟然还是凰毅!

而她之所以对自己如此放纵疼爱,也全是因为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她和凰毅的孩子!

多么可笑的借口,又是多么让她无敌自从的悲哀!

“母皇,一定要见他吗?”

筱雪心怀不忍的看着夏绯绵,不管这个女人曾经多少次的设计她,不管她曾经对自己有多少的严厉!

可是在她的解释中,无非是想让自己在逆流中变得更加强大!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此时此刻,筱雪在夏绯绵的眼里,看不到半点对权利的执迷,剩下的只是那油尽灯枯之际,对某一人的向往和期盼!

夏绯绵身子轻颤,眸子缓慢的看向被筱雪在被褥下拉着的手,她有些焦急,“雪儿,放……放开!”

“母皇,不碍事的!你告诉我,是不是一定要见到他,你才安心?

哪怕……他很可能不会来!”

筱雪的双眸内噙着幽幽的水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夏绯绵虚弱的样子!

以至于,她身上所充斥的难闻的味道,也在这片哀伤涌动的天地间变得微不足道!

夏绯绵小心的拉住筱雪的指尖,用力的在软枕上点头,“雪儿,我要见他!我一定要见到他!

他还不知道……很多事情我还来不及告诉他!雪儿,给他传信,让他来此,否则他会后悔一生的!”

夏绯绵急切的口吻令筱雪动容又悲哀!

这种情况下,她是真的很难让自己开口说出事实的真相!

如果母皇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孩子,这对她来说,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打击!

若是她现在就告诉母皇真实的一切,那她可还有力量去支撑到凰毅来此?!

筱雪不敢想,也不敢试!

当初帝君离开时,只是和母皇之间彻底打破了和谐!

但是帝君到底有没有告诉母皇关于她的身世,筱雪不得而知!

“母皇,我去,我现在就去!”

筱雪重重的捏着夏绯绵的掌心,哪怕她已经感知到她手背上大大小小的创伤!

听到这番话,夏绯绵终是含笑的点头,“雪儿,快去,我……等着!”

一句‘我等着’,似乎道尽了夏绯绵这看似荣华实则孤独的一生!

她空有后宫侍夫无数,可到最后却被算计成这幅模样!

当筱雪转身离开未央宫之后,站在屏风一侧的悦嬷嬷,忍不住潸然泪下!

她走上前,看着夏绯绵眼角垂落的泪珠,摇头哽咽,“陛下,何必要如此呢?你明知道她并不是你和凰帝的……”

“嬷嬷,是与不是,还重要吗?这么多年来,我早已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月琴歌的所作所为,是对我的报复,现在我连这病榻都起不来,还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太多?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在临死之前,能够再看他一眼!”

“陛下,你……太苦了!”

悦嬷嬷满眼心疼的看着夏绯绵!

这一辈子,她不嫁不娶,陪在她的身边也看尽了半生的荣华!

可是到最后,她才知道,自己不是那个最苦的人,反而是眼前这位戎马半生的女子,其实她比任何人活的都要累!

前半生的精于算计,到最后的不得善终,她尝尽了人这一生的所有酸甜苦辣和大起大落!

临死前的这一点心愿,换做是她的话,也不忍心再拒绝!

未央宫内沉浸在一片哀伤沉沉的氛围中,而门外的宫人送来清粥小菜时,筱雪早已经匆忙赶回到自己的太女宫,着手书写着邀约凰毅前来的书信!

只是她从未想过,这一封书信,却并未将那个看似温雅实则无情的帝王邀约而来!

相反的,来者却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人!

*

五日后!

在夏绯绵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之际,城外的探子也很快就传来的消息!

有一队打着齐楚皇室旗帜的人马,正在迅速向南夏国皇宫逼近!

这消息传来的第一时间,筱雪就带着兴奋的神色赶往了未央宫!

眼看着夏绯绵已时日无多,而筱雪所带来的消息,无疑给她沉重的生命中,增添了一抹活下去的希望!

“嬷嬷,快,你们给我梳妆一下!”

哪怕此时的夏绯绵已经油尽灯枯到了极致,她暴瘦的身子和那双看不出任何色彩的眸子却忽然间找到了求生的*!

悦嬷嬷也不免感同身受,连连扶着夏绯绵,让她靠在病榻边,为她点上红妆!

“嬷嬷,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夏绯绵感受着干瘪的唇角被涂上朱丹,嗅着久违的胭脂香气,就像个待嫁的闺女一样,露出羞涩的浅笑问着!

闻声,悦嬷嬷笑着反驳,“陛下威仪永存,怎么会难看!”

“呵,别尽说些好听的话了!今时今日,我形同枯槁,也不知他还能不能认出我来!”

这一刻的夏绯绵,在筱雪的眼里几乎永远的定格!

她从没看到母皇的脸上有那么纯粹的笑靥!

哪怕她干瘪的脸颊硬是被胭脂妆点出红润的色泽,哪怕她根本不及她平素风采的千分之一!

可在筱雪心里,却没由来的觉得此刻的她,是最美的!

天下女子,不论是权势滔天,还是待嫁闺中,在期望看到自己心爱的情郎时,恐怕都会是一副最美丽的姿态!

“启禀陛下,齐楚队伍已在城外十里!”

门外奉命留意的宫人很快就传来了消息!

听到这番言语,夏绯绵却显得格外的焦急,“快,嬷嬷,命人带我去城楼!”

“母皇,现在外面的天气还是有些凉意,不如就在这里等吧,你的身子……”

“不,我要去城楼!现在就去!”

拗不过夏绯绵的要求,筱雪和悦嬷嬷无奈的对视,最终也只能命宫人抬着软轿,将重病的夏绯绵抬向了城楼!

虽是春意盎然,但空气中还是噙着凉意!

软轿上的夏绯绵,身上盖着厚厚的绒毯,那妆点着胭脂的脸蛋,在阳光的照射下,竟似是精神不错!

也许就是这股子意念的支撑,所以连日来久病不愈的夏绯绵,竟看起来别有一番病弱的娇态!

“雪儿,让他们走快点!难道都没吃饭吗?”

长久以来,夏绯绵整日在未央宫调理身体的情况早已在南夏国的皇宫内传的满城风雨!

正所谓纸包不住火,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女皇身患花柳病的事实!

如今,他们如此近距离的陪伴在侧,每一个心里都是胆战心惊,甚至脚步虚浮,颤抖连连!

伴随着软轿内夏绯绵的一声喝斥,抬轿的人更是惶恐不安!

筱雪和悦嬷嬷在畔行走,城楼也越来越近!

在宫人抬着软轿刚走到城楼之下时,城门的门口已经有宫人喊了出来,“齐楚使节到访!”

激动难耐的夏绯绵,一心想着接下来见面的情景!

所以她直接忽略了那一声长调所说的,并非是齐楚的帝王,而仅仅是使节!

但神志清醒的筱雪却忽然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宫门的对面,一纵队的人马已经愈发临近,而夏绯绵的软轿也因此停在了宫门内!

“嬷嬷,扶我出去!”

软轿内,夏绯绵的迫不及待让筱雪愈发的担心!

她视线极佳,一眼就看到了对面走来的队伍中,坐在头排骏马上的人,赫然就是凰胤璃!

可由于后面的人数众多,她一时间也无法查看究竟凰毅是否在其中!

当悦嬷嬷掀开软轿的帘子,将夏绯绵从里面搀扶出来时,前方的队伍距离他们也仅仅百米之外了!

夏绯绵不停的整理着自己的裙摆,她手心冰凉,甚至担忧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不知那么多的胭脂水粉,是否能够遮盖住她脸上的伤口呢!

夏绯绵有些不知所措,那双灿若春阳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前方的驶来的队伍!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齐楚太子凰胤璃参见女皇!”

当凰胤璃那么清晰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并瞬时从骏马上一跃而下!

动作如行云流水,姿态卓绝!

他颔首抱拳,俊朗昂餐!

“小侄不必多礼,你……父皇呢?”

题外话:

这是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