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一九:【筱雪番外】二七

“呵,在他们眼里,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地位?权利?高高在上?”

筱雪明显嗤笑的口吻,引得楼湛微微侧目!

他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了桌上,旋即低声说道,“身为帝王,总归还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不管他怎么决定,但至少凰老三和苏苓最终还是全身而退!其实这也算是另一种保护了!”

“什么意思?你是觉得凰胤璃会在登基之后对他们下手?”

筱雪的脸色一僵,说话间脑海中也不期然的划过了某个人那张温润却冷漠的脸颊!

闻声,楼湛摇头,“他们兄弟情深,必不会发生兄弟阋墙之事!

但你要考虑到,如今的四国,都是建朝不久,前朝分裂之后,在凰胤璃这一代,应该是第一任承袭储君之位的任选!

包括你也一样!世上之事总是多变,如果凰老三继续拥兵,那等到凰胤璃继位后,这关系难免不会被有心人加以利用!

身为帝王者,在登基之后,即便关系再亲厚,也势必要到封地为王!

我想,凰老三和苏苓之所以会选择现在离开,对他们来说也是给自己提前找到了选择的机会!

否则,若是等着圣旨颁布,恐怕他们就只能听之任之!

不论如何,这天下还是王者说了算,苏苓聪明归聪明,可到最后连她爹不也还是趁此时机告老还乡!

凰毅或许对他们心有猜忌,但是他们选择离开,也无疑是给凰毅吃了一个定心丸!

当然,如果在凰胤璃登基之后,他要怎样安排,那就是他自己的抉择了!”

楼湛的分析让筱雪的脸色舒缓了几分,她定定的看着他,沉默了半饷,忽然开口,“说实话,你在南夏国陪了我这么久,事到如今,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你自己的事情了?

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你的二皇兄楼宸,也已经死了!也就是说,现在的楼越国,群龙无首,就只有你父皇一人坐镇!

若是现在你选择回去,或许……”

“他?死了?”

楼湛微惊,漠然的脸上却并没有多少喜悦的神色!

“嗯!这次的动乱,也有他一份!尤其是他动了陷害苓子的心思!

所以不光是帝君,还有楼宸,包括一直在暗中谋划这些事情的人,都得到了惩罚!”

“呵!就这么死了,让我没有半点的防备!我还以为,我们之间总会有再相见的一天呢!”

楼湛低沉的口吻轻声呢喃,对于他来说,一直以来的心腹大患,就这么死了,世事还真是有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

“死了也好!至少不必要让你们之间再来一番生死较量!”

筱雪似是有些冷厉,引得楼湛微微侧目!

但她却选择无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毕竟,她曾经经历过的,不想让身边人再一次的尝试!

当年夏筱芙和夏筱筱的事情虽然已经解决,可是那种滋味她却再不想有第二次!

所以,这几年来,她都尽可能的疏远后宫中其他几名的皇女!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都越来越大!

到底有谁的心思又开始不单纯,而又有几个安于现状的,她无暇顾及!

“凰胤玄呢?他又去了哪里?”

不得已之下,面对两人之间沉默的气氛,楼湛强行转移了话题!

闻声,筱雪摇头,“他神出鬼没的,谁知道去了哪?说不定又躲起来等着胡子长出来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张脸蛋,曾经在南夏国京城里掀起了多大的风浪!”

筱雪和楼湛相视浅笑,只有瑾彦在一旁看着他们不明所以!

*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匆匆流过,距离筱雪回宫已经有十余日!

好不容易处理好连日堆积的奏折后,筱雪和楼湛打了一声招呼,便来到了未央宫!

她母皇的身子,最近越来越孱弱,甚至已经到了无法起身的地步!

可是不管是宫内的太医还是自诩神医的江湖术士,都对此束手无策!

毕竟花柳病,堪称绝症!

未央宫的门外,稀稀落落的宫人时而走过,除了门口两名带着面纱尽忠守护的宫人,便再看不到其他人!

见到筱雪来此,宫人连忙问安,“参见殿下!”

筱雪点头,“母皇的身子怎么样了?”

“回禀殿下,近日来稍候起色,但……”

这话不用说完,筱雪也知道他们难以启齿的原因!

她挥了挥手,“你们去准备一些清粥小菜送过来吧,本殿进去看看!”

“殿下……这……”

“无碍,你们下去吧!”

花柳病,这乃是一种极为严重的传染病,也正因如此,偌大的未央宫如今人丁稀少,就算他们惧怕女皇的威仪,但是谁也不想莫名其妙的身染重病而死!

推开门后,房间内浓烈的药味让筱雪蹙眉!

而悦嬷嬷听到声音便口吻不善的说道,“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擅闯未央宫?”

悦嬷嬷话音落定,也瞬时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抬眸一看,见到筱雪之际,不免一愣,“殿下……怎么是你?”

“悦嬷嬷,母皇的身子还是没有好转吗?”

筱雪不留会悦嬷嬷的诧异,反而信步上前,但还没走到屏风附近,就被悦嬷嬷挡住,“殿下,您还是不要进去的好,陛下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这万一有什么差池,老奴担待不起啊!”

见悦嬷嬷担惊受怕的样子,筱雪摇头反驳,“悦嬷嬷,你严重了!这些日子你一直都陪在母皇的身边,但你还不是……”

话没说完,悦嬷嬷苦笑的撩开了自己的袖管!

“殿下,老奴这条命早晚都是陛下的!这病,无药可治!”

筱雪红唇紧抿的看着悦嬷嬷手臂上已经出现了大小不一的创口,心里忽然间有些闷闷的难过!

如今她已经知道夏绯绵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可是这么多年来,她想要无视她,也还是那么困难!

若不是夏绯绵对她的格外疼护,她恐怕早就在这深宫内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她既然顶替了那个被帝君杀死的孩子来享受这一切,在这最后的时刻,她也没道理打退堂鼓!

“悦嬷嬷,让我进去看看吧,若我也因此而患病,只能说命该如此!”

面对筱雪的坚持,悦嬷嬷鼻头酸涩,轻轻让开身子的一瞬,有些哭腔的说道,“殿下善良聪慧,也不免陛下疼爱你一场!

打从母皇发病开始,这未央宫就冷清非常!那些平素对陛下恭敬有加的皇女,早就躲在自己的殿内,不敢出来一步了!”

悦嬷嬷的感慨似是传入了病榻上夏绯绵的耳中,但见她带着面纱遮盖的脸颊,缓缓睁开了眸子,声音虚弱的不成样子,“雪儿,是不是雪儿来了?”

“母皇,是我!”

听到夏绯绵的声音,筱雪便不再和悦嬷嬷多话!

起身径自绕过屏风,独留悦嬷嬷在原地擦着眼泪!

病榻上的夏绯绵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雍容华贵,她整个人暴瘦了几圈,面纱遮盖下的脸颊隐约还能看到伤口!

而那双露在外面的眸子,深深凹陷下去,浑浊不堪的对上了筱雪的眸子!

“雪儿,你……终于来了!”

“母皇,对不起!这几日我一直在处理朝中的奏折,所以耽搁了探望母皇的时间!母皇,你还好嘛?”

夏绯绵放在棉被下的手,似乎想要伸出来握住筱雪,但是转念间,她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只是望着筱雪,有说不出道不尽的哀伤!

“雪儿,母皇……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母皇,你言重了!需要雪儿做什么,你尽管吩咐!”

筱雪看着夏绯绵变成这幅样子,心里也是无限的唏嘘!

一代女皇,万人之上,可竟最后被害成了这样!

而这一切,都是那位已经惨死的皇爹一手导致的!

她现在连恨都提不起力气!

“雪儿,母皇大限将至,在最后的时刻,只想见一见那个人!你能不能给传个信,让他来南夏国一趟!”

夏绯绵的声音虚弱无比,可是在说到那个人的时候,却露出了无比的怀念!

至此,筱雪的心里陡然一沉,“母皇,是谁?”

“齐楚帝,凰……毅!”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